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風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風媒字體大小: A+
     

    「兩百三十號秦冰,九十七號以淵,你們倆今天可以先走,不用繼續逗留此地。」童濟華臉上的笑容有點不懷好意,「三天後,你們將你們的衣物、日常用品都帶來器具宗,以後你們都要在器具宗的外宗住下。」

    他又看向其餘人,說道:「你們全都留下,明天等候內宗弟子的挑選,結果出來后,才能和他們一樣有三天準備的時間。」

    他話聲一落,秦烈二話不說就往外面走去。

    「秦兄,等我一下。」以淵笑著追來,和他並肩穿過庭院,出了器具宗的宗門。

    「秦兄果然厲害,唐思琪這麼難纏的女人,都被你弄的一點脾氣都沒有。呵呵,她還主動向秦兄投懷送抱,死死摟緊了你……」以淵拱拱手,「佩服,在下真心佩服秦兄的手段,和你相比,我那一招真是沒一點技術含量可言,也就仗著臉皮厚了,以後還請秦兄多多關照,傳授在下幾招厲害的手段。」

    秦烈臉皮子一抖,別頭看向以淵,冷聲道:「你以為我和你一樣,也是為了女人來器具宗,是為了要引起那唐思琪的注意,才故意以火星點燃她的衣袍?」

    「難道不是?」以淵反問,「唐思琪是器具宗最美的明珠,美艷聞名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紫霧海、雲霄山等等勢力,是很多男人的夢中情人。每一年都有這幾方的青年專門為了她來器具宗,希望能夠被她選為助手。為此。很多人都是絞盡了腦汁。但最近幾年來,她一趟沒有來過外宗選人,秦兄這次手法獨特,一下子就引起她的注意,被她給提前選中了,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人……」

    以淵搖頭晃腦,「秦兄定然沒有少花費心思,這一招簡直絕了,我是真心佩服!」

    ——他認準了秦烈是專門為唐思琪而來。

    秦烈啞然。他倒是沒有料到唐思琪名氣那麼大,竟然每年都吸引了各方青年為她而特意來器具宗,聽以淵話里的意思,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各方青年豪傑,為了能夠得到她的青睞,都已經絞盡腦汁了?

    「唐思琪……」他不由回想起那女人緊緊摟著他。將惹火酮體緊貼過來的感受,然後暗暗點頭,「那女人的確也有這個魅力。」

    「哎,在這方面我就差得遠了。」以淵搖頭嘆息,「希望這趟能夠成功,五年了。這五年我腦海中都是她的身影……」

    「你真是為那個蓮柔而來?」秦烈皺眉,他沒有發現那女人有什麼獨特之處。平平淡淡很普通的模樣,怎會讓以淵如此瘋狂?

    「當然。」一提起蓮柔,以淵就神采飛揚,「從五年前我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認準了,這輩子我絕不容她從我手中逃脫!」

    秦烈有點理解不了以淵對女人的瘋狂,搖了搖頭。隨口問道:「你可知道最近四周的大事件?」

    「你想打聽什麼?」以淵好奇道。

    「各大勢力發生的事情。」

    「那你應該去一趟『風巷』,在器具城地火水風四區的風區。你隨便找幾個風媒問問,就能知道各方消息了。」以淵解釋,「他們就是吃這口飯的,呵呵,我們今天在器具宗攪出來的事情,那邊應該也都有了消息了。」

    「風媒?」秦烈訝然。

    「嗯,以出售消息謀生的一群人。他們的消息來源極廣,各種雜七雜八的消息都能從他們那邊買到。」

    「多謝。」

    「不客氣,以後還請秦兄多多關照。」

    「哦。」

    ……

    一個時辰后,秦烈在器具城風區的風巷現身。

    風巷是風媒聚集的小巷子,城內活動的風媒都在這條巷子活動,出售各類各樣的消息。

    秦烈隨意進了一間屋子,取出一塊玄級一品靈石出來,道:「問點消息。」

    一名瘦骨嶙峋的少年走了過來,他十四五歲的模樣,皮膚黝黑,眼睛卻很機靈,「叫我風神,什麼消息你儘管問。」

    「風神?」秦烈眉頭一挑,身上寒氣冷冽。

    少年兩腿微微一顫,趕緊離秦烈遠了幾步,臉上的弔兒郎當沒了,認真道:「風媒中的最頂尖者,被尊稱為風神,我是立志要成為風神的男人!雖然,雖然現在還不是,但我將來一定會是風神!」他信誓旦旦道。

    秦烈神色漠然,點了點頭,道:「風神?好吧,我要知道有關星雲閣的消息,你能告訴我?」

    「多久前的消息?」少年臉色嚴肅起來,神情很是認真,一提起工作就像換了一個人。

    「四個月前的消息。」

    「一塊玄級一品靈石太多了……」

    「你先說。」

    「好。」

    少年深吸一口氣,認真且詳細講述起來,「星雲閣乃是森羅殿的下屬勢力,和碎冰府共同駐守冰岩城,離極寒山脈非常接近,原閣主叫屠漠……」

    「說重點!」秦烈冷喝,「我要知道大事件!」

    「大事件是吧?好!」少年語氣一頓,沉吟了一下,「四個月前,星雲閣最大的事件是閣主交接,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突臨星雲閣,柳雲濤取代屠漠坐上閣主之位,長老杜海天榮登副閣主職位……」

    「一個星雲閣名聲不揚的青年,叫秦烈,當街挑戰杜海天,殺杜海天,殺杜嬌蘭、杜飛,殺杜恆,殺方統、裴安,殺二十多名星雲閣武者。青年秦烈重傷逃入一家名叫李記商鋪的靈材店,大殿主元天涯帶著柳雲濤和眾多強者包圍,試圖格殺秦烈……」

    「一個叫李牧的奇人,突然橫空出世,以無敵姿態滅殺森羅殿統領,帶著秦烈和傳言為岩冰雪狼王的大狼狗從容離城,無人膽敢攔阻,他們出城后,從此消失不見。」

    「這件事最近傳盪的沸沸揚揚,各方勢力皆知,大殿主元天涯返回森羅殿後,四處打聽李牧的消息,可至今沒有能確定此人身份。」

    「這是近四個月來,最大的一件事情,幾乎人人知曉,所以不值一塊玄級一品靈石。」

    少年娓娓道來,竟然說的一點沒錯,彷彿親歷了現場,將每次關鍵戰鬥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想問的當然不是這些。」秦烈暗暗點頭,「我想問那屠漠一行人去了何處,星雲閣現在的情況,那凌家的人是否還在星雲閣,還有葉陽秋,韓慶瑞、康輝的動向……」

    「原來是這些消息啊。」

    少年恍然,繼續說道:「屠漠和他弟弟屠澤人在森羅殿,在二殿主的麾下做事,深得二殿主曹軒瑞的器重。凌家剩餘的族人,如今去了七煞谷的陰煞谷,以凌家姐妹家僕的身份在陰煞谷周邊小勢力生活。」

    「葉陽秋還在星雲閣任職,他以前就公正不阿,柳雲濤也認為他依然可以幫刑堂打理好星雲閣,所以依然在用他。但是那韓慶瑞、康輝兩人,由於以前和柳雲濤是對立面,所以都脫離了星雲閣,在器具宗潘珏銘的引薦下,他們以器具宗外宗客卿的身份,在七煞谷的地界暫時住居,以後可能會來器具城任職……」

    「陰煞谷的凌家姐妹,有沒有這兩人的消息?」秦烈眼睛猛地一亮。

    少年嚇了一跳,覺得秦烈身上凌厲氣勢驟然大盛,他下意識地又後退了幾步,忙道:「有,有消息!小的那個還在陰煞谷,正在鳩婆婆的教導下苦修靈訣,大的那個……悄悄離谷了,不知道去了何處,為此鳩婆婆大發雷霆,正派人四處去找她。」

    凌語詩悄悄離開了陰煞谷,她去了何處?

    秦烈心底一驚,略一思量后,忽然心有所感,猜測凌語詩可能去找自己了……

    屠澤、卓茜回了森羅殿,凌家族人遷入七煞谷,葉陽秋還在星雲閣任職,那高宇自然也在,韓慶瑞、康輝做了器具宗外宗客卿,康智和韓楓應該也都離開了星雲閣,有鳩婆婆這個出了名護短的師傅在,凌語詩就算是離開了陰煞谷,也應該沒有人會拿她怎麼樣。

    ——尤其是在凌家真正的仇人杜海天一家全部被他所殺的情況下。

    柳雲濤和魏興兩人,和凌家並沒有什麼仇怨,他們也絕不會傻的去和凌語詩為敵,惹來鳩婆婆的瘋狂報復。

    這麼來看,凌語詩如果找不到他,自然會乖乖重返陰煞谷繼續修鍊。

    要知道的消息都打聽明白了,秦烈漸漸放下心來,終於能安心先在器具宗待下去,「風神是吧?嗯,我對你的消息很滿意,這塊玄級一品靈石作為額外酬勞,希望你有空幫我留意一下陰煞谷凌家姐妹的消息,以後我會再來找你。」

    「多謝多謝。」少年接過兩塊玄級一品靈石,感激涕零鞠躬,「你放心,我會重點關注那兩姐妹的消息!呵呵,這位大哥一看就是品味不凡的人物,喜愛姐妹花……能理解,我完全能理解!」

    ——他已經把秦烈當成了那種對姐妹花有特殊嗜好的人物。

    秦烈點了點頭,也沒有解釋什麼,才準備離開,忽然心中一動,又道:「你有沒有聽過秦山這個名字?」

    「秦山?」少年搖頭,「從沒聽說過。」

    「哦,那你也幫我留意一下,如果有人叫做秦山,而且還是煉器師,請幫我全力打聽他的消息,我可以出大價錢購買。」秦烈也知道希望渺茫,但還是認真叮囑了一句,「請風神多多留心。」

    「好。」少年拍胸保證。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