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幸運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幸運兒字體大小: A+
     

    秦烈換了一身衣服,重新來到他那煉器點的時候,新的火晶石也添加好了。

    沒有多言一句,他站好位置,臉色漠然,又繼續著手新一輪的器物煉製,似乎剛剛發生的小波折和他沒有一點關係。

    很多器具宗的外宗弟子,都冷冷看著他,神色不善。

    童濟華也是表情怪異,目光從梁少揚身上轉移,開始認真打量起秦烈,這麼一看,他微愣后,不由朝著秦烈走了過來。

    他眼睛看向秦烈身前熔爐的金屬球,看著秦烈在金屬球上打孔,在其中注入火焰汁水。

    童濟華暗暗動容,終於也對秦烈來了興趣,認真關注起秦烈的動作。

    他發現秦烈添加靈材,藉助火焰打磨金屬球的手法非常嫻熟,而且秦烈每一次拿靈材的動作都顯得賞心悅目,彷彿做這種事情做了千百遍的樣子……

    這些發現讓童濟華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蓮柔的身影悄然出現,她抿著嘴輕笑,一路來到童濟華身旁,柔聲道:「見過童叔。」

    童濟華將目光從秦烈身上收回,點頭一笑,「你見過思琪那丫頭了?」

    蓮柔眼睛笑成月牙形狀,小聲問道:「剛剛怎麼一回事?是那個英雄好漢,竟讓思琪吃了個虧?」

    「諾?就是這位。」童濟華指向秦烈。

    蓮柔神情一動,也稍稍靠向秦烈的位置,和童濟華一樣留意起秦烈。旋即她也眼睛微亮,輕聲道:「這傢伙不錯嘛……」

    「嗯。」童濟華和蓮柔離秦烈十來米遠,他壓低聲音,解釋道:「先前我也沒注意,現在一看,才發現這小子手法相當老道,絕對是有一定的熔器經驗。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在分解靈材,在控制熔爐火候方面的造詣。要強過這裡絕大多數人。」

    蓮柔愈發留心,她暗暗觀察著秦烈,看著秦烈一絲不苟打磨金屬球,不放過任何一處粗糙點,看著秦烈那專註到忘我的神情……

    「早知道就不答應思琪了。」蓮柔嘀咕了一句,無奈地搖了搖頭。「她讓我為她預定下這個兩百三十號。這人運用的好了,一定會是個好幫手,能為我們省很多功夫,思琪肯定早看準了,故意找人家麻煩!」

    「她看的倒是奇准。」童濟華也是點了點頭。

    「這次還有什麼不錯的苗子?」蓮柔小聲問。

    「前面三個也還不錯。」童濟華指向梁少揚、歐陽菁菁和以淵。

    當他的手指點向以淵時,本來背對著他們的以淵。忽然回過頭來,朝著蓮柔露出潔白的牙齒。笑容燦爛道:「蓮柔小姐,我說過,我們一定還會見面的。」

    「以淵!」蓮柔禁不住驚叫,清秀的臉上滿是驚愕,「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五年前的一番往事。忽然又在她腦海中閃現出來……

    五年前,她和器具宗一名長老前往紫霧海。在紫霧海中她見到了以淵,之後一段時間內以淵作為帶路者,帶領他們參觀了紫霧海的種種奇異之地,採摘了不少紫霧海獨有的稀缺靈草靈藥。

    也是那時候,以淵悄悄找了個機會,向她表露了愛慕之意。

    她當時從沒有被陌生男子表白過,六神無主,立即拒絕了,然後惶恐躲避著以淵,直到離開紫霧海的時候,才又一次見到以淵。

    當時以淵目送她離開紫霧海,只說了一句話,「我們還會再見。」

    五年後,在蓮柔都快要遺忘他的時候,以淵忽然在此出現,以參賽者的身份踏入器具宗的宗門。

    ——為了她。

    「你們認識?」童濟華疑惑問道。

    蓮柔臉色很不自然,點了點頭,聲音艱澀道:「在紫霧海見過。」

    「還請蓮柔小姐選擇在下,在下心甘情願做蓮柔小姐的助手,願意為你去做任何事。」當著一百多號人的面,以淵燦然一笑,神情誠懇地躬身請求,大膽表露愛意,絲毫不介意眾人驚詫的目光。

    「瘋子!神經病!」蓮柔低罵了一句,逃也似的匆匆離開。

    童濟華愕然,他看著高聲吆喝的以淵,好半響才回過神來,嘀咕道:「這次真有趣了。」

    正專心煉器的秦烈,也暫時停下手中動作,抬頭去看前方的以淵,看著以淵旁若無人求愛,看著他兩句話將蓮柔驚走,也是心生訝然,暗道:「這傢伙平常見人就笑,看起來這麼溫和的一個人,竟也有如此瘋狂一面?」

    「秦冰兄,這蓮柔小姐我在五年前就瞄上了,你可萬萬不能和我爭搶。」以淵看向他,笑容燦爛,遠遠拱手行禮,道:「唐思琪小姐比她美艷太多,也火辣性感太多,還望秦兄精力集中一點,對我的蓮柔高抬貴手……」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嘩然,那些器具宗的外宗弟子,已經紛紛破口大罵起來。

    「媽的,這從紫霧海過來的傢伙,先前看起來還是那麼一回事,怎麼一見蓮柔就瘋了?他當器具宗是什麼地方,他是過來找老婆的么?」

    「唐師姐和蓮柔師姐是多尊貴的人物?他竟和那燒傷唐師姐的混蛋討論如果瓜分兩位師姐,還在大庭廣眾之下?老子在器具宗待了三年了,也都不敢對兩位師姐出言不遜,這都是從什麼地方蹦出來的混蛋啊?」

    「老子也長見識了,這兩個傢伙最好別進來,不然我非玩死他們不可!」

    器具宗弟子叫罵起來,一個個義憤填膺,好像以淵和秦烈把屬於他們的寶貝給奪走了一般。

    梁少揚也目露異光,也留意起以淵,仰著頭瞄了過來。

    「神經病!」歐陽菁菁也罵了一聲。

    以淵哈哈大笑。自從蓮柔現身後,他就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如打了興奮劑一般。

    他根本無視眾人的叫罵嘲笑,只是對秦烈道:「秦兄不講話,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在下先謝過了。」他拱了拱手,又重新投入面前的熔爐上,整個人變得神采飛揚,似乎對未來充滿了幹勁和信心。

    「原來也是個瘋子。」秦烈嘀咕了一句。也低下了頭。

    蓮柔神色慌亂地重返唐思琪抹葯的小樓,清秀的臉上紅艷艷的,喝醉了一般。

    「神經病,碰到個神經病!」她一進來就叫了起來,跺腳罵道:「都五年了,那混蛋還陰魂不散。竟然追到器具宗來了。」

    「誰?」唐思琪好奇問道。

    「我以前和你說過的,那個紫霧海的傢伙,五年了,他,他這趟竟然也來了!該死的,他剛剛在大院內。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要我選擇他做助手!」蓮柔臉上寫滿了不知所措,「我。我逃了……」

    「哈哈哈,啊哈哈哈!」唐思琪捂著肚子放聲嬌笑起來,「你竟然這麼沒用!要換了我在那裡,我把那傢伙的臉都給打爛了!」她用力揮手,做出重拳捶擊的手勢,艷麗的臉上露出可愛的兇狠表情。

    「那你怎麼沒能打爛兩百三十號的臉,怎麼會躲在了這裡?」蓮柔羞惱反問。

    「我。我,我……」唐思琪漲紅了臉。氣急敗壞道:「那混蛋把我衣服燒爛了,我差點全曝光了,只能先退一步。你放心好了,等他落到我手上,我有他好看的!」話到這裡,唐思琪神情一動,大聲叫囂道:「我們兩姐妹怎能受男人欺負?那兩百三十號我定然不會放過的,你要不也選了那個敢當面對你胡言亂語的混蛋,好好給他點顏色瞧瞧?」

    「就這麼定了!」蓮柔捏拳,狠狠道:「我也要讓他好看!」

    ……

    「差不多了,能不能夠資格留下來,大致也能看出來了。」童濟華算了算時間,走向隊伍最前方。

    從梁少揚開始,他會摸上一把參賽者煉出來的器物,感受一下內部的契合度,然後會選擇要不要記下石牌號。

    每一個被他記下石牌號碼者,就是能通過考核的人,他如果搖頭了,就意味著淘汰。

    不斷有人被淘汰,不斷有人失望離開,這院子內本有一百多人,當童濟華著手摸器物起,人數就在逐步減少。

    梁少揚、歐陽菁菁和以淵三人在前方,在童濟華從他們身旁離開時,三人都神色輕鬆。

    ——他們都看到童濟華記錄他們的石牌號了。

    不多時,童濟華來到秦烈身旁,摸了一把那表面光滑的金屬球,他眼睛一亮,深深看了秦烈一眼,然後也將秦烈對應的石牌抄錄下來——兩百三十號。

    童濟華繼續遊走著。

    時間很快,半個時辰后,整個大院子只剩下二十六人還站著沒走。

    沒有被抄錄到牌號者,都非常自覺,也沒有臉繼續留下,不等童濟華最後說明結果,已經早早離開了院子。

    「二十六人通過考核,明天會有內宗弟子過來挑選助手,如果你們有人幸運地被選上,你們將會有機會接觸真正的煉器。」童濟華臉色嚴肅,「成為內宗弟子的助手,幫助他們分解碎裂靈材,輔助他們煉器,對你們的成長會有很大的幫助,希望你們都有好運氣……」

    「童老,蓮柔小姐送來的手信。」這時候一個外宗弟子遞來一個小紙條。

    童濟華看了一眼,忽然神情怪異的笑了起來,然後說道:「已經有幸運兒產生了。九十七號以淵!兩百三十號秦冰!恭喜你們被率先選中,我看好你們,嘿,我相信你們以後的生活一定會多姿多彩。」

    直到這時候,秦烈才終於明白了唐思琪在他身旁轉悠的目的,聽到自己被提前選中了,他不但一點高興不起來,還生出了不妙感,「糟糕……」

    以淵倒是興高采烈,臉上洋溢著欣然笑容,渾然不知他將會面臨什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