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二根靈紋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二根靈紋柱字體大小: A+
     

    極寒山脈地底的玄冰之地。

    冰峰林立,晶瑩冰岩亘古不化,酷寒冷厲氣息籠罩,一片荒寂冰寒。

    秦烈身如冰雕,端坐在一座低矮冰川之巔,閉目端詳著鎮魂珠內的寒冰圖卷,感知著那畫卷中的森寒之意,默默體悟著丹田靈海內的變化。

    開元境初期,靈海會形成三個元府,只有三個元府內全部充盈了能量,才夠資格開闢新的元府,才能跨入開元境中期。

    如今,他雖然還沒有領悟到寒冰之意的精妙,但每當他體悟腦海鎮魂珠內寒冰圖卷的時候,那靈海內兩個冰球般的元府,都會吸收這片岩冰之地的冰寒靈氣,凝成寒氣森森的靈力匯入元府。

    三個元府,此刻一個元府雷電狂暴,另外兩個元府則是寒力森森,皆是充滿特殊寒能。

    「開元境中期,還需要重新開闢出三個元府……」

    不知過了多久,秦烈睜眼,雙眸冷冽徹骨,皺眉喃喃低語,「無法領悟寒冰圖卷的精妙,就沒辦法洞悉運轉寒冰之力的方法,兩個寒冰元府的力量也就施展不出。這可能……就是捆縛我的一道枷鎖,這層枷鎖破不開,也就無法再辟元府,突破不到中期境界。」

    入目所見,都是酷寒冷厲的冰川,一座座冰川之中,皆是冰凍著如山般的遠古靈獸。

    「那些靈獸……是死是活?」一個念頭忽然在秦烈心中浮生,他望向冰川內的巨大靈獸陰影。心底禁不住有了一絲寒意,「如果此地的寒冰被解凍了,不知道被凍住了多少年的遠古靈獸,會不會睜開眼睛?」

    這麼一想,秦烈臉色變得沉重起來,再看那些冰川內龐大靈獸之時,心中隱隱有了一絲不安。

    以他的見識來看,那些小山般的巨大靈獸,必然有著無法估量的恐怖力量。

    「五階?六階?還是七階?」

    他不敢想象。不敢想象那些靈獸蘇醒后,這塊大陸有什麼勢力可以抗衡,可以應付這些恐怖靈獸的衝擊?

    「應該死了……」

    自我安慰了一句,算算時間差不多了,他就取出了寒冰之意,激活冰球內的進出樞紐。

    寒氣如有靈性纏繞而來。覆蓋他全身,在一陣強烈的眩暈中,他身影慢慢消失。

    十來秒后,他在器具城地火水風中的地區一個小宅子內身影重現,將寒冰之眼謹慎收好,他把自己的靈板、靈石和衣物帶上。就往器具宗外宗而去。

    這是第三天了,也是他前往器具宗報到的日子。

    「閣下何人?」器具宗的宗門前。兩名侍衛揚聲問話。

    「秦冰前來報到。」秦烈在器具宗外宗門前站定。

    「多少號?」

    「二百三十號。」

    「二百三十號?」一名侍衛愣了下,忽然嘿嘿笑了起來,點了點頭說道:「進去吧,會有人領著你,帶你去的住所。」

    秦烈漠然點頭。

    一會兒后,一名器具宗的外宗弟子,領著秦烈穿過一棟棟華美的建築。將他直接領到焰火山的山腳下。

    一排排青石砌成的石樓,在焰火山的山腳下坐落著。諸多石樓中央有一個廣闊湖泊,湖水清澈見底,有許多游魚靈動游弋著。

    湖泊旁邊有一個青石鋪成的環形廣場,廣場上聳立著十二根石柱,石柱上雕刻著各類精美花紋,許多鳥獸和奇花異草的圖案,顯得美輪美奐,彷彿蘊藏著特殊寓意。

    不少器具宗的外宗弟子,零零散散處在廣場各大石柱旁邊,凝神看著石柱上的圖案,手持靈板專心刻畫著什麼……

    秦烈過來后,也看向那些石柱上的花紋,旋即眼睛一亮,暗道:「難道也是靈陣圖?」

    「你看什麼?」將秦烈帶來的外宗弟子,臉顯不屑之色,哼道:「這個廣場上的靈紋柱,上面繪刻的圖紋,你也能看懂?」

    此人臉上流露出敬畏之色,「這是器具宗第一代立宗的宗主,親自繪製的靈紋,其中蘊藏著大奇妙,可只有真正具有慧根的人,才能從那些鳥獸花草各類奇異圖紋之中,領悟到精妙玄奧。」

    「據說,靈紋柱上的靈紋,也是立宗宗主從別處拓印而來。他印在靈紋柱上,以供自己和宗門弟子體悟,感受靈紋柱上圖紋的奇妙……」

    「器具宗立宗九百年,一代代變遷,年年招收新弟子。這麼多年來下來,有三萬多人來過這裡,來此體悟靈紋柱上圖紋的奇妙,甚至有人在靈紋柱下呆過幾十年……但是真能從靈紋柱上有所收穫的人,九百年來僅僅只有二十七人!」

    「這二十七人,每一個都是器具宗歷史上傑出的煉器師,是器具宗的驕傲,也是器具宗立足這片土地的真正基石!」此人臉色肅然,「如今器具宗的一幅幅靈陣圖,都是這二十七人通過對靈紋柱上圖紋的領悟,慢慢衍變凝結而成的智慧結晶。」

    「十二根靈紋柱,是器具宗的根本,器具宗的靈陣圖都來源於此,器具宗的強盛也來源於此。」他低聲說道。

    聽著他的解釋,秦烈暗暗動容,不由更加認真去看那十二根靈紋柱。

    十二根靈紋柱分散在廣場各個位置,布局似乎暗含某種奇妙,秦烈仔細一望,眼睛倏然幽幽一亮。

    當年,在那凌家鎮的葯山之中,他爺爺秦山也豎立過八根石柱,石柱連接洞頂,導引並且弱化閃電之力,幫助他來修鍊天雷殛。

    葯山洞穴內八根石柱的布局,為八角形,和這十二根靈紋柱的落向不太一樣,但他認真觀察了一下這廣場上的十二根靈紋柱,發現中央八根靈紋柱的組成方向,似乎也隱隱呈八角形……

    「有什麼特殊含義么?」他有些好奇,暗暗留了心,又去看靈紋柱的圖紋。

    十二根靈紋柱,每一根都有十來米高,非常粗,要五個人合抱才能圍住。

    在每一根靈紋柱上,都繪刻著不同的圖紋和線條,組成各類稀奇古怪的靈獸,山川湖泊,花鳥飛禽,不規則的圖形,沒有任何意義的線條,甚至妖魔惡靈般的畫像……囊括萬千。

    秦烈看了一會兒,發現那上面的圖紋,和常規的靈陣圖沒有任何聯繫,倒是和他鎮魂珠那寒冰圖畫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最近三十年,只有兩個人領悟了靈紋柱的奇妙,從十二根靈紋柱的三根中,獲得了新的感悟。」此人冷冷看向秦烈,「一個是墨海長老,他在二十年前端坐在靈紋柱下,坐了整整三年,他從一根靈紋柱內悟到一幅新圖……如今墨海為內宗第一長老!第二個人是唐思琪師姐,在四年前,她在靈紋柱底下看圖時,奇妙的進入了靈紋柱內圖紋的天地,還連續兩次進出不同的靈紋柱內部圖紋奇境……」

    此人臉色更冷,「我們並不清楚唐師姐從中獲取了什麼,只有宗主和墨海長老,才知道唐師姐從中得到了什麼機緣。我們只知道從那時起,唐師姐就成了器具宗最有天賦的弟子,宗門內所有稀缺靈材,她都可以恣意揮霍,宗主和墨海更是聯手教導她,傾盡宗門之力來栽培她。」

    「她是器具宗最大的財富,絕不容許一些狼子野心之輩,打亂了她的內心清凈!」

    秦烈皺眉,冷著臉哼了一聲,倒也沒有多說什麼話。

    此人將秦烈引向廣場旁邊一個石樓,給出新製成的身份令牌,然後說道:「以後你就住在這裡,你為器具宗做出多少貢獻,就有多少貢獻點,宗門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長老講解煉器方面的知識,你要聽課必須繳納貢獻點,外宗各類煉器方面的書籍,種種靈材也能以貢獻點兌換……」

    他介紹起器具宗外宗規則,秦烈漠然聽著,發現和星雲閣那一套幾乎一模一樣,沒什麼新奇處。

    「貢獻點如何獲取?」在此人要出去前,秦烈才問出唯一的問題。

    「幹活積累貢獻點。」此人臉色不耐,「分裂靈材,研磨骨粉,熔煉簡單的器物,整理靈藥靈石等等都可以獲取貢獻點。你倒是不用擔心,唐師姐會為你安排任務,每一個任務都有相應的貢獻點,只要你能按時按量的完成……」他嘿嘿怪笑著離開。

    秦烈在石樓內轉移一圈,發現樓內兩層,上面一層為休息室,有洗刷間,有睡房,還有一個小小的修鍊室。

    下面一層有倉庫,一個煉器的作坊,裡面放置了一些簡單的工具,還有一間小會客室。

    在他打量石樓時,從旁邊一棟和他一樣的石樓內,傳來撲鼻的惡臭味,以淵的唉聲嘆息也時不時傳出來,「這狠心的女人,竟然就讓我幹這種事情,你到底有多恨我啊?」

    秦烈愕然,將衣物隨手放下后,就去了隔壁,然後他看到以淵在小作坊內,正在擠一種靈獸的膽汁,那刺鼻之極的惡臭味,就是從那種黑糊糊的膽汁內散發出來……

    以淵身邊,還有很多靈獸的膽,那小作坊內臭味衝天,秦烈靠著就覺得肚裡反胃。

    看到他出現,以淵擠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這是蓮柔安排我的任務,我這下慘了,不知道多久會被臭死。秦兄,你剛到是吧?嘿,唐思琪不會對你善罷甘休,我想你的任務不會絕比我的舒服……」以淵眼中滿是幸災樂禍,一副很不對秦烈馬上遭殃,和他一起來承受折磨的模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