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三十章 摟著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三十章 摟著罵……字體大小: A+
     

    「唐師姐!」

    「唐師姐!」

    站在周端的器具宗外宗弟子,也齊聲叫喊起來,都驚慌沖了過來。

    童濟華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厲聲喝道:「笨蛋,去打一桶水過來!」

    梁少揚、歐陽菁菁、以淵等一眾煉器者,也被嘈雜聲吸引,都從前方回頭看來。

    唐思琪美艷的臉上,此時再也沒有了嫵媚笑容,只有驚慌失措,她玉手拍打著腰肢,眼神驚懼,連聲嬌呼:「著火了!」

    一溜火光在她小腹和腰肢端燃起,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火辣辣的疼,薄薄的袍子禁不住火焰的焚燒,火勢兇猛。

    她所穿的煉器師長袍是特別定製的,外面松垮,內部套著貼身紗裙,能勾勒出曲線。

    如今這袍子外層著火,內層的紗裙也一下子露了出來,火勢一出,她腰部全都點著了。

    唐思琪為器具宗的天才煉器師,修鍊火屬性靈訣,靈力運轉之間,周邊的火靈力會滋生,只會助燃火焰,絕對沒辦法熄滅火光。

    對這一點她心知肚明,所以一點都不敢運轉靈力,只希望那些外宗弟子快點打水過來。

    前來參加器具宗考核者,大多數修鍊的也都是火屬性靈訣,也沒有什麼人能夠幫助她熄火。

    濺射到她身上的火星子,乃是從炎陽玉炸出的精芒,沾上身後還真不太容易滅掉。

    唐思琪先前還在一個個熔爐旁邊徘徊,逗弄著那些參與者。身上衣袍早被烘烤的易燃至極,腰上衣衫一著火,火勢馬上就變得有些無法控制了……

    炙熱火烤下,唐思琪腹部疼痛異常,眼睜睜看著火勢蔓延,要往腰上和腰下燒去。

    她只能拍打著腰上著火的衣衫,大聲嚷嚷著,要器具宗弟子將水弄來。

    她心急如火,早沒有先前的從容。一邊狼狽的又蹦又跳,一邊大罵秦烈著卑鄙無恥。

    ——她自然已經知道火光來自於秦烈的熔爐。

    這時候,秦烈也回過頭來,森冷的臉上也顯出驚詫,趕緊也伸出手,要去拍打唐思琪腹部擴散的火苗。

    他濺射出火光。只是要逼唐思琪離開,不想她繼續在這邊搗亂,並不是真想傷她。

    然而,他並沒有料到唐思琪一門心思在想著如何逗弄他,根本就沒有第一時間發現火光的濺射……這才造成現在的難堪局面。

    「你給我滾開!」見秦烈抬手,唐思琪連聲尖叫。美艷的臉上滿溢怒色。

    「你胸前和下身的衣衫,就快要燒著了……」秦烈冷聲提醒一句。

    唐思琪低頭一看。又大聲叫嚷起來,眼見打水的人還沒過來,她明眸一紅,嬌喝道:「老娘和你拼了!」

    她霍然朝秦烈衝來。

    一股冰寒的氣息,如嚴冬霜雪,從秦烈身上擴散開來。

    出奇地,一接近秦烈。她立即發現燃燒的火苗火勢倏然一收,有要熄滅的趨勢。

    秦烈身上那冷冽冰寒的氣息。竟能熄滅火焰!

    這時候,她腰上肌膚被火燒的快要讓她疼出眼淚了,等小腹衣衫燃盡,她胸前和下身衣衫若是也被點燃……她豈不是春光全部外泄?

    如今院子內有一百多號人看著她,要是衣裙都被燒了,她以後怎麼見人?

    「我,我不會放過你的!」唐思琪尖叫一聲,腰肢火焰燃燒著,竟一頭撲入秦烈懷中,面對面將秦烈緊緊擁住。

    周邊觀望者集體石化。

    「這……」童濟華也是目顯詫異,臉上浮現出極為古怪的神色,心裏面想道:不放過他的方法是不是太火辣了一點?

    「呃……」秦烈也呆住了。

    一具豐腴惹火的酮體,當著一百多人的面,忽然湧入他懷中,並且將他緊緊抱住。

    秦烈感受著那誘惑身子驚人的熱量和彈性,還有……一股焦糊味,他也懵了,站在那兒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

    「嗤嗤嗤!」

    唐思琪一摟緊秦烈,立即看到燃火的衣衫冒出濃煙,火苗被寒氣衝擊后,在迅速熄滅。

    她馬上知道她做對了,從秦烈身上釋放出來的冰寒之氣,在她緊密貼近后,能讓她燃著的衣衫火苗都給澆滅!

    她愈發摟緊秦烈,以秦烈身上徹骨的寒氣,來消減腹部的灼熱刺痛。

    「兩百三十號,我不會放過你的!」她瞄了一眼桌面上的號碼,貝齒咬的嘎嘣直響,美眸蘊著濃濃恨意,「你給我等著,兩百三十號,我一定要讓你知道得罪老娘的下場!」她摟著秦烈大聲威脅。

    「水來了!水來了!」

    三名器具宗外宗弟子,提著水桶奔了過來,也不看清楚局勢,舀起一瓢水就潑了過來。

    「嘩嘩嘩!」

    三瓢水潑來,唐思琪和秦烈都被澆成落湯雞,衣衫瞬間濕透。

    「唐師姐,你,你這是幹什麼?」一人水潑出去后,才看明狀況,驚異道:「你那麼緊的抱著他幹什麼?」

    唐思琪恨不得找個地縫一頭鑽進去,她眼睛幾欲噴出火來,大聲嬌罵道:「你們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去!」

    罵完之後,她才發現她薄袍濕透,濕衣緊貼著身子,將她凹凸有致身材都給呈現出來。

    更讓她羞愧欲絕的是——她這時候還緊抱著秦烈,高聳雙峰還貼著秦烈胸口,腹部也貼著秦烈的腹部……

    一聲嚇人的驚叫后,唐思琪如被電擊的野貓般,一下子就逃的沒有了蹤跡。

    秦烈臉色冷漠,渾身衣服也濕透了,就連身後小熔爐的火光也如風中殘燭,隨時都可能熄滅。

    他皺著眉頭站在原地。看著唐思琪消失的方向,目顯一絲奇異光芒。

    「這女人雖然神神叨叨,腦子好像不太正常的樣子,不過……倒有真材實料。」回想剛剛唐思琪身子緊貼他時的美妙感受,他暗自評價了一句,然後看向童濟華,攤手道:「我要換件衣服,也要加一點火晶石,是你們的人弄濕了我。」

    童濟華臉皮子抽搐了一下。揮揮手,喚過身邊一人,道:「帶他處理一下。」

    「你燒傷了唐師姐,竟然還敢啰嗦,你***不想活了?」那名器具宗的弟子,一臉狠色。衝過來似乎就想動手。

    秦烈臉色一寒,「是她搗亂在先!」

    「劉克!」童濟華厲聲呵斥,冷聲道:「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

    那名弟子立即閉嘴,雖恨恨然瞪著秦烈,但卻不敢再有動作,怒氣沖沖帶著秦烈去了旁邊一處廂房。讓秦烈先換身衣服。

    眾多器具宗的外宗弟子,一直都紅著眼睛看向秦烈。似乎都恨不得衝上來幫唐思琪將秦烈給直接殺了。

    那些參加考核者,則是神色古怪,對秦烈羨慕不已,心中嘖嘖稱奇。

    「這麼美艷的女人主動投懷送抱,不管是不是出於本意,只要能摟著她一會兒,這輩子也都值了!」

    就連那梁少揚。望向秦烈的目光,也都是充滿了嫉妒。

    「你別以為你能安然無事。得罪了唐師姐,你就算是進入了器具宗,也休想有一天安生日子過!」那個名叫劉克的器具宗弟子,將秦烈帶入廂房后,冷著臉,怒聲道:「勸你最好早點滾出器具宗,也遠遠滾出器具城,不然有你好看的!」

    「不勞你費心。」秦烈神色漠然,根本不搭理他的威脅,自顧自的換著衣服。

    在這個院子的後方,器具宗外宗的宗門深處,一片竹林內,坐落著幾個雅緻的小樓。

    此刻,唐思琪就在其中一棟小樓中,她已換了一件玫紅色裙裝,她將裙裝腹部的衣衫撩了起來,正咬著牙在灼傷的肌膚上塗抹著綠色藥膏,一邊抹著,一邊咬牙切齒大罵:「兩百三十號,兩百三十號,要是讓你以後的日子過好了,老娘就不叫唐思琪!」

    「思琪,你什麼到的?」一個清柔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來,然後蓮柔直接闖了進來。

    蓮柔也是器具宗內宗弟子,還是唐思琪的閨蜜,她的相貌和唐思琪相比,明顯要顯得平凡普通很多,看起來就是一個鄰家女孩,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美貌,只有清清淡淡的氣質頗為獨特。

    也是如此,和唐思琪在一起時,她永遠都只是陪襯,是襯托唐思琪這朵嬌花的綠葉。

    「柔姐!我,我吃大虧了!」唐思琪痛呼著,一邊抹著藥膏,一邊痛罵著秦烈,「在前面的院子內,我被一個卑鄙無恥的混蛋暗算了,我差點被他給燒死了!那混蛋是二百三十號,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只知道這個牌號。我,我現在沒臉回去了,你去告訴童叔一聲,讓他把那混蛋給我定下來,老娘要好好陪他玩玩!」

    蓮柔黛眉一皺,看了下唐思琪的腹部,嚴肅道:「燒的不輕呢,嗯,沒死就好,活該!」

    話罷,她沒有能忍住,忽然「噗哧」一聲嬌笑起來,咯咯道:「我用腳指頭都能想出來,你先前在那邊做了些什麼事情?又和以前一樣,趁著人家煉器的時候去撩撥人了吧?呵呵,沒想到這次碰到個狠的,非但無視了你的魅力,竟然還能鐵石心腸的辣手摧花,我都有些佩服這個傢伙了。」

    此言一出,唐思琪臉都綠了,「臭蓮子,你就是這麼安慰好姐妹的?」

    「開個玩笑,嘻嘻,開個玩笑。」蓮柔輕笑著,「好吧,我這就去前院,會一會這個敢對我們器具宗這顆最美明珠辣手摧花的好漢。」

    一路咯咯笑著,也不顧唐思琪鐵青著臉,蓮柔揚長而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