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默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默契字體大小: A+
     

    火光搖曳的岩洞中,七個大小不等的熔爐,以一種奇陣的布局放置,每一個熔爐下方都有溝槽,溝槽中火焰汁水滾滾,釋放出驚人的火炎力。

    那是地火之力!

    寬敞的岩洞中周邊,除了七個熔爐外,還有許多儲物櫃,每一個儲物櫃當中都擺放著很多珍稀靈材,其中大多數靈材都是玄級的!

    洞頂,一塊塊明亮的晶石高懸,晶石中光芒璀璨,將洞內照耀的燈火通明。

    此刻,唐思琪如一隻火蝴蝶,在七個火焰熔爐旁邊翩然而動,將一塊塊靈材投擲向不同熔爐中。

    「厚土黃晶六塊!幫我投入三號熔爐!」

    「星辰精鐵五兩,投入六號熔爐!」

    「玄鐵三塊!一號熔爐!」

    唐思琪掠動中,還在不住嬌喝著。

    隨著她的叫喊聲,秦烈也在四處走動,將早就準備好的靈材撿起,掐準時間點,按照她的吩咐,將靈材扔進不同的熔爐中。

    兩人一個在熔爐圈內,一個在熔爐圈外,都在急速走動著,都是神情肅然。

    「嗤嗤!」

    滾滾火煙從一個個熔爐中升騰出來,驚人的熱量在整個岩洞內擴散,讓近期主修寒冰之力的秦烈很是不適應。

    他不得不運轉寒冰之力,以寒氣抵禦洞內高溫,讓自己能一直冷靜細緻的幫唐思琪將事情做好。

    「下面我要以靈訣來配合熔爐煉器,你來幫我繼續添加靈材。」唐思琪倏地停了下來。

    就在七個熔爐中間的蒲團上坐下。她擦拭了一下額頭香汗,臉頰紅艷艷的,說道:「你要及時一點,我喊到什麼,你立即做好,萬萬不可耽誤了時間!」

    秦烈點頭。

    唐思琪忽然閉上眼,在秦烈驚異的目光下,她兩手手腕上套著的一個個手鐲,忽地傳出驚人的火焰能量波動。

    她那潔白的手臂。被火焰映照的透紅,只見她兩手飛快舞動著,掐出許多奇妙的靈訣。

    「呼呼呼!」

    許多難懂的符文,奇妙的線條,組合成火焰花朵,火焰雲團。火焰光球等等形態,暗含著某種奇妙,一一落向周邊七個熔爐中。

    那些靈訣都有著特殊的含義,一入熔爐中,立即就能和熔爐內的靈材激發出強烈反應。

    「砰砰砰!」

    三號熔爐中,一個火焰光球落下。突地傳來驚人的震動,熔爐如要炸開一般。

    「玄寒玉!快將三塊玄寒玉投進去!」唐思琪閉著眼輕喝。

    秦烈神情一震。不及多想,趕緊閃到旁邊的儲物櫃邊上,一手抓住三塊玄寒玉,立即扔進三號熔爐。

    「嗤嗤!」

    玄寒玉進入,三號熔爐內的爆炸聲立即停下,裡面驚人的波動也慢慢平息。

    秦烈暗鬆一口氣。

    他集中精神,全神貫注看著唐思琪。等候著唐思琪下一個命令,然後以最快速度完成。

    唐思琪吩咐的每一種靈材。他都精確到極致,要添加二兩就是二兩,絕不會多出一錢。

    對時間點的把握,他也極為注重,唐思琪讓他何時落下靈材,他絕不會有絲毫猶豫。

    隨著唐思琪的靈訣變動,更多奇妙波動從她兩手間湧現出來,紛紛落向周邊七個熔爐。

    唐思琪的吩咐也越來越急促。

    秦烈身影如電,在一個個儲物櫃中快速活動著,掠動的影像也被火光映照的紅燦燦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思琪逐漸停下了手中靈訣的變動,也不再繼續吩咐他,就坐在蒲團內暗暗調息。

    秦烈累的幾欲虛脫,等確定唐思琪不會再有吩咐后,他也一屁股坐了下來。

    他看向這巨大岩洞內的七個熔爐,回想剛剛唐思琪的快速動作,還有那施展出來的奇妙靈訣……

    「姚泰……果然只是低等級的煉器師。」秦烈暗嘆。

    在星雲閣的時候,秦烈也幫姚泰煉器的打過下手,他暗中將姚泰和唐思琪比較了一下,立即意識到和唐思琪煉器上的造詣相比,那姚泰果然差了太多。

    姚泰以一個熔爐煉器,都顯得頗為勉強,焚燒的也大多都是凡級靈材。

    唐思琪七個熔爐一起開動,運用的多為玄級靈材,修鍊火焰靈訣,本身境界……似乎也達到了萬象境,她能夠以修鍊的法決來配合煉器,對種種靈材的嫻熟運用,簡直達到一種賞心悅目的程度。

    看著唐思琪施展靈訣,讓人身心都會覺得愉悅,彷彿唐思琪將煉器升華為了一種技藝!

    「這才是真正的煉器!」秦烈心中喃喃,忽然有點感激李牧,感激李牧安排他來器具宗,讓他來見識真正煉器師的煉器。

    「熄火!」

    許久后,唐思琪恢復了一點精力,忽地輕呼一聲。

    她柔嫩兩手再次變幻靈訣,一道道火光疾射向七個熔爐,每個熔爐被火光射中,都傳來叮咚脆響。

    火焰汁水的地火,忽然從溝槽內倒流,往焰火山地心涌去。

    岩洞內的火光迅速熄滅,令人頭暈目眩的熱量也隨著地火的回涌,很快的減弱著。

    「以你的寒冰之力,幫助熔爐降溫,幫助器物迅速成形。」唐思琪吩咐。

    秦烈重新站起,深吸一口氣后,運轉寒冰之力,渾身毛孔中寒霧飛逸,他如處在霜白濃霧中,接連走向那幾個燒紅的熔爐,將寒霧落向熔爐口。

    每一個熔爐被寒霧給纏繞后,都冒出濃濃煙霧,煙霧中火熱和冷氣夾雜,讓整個岩洞都形成了大霧,讓人視線都大受影響。

    一個熔爐接著一個熔爐,秦烈以寒霧來冷卻熔爐內的器具。等最後一個完成後,他慢慢往後退去。

    「嗯?」他忽然感覺到後背貼著一個豐腴柔軟的身子。

    「你碰到我了!」唐思琪低聲輕哼。

    秦烈趕緊又往前走了一步,「寒力和熱力一交匯,就會形成大霧,現在岩洞內都是霧氣,要一會兒才能擴散。」

    「我知道,不用你解釋。」唐思琪語氣冷淡道。

    秦烈自討沒趣,於是閉嘴,一句話也不講。

    大霧中。唐思琪也在沉默著,好像在和秦烈較勁一般。

    在安靜的岩洞中,兩人沉默著,似乎能聽到對方均勻的呼氣聲,能感覺到對方的位置,但卻沒辦法看清楚對方的表情。不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

    「你能成為內宗弟子。」一會後,唐思琪率先打破沉默,「你在煉器上的態度很認真,雖然不知道你以後在靈陣圖上有沒有天賦,但我可以肯定只要你能一直這麼保持下去,內宗的那些長老只要不是瞎子。一定會在將來接納你成為內宗弟子。」

    秦烈還在沉默。

    「外宗弟子,可以打磨靈材。可以去山腳下許多專門練習煉器的修鍊室,以熔爐學習煉器。」唐思琪繼續說:「外宗弟子和內宗弟子的區別,就在於外宗弟子不被傳授靈陣圖的刻畫,宗內的那些靈陣圖都是機密,只有真正的內宗弟子才可以修習。你只有成為內宗弟子,才能學習靈陣圖的刻畫,而靈陣圖才是器物的靈魂。是確定靈器等階的核心……」

    這一點秦烈也清楚,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這時候,岩洞內的霧氣慢慢飛散,兩人能漸漸看到對方了。

    「今天就這樣了,過幾天我會分配新的任務給你,你在山腳下,先租用一個煉器室,到時候幫我煉一些小東西出來。」等霧氣徹底散掉,兩人能清晰瞧見對方的時候,唐思琪突然下了逐客令。

    秦烈一聲不吭,點了點頭,就徑直出了岩洞。

    「蓮柔師姐。」一出來,他恰好看到蓮柔,旋即打了個招呼。

    蓮柔怪異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思琪竟然容許你來她的煉器室!這些年來,除了宗主和墨海長老,還沒有別的男人能夠踏足此地,你可……真夠厲害的!」話到後來,蓮柔臉色微冷。

    秦烈皺眉,沒有解釋什麼,轉身往山下走去。

    蓮柔旋即進洞,她看向七個熔爐中間的唐思琪,有點擔憂道:「思琪,你怎麼允許他進來了?這些年來,他是第一個踏足此地的青年,你難道真對他動心了?」

    「我想看看他的能力。」唐思琪站了起來,她和蓮柔一起並肩來到洞口,看著秦烈孤身一人走在山間小道上,說道:「他真的很有能力,他能一絲不苟完成我的吩咐,我每一個命令傳達下來,他都能瞬間精準完成。」

    停了一下,唐思琪目顯異色,低聲道:「在我煉器時,他似乎能知道我在想什麼,他,他和我好像有點默契……」

    「思琪,你是不是忘了我對你的提醒了?」蓮柔一驚。

    「沒有,我只是覺得他是個很好的助手,他能很好的配合我的吩咐,只是這樣而已。」唐思琪搖了搖頭,忽然嫣然一笑,「你想多了,我怎麼可能對他動心呢?」

    「嗯,這傢伙心機太重了,我害怕你吃虧。」蓮柔又一次提醒后,說道:「我剛剛從童長老那邊回來,童長老說龍河可能是被尹浩師兄殺的,他讓人調查過,說最近一段時間尹浩曾經找過龍河。」

    「尹浩師兄?」唐思琪訝然,「難道是他要殺秦冰?不可能!他沒有殺秦冰的理由,他這人貪財,但不好色,他看我的眼神很……平淡,他絕對不會因為我去殺秦冰,我可以肯定。」

    「尹浩和梁少揚走的很近。」蓮柔道。

    「梁少揚?」唐思琪愣了一下,「尹浩是內宗弟子,他選了梁少揚為助手,梁少揚應該聽他吩咐的,因為他才是上位者,他怎麼可能為了梁少揚去殺人?」

    「你別忘了,尹浩師兄以前也是從暗影樓那邊過來的。」蓮柔又說。

    「啊?」唐思琪微驚。

    也在此時,在兩人下方的一個岩洞內,突然傳來驚惶的尖叫聲:「尹浩師兄!尹浩師兄死了!」

    聲音來自於龐詩詩。

    蓮柔和唐思琪臉色一變,急忙往下方行去,往山腳下返回的秦烈,就在尖叫聲附近,他下山的腳步也停了下來,驚異地看向不遠處的一個岩洞。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