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無妄之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無妄之災字體大小: A+
     

    器具宗的每一個內宗弟子,都會在焰火山分配一個專屬岩洞,岩洞內不但標配煉器的熔爐,還導引了地火火源,供應著種種煉器的靈材。

    尹浩自然也不例外。

    在尹浩的岩洞中,龐詩詩一臉的驚惶失措,忙著解釋:「我缺少流雲石,所以來找尹浩師兄借幾塊,在洞口我喊了好幾聲,尹浩師兄都沒有應答,我試著推了一下洞門,洞門直接就開了,我進來后尹浩師兄就是這樣。」

    岩洞中,尹浩渾身呈暗青色,僵硬地倒在一個熔爐旁邊。

    「陰蝕蟲!」

    蓮柔和唐思琪到來后,只是看了一眼,便禁不住驚叫起來。

    在尹浩的身上,也有幾個黃豆大小的甲蟲,他身體也是暗青色,這和秦烈幾天前的癥狀一模一樣。

    「尹浩怎麼了?」岩洞外面傳來喝聲,身穿青衫,瘦瘦高高的潘軒走了進來。

    「大師兄。」他一現身,蓮柔、唐思琪、龐詩詩齊齊行禮,同聲問好。

    潘軒三十來歲的模樣,是現任宗主的徒弟,在眾多內宗弟子中頗有點威望,他徑直走到尹浩屍體旁邊,低頭一看,臉色不由沉重起來,「陰蝕蟲!」

    他扭頭,看向了蓮柔、唐思琪兩人,皺眉道:「我聽說前段時間有個外宗弟子,也被陰蝕蟲咬過,那傢伙被蓮柔師妹你給救活了。如今尹浩也被陰蝕蟲咬了,這兩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大師兄,童長老最近都在調查陰蝕蟲的來歷,根據他的說法,陰蝕蟲是被外宗客卿龍河從南邊帶回來的。」蓮柔心情沉重,「龍河也死了,他被人一劍刺穿了喉嚨,按照童長老的調查來看,近期就尹浩師兄和龍河來往較多。」

    「童長老懷疑尹浩殺了龍河?那又是誰殺了尹浩?」潘軒暗驚。

    蓮柔搖頭,「我不清楚。」

    講話的時候。更多附近的內宗弟子漸漸聚集過來,也都來了岩洞,一個個神情凝重看向尹浩屍體。

    秦烈停下腳步,注意聽了起來,等他聽到「陰蝕蟲」三個字的時候,他眼顯冷光。

    本不欲多事的他。也往尹浩的岩洞走去,他探頭探腦地進了洞,想仔細看看尹浩的情況,希望能摸到點蛛絲馬跡來。

    「你是誰?」尹浩屍體旁邊的潘軒,眼見一個陌生人進來,臉色陡然一沉。突地喝道。

    「外宗弟子秦冰。」秦烈微微躬身。

    「外宗弟子?」潘軒神情一冷,揮手不耐道:「出去!這裡沒你的位置!」

    秦烈臉色漠然。瞳孔卻是微微一縮。

    「大師兄,秦冰是我選定的助手,先前正幫我送一批靈材上來。」唐思琪忙解釋,「外宗那個被陰蝕蟲咬中的弟子正是他。」

    「尹浩死的蹊蹺,也是被人以陰蝕蟲害死的,這段時間在山上的外宗弟子很是可疑。」潘軒陰沉著臉,去問蓮柔。「你對陰蝕蟲的習性有所了解,你看尹浩大概何時被咬的?」

    「肯定昨夜就被咬了。」蓮柔檢查了一下。說道:「他今天早晨應該就被毒素給毒死了。」

    潘軒又看向唐思琪,質問道:「這個叫秦冰的外宗弟子,昨天有沒有來過山上?」

    「沒有,他今天早上才上來的。」唐思琪有些惱怒,「大師兄,你難道懷疑是秦冰?他也被陰蝕蟲咬過,兇手肯定是一個人,你出於何種理由才會懷疑到秦冰?」

    「報復。」潘軒沉著臉,「按照童長老的猜測,只有尹浩和龍河來往最緊密,龍河手中的陰蝕蟲可能被尹浩收走,那麼……秦冰被咬的陰蝕蟲,就可能是尹浩所為。他自己也被咬死了,怎麼就沒有可能是有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話罷,他看著秦烈厲聲道:「是不是你做的?」

    「師兄的想象力真豐富。」秦烈冷聲譏諷。

    秦烈發現這個內宗的大師兄,似乎從一見面就對他處處針對,這讓他很是莫名,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得罪了此人。

    「秦冰,你早點下山吧,這裡的事情自然會有人處理。」唐思琪對他使了個眼色。

    「他暫時不能下山!」潘軒沉著臉,冷冷道:「如果真是他做的,一旦給他下山了,說不定就直接畏罪潛逃了。潭福州,你去下面一趟,將這邊的事情通知童長老,讓他速速前來。」

    一名內宗弟子點頭出了岩洞。

    「先把這秦冰扣下來,一會兒交給童長老,讓童長老仔細檢查檢查。」潘軒繼續吩咐。

    兩名器具宗內宗弟子,立即走上前來,一左一右站在秦烈兩邊,其中一人拿出枷鎖,就準備套到秦烈頭上。

    「無憑無據,你們憑什麼扣下他?!」唐思琪美眸簡直要冒出火來。

    「思琪,你就少講兩句吧。」蓮柔輕喝一聲,然後急忙從一人手中接過枷鎖,「我來吧,我來把秦冰扣下來,不勞兩位師弟費心了。」

    那兩人夾在潘軒和唐思琪中間,正左右為難,一看蓮柔主動承擔下來,趕緊主動將枷鎖遞了過來。

    蓮柔接過枷鎖,靠近到秦烈身旁,壓低聲音道:「你先忍一下,童長老心中有數,不會為難你的……」

    先前目顯厲色的秦烈,聽她這麼一說,又安靜了下來,配合地讓她將枷鎖套到身上。

    這時候,他也算是看明白了,那唐思琪越是為他爭辯,潘軒就越是針對他,恨不得把他往死里整。

    這還不明顯?

    潘軒明顯對唐思琪有意,一聽說他搬運靈材進入了唐思琪的岩洞,這人就開始沒事找事。處處找他麻煩,偏偏唐思琪還很配合的不斷爭論,這自然愈發激起了潘軒的醋意,讓潘軒瘋了一樣對付他。

    秦烈心中滿是苦澀,不知道該謝謝唐思琪,還是該讓她趕緊閉嘴。

    「大師兄,你又不是內宗長老,這種事情你還沒權利過問吧?」唐思琪怒視著潘軒喝道。

    「思琪夠了!」蓮柔叫道。

    「內宗長老們都在閉關煉器,很少過問宗門瑣事。我身為內宗弟子中輩分最高者,在長老沒有到來之前,理當來負責此事。」潘軒傲然道。

    「不就是早入門了十來年嗎?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以後給我等著瞧!」唐思琪恨恨道。

    「哼!」潘軒也是冷哼。

    秦烈身上套著枷鎖,聽著兩人的對話,覺得一肚子晦氣。暗道早知就不該好奇前來了,現在倒好,平白無故遭了無妄之災,成了這潘軒的出氣筒。

    不多時,外宗的童濟華沉著臉進來,他過來看了一眼尹浩的屍體。問明了情況后,點了點頭。說道:「宗門的雜事我們外宗會負責處理,你們只需要好好煉器,別辜負了宗主對你們的期望即可。」

    他伸手遙遙一抓,套在秦烈身上的枷鎖就被解開,他看了一眼秦烈,道:「跟我下山。」

    秦烈一聲不吭,冷眼掃了一眼潘軒后。便跟著童濟華下了山。

    蓮柔對唐思琪打了個眼色,兩人也偷偷出了尹浩的岩洞。悄悄下了焰火山,去了山腳下的外宗。

    童濟華獨屬的修鍊室中,秦烈、唐思琪、蓮柔都在,三人都看向童濟華。

    「等。」童濟華眯著眼,說了這麼一個字,讓三人保持沉默。

    整整過了兩個時辰,天色都黑了,才有一道身影走了進來,他單膝著地,垂頭說道:「昨夜梁少揚不在石樓。」

    童濟華揮手,讓此人退下,然後才說:「兩次放出陰蝕蟲的人,都是梁少揚,但殺了龍河的人應該是尹浩。」

    「尹浩沒有來器具宗前,一直在暗影樓下屬的一個青石級勢力修鍊,是暗影樓的影樓樓主看出他有煉器的天賦,所以才讓人把尹浩帶來暗影樓,由暗影樓的煉器師教導他煉器之術。」

    「三年後,尹浩來器具宗參加考核,成功踏入宗門。因為他的確頗有點天賦,所以很快又被內宗長老看中,從而順利踏入內宗。尹浩能有今天的機緣,都是因為影樓樓主的一句話,所以他非常感激影樓的樓主。」

    頓了一下,童濟華又道:「梁少揚恰恰是影樓樓主的小兒子。」

    屋內的秦烈、唐思琪、蓮柔都不傻,童濟華話已說到這兒了,三人自然都明白了過來。

    「梁少揚從小在暗影樓長大,據說不到十歲的時候,就開始在外執行暗影樓的任務,開始學著殺人。」童濟華沉著臉,「接任務暗殺人,就是暗影樓武者成長的方法,每一個暗影樓的武者,都視殺人為解決問題的最簡單方法,從小在暗影樓長大的梁少揚,真是對這一套太熟悉了。」

    「梁少揚!」秦烈低低冷喝一聲。

    「童長老,這梁少揚為影樓樓主的小兒子,你準備怎麼應對此事?」蓮柔忽然道。

    「自然是按照器具宗的規矩來辦事!」童濟華神色一冷,毫不客氣道:「暗影樓又如何?別說只是影樓樓主的兒子,就算是影樓樓主膽敢壞器具宗的規矩,該怎麼來還是怎麼來!我們器具宗能立足這片土地,能得到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紫霧海、雲霄山各方勢力的認同,可不單單隻是我們因為我們會煉器!」

    他臉顯傲然之色,「器具宗來往各城的靈器,每一家器具閣,這些年都沒人膽敢去動,憑藉的是什麼?是我們外宗的『血矛』!只要『血矛』沒有被折斷,誰敢和我們器具宗過不去,都要想想會不會被『血矛』給先一步捅穿!」

    血矛,器具宗外宗的一個私密隊伍,是器具宗耗費巨大心血鑄造而成的。

    血矛裡面的每一個武者都是戰鬥力驚人,並且配有器具宗煉器師淬鍊的最高等級的靈器,可謂是周邊勢力中裝備最豪華的一群狠人。

    血矛也是器具宗不怕各方勢力搶掠的真正底牌。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