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龐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龐峰字體大小: A+
     

    金色光團如滾石,煙花綻放般燦爛,轟然砸向以淵手中撐著的雨傘。

    「蓬蓬!」

    以淵手中雨傘華光飛濺,一股沉重萬鈞的壓迫力,從傘面上透射而來,如山嶽鎮壓。

    以淵悶哼一聲,身子顫抖了幾下,臉上顯出不健康的紅潤。

    傘下面的秦烈,也是被震的膝蓋一軟,好像被人狠狠按了一下,差點就承受不住的一屁股坐下來。

    「龐峰師兄!」

    「龐峰師兄來了!」

    先前被以淵傘面紫色虹光射擊的那些器具宗外宗弟子,忽然驚喜叫了起來,眼中隱隱帶著一絲敬畏。

    一名身高超過一米九,相貌英偉雄闊的青年男子,身穿一件金燦燦的甲衣,突然在飯堂門前現身。

    他倏一出現,飯堂內都流蕩著五行金銳之力,他本人也如出鞘的利劍般,給人一種鋒芒畢露的銳利感。

    「龐峰……」以淵看向突然到來的青年,皺著眉頭將雨傘收起,低聲對秦烈道:「小心一點。」

    「剛剛就是你口出狂言?紫霧海的以淵?」龐峰闊步走來,身上流露出一種狂烈霸道的氣勢,他沉著臉,冷眼看向以淵,又盯著秦烈看了一眼,道:「每一年都有新弟子入宗,但是像你們一樣跋扈者倒是不多,沒有通過考核前,就敢調戲內宗弟子,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我們愛怎麼做,那都是我們的事情。不勞龐峰師兄操心。」以淵笑容溫和。

    「看來這次真有不少刺頭進來。」龐峰哼了一聲,「身為你們的師兄,我有義務教教你們規矩。」

    龐峰兩手握拳,拳頭上套著兩幅精美華貴的金色拳套,兩幅拳套明顯為他度身量造而成,恰好將他兩手緊緊包裹住。

    他撞擊了一下拳頭,拳套上金光四溢,一股沉重狂烈的氣勢轟然爆發出來。

    「金石隕落!」

    龐峰低喝,突然施展出一種拳法。兩手拳頭揮動間,金燦燦的拳印凝為金色滾石。

    一塊塊拳大的滾石,皆是金光耀目,以純粹金銳靈力凝結而成,仿若隕石墜落一般,狠狠砸向以淵、秦烈兩人頭頂。

    「霧結!」

    以淵臉上笑容依舊。他運轉靈訣,身上忽然湧出濃濃紫色煙霧。

    紫色煙霧波濤般翻滾著,神奇凝為一個模糊的紫色靈獸,那靈獸張口做出吞咽的姿勢,竟將一塊塊金色滾石給吃了下去。

    「啪啪!」

    秦烈就在以淵身旁站著,他看到從以淵的袖口之中。跌落團團金光,金光落到地上。讓飯堂內石板地上的石塊紛紛炸裂爆碎。

    當濃濃紫色煙霧凝結,旁人眼中的以淵和秦烈便消失不見,也只有秦烈離的如此之近,才知道以淵雖然表情輕鬆,其實已經運轉了全身靈力,來抗衡龐峰那滾滾落來的金色隕石。

    他也看出了以淵的疲態……

    「龐峰開元境後期修為,離破開萬象境也只有一步之遙。金色靈力渾厚至極,我硬抗不過他。」在秦烈準備插手時。以淵壓低聲音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又道:「算了,我們先走。」

    濃濃紫色煙霧忽然一收,那煙霧凝為的靈獸也往最近的一扇門挪移去,「龐峰師兄,我們有事先走一步,你不用送了。」煙霧內傳來以淵聲音,等聲音飄忽到飯堂外面的時候,紫色煙霧也就慢慢消散掉。

    充斥在飯堂內的惡臭味,也自然而然沒了,這時候龐峰才回過頭,對身後一人說道:「詩詩,那兩個混蛋走了,臭味也散完了,過來吃點東西吧。」

    「嗯。」一名模樣柔弱的少女,和龐峰有著七八分相似,乖巧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原來是詩詩也從內宗回來了,難怪龐峰師兄會突然這麼憤怒,對那兩個新人大發雷霆。」有人恍然道。

    「龐峰師兄最痛愛他這個妹妹,他是為了怕妹妹被人欺負,才陪同妹妹來的器具宗。那兩個混蛋一身臭味的來飯堂攪亂,讓詩詩無法踏足飯堂,自然就激怒了龐峰,不然以龐峰師兄的沉穩性子,不見得就會多管閑事。」

    「嗯,活該他們倒霉。」

    眾人議論紛紛。

    秦烈和以淵兩人,這時候回到了秦烈的石樓,以淵嘆了一口氣,道:「本來只是想震懾一下別的外宗弟子,沒料到碰到了龐峰這傢伙,也算是我們倒霉了。」

    「龐峰?」秦烈低著頭,想了一下,說道:「此人九個元府力量充沛,身體堅如鐵石,修鍊的靈訣強悍霸道,的確是個人物。」

    「那是當然。」以淵苦笑,「龐峰是雲霄山這十年最有天賦的傢伙,他在雲霄山『金石訣』的造詣上非常精湛,被譽為雲霄山的一塊『渾金』,也被雲霄山的山主寄予了厚望。他當時表明態度要尾隨妹妹來器具宗的時候,整個雲霄山都急了,據說雲霄山的山主還親自找了他談話,希望他能留在雲霄山,說雲霄山會傾盡全力栽培他……」

    秦烈凝神傾聽。

    以淵旋即搖了搖頭,「龐峰的爹娘以前都是雲霄山著名武者,可惜很早就戰死了,他也沒什麼親人,只有一個妹妹龐詩詩。這麼多年來,他都是和妹妹相依為命,幾乎是一個人將妹妹拉扯大,在龐峰眼中,妹妹龐詩詩就是他的全部。」

    「龐詩詩對煉器有興趣,想成為煉器師,要來器具宗,龐峰也就跟了過來。為此,他甚至拒絕了雲霄山山主的挽留,拒絕了雲霄山的傾力栽培……」

    以淵停頓了一下,說道:「這種傢伙值得欽佩,他今天暴怒出手,必然是龐詩詩也在外面。要進飯堂吃飯。你我兩人的氣味……應該是影響了龐詩詩,所以才會激怒了他。」

    以淵不好意思起來,「呃,還有就是我不一定是龐峰對手,本來也理虧,能避開他就避開吧。」

    秦烈暗暗點頭,對以淵這個人有了一點好感,也記住了龐峰這個人物。

    「龐峰和龐詩詩一起來的器具宗,一開始兩人都是外宗弟子。但很快龐詩詩在煉器上的天賦展露出來,順利進入了內宗,被內宗各大長老看好。」以淵又介紹了起來,「龐峰對煉器沒有興趣,一心想在武道一途上有所建樹,他在器具宗外宗進步也很快。被外宗長老青睞,可能會在將來成為外宗長老。」

    「外宗的長老,不一定都喜愛煉器,不一定有什麼煉器上的能力。」以淵解釋,「器具宗分散在各地的器具閣,需要有實力的人物坐鎮。靈器的運輸也需要有強者護送,一部分內宗弟子精通煉器。但不喜戰鬥,外出時也需要專人進行保護……」

    「因此,器具宗必然需要強者坐鎮,需要強大武力來支撐,器具宗的外宗長老,就充當這種角色。龐峰從一開始進入器具宗,就是奔著外宗長老的位置而來。準備以武力在將來保護妹妹龐詩詩,讓龐詩詩能夠無憂無慮的專心煉器。」

    以淵笑看著秦烈。「我對煉器也沒興趣,也就是最近半年臨時找我們那邊的煉器師學了點煉器知識,來應付一下入門的測試。我其實和龐峰一眼,也是盯著外宗長老的位置過來的,他是為了親情,為了保護龐詩詩,而我是為了愛,為了將來能保護我的蓮柔……」

    「你呢?你是真想學習煉器,還是為了唐思琪而來?」以淵忽然道。

    「為了煉器。」秦烈答道。

    以淵呵呵笑了笑,點頭說道:「學習煉器和追求美人兒並沒有衝突,我看你為了唐思琪更多一點,哈哈。」他拍了拍秦烈肩膀,語重心長道:「秦兄的道路比我艱難,那唐思琪身為器具宗最美的明珠,不知讓多少人垂涎欲滴,她要比蓮柔難追求多了,你的競爭者,也要比我的多很多。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暗影樓的梁少揚……也是為唐思琪而來,秦兄還是早有心理準備的好。」

    秦烈臉色漠然,沒有接以淵的話。

    接下來五天,秦烈以紗布將兩手和手臂都纏住,忍著骨頭內磷毒的亂神氣味,專心致志地研磨骨粉,一絲不苟的將骨粉磨成比細沙還要細小許多倍的粉末,以比唐思琪的要求還苛刻的態度做事。

    這五天,他暫時停止了武道上的修鍊。

    他專心碾磨骨粉時,嘗試進入無法無念的狀態,以靈魂在鎮魂珠內感悟寒冰圖卷的奇妙。

    他在工作時,如同一具冰雕,渾身生機隱匿,體內寒氣外溢,讓小作坊內冰寒徹骨。

    有時候,他的靈魂意識飄飄忽忽的,彷彿進入了寒冰圖卷的天地……

    他彷彿瞬間到達了極寒山脈的地底,如赤身**的站在漫天冰雪之中,體悟著寒意腐蝕骨頭肌肉,一點點侵蝕心靈的冰寒感。

    「寒冰圖卷,或許可以試試在靈板中描繪出來,如刻畫靈陣圖一樣,將它繪製在靈板內……就當靈陣圖對待。」在無法無念的狀態中,他眼中沒有情感波動,機械地碾磨著骨粉,腦海中的波動卻非常強烈。

    「兩百三十號,叫秦冰,總算是知道你的名字了!」唐思琪懷著看秦烈難堪的心思,容光煥發地站到門前,嬌喝一聲后,就推開石門闖了進來,「秦冰!五天過去了,我看你有沒有能完成任務,要是沒完成,你一個貢獻點也得不到!」

    徹骨寒意撲面而來,唐思琪渾身一個激靈,嬌軀都顫慄起來。

    她看了一眼石樓內的場景,禁不住捂嘴驚叫起來,美眸中滿是濃濃異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今天最少三更,求一下亂七八糟的票,什麼都行~~~



    上一頁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