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意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意境字體大小: A+
     

    「女人,還真是都喜歡自言自語,都喜歡啰嗦。」秦烈在心中暗暗道。

    他將靈魂意識收入鎮魂珠,還是能聽到唐思琪的低語。

    聽著她一個人嘀咕,秦烈有些啼笑皆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以前在凌家鎮的時候,凌語詩當他傻,以為他聽不懂她話里的意思,最喜歡一個人碎碎念,在他面前訴說內心愁郁。

    如今,這唐思琪以為他沒了意識,居然也一個人嘀咕了起來。

    「難道女人都喜歡這樣?」秦烈啞然。

    等聽到唐思琪也認為他來器具宗,是為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引起她的注意,以別樣手段來追求她的時候……秦烈愈發無語了。

    「我不可能接受你的。」唐思琪搖了搖頭,明眸凝視在他身上,「宗主和墨海長老對我寄予厚望,希望我能成為器具宗未來的宗主,能替他們接手器具宗。我答應過他們,我會認真對待此事,會將畢生精力用在煉器上!」

    「男人會亂了我的心,會讓我精力不集中,我早就下定了決心,絕對不會和任何男人糾纏不清!」

    她在對秦烈說,也像是對自己說,「別說是你了,就算是比你優秀十倍的傢伙,我也不可能動心的!」

    她低頭又看了秦烈一眼,「何況你也沒什麼,模樣只能叫俊秀,境界也低微,比我都差了很遠,也就做事還算認真。就這麼一個優點而已……」

    「希望你醒來后,能放棄無謂的幻想,能真正將心思用在煉器上,能好好幫我將靈材打磨好。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推薦你進入內宗,讓你成為我的師弟,總比你天天費盡心思想些卑鄙的計策好。」

    「……」

    秦烈一肚子冤枉委屈,有心想解釋清楚,可惜口不能開。只能聽著唐思琪對她的誤會。

    他也終於明白,原來唐思琪和其他人一樣,也當他窮盡心思來追求她,所以才會處處防備,處處留神小心著他。

    「看來真有必要認真解釋一下了。」

    秦烈暗下決心,準備在陰蝕蟲的毒素解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對唐思琪說清楚,免得這女人疑神疑鬼的,以為自己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了她,都是想引起她的注意。

    「好一個自大的女人!真就以為天下所有的男人,只要來器具宗了。都是為了她?這女人,該有多自以為是啊!」秦烈暗叫。

    半個時辰后。以淵如期而至,將唐思琪換走,然後換以淵繼續啰哩啰唆,換他來自言自語廢話。

    秦烈聽的煩了,於是將精神力集中,集中在鎮魂珠內的寒冰圖卷上。

    他以靈魂意識逸入寒冰圖卷中,細緻感受圖卷上每一根線條的力量。感受著其中寒冰之意的精妙。

    他靈魂飄忽著,如進入寒冰圖卷的天地。如置身冰寒之心,覺得靈魂都在顫慄。

    他彷彿聽到了寒風呼嘯,聽到了天地的冰凍聲,聽到了冰棱、冰錐子在飛射,聽到了冰岩的炸裂……

    他沉溺其中。

    「咦!」

    以淵突然停止廢話,猛地回頭看向秦烈,眼睛放出精光。

    「意境!一種極寒的意境!這意境如要冰凍萬物,讓天地都變成冰晶世界!」以淵稍稍體悟了一下,牙齒都像是要凍裂了,他暗暗驚異,不得不趕緊停下來,還將椅子搬開,和秦烈拉遠距離。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歷?」以淵皺著眉頭,「能自我冰凍,在冰封的狀態,似乎靈魂還能活動?開元境初期,怎麼就能領悟靈魂之力,奇怪,太奇怪了,真是有著種種反常之處,這秦冰……怕是不簡單啊。」

    意境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東西,一般武者很難體悟捕捉,很難了解意境為何物。

    也只有以淵這一類人,因為從小在紫霧海長大,接觸面較為廣闊,才多少了解一點意境的神妙之處。

    他聽說很多靈訣靈技在施展時,如果能以相應的意境配合,威力可以突增數倍!

    他本人由於境界的原因,也暫時沒有領悟到意境的神奇,但他見過紫霧海一個悟透意境的人施展出火之意境。

    那意境擴散出來后,周邊人覺得渾身燥熱,心火如被點燃,血液都像是在燃燒……

    他也在現場,他至今都忘不了他當時身體的可怕火熱感覺,忘不了內心的驚懼——他當時以為他的五臟六腑都在燃燒!

    「這寒冰意境很弱很弱,但裡面封印天地的意志,讓萬物冰凍的大勢,卻是非常恐怖!」以淵深吸一口氣,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這一股意境,秦冰這傢伙肯定還沒有體悟深刻,不然不會只是這樣。」

    從秦烈身上傳來的意境,讓以淵有種置身冰天雪地的錯覺,彷彿他如今所在的世界,到處都是冰凍的岩石,到處都是冰川寒流。

    以淵看向秦烈的目光,顯得越來越驚奇,他暗中下定決心,要對秦烈多多留言,弄清楚秦烈身上的奇妙。

    天黑前。

    蓮柔和唐思琪一起到來,兩人倏一進屋,都是打了個寒顫。

    「意境!」唐思琪感知了一下,忽然驚叫起來,「我沒感覺錯吧?這真是意境?」

    蓮柔下意識緊了緊衣襟,和秦烈拉遠一段距離,又拉近了一點,仔細的感受了一會兒,然後才肯定下來,「不錯,的確是意境!我在門口,身體上感覺不到寒冷,冷的是心理上的感覺……這就是意境。」

    以淵附和,「所謂意境,就是對方還沒施展出力量出來,別人就能從靈魂和心靈上感受到可怕之處。我們在門口,和秦冰相隔較遠,身體上沒有太多不適感,但靈魂和心中卻覺得置身在冰寒之地,這不是意境是什麼?」

    「意境的範圍只有一個房間么?」唐思琪眼顯異色,「據說,領悟意境的人,一旦將意境釋放出來,能籠罩很大一片區域,厲害的人,甚至依靠意境能裹住一座城池!」

    「傳說的確是這樣。」以淵聲音低沉,道:「我聽說,以前有個人以死意將一座城池籠罩,在半個時辰內,那個城池內所有生靈,不論是人還是牲口小獸,都接連自殺。半個時辰時間,那座城就成了死城,連狗都沒活下一隻。」

    蓮柔、唐思琪又打了個激靈,不知道是被以淵嚇的,還是被石樓內寒意給引起的。

    「秦冰的意境現在還太弱小,所以只能影響一個房間,而且他對這意境的了解也才剛剛入門。」以淵又說,「可再弱,那也是意境!將來隨著他境界的提升,對這意境的認識加深,這意境會越來越恐怖,會越來越可怕!將來,意境和他靈訣和身體的冰寒一旦融合,秦冰……以後能造成的殺傷力簡直難以想象!」

    蓮柔和唐思琪愈發驚異,看向秦烈的目光,也是暗暗驚懼。

    「解毒吧。」以淵提醒。

    「哦,哦,知道了。」蓮柔臉色有點不自然,想了一下,她從空間戒內拿出一個瓷碗,瓷碗內盛滿黏稠的黑色汁液,她將瓷碗遞給以淵,吩咐道:「你把碗中的汁液潑到秦烈身上,要均勻一點,頭部和臉部是關鍵,一定要注意。」

    「樂意效勞。」以淵溫和笑著,接過瓷碗就來到秦烈身旁,按照蓮柔的吩咐往秦烈身上潑那粘稠的汁液。

    黑糊糊的汁液,一滴到秦烈身上,一絲絲黑水就滲透了厚厚冰晶,直接沒入秦烈皮膚。

    出奇地,秦烈那暗青色的皮膚,一被黑色汁液滲入,馬上就變成正常膚色。

    「柔姐,果然有一手!」唐思琪贊道。

    「那是當然。」蓮柔仰頭,「我沒來器具宗前,就在南邊那些毒沼澤內活動,我們家族世世代代都和毒物毒蟲打交道,區區陰蝕蟲的毒素,怎麼可能難倒我?」

    「我就知道我的蓮柔一定行。」以淵也滿臉讚歎。

    「你,你的蓮柔?你說什麼?混蛋,你敢再說一遍!」蓮柔一愣后,突然怒視以淵,呵斥道:「你個瘋子!你敢占我便宜,我,我讓你後面半個月都出不了門!」

    以淵呵呵笑著,也不搭話,只是一臉深情地看向她,彷彿要以目光將她的心給融化了。

    被她這麼看著,蓮柔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怎麼都覺得不自在,她連忙閃到了唐思琪旁邊,嘴裡還是罵著:「碰到這種神經病,可真是倒霉,和他相比那秦冰還算是好的,至少沒那麼變態!」

    「嗯,現在來看,秦冰雖然卑鄙無恥了一點,其他方面的確比以淵要順眼一點。」唐思琪笑盈盈地說道。

    「誰卑鄙無恥了?」秦冰聲音虛弱的插話,他睜開眼,有點勉強地看向唐思琪,「從一開始,就是你先來搗亂,我弄出火星子也是為了驅趕你,沒料到……」

    「還狡辯?」唐思琪兩手叉腰,瞪眼道:「你害的老娘差點丟死人了,還不得不抱著你滅火,你敢說你不是故意算計的?」

    秦烈看著身上的暗青色一點點消褪,感覺行動力一點點在恢復,沉默了一下,忽然道:「以淵兄,蓮柔師姐,我先謝謝兩位。那個,還請兩位出去一下,我想和唐師姐單獨說幾句。」

    「沒問題。」以淵洒然一笑,主動往外走去,到了蓮柔身旁后,又道:「我們先出去吧。」

    蓮柔雖然不爽他,可是聽秦烈這麼說了,也只能點點頭,和他一起並肩出了這石樓,留秦烈和唐思琪單獨在裡面。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