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四十章 碎語(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四十章 碎語(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秦烈以寒冰之力,用堅冰將全身封凍,讓陰蝕蟲的毒素不能繼續滲透下去。

    從他看到陰蝕蟲,感覺到腦袋越來越沉重的時候,他就意識到了不妙,但他的反應還是慢了一步,沒有能立即阻止毒素蔓延。

    等他停下龍骨玉的研磨,全力來抗拒毒素侵入時,已經來不及了。

    手腳、筋脈、骨骼甚至血液的流動,都因毒素的擴散而變得遲緩無力,他很快徹底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力。

    好在,最為關鍵時刻,他一次次激發元府的寒冰之力,終於讓兩個冰球元府的寒冰能量瞬間涌了出來。

    此時,他將靈魂意識一點點收入鎮魂珠,如處在無法無念的狀態,由鎮魂珠包裹著靈魂,聽著唐思琪、以淵、蓮柔三人的對話。

    「我要先煉出葯汁出來。」蓮柔見秦烈自我冰凍了,一下子鎮定下來,「只要他保持現狀,等我將葯汁煉好了,以葯汁潑灑他全身,汁水慢慢滲入他體內……就能將陰蝕蟲的毒素給解開來。」

    以淵突然伸手,把秦烈身上的陰蝕蟲一個個撿起來,湊到眼前細看,「陰蝕蟲就長成這樣啊?只聽說這毒蟲很厲害,還真沒有見過。」

    「你別中毒了。」唐思琪放下心來,見以淵拿起陰蝕蟲,不由有些驚懼地後退了數步,和以淵拉開了距離。

    「唐師姐不用害怕,我雖然沒有見過陰蝕蟲。但是對這毒蟲還是多少有些了解的。」以淵淡然一笑,「毒素,就是陰蝕蟲的生命精華,是它們的腦髓,是它們的性命。它們將毒素吐出來后,命也就丟了,不可能活下來的。」

    看唐思琪平靜下來,以淵又道:「加上秦兄以極寒之力自我冰凍了,那冰寒氣息如此可怕……連我都有點吃不消。何況是區區幾個毒蟲?它們就算是還沒死,也被凍死了,哪還能做惡?」

    「是這樣么?」唐思琪不信以淵,她只是望向蓮柔。

    蓮柔也點頭,「以淵這神經病倒也不是笨蛋,他說的都是事實。陰蝕蟲的毒素就是生命精華,一吐出來,它也就死了。」

    以淵聽她誇讚了,滿臉都是笑容,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

    「我要先去煉製葯汁,要回焰火山的岩洞。這裡就交給你們倆了。」蓮柔也知道事不宜遲,「要殺秦冰的人。一定會留心這一塊,你們最好能夠有一個人一直在,防止在秦冰自我冰凍的時候被人所害。」

    唐思琪美眸閃爍出智慧光芒,定下心來后,也恢復了一貫的狡黠,「就說秦冰已死!」

    她看向蓮柔,忽然冷哼道:「我們倆出去。讓以淵留下看照看秦冰,想他死的人。很可能也在外面觀望的人群中,要確定秦冰是不是真死了。我要和童長老說一下,讓他留神調查一下,看看最近誰問過陰蝕蟲的事,誰是從南邊返回的……」

    「好主意。」以淵贊了一句,「就說秦冰死了,說不定有人就會放下心來,會鬆懈露出馬腳。」

    三人在石樓內低聲合計了一下,以淵繼續守在秦烈身旁,由唐思琪蓮柔推門走出。

    秦烈的石門外人頭攢攢,很多外宗和內宗的弟子聞訊而來,都聚集在門口昂著脖子往這邊望。

    龐峰、田建豪、梁少揚和尹浩也在人群中,在靈紋柱下面靜修的歐陽菁菁也遠遠站著,留意起這邊的動靜來。

    「思琪,來不及醫治了,毒素進了他腦海,誰也沒辦法救活他。」出來后,蓮柔輕嘆一聲,眼中都是無奈。

    唐思琪美艷的臉上,也流露出遺憾之色,「那就算了,我們只能盡心了,實在救不活也是他自己命不好。」

    講話時,蓮柔和唐思琪瞧向人群,觀察著那些靠攏過來的外宗內宗弟子。

    「我先回去了。」蓮柔看了一會兒,叫圍觀者分開來,獨自往焰火山走去。

    唐思琪反身將石門關閉,皺眉道:「人不行了,就讓他安靜安靜吧,大家該幹什麼就去幹什麼,這件事我會和童長老說明,讓他將膽敢以陰蝕蟲陷害同門者揪出來!」她眼顯厲聲,重點瞄向梁少揚、田建豪幾人。

    田建豪、梁少揚都是神色如常,瞧不出什麼異端,身上沒露出破綻來。

    於是她也離開石樓,去前院找童濟華,「童叔,那秦冰被人以陰蝕蟲咬了,有人想害死他。」

    前院,器具宗外宗的一個修鍊室內,唐思琪言簡意駭說明情況。

    「秦冰以寒力封印了自己,陰蝕蟲的毒素沒有繼續擴散,蓮柔說有把握能醫治他,我讓以淵留下來以防不備。」唐思琪沒有在童濟華面前隱瞞,「我和蓮柔對外說秦冰已經不治而亡了,希望能讓下毒手者放鬆,能露出點馬腳破綻來。」

    童濟華沉著臉聽完,「才幾個月時間,竟然就有這種事情發生,以陰蝕蟲來謀害同門,下手者如此毒辣陰狠,斷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蓮柔推斷……下手者可能擔心秦冰與我過分親密,所以才會下了殺手。」唐思琪垂頭道。

    「嗯,我心中有數,這件事你不必介懷。」童濟華點頭,寬慰了她兩句,說道:「事情發生在外宗,我自然責無旁貸,將會就陰蝕蟲的來源展開調查,希望能弄清楚最近一段時間誰打聽過陰蝕蟲的事,誰從南邊回來。」

    「那就勞煩童叔費心了。」

    「這是我的職責,你不用謝我,有了消息我會知會你一聲。」

    「嗯,我先走了。」

    ……

    「少揚,你還皺著眉頭幹什麼?那秦冰,不是已經死了?」尹浩詫異道。

    梁少揚的石樓中。他陰沉著臉,眸中厲光並沒有消散,「未必就死了,我從小在暗影樓長大,我爹說過的一句話,讓我永遠都銘記於心——沒親眼看到屍體,沒親自檢查過,都不能當目標死亡!」

    「陰蝕蟲的毒素雖然緩慢,卻極其可怕。半夜時分中了毒,清晨就滲透全身,一旦入了腦,基本上就沒救了。」尹浩心中計算著,「按照時間來看,他百分百毒素入腦了。如今又過了半個時辰,他必死無疑了。」

    「理論上是這樣,可萬事都怕有意外。」梁少揚眉頭深鎖,手指不住敲打著桌面,突地問:「你陰蝕蟲怎麼得來的?」

    「從一個外宗客卿手中購買來的,他前段時間去了南邊毒沼澤尋葯。捉了這幾隻陰蝕蟲回來。」尹浩瞧出了梁少揚的謹慎,臉色也嚴肅起來。「外宗的客卿,一般不會在宗門活動,我和那傢伙的來往也是在城外,應該不會有人發現。」

    「什麼事情都有萬一,我最恨這個『萬一』!」梁少揚眼顯毒光,低聲道:「弄乾凈了。」

    尹浩看著他,心底一寒。輕輕點頭,「我這就去處理。」他神色敬畏地退走。出了石樓后,覺得後背都有了汗跡。

    他了解梁少揚,他知道如果他處理不幹凈,讓人將陰蝕蟲一事聯繫起他,梁少揚為了防止自己有嫌疑,必會提前一步下手——會連他也給殺了。

    因此,為了自己能夠不引起梁少揚的殺心,他只能將那個外宗客卿及早解決了。

    ……

    「秦兄,你追求的目標太矚目了,所以才會兇險重重。呵,我就輕鬆很多,蓮柔在大多數人眼中都很稀疏平常,她又經常和唐師姐一道兒,就顯得更加不起眼了,所以我的競爭對手真是少之又少。」

    以淵搬了個椅子,就在秦烈身旁坐著,有一搭沒一搭的啰嗦著。

    「不過這趟我對唐師姐的印象也有所改觀,沒料到她其實心地還不錯,我還當她發現你中毒之後,會幸災樂禍,會暗暗鬆一口氣。她和你爭吵了那麼多次,她每次來你這邊,都是冷著臉進,然後怒火中燒的出,嘿!我還當她恨不得你早死呢……」

    「秦兄,我能看出你的境界,你是開元境初期。但你身上釋放的冰寒氣息……可真是不同尋常。我就見到你對田建豪出手一次,之後沒見你繼續動手,但我感覺你的真正實力應該不弱,而且你的來歷我也不知,所以我對你有點好奇呢。」

    在秦烈無法無念的狀態下,以淵或許閑得無聊,輕鬆隨意的說著話,一個人自言自語。

    秦烈身不能動,口不能開,靈魂意識縮入聚魂珠,只能被動去聽,聽著以淵的廢話。

    中午的時候,唐思琪走了進來,「以淵,你先去弄點東西吃,我剛吃過,特意過來換你一陣子。」

    「童長老那邊怎麼說的?」以淵問。

    「他說他會儘力調查此事。」唐思琪道。

    以淵點了點頭,「我還是相信童長老的能力的,嗯,我先去吃飯了,半個時辰后回來。」話罷,他出了石樓,又將石門給關好。

    這時候,秦烈中陰蝕蟲而亡的消息,已經傳播了出去,外宗、內宗很多弟子都知道了。

    也是如此,也就沒有人繼續聚集過來,不會堵在門前觀望,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唐思琪坐在以淵離開后的椅子上,別頭看向化為冰雕的秦烈,第一次認認真真去看秦烈,「不講話不擺著一張臭臉的時候,其實樣子還不錯,就像現在身體不能動,意識也被冰凍,就還可以……」

    她當秦烈沒了意識,封印了一切,忽然大膽來到秦烈身邊,俯下身子盯著秦烈的臉龐,還伸手小心翼翼地在秦烈臉上摸了一把,然後玉指一顫收回,低聲自語道:「這傢伙,也不知道修鍊的什麼靈訣,這麼冷……」

    過了一會兒,她美眸漣漪點點,看著秦烈忽地喃喃道:「你真是因我而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都是為了讓我留意你么?你到底是誰呀?我都不認識你,以前也沒見過你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周一,求下推薦票,請各位兄弟姐妹,登錄一下帳號,幫俺投上一張推薦票,衷心叩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