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創造靈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創造靈技!字體大小: A+
     

    「你想說什麼?」唐思琪黛眉一蹙。

    秦烈沒有立即答話,而是沉吟了一會兒,在唐思琪快要不耐煩的時候,才說道:「唐師姐,我們之間恐怕有些誤會。」

    「誤會?」唐思琪回頭看向他,就在屋內的椅子內坐了下來,美眸灼灼,揚聲道:「你指的誤會是什麼?」

    「考核的時候,我並不知道你來我身前,是想挑選一名助手,是在定力上對我進行測試。」秦烈斟酌著用詞,「我以為你故意搗亂。由於我想更加專心在器物的淬鍊上,所以才會以火星子潑濺向你,我本以為你會躲閃,然後不會繼續煩我……」

    頓了一下,秦烈道:「我沒想到你不閃不避,沒有留意到火光的飛濺,讓火花點燃了你的衣衫。」

    「這麼說,你不是故意的了?」唐思琪美艷的臉上,流露出迷人的笑容,「你難道根本不知道新入門的外宗弟子,會被內宗弟子選為助手?你對器具宗的規矩,真就一無所知?」

    「的確一無所知。」秦烈點頭,「確切地說,在我來器具城之前,對整個器具宗都沒有什麼認識。我只聽說過器具閣……」

    他說的是實話。

    在冰岩城的時候,他真的就只知道一個器具閣,壓根就不清楚在器具閣的背後,還有器具宗的存在。

    直到李牧將他帶到器具城,告訴他器具宗、器具城、器具閣三者間的聯繫,他才明白器具宗乃是一個由煉器師組成的勢力。和森羅殿、七煞谷一樣,也是黑鐵級的。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唐思琪揚眉,「每一個來器具宗參加考核的人,都會提前一兩年做準備,你如果對器具宗一無所知,怎麼能通過器具宗的考核?」

    秦烈默然,他是聽從李牧的建議,在姚泰身旁學習了一年多,對煉器的基礎有了一定認識。然後才能順利通過考核。

    但在當時,李牧並沒有說明器具宗的情況,沒有告訴秦烈他的想法。

    他在極寒山脈地底苦修三個月,醒來后,李牧直接帶他瞬間到了器具城,然後交代了一番話。就和岩冰雪狼王匆匆離開。

    一切都太突然了,秦烈幾乎是一瞬間到了器具城,真對器具宗的規矩一點不了解。

    「你到底從何而來?」唐思琪神情一凝,「我讓人查過你。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和周邊勢力,甚至他們下面的青石級勢力,都沒有一個修鍊寒冰之力。懂得煉器知識,名叫秦冰的人!」

    秦烈心底暗驚。他發現他的氣勢完全被唐思琪壓制了,忽然覺得處處被動。

    「剛剛你自言自語的時候,我身體雖然被冰封著,但思想還在。」秦烈突地話鋒一轉,「你所說的那些話,我都聽的很清楚,你以為我來器具宗是為了你。使用種種手段都是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為了能夠追求你……」

    唐思琪美眸浮現異色。「你都聽見了?」

    「都聽見了。」秦烈吸了一口氣,平靜道:「唐師姐,你真的想多了,我來器具宗是因為我對煉器有興趣,是為了學習煉器而來,並不是為了誰。而且,在我心裡早就有了一個人,我曾經答應過她,會在某天去找她。」

    他看向唐思琪,肯定地說道:「請唐師姐放心,我來器具宗,並非為你!所以你不需要處處謹慎提防,也請不要一味針對我!如果唐師姐對我還不滿,你可以向童長老言明,可以換一個助手,甚至直接剔除我,我都沒有意見。」

    他講話的時候,唐思琪沒有多嘴一句,很認真地聽,等他這番話落下,唐思琪沉默了。

    好一會兒后,她看著秦烈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話罷,她扭頭走向石門,直接就推門離開了。

    秦烈愣在那兒,不知道唐思琪究竟做出了什麼決定,不知道她所謂的明白意味著什麼。

    「柔姐,我們走吧。」唐思琪神色不太好看地來到蓮柔身旁。

    「他說了什麼?」蓮柔立即追問。

    「沒什麼。」唐思琪一皺眉,還沒等蓮柔動身,就往焰火山的山上行去。

    蓮柔只能在後面跟著。

    以淵錯愕的看向兩女一併回山,撓了撓頭,心裡充滿了好奇——他回頭去找秦烈了。

    「秦兄,感覺怎麼樣?」不多時,以淵走了進來,笑著說:「你和唐師姐說了什麼?她剛剛臉色不太好看,一副好像被你非禮過的樣子……」

    「沒說什麼。」秦烈漠然道。

    ……

    一天後。

    器具宗外宗,童濟華專屬的修鍊室中,一名器具宗武者躬身進來,沉聲道:「龍河死了。」

    童濟華本閉目靜坐,聞言立即睜開眼,喝道:「怎麼死的?」

    「被人一劍穿透了喉嚨,好像沒有任何防備的,就被人突然下手殺了。」此人躬身,道:「殺了龍河的人,應該和他頗為熟識,或許還在和龍河講著話,趁著龍河沒有任何防備,瞬間就刺穿了他的喉嚨。」

    「最近半年時間,只有龍河從南邊返回,我們也調查清楚了,龍河的確帶了幾隻陰蝕蟲回來。」童濟華皺著眉頭,「我們才開始追查此事,龍河就被人殺死,可以肯定陰蝕蟲定然來自於龍河了。就從這條線索去查,弄清楚最近一段時間龍河都和誰來往,尤其是外宗的那些弟子,都給我弄清楚了。」

    「屬下明白。」這人點了點頭,躬身退走。

    ……

    夜晚,月如星盤。

    秦烈如一塊冰石,站在他樓上那間小小的修鍊室內,在窗戶旁邊看著廣場。

    廣場上。十二根靈紋柱在月光的照耀下,現出銀白色的微光,每一根靈紋柱下面,都有外宗和內宗的弟子靜坐。

    有的人手持靈板,描繪著靈紋柱的圖紋,也有的人只是專心看圖,皺眉沉思著。

    歐陽菁菁和田建豪、梁少揚這三人,都在靈紋柱下面,還對靈紋柱心存幻想。試圖勒破靈紋柱的玄妙,期望能一步登天的進入內宗,得到宗主和各大長老的青睞,被預定為以後的宗主候選人。

    以淵則是早已放棄。

    「會是誰在害我?」

    秦烈冷著臉,眼中寒光熠熠,遠遠看著廣場上的弟子。心中殺意凝結。

    要不是他近期悟透寒冰之意的精妙,能調集冰球元府內的寒力,關鍵時刻將全身冰凍封印了,他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有人藏身暗處,無時不刻不想著加害自己,這讓秦烈寢食難安。

    他總覺得暗處陰影中。有人在冷冷看著他,在等他不注意的時候再次出手。給他致命一擊!

    這感覺讓他極其不適。

    「不管是誰,一旦讓我查明了,都要絕了這個禍害!」秦烈看了一會兒,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便收回目光,在樓上修鍊室內靜坐下來。

    下一刻,他眼神冷漠冰寒。沒有一絲情感色彩。

    彷彿在一瞬間,他整個人進入一個奇妙意境。如化身冰凍之人,如成了極寒世界的一座冰峰……

    一股徹骨幽寒之意,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寒冰意境凝成后,霜白寒霧才漸漸擴散。

    「咔咔咔!」

    修鍊室內,堅硬的石地和牆壁逐漸被冰凍,屋內寒氣漸漸濃烈。

    秦烈感受著寒冰之意的精妙,運轉著元府的寒力,渾身毛孔都張開,不斷流溢出寒霧。

    「冰晶之盾!」

    兩手寒霧迅速凝結,就在他身前之處,一個由冰塊凝成的水晶般的盾牌,奇妙的顯現出來。

    冰晶盾牌一米長寬,一指厚,水晶般透亮,內部螢光熠熠。

    「寒冰之刃!」

    隨著他心底的輕喝,隨著他寒力的變動,那冰晶之盾倏然變化,先重新散為寒霧,又由寒霧快速凝結,化成一柄一米多長的闊刀。

    刀體由寒冰形成,冷森森地,顯得鋒利異常,刀柄連著他的手臂,渾然一體。

    冰晶之盾和寒冰之刃,這是他前段時間運轉冰寒之力,慢慢揣摩形成的攻防手段。

    隨著他對寒冰之意的認識加深,他對元府內寒力的掌控力變得越來越嫻熟,所以開始形成以寒力為核心的種種攻擊靈技,以此來提升自己的戰鬥力。

    不同屬性的靈訣,都有相應的靈技配合,一些稀罕的靈技還需要專門購買。

    然而,如果對一種靈訣認識的非常深刻,本身又比較有創造性,就能自己以靈訣為基礎來形成獨有的靈技。

    而且很多靈級都大同小異,只要靈訣運用的熟,很容易就能將看過的靈技施展出來。

    譬如火球術,就是修鍊火焰靈訣者都能輕易掌握的靈技,只要對火焰靈訣認識深刻,自己稍稍用點心,都很容易將火靈力聚集起來,凝為火球來攻擊敵人。

    以前在那石林中,秦烈以雷電之力凝為雷電球,也是這麼一個情況。

    靈訣,才是武者戰鬥能力的核心根本,靈技只是旁枝末節,只要在靈訣上認知深刻,靈技可以看個人的悟性和興趣愛好來自行創造。

    寒冰之刃和冰晶之盾,就是他以對寒冰之意的認識,以他對寒力的運用來形成的。

    「唐思琪三天沒有過來了,看來她應該想通了,解除了和我之間的聯繫。」修鍊了一會兒,秦烈停了下來,看著外面低語了一句。

    然而早晨,在他還沒有完全醒來時,唐思琪的聲音又在門外響起,「秦冰,從今天起,你來做我煉器上的助手!你現在就給我起來,和我去我的煉器室,我要熔煉一件器物,你來負責幫我打下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