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考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考核字體大小: A+
     

    冷漠青年正是秦烈。

    李牧和岩冰雪狼王離開后,他孤身一人在那小宅子住了下來,開始藉助於寒冰之眼進出極寒山脈地底的岩冰之地。

    在其中,他觀想鎮魂珠內的那一幅冰晶天地的畫,以靈魂感知內部的冰凍之意。

    每當他體悟冰晶畫卷時,在那岩冰之地內,周邊森冷嚴寒的天地靈氣都會匯聚向他。

    如今,他體內另外一個冰球形狀的元府,也漸漸寒氣濃烈,就要充盈滿冰寒之力。

    就連他的身體,四肢百骸內也有著幽寒氣息繚繞不散,令他氣質陡然一變,給人一種冰寒冷厲的感覺。

    因為還沒有真正悟透那一幅寒冰之意衍變而成的畫卷奇妙,所以他至今還無法運用冰球元府內的寒冰之力,也就不能將散逸在骨骸筋脈的寒氣收斂,這讓他難以控制自己的氣質和身體狀態。

    然而,由於全身都有寒氣涌動,他舉手投足間還是會寒氣流溢。

    這讓他與人對敵時,就算是最普通的招式,也會帶上充斥體內的寒氣,使得他的攻擊附有霜凍的效果。

    森羅殿的田建豪,就是被他最簡單的招式攻擊,給弄的通體冰寒,這才心存忌憚。

    或許是因為最近時常體悟寒冰之意的玄妙,他氣質和性格都漸漸受到影響,一顆心也變得慢慢冷冽起來……

    「吱呀!」

    器具宗的宗門敞開,童濟華帶著六名器具宗的弟子。從門內走出,來到報名點。

    他掃視了一眼廣場內的青年,驚訝道:「這次人數倒是不少,不知道最終能有多少人通過考核。」

    童濟華是外宗長老,專門負責一年一度的新弟子招收,他見慣了人頭攢攢的場面,也知道真正的煉器師對這些青年有著何等吸引力。

    然而,即便是外宗弟子的招收,也向來嚴苛艱難。

    往往幾十個報名者。都只有一兩個能通過考核,其餘人都會被淘汰掉。

    就算是那些通過考核者,如果在一段時間內,沒有能夠展現出煉器師的潛質來,也會被直接遣散掉。

    每一年,都會有數百名來自於各方勢力的青年男女。前來器具宗報名,但最終通過考核者大多只有二三十人。

    這二三十人,經過幾個月的觀察,又會被淘汰大半,最後能真正成為外宗弟子者,往往不會超過十人。

    剩下的幾人。能有一兩個天賦極佳者被看中,成為內宗弟子也就不錯了。

    也是如此。器具宗外宗年年招收新弟子,但年年人手都空缺。

    「規矩大家應該也都清楚,我就不詳述了,為了防止有人無聊搗亂,所有報名者都需要繳納一塊玄級一品靈石,不論能不能通過考核,這塊繳納的靈石都是不退還的。嗯。沒問題的話,就從隊伍前方開始報名。第一個!」

    「梁少揚!」

    「第二個!」

    「歐陽菁菁!」

    「……」

    童濟華坐在門前,問過姓名,接過一塊玄級一品靈石后,就放一人進入宗門。

    他並不問來人的身份境界,也不問來歷和出處,似乎並不關心這些。

    排的長長的隊伍,隨著童濟華的吆喝聲,慢慢的縮短,小半個時辰后,終於輪到秦烈。

    「姓名!」

    「秦冰!」

    秦烈報出早就準備好的化名,然後將一塊玄級一品靈石遞上。

    童濟華摸了一把,隨手丟入身後簍子內。

    他記下了名字,丟給秦烈一個有著號碼的石牌,就沒有再多問一句,點頭示意秦烈直接進去。

    「兩百三十號。」秦烈看了一眼,抬腳踏入器具宗的外宗宗門。

    「這邊。」一個寬闊的大院子中,幾名器具宗武者負責接引,將秦烈帶入旁邊一間屋子,安排他坐在一張桌子上,給出紙和筆。

    秦烈也不講話,坐下來看了一下紙卷,發現上面都是關於各類靈材特點的問題。

    炎陽玉和什麼靈材結合,能將玉石內的火熱之力快速揮發?乾雲晶的主要特點?龍骨玉的三種妙用……

    都是諸如此類的問題。

    秦烈跟隨姚泰大半年,認真研讀過姚泰的煉器手札,對這些基礎材料的認識瞭然於胸。

    他奮筆疾書,幾乎沒有凝滯,很快將上面關於各種靈材的問題解答,檢查一遍后,就喚過旁邊器具閣的看守者,將紙卷上交。

    「你的速度倒是挺快。」那名年青的器具宗弟子點了點頭,指向另外一間屋子,道:「去那邊等消息就行了。」

    秦烈神色漠然,一言不發前往另外一間大屋,倏一進去,就發現幾道目光投射過來。

    梁少揚、歐陽菁菁和以淵三人,竟然也在其中,他們都坐在長長的凳子上。

    那梁少揚和歐陽菁菁看了秦烈一眼,就收回目光,冷冷淡淡。

    只有紫霧海的以淵,不但沖著秦烈微微一笑,還主動側了側身子,將身邊的空位騰開了一些。

    秦烈漠然點頭,也沒有客氣,就在以淵身邊坐下,順便觀察了一下屋內局勢。

    除了梁少揚、歐陽菁菁和以淵外,屋內還有七人,身上的衣服都頗為華貴不凡,一看都是出身不凡。

    那七人分處各方,有的相互熟識,彼此間低聲交談,也有的人低著頭沉默不作聲。

    「我來自於紫霧海,叫以淵,朋友你從什麼地方過來的?」以淵扭頭,看著秦烈微笑。

    「秦冰,過來的是小地方,不值一提。」秦烈語氣冷漠。

    以淵笑容溫和,「不管來自於何處。只要能成為器具宗內宗弟子,未來都會有著廣闊天地。」

    秦烈皺眉,並沒有答話。

    很快,陸續有人進來,每一個進來者,都會掃視一眼,看到空位就坐。

    然而,有三個人身邊明明有著空位,後來者也不敢過來去坐。這三人是梁少揚、歐陽菁菁和秦烈……

    直到後來屋內人滿為患了,梁少揚、歐陽菁菁和秦烈旁邊還有位置,但後來者寧願站著,也不敢插入其中。

    兩個時辰后,時至中午。

    院子內忽然傳來童濟華的聲音:「下面被報到牌號的人,進行第二輪的考核。沒有報到者,請自行離去,一號,二號,九號,十七號……」

    梁少揚、歐陽菁菁和屋內被率先報到名字者。傲然站立起來,尾隨門前一人。朝著後面的一個院子而去。

    「九十七號。」

    以淵從秦烈身旁站起,彬彬有禮地笑了笑,「我先過去了。」

    童濟華繼續報號。

    「兩百三十號。」

    秦烈隨聲起身。

    第二個院子內,擺放著一個個小熔爐,下面鋪著最低級的火晶石,旁邊的桌子上還有幾種低等級的靈材。

    秦烈拿著石牌,被領到一個小熔爐旁邊。然後發現梁少揚、歐陽菁菁、以淵都在前方不遠處站著,都在默然等候著什麼。

    十來名器具宗的外宗弟子。分散在院子邊沿,神色嚴肅看向院內眾人。

    被報到牌號者,一個接著一個過來,被安排到不同的位置,都在噤聲等候。

    等童濟華停下聲音,他也走了過來,然後通往上一個院子的門被無情關閉,沒有被報到牌號者則是直接淘汰,不夠資格進行這一輪的考核。

    這次一共有四百多人報名,第一輪考核過後,如今只剩下一百來人夠資格進來,有四分之三的人被先行淘汰掉。

    「東西都準備好了,讓你們做什麼大家應該也有數了,不錯,就是煉一個器物出來。金木水火土五行,金器最為好煉,金屬的熔煉融合也最簡單。你們就用那些靈材自行發揮,隨便你們融成什麼器物,刀叉,劍,錘,什麼都可以,只要能成器即可!」

    童濟華來到眾人中央,揚聲喝道:「現在就開始!」

    梁少揚、以淵、歐陽菁菁三人幾乎瞬間行動,都率先點燃了火晶石,先將熔爐焚燒起來。

    其餘人微愣后,也都紛紛動手,全部都是先點火晶石。

    秦烈夾雜在人群之中,並沒有急著燃火,而是先將一件件靈材過過手。

    「流沙金,藍光銅,水銀……」

    心底默念著,他腦海中率先浮現寂滅玄雷的熔煉過程,這是他唯一煉成過的器物。

    器具宗給出的靈材,自然不是專門煉寂滅玄雷的,但金屬性的靈材很容易熔煉,要煉成各種器物形狀都不會困難。

    沉吟了一下,秦烈不敢冒失,決定就煉成寂滅玄雷的形狀,免得失手了錯失機會。

    他在腦中將煉製寂滅玄雷的幾個關鍵點想清楚,然後才點燃火晶石,冷漠的臉上神情漸漸肅然凝重起來。

    童濟華在人群中晃悠著,觀察著這次的考核者,重點看向梁少揚、歐陽菁菁和以淵三人,走動的步伐也往往不會離他們三人太遠。

    這三人不但在眾多考核者中武道境界最高,而且來頭都不小,在各自的勢力中,也應該認真學習過煉器方面的知識。

    所以他們不論經驗和手法都比較老道,各方面都可圈可點,令童濟華暗暗點頭。

    他肯定這三人必能順利通過考核,也會是這次的尖子,甚至有機會在將來踏入內宗。

    對有可能成為內宗弟子者,童濟華自然會多關注一些,要提前做好準備……

    「唐師姐!」

    「唐師姐,你怎麼過來了?」

    「唐師姐!」

    一道火紅色身影,忽然翩然而至,如一團炙烈火焰出現在院子內。

    這是一名二十來歲的美麗女子,她身上那寬鬆的煉器師長袍,絲毫不能遮掩她凹凸有致的誘人身姿,那豐挺的雙峰、水蛇般的腰肢、微翹的臀部所形成的驚心動魄曲線,彷彿能讓任何男人迷醉其中。

    她一現身院內,所有器具宗的弟子都眼顯炙熱,一個個腆著臉打招呼。

    就連許多正專心煉器的考核者,也都心猿意馬,注意力忽然分散,煉器中還時不時瞄上她一眼,目光追尋著她的身影……

    「思琪,你今天怎麼就過來了?」童濟華笑容燦爛,伸手招呼道:「過來也好,一會兒幫我看看,這次有幾個小子很不錯,你可以先心中有個數,過幾天也好直接要人……」

    「童叔叔,我提前來就是要先挑人的,前幾次的幾個好苗子都被師兄們搶走了,這次我可要看緊了,不能再吃虧了。」唐思琪美眸熠熠,嫣紅的臉蛋一笑起來,就有一種淡淡的魅意滋生,很是讓人心動。

    「哈哈,誰讓你前幾次擺架子呢?」童濟華大笑,「你以為次次都沒好苗子,沒當一回事,結果真有幾個出眾的,幫你師兄將基礎靈材分解熔煉的妥妥噹噹,省了他們多少事?」

    「還不是因為更前面的幾次全是歪瓜裂棗?一個能用的都沒有,害得我對新來的死心了,所以才沒有在意。」唐思琪接話。

    「那你這次可要看好了。」童濟華笑道。

    唐思琪含笑點頭,如一團火焰在院子內走動開來,在一個個考核者身旁轉悠,去看他們熔器的過程。

    每一個動手者,一旦被她靠近,都會嗅到一股醉人香味,旋即便是心神一亂,手法都不麻利了。

    這時候,唐思琪往往都會失望搖頭,馬上毫不留戀地轉身離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