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寒冰之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寒冰之意字體大小: A+
     

    森冷寒氣瀰漫過來,如一條條冰蛇纏繞全身,秦烈體表迅速結成冰凍。

    「喀喀!」

    他身體傳來異響,厚厚冰晶凝成,覆蓋在他身上。

    數十秒后,他成了一具被封印的冰雕,困在冰岩內部,連根指頭也活動不了。

    他只剩下靈魂還能感受徹骨的寒意,身體漸漸麻木,似乎已經沒了知覺,再也感受不到周邊的狀況。

    「寒冰之意……」

    秦烈處在冰晶中,靈魂飄忽著,念頭像是也要僵硬停滯。

    寒氣,一點點滲透過來,要侵蝕他的靈魂腦海,要將他靈魂都給凍結!

    這時候,那頭化身大狼狗的岩冰雪狼王,狼眼中顯出疑問的光芒,好似在問李牧這樣行不行。

    李牧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行不行。一掌封印天地,將百獸冰凍的那人,刻意留下了寒冰之意,說不定也有想人以此找到突破口,進而感受到他靈訣奧妙的念頭。我可以肯定,如果秦烈能體悟到這裡寒冰之意的玄奇,必然能初入門檻,修成這種寒冰靈訣。」

    他搖了搖頭,遺憾道:「你是雪狼,你是冰霜雪地之精靈,你靈魂烙印內就有修鍊的法門,雖然能藉助此地修鍊進階,但卻永遠無法領悟這裡的寒冰之意,不能修鍊那人的靈訣玄妙。」

    「而我……如果當年能深入此地,一定也會全情投入,會耗費所有精力體悟這裡的寒冰之意。感受那霸道的靈訣。」李牧嘆息一聲,「可惜我過了那個年齡了,一身靈訣奧技都已成熟,很難再去接受一種全新的靈訣。」

    這般說著,他又看了一會兒秦烈,然後說道:「他死不了的,我們先出去,三個月後再回來接他。」

    岩冰雪狼王點了點頭。

    兩團冰光分別將它和李牧裹住,冰光陡然變得璀璨耀目。在強光中,兩人身影消失。

    ……

    陰煞谷。

    凌語詩薄紗濕透,曼妙身姿浸泡在水潭中,用心運轉靈訣。

    一個個亮白水珠凝結,如水晶圍著她旋轉,緩緩聚集周邊水汽。使得凌語詩俏臉水瑩透亮,身上自有一股脫俗不凡的韻味。

    一道火紅身影,如紅霞般飛掠而來,就在凌語詩身旁水潭落定。

    「姐姐!」凌萱萱滿臉淚痕,眼睛都哭紅腫了,「陸師姐回來了。她,她帶回了家裡的消息……」

    「萱萱。怎麼一回事?」凌語詩臉色一變。

    「爹爹死了!」凌萱萱失聲痛泣。

    凌語詩身軀一顫,那一滴滴水晶般的大水珠,突然全部爆碎。

    「三叔就在谷外。」凌萱萱道。

    凌語詩立即上岸,迅速換了一件衣衫,和她一起來到谷外的山林,一眼看到了凌家族人風塵僕僕而來。

    「三叔!凌峰!」凌語詩上前,眼光淚光閃閃。嬌喝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陸璃神情淡漠,在隊伍前方站著。眼看凌語詩、凌萱萱姐妹哭著出來,她微微皺眉,「那個杜海天害死了你爹。」

    隔了兩年,凌承志一見到兩姐妹,也是老眼含淚,紅著眼睛將事情經過道明。

    「柳雲濤、杜海天、魏興讓大哥他們去那山谷,事先也沒有說明情況,結果碰到數不盡的靈獸,大哥他們……全部被害死了。」

    「柳雲濤坐上了閣主之位,杜海天成了副閣主,被森羅殿的元天涯大為賞識。」

    「我們凌家無能為力,也聯繫不上你們,連閣主屠漠都被迫讓位,誰也沒能為凌家做主。」

    「只有秦烈!」

    「他烈當街挑戰杜海天,斬頭!殺杜嬌蘭母子!殺杜恆!他一路殺了下去!」

    「……」

    凌承志紅著眼,將發生的事情仔細道明。

    「秦烈!」凌家兩姐妹嬌軀震動,齊聲道:「他人呢?」

    「誰也不知道。」陸璃插話,停頓了一下,她冷冽的臉上露出一個奇異的表情,點了點頭,說道:「師妹看中的這個傢伙……還算是不錯。」

    「師姐,我要出谷一趟!」凌語詩低頭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道:「趁著師傅現今不在谷內,我要出去一趟,請師姐成全!」

    「你出去幹嗎?」陸璃皺眉,「杜海天全家都死了,凌家的仇也算是報了,秦烈也被那店鋪主人帶走,根本不知道去了何處,你這時候出谷有什麼用?」

    「請師姐成全!」凌語詩並不解釋,只是繼續堅持。

    「你別求我,我不會答應你。」陸璃神色冰冷,「但你如果半夜三更偷偷溜出去,我也不可能天天提防,你好自為之……」

    凌語詩明眸一亮。

    當天晚上,她將凌承志、凌峰一行凌家族人安頓下來,又詢問了凌承志一番細節,然後就從陰煞谷失蹤了。

    ……

    冰晶天地中。

    秦烈化為一具冰雕,站在一座冰川之巔,身上沒有一絲生命氣息,只有極淡極淡的靈魂波動。

    一絲絲冰寒之氣,從冰晶中散逸出來,滲透在他骨骸筋脈中,讓他骨子裡都冒著寒意。

    他丹田靈海彷彿也被冰凍,沒有一絲靈力可以運轉,就連元府的雷電之力,也一併被凍結。

    除了思緒還在,除了靈魂還能動,他如今什麼也做不了。

    「寒冰之意,寒冰之意,寒冰之意……」

    他腦海中反覆回蕩著這四個字,以靈魂意識觸感酷厲寒意,只覺得靈魂都在哆嗦。

    一旦用神感知寒意,他的思緒就會漸漸凝滯,被冰凍般越來越不順暢。

    這裡的寒意,似乎連思想都能冰凍。所有的有形的無形的存在,都無法逃脫寒氣滲透!

    他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外界的變化,只是保持著這麼一個狀態,以靈魂默默體悟冰寒氣息的存在,感受著這冰天雪地的酷厲森冷。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他依舊一無所獲,無法摸索到寒冰之意的關鍵。

    他身體上早沒了知覺,只有靈魂意識飄忽著。才能知道他處在何等冰冷之地。

    一絲一縷的寒氣,如充斥在冰晶天地的線,無處不在,億萬萬之多,每一縷寒氣都冷入骨髓,並且都如游魚般在活動著……

    在每一塊冰晶中。每一塊冰岩內,每一塊冰地上,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遊動!

    寒氣是活的……

    它像是一個獨特的生命,一種特殊的物種,它存活在這片天地,依託這片天地而生。

    「靈力……化神?」

    一道靈光釋放。靈光接觸天地,被賦予生命意識。短時間化為新的物種,這是靈力化神,是傳說中的神技,也是神跡……

    寒冰之意,是活動著的寒氣,如擁有著生命,這是……靈力化神么?

    在極寒氣息下。秦烈思緒有點慢,想一個問題都很是費勁。他用力去想,想其中關鍵。

    活動的寒氣,如無處不在億萬萬之多的線,充斥在整個天地,每一個角落,線……靈線!

    一道靈光陡然在腦海乍現,秦烈突然捕捉到其中關鍵,靈魂意識立即擴散。

    他去感知那一絲一縷的寒氣,去看一縷縷寒氣之間的距離,寒氣的細微波動,相互間的微妙反應……

    他將充斥在天地間的一縷縷寒氣,當成靈陣圖的靈線來對待,以領悟靈陣圖的方式,來感受其間奧妙!

    「萬物皆圖,大地脈絡,人體筋脈,星辰流動,天地演變,都是靈陣圖!」他忽然想起秦山的教導。

    他靈魂寧靜下來,以當初揣摩靈陣圖的方式,來感知這裡無處不在的一縷縷寒氣,把握每一縷每一絲寒氣的流向,把握它們細微的波動。

    他全情投入。

    他漸漸忘了自己,奇妙的進入無法無念境界,全身心感知著周邊寒氣變化。

    一縷縷一絲絲的寒氣,如天地間最繁瑣神秘的靈陣圖,縱橫交織在這片天地中,在他身邊每一個角落。

    然後,開始慢慢纏繞向他的身體!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感覺到了寒冷,身體上的寒冷!

    然後他忽然發現,在他凝固的丹田靈海之中,一個新的元府悄然形成!

    這元府如一個巨大的晶瑩冰球,冰球慢慢滾動著,被一縷縷一絲絲寒意徹骨的線纏繞著,慢慢變得堅固厚實。

    那些寒氣,不知從何而來,奇妙滲透他丹田靈海,在其中凝成新的元府。

    他茫然看著靈海內的變動,處在無法無念狀態的他,如一個局外人,心中不起一絲波瀾。

    他繼續以心神靈魂感知外界寒氣的流動變化。

    更多的寒氣滲透進來,一一匯入那冰球之上,讓冰球慢慢變大,令冰球內部逐漸充實。

    這冰晶天地,因為他對一縷縷寒氣的體悟凝結,似乎漸漸少了靈氣,如失去了靈魂……

    時間繼續在無聲無息中流逝著。

    漸漸地,他靈海的冰球變得完整厚實,內部充盈著森冽寒流,然而依舊有寒氣繼續滲透進來!

    然後,他的第三個元府又開始凝結……

    三個月後。

    李牧和岩冰雪狼王重新出現在這片冰晶世界,他一過來,便神情一動,驚呼道:「寒冰之意快要完全消失了!」

    岩冰雪狼王的眼睛中,也出現驚駭之色,彷彿一時不能接受。

    「難道是秦烈所為?」連李牧都有點不敢置信,「領悟寒冰之意是一回事,直接吸收,那可是另外一回事!」

    他和岩冰雪狼王迅速掠向秦烈的位置。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ps:第二更了,求大家的推薦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