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特別禮物!(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特別禮物!(求月票!!)字體大小: A+
     

    一個時辰后,三名器具宗外宗弟子來到了秦烈的石樓內,來稱量那些骨粉的斤重。

    五天前,將兩大箱骨材運送過來的,也是這三人。

    「七十五斤,一斤一個貢獻點,秦冰,你一共獲得七十五個貢獻點。」名叫闞央的一人冷眼看著秦烈,瞄向秦烈的手臂,小聲了嘀咕一句:「竟然沒怎麼傷到……」

    另外兩人將裝有骨粉的木桶擰了出去,要把骨粉送到唐思琪那邊,這時候站在外面。

    秦烈聽到闞央的嘀咕聲,臉色一寒,「你們將骨材運來時,就應該提醒我那些骨材的來歷,告訴我裡面有磷毒。而且,你們應該將特製的手套給我拿來!」

    「什麼手套?」闞央裝傻問道。

    「他說什麼啊?」外面兩人也附和,「聽不懂他什麼意思。」

    秦烈早知道一部分外宗的弟子,將他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只要逮著機會定會針對他,從三人的面目表情他就知道,應該發送過來的特製手套,就算不是被他們剋扣下來的,他們三個也絕對脫不了干係。

    「沒什麼。」

    秦烈眼神冷厲,隨手將身旁一個以獸皮蓋住的瓷碗端了起來,在闞央三人不解的目光下,那瓷碗上的獸皮被他猛然掀開。

    手臂一抖,瓷碗中磷光潑濺出來,點點綠幽幽磷火如鬼火閃爍,往闞央三人身上落去。

    「磷毒!」

    闞央三人大驚失色,尖叫著紛紛往後退去。眼中也都是恐懼之色。

    點點磷火濺射,一股令人心智失控的氣味瀰漫出來,讓秦烈都不得不凝神對待。

    從以淵口中獲知有磷毒的骨材需要帶著特製手套研磨骨粉起,秦烈就做了準備——他將一部分磷毒收集了起來。

    ——專門用來對付那膽敢私藏特製手套的人!

    磷毒如火星子濺射,即便是闞央他們退到了門外,還有一些磷毒濺到了他們身上。

    具有不弱腐蝕力的磷毒,一在他們身上落下,他們衣衫立即腐爛,皮肉也都馬上潰爛開花。

    三人禁不住慘叫起來。

    周邊廣場上。十二根靈紋柱下,不少外宗和內宗弟子在活動,聽到慘叫聲都望了過來。

    「這就是我五天來品嘗到的磷毒滋味。」秦烈目露冷厲之意,聲音冰寒道:「下次我如果再承受什麼痛苦,我也會讓你們都一一品嘗一遍,讓你們和我一起感受感受!這磷毒。就是我專門為你們準備的特別禮物!」

    「秦冰!你竟敢蓄意傷人,我們絕不會放過你!我會告知長老,讓長老懲治你!」

    闞央胸襟和肩膀上磷毒如斑點,將他皮肉融爛,他一邊齜牙咧嘴呼疼著,一邊惡狠狠口出威脅。

    「隨便你。我倒要看看器具宗的長老,是不是都不講道理。」秦烈冷著臉道。

    闞央三人身上多處被磷毒腐爛。這時候也不敢多言什麼,提著裝有骨粉的木桶趕緊離開,要儘快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口。

    秦烈知道按照器具宗的規矩,一個任務完成後,多少會有一兩天休息的時間。

    他在闞央三人離開后,將自己的石樓關了門,要離開器具宗。去李牧留下來的小宅子,以寒冰之眼去那冰寒之地修鍊。

    廣場上。一根根靈紋柱下方,很多器具宗外宗和內宗弟子都在。

    很多人都沒有自知之明,都心存幻想,覺得自己天命所向,也能看明白靈紋柱上圖紋的奇妙,能引起靈紋柱的反應。

    二十幾名新加入的弟子,知道靈紋柱的神奇后,自然也都想試試,所以很多人都在。

    在秦烈手中吃過虧的田建豪,暗影樓的梁少揚,七煞谷的歐陽菁菁,就連言明對煉器沒有興趣的以淵,竟然也人模狗樣端坐在一根靈紋柱下面,一副用心體會的認真模樣……

    秦烈要離開器具宗,就要穿過這片廣場,很多人見他過來后,都是側目留意起來。

    龐峰的妹妹龐詩詩,內宗弟子尹浩,梁少揚和田建豪,也都瞧向他,似乎想看出他的弱點和真正的性情。

    「你要出去?」他來到以淵身旁時,以淵笑著問。

    秦烈停了下來,點了點頭,然後皺眉道:「你不是說對煉器沒有興趣嗎?」

    「是沒什麼興趣。」以淵臉色有些尷尬,「但我也想試試啊,想試試能不能看懂靈紋柱上的圖紋,看看能不能引起靈紋柱的變化。哈,能通過考核的,誰都會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認為自己智慧超群,都想試試看,就算是對煉器興趣不大的我,也不能免俗。」

    「助你成功。」秦烈留下這麼一句話,腳步加快走出了這片廣場,離開了器具宗。

    以淵呵呵笑笑,又將注意力放在靈紋柱上,皺著眉頭苦思著什麼。

    「他來器具宗也有幾天了,好像真沒看到他來靈紋柱下面觀望過?難道他就不動心?不想試試自己的天賦?」

    「沒有誰能真正不動心,只要能看懂一根靈紋柱,引發靈紋柱的反應,就能立即踏入內宗,得到宗主和各大長老的青睞,獲得種種特權。還有什麼方法,比這個更快?更直接?更能真正成為宗門核心?」

    「那這傢伙為什麼沒有參與進來?」

    「因為他被唐師姐纏住了,被分配了艱難的任務,抽不出時間來此參悟。」

    「別管他了,他分明是為唐師姐而來,對煉器估計沒什麼興趣的。這傢伙……手段非常高超,我還是非常佩服的。」

    「嗯,的確手段高超,別人追求唐師姐,都是希望贏得唐師姐歡心。讓唐師姐高興。這傢伙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惹唐師姐生氣,惹唐師姐恨他……沒料到效果竟然還不錯,他還真就被唐師姐當一回事了,聽說唐師姐對他很是惱火,真就和他較上勁了呢?」

    「厲害啊!真是有一招!」

    靈紋柱下面,一個個內宗和外宗的弟子,在秦烈消失后,有一搭沒一搭的議論著。

    梁少揚和森羅殿的田建豪。分處在兩根靈紋柱下面,聽著那些議論聲,兩人臉色都變得很是陰沉難看。

    ……

    極寒山脈地底。

    秦烈坐在一塊冰峰頂端,在酷寒的冰晶天地中,手持一塊靈板,指尖靈力吞吐。專心繪刻著什麼。

    靈板內的世界,一條靈線如游蛇蠕動著,勾勒出寒冰森森的景象。

    ——他在描繪鎮魂珠內的寒冰圖卷。

    「喀嚓!」

    石質的靈板,突然間碎裂成一塊塊,內部的寒冰圖卷隨之崩潰。

    「第三十五塊!」

    秦烈低喝一聲,臉上沒有氣餒之色。又重新取出一塊靈板,繼續繪畫起來。

    有過刻畫靈陣圖數百次失敗的經驗。他早學會了接受失敗,知道任何事務的學習,都是一個緩慢且艱難的過程,需要一次次失敗的積累,才能在某一刻突然領悟,從而逐漸摸索到成功的門路。

    「砰!」又是一塊靈板碎裂。

    「第七十三塊!」秦烈沉聲一喝,深吸一口氣。暫時停下對寒冰圖卷的刻畫,皺眉看向前方冰晶山川。「問題出在什麼地方?為什麼在臨摹那寒冰圖卷的中途,靈板會突然粉碎,沒有細緻把握到每一根靈線的靈力渾厚精鍊程度?還是靈線某一根出了錯?」

    學習一幅靈陣圖,好比修習一種功訣,不但要看明白靈陣圖的布局構建,還要明白每一根靈線刻畫的時候,需要用多少靈力。

    同樣一根靈線,如果用一成靈力去刻畫,興許能成功融入整個圖陣。

    但如果刻畫的時候,用力過猛,多用了一成或者兩成靈力,就會讓同一根靈線出差錯,導致整個靈陣圖的突然崩潰。

    也是因為如此,秦烈在聚靈牌和儲靈牌中刻畫出聚靈和儲靈陣圖后,並不擔心別人能夠由此學會聚靈、儲靈這兩個繁複神妙的靈陣圖。

    能看到聚靈牌內的靈陣圖是一回事,想學會,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比強大的功訣,單單知道招式,不懂得相應的內功心法,那永遠都不能將一種功訣的威力發揮出來。

    能看到聚靈陣圖,但不知道刻畫每一根靈線時,需要以多大的力道和靈力,那就永遠不可能真正掌握聚靈陣圖的刻畫!

    「用靈板好像不太容易實現描繪……」秦烈沉吟著,苦思著方法。

    靈海!靈海作圖!

    他忽然記起,他突破煉器九重天的時候,以靈力在丹田靈海刻畫出聚靈陣圖,從而在靈海形成靈力漩渦,成功突破到煉體九重天境界的場景。

    「有沒有可能在丹田靈海內,以靈力刻畫出寒冰圖捲來?」這個念頭浮生后,他就有點按捺不住了,立即著手行動開來。

    閉眼,調整心境,他運轉丹田靈海的靈力,先凝成第一條靈線。

    以這條靈線為起始,他一邊觀想著鎮魂珠的寒冰圖卷,一邊嘗試在靈海御動靈線,緩慢的一點點移動起來。

    「唔!」

    數十秒后,一股劇痛突然從靈海傳來,那刺痛瞬間襲遍全身,讓秦烈臉色劇變,渾身都冒出了冷汗。

    這時,他才剛剛以靈線繪出一個小小的冰石雛形來!

    「不行!這條路不通!」秦烈立即停止亂來,臉色都白了,「我明白了,靈板之所以會一直崩碎裂開,應該也是承受不了那種……可怕的寒冰之意!寒冰之意雖然衍變為了圖畫,但卻一直存在著,一旦我用心描繪感知,都會將寒冰之意牽引出來!」

    「在我身體之中,何處能完全承受寒冰之意的酷寒?能一點不受傷害?」他喃喃自語。

    「元府!兩個凝為冰球般的元府!」秦烈眼睛再次亮起。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三更完成,求下推薦票和月票,拜託諸位提攜一下,感激不盡~~~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