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後果自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後果自負字體大小: A+
     

    元天涯本不欲搭理這等小事,他沒有將杜海天的死放在心上,自然更加不會把秦烈放在眼裡。

    然而李記商鋪突現異常,冰封三十米的霜凍,倒是真正讓他上心了。

    他站到冰塊厚厚覆蓋著的街道上,望著面前的李記商鋪,問道:「閣下何人?」

    謝靜璇、陸璃、屠漠、潘珏銘一眾大大小小的人物,分散在李記商鋪外沿,也都凝神看向商鋪,神情關注。

    所有人都想知道這個答案。

    鋪子里,李牧悠然躺在搖椅中,自在地慢慢搖晃著,無視環伺周邊的星雲閣武者。

    那條通體雪白的大狼狗靜靜蹲在他身旁,同樣眼睛淡漠,似乎根本沒有將外面的威脅放在心上。

    秦烈則是被放在桌面上,身上滿是濃烈的酒味,鼻息漸漸均勻。

    「請問閣下究竟是何人?」外面,元天涯皺眉,又一次沉聲詢問。

    「你管我是誰。」李牧不耐地回應了一句。

    這句話落下,那緊閉的店鋪之門忽然敞開,將他的身影顯現出來。

    眾人眼瞳都是緊鎖,一束束目光齊齊投射過來,有的人更是高高仰著頭,焦急去看李牧,想知道李牧到底長成什麼樣子。

    這裡的很多人都經常出沒靈材商街,也有不少人曾路過李記商鋪,但真正走進鋪子的並沒有幾個。

    所以也就沒有多少人真正見過李牧。

    「秦烈不按星雲閣的規矩行事,在挑戰中斬殺了杜海天。被星雲閣擒拿期間,又前往杜家莊園行兇,將杜嬌蘭、杜飛母子襲殺,旋即返身長街射死杜恆,這殘暴行徑已經大大超出星雲閣的容忍極限!」

    柳雲濤上前一步,陰沉著臉,喝道:「逃竄期間,殺方統,殺裴安。殺了數十名星雲閣的人,他理當按照星雲閣的刑法被當場誅殺!」

    「什麼?杜嬌蘭、杜飛、杜恆也被擊殺?」很多人驚叫起來。

    前來此地者,很多並不知道後半夜發生的事情,一聽說秦烈斬了杜海天的頭以後,不但沒有立即逃走,竟然又去杜家將杜嬌蘭、杜飛格殺。最後還重返行兇地,把最後一個杜恆給射死……

    如此殘暴瘋狂的殺戮,讓所有初聞此事者驚駭欲絕,簡直不敢相信名聲不顯的秦烈,竟然有如此暴戾的一面。

    「殺了就殺了,你想依照星雲閣的規矩行刑。那不妨進來試試。」李牧眯著眼,相隔三十米瞥了一眼柳雲濤。微笑道:「我就在這裡,誰想要到我店裡行兇,後果自負。」

    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在商鋪門敞開后,就沒有繼續講話。

    他只是深深看向李牧,凝神觀測起李牧的一舉一動,還悄悄釋放出精神意識。想要感知李牧的真實境界。

    然而,他精神意識蔓延過來。卻感覺如處在浩浩冥冥的雲端,感知力如被濃霧阻礙,硬是無法滲透到李牧周邊區域。

    自然也就不能確定李牧的修為。

    所以元天涯繼續沉默,不敢輕舉妄動,而是示意了柳雲濤一下,讓他派人試探一下李牧的深淺,由他再進一步的查探,然後決定下一步該如何行事。

    「葉長老!」柳雲濤沉喝,回頭去找葉陽秋。

    葉陽秋和高宇一眾刑堂的人,也在人群之中,這時候高宇陰沉著臉,正低頭向葉陽秋說些什麼。

    葉陽秋頻頻點頭,眉頭深鎖著,似乎正在頭疼中。

    聽聞柳雲濤的喝聲,葉陽秋硬著頭皮出來,他看了一眼那幾具凍成冰雕的屍身,微微躬身道:「刑堂葉陽秋在此。」

    「依照星雲閣的刑法,秦烈該當何罪?」柳雲濤冷聲道。

    「罪該萬死。」葉陽秋回應。

    「那刑堂為何還不行動?」柳雲濤瞪眼。

    「刑堂不想全軍覆滅。」葉陽秋沉吟了一下,臉色漸漸陰冷下來,「如果閣主執意讓刑堂去白白送死,葉某當會帶領刑堂兒郎脫離星雲閣!」

    此言一出,場內一片喧嘩聲。

    誰都沒有料到葉陽秋會當面違命,以脫離星雲閣為代價,來抵抗進入商鋪的行動。

    潘珏銘陰陽怪氣的聲音,這時候悠悠傳來,「葉長老,星雲閣如果呆不下去,你可以來器具宗,我可以代為引見。」他又看向韓慶瑞、康輝兩人,笑道:「韓長老和康副閣主也可前來,器具宗一直廣納人才,正缺少你們這樣的人物。」

    「潘先生,你當著我的面挖人,不太好吧?」元天涯皺眉。

    在褚衍身死後,星雲閣勢力減弱,如今杜海天也被擊殺,如果康輝、韓慶瑞、葉陽秋也全部脫離星雲閣,那星雲閣實力將又連番暴跌,可能都不配繼續成為青石級的勢力,這對元天涯來說也不是好事。

    「我器具閣在靈材商街,你讓人在這裡動手,也不太好吧?」潘珏銘哼了一聲。

    「這件事我會向你們交代清楚。」元天涯似乎也頗為顧忌器具閣背後的器具宗,「以後冰岩城不會再有爭鬥,靈材商街的生意會更加好做,街上定然不會再起爭端,我也可以保證器具閣的安全。」

    這邊交涉時,李牧忽然從搖椅內起身,讓外圍眾人神色一緊。

    「別緊張,我只是起來弄點東西吃。」李牧神態隨意,徑直往後院行去,聲音不急不緩傳出:「只要不進入我的店鋪,我才懶得去管你們的破事……」他真就去後院廚房張羅去了,將一眾圍觀者愣在那兒。

    「大殿主?」柳雲濤騎虎難下,也吃不準李牧深淺,只能再次請示。

    元天涯回頭看了一眼身後。

    他身後一名黑鐵重甲的統領,突然伸手點向一名戰將。「虎齒,你過去看看!」那是一名萬象境初期的武者。

    「領命!」一身獸皮甲衣的戰將,身高近兩米,面容粗獷。

    他以虎紋形狀的靈波光罩裹住全身,一腳踏上了堅冰覆蓋的石地,朝著李記商鋪步步而來。

    「二十米!」

    「十米!」

    「八米!」

    不斷有人低呼,準確道明了他和商鋪的距離,所有人視線都集中在這個名為虎齒的森羅殿戰將身上。

    一股森白寒霜,陡然從他腳下岩冰內瀰漫而出。瞬間將虎齒淹沒。

    「喀喀喀!」

    虎齒身上虎紋形態的靈光罩子,如雞蛋殼碎裂,絲絲縷縷的霜白寒氣從裂縫滲透進來。

    一層薄冰先從虎齒胸口部分形成,旋即迅速蔓延,更多的冰層在他雙腿、臂膀、脖頸和臉上凝結。

    虎齒周身波光激蕩沖射,力圖碾碎冰塊。卻抵不上寒氣結凍的速度。

    七秒后,境界達到萬象境初期的虎齒,化為一具新的冰雕!

    在初升的旭日光耀下,一具具冰雕晶瑩閃亮,折射出一道道耀目的寒光。

    寒光如刺在每一個圍觀者心底,讓所有人心底發寒。讓眾人的喧囂聲倏然停止。

    李記商鋪周邊聚集的眾多武者,此刻像是都成了啞巴。一個個皆是噤聲閉嘴。

    「別看了,剛乾嘛幹嘛去吧。」李牧語氣不耐,「一會兒秦烈醒來了,我們吃過東西后,就會出了冰岩城。」

    「你殺了我的人!」那名讓虎齒動手的統領,眼顯厲色,「殺了我蒲角的人。你怎麼出這冰岩城!」

    「那我把你也殺了。」李牧抬手,遙遙點向這個名叫蒲角的統領眉心。

    所有人都看向李牧。都仔細感受天地間細微的力量變動,想要瞧出殺招的來處。

    但卻什麼都感覺不到。

    然而蒲角的眉心,此刻卻忽然詭異多出一個血洞,當一滴殷紅血珠冒出來時,蒲角那雄闊的身軀,也隨之轟然倒地。

    整條靈材商街忽然寂靜下來。

    只剩下一個個略顯粗重的呼氣聲。

    「李叔……」也在此時,秦烈悠悠醒來,聲音虛弱地叫喚了一聲。

    「我熬了點粥,一會兒就好。」李牧咧嘴一笑,「喝完粥我們就走。」

    秦烈不說話了。

    他看到了商鋪外面的陣仗,看到了陸璃、謝靜璇、屠澤、卓茜一眾熟悉的面孔,看到了一張張驚駭欲絕的臉……

    「發生了什麼?」好半響,秦烈愕然道。

    「沒什麼。」李牧一臉淡然,他去了後院廚房,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粥過來,「先吃點東西,一會兒我們就離開冰岩城,這地方現在也沒啥意思了。」

    秦烈茫然。

    「閣下!」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冷冷沉喝了一聲。

    李牧皺眉,不耐煩道:「啰嗦什麼?真想替屬下報仇,你儘管放馬過來就是。反正殺個統領和殺個殿主,也沒有太大的區別。」

    元天涯臉色一寒,卻不敢上前一步。

    其餘人更是紛紛變色。

    然後眾人都是又驚又懼地看向李記商鋪,眼睜睜看著秦烈魂不守舍的喝掉那碗稀粥,看著李牧一臉滿不在乎的模樣。

    「走吧。」半響后,李牧走出李記商鋪,那條通體雪白大狼狗也跟了出來。

    秦烈雖有一肚子疑問,這時候也只能沉默,就這樣跟隨在李牧和那條大狼狗身後,一步步往前走去。

    堵在李記商鋪周邊的各方勢力武者,一見李牧出來,下意識地紛紛避讓。

    一條通往外面的坦蕩大道,被眾人給主動讓了開來,大道中間只有元天涯和他一眾麾下還站著不動。

    元天涯臉色難看,直勾勾看著步步走來的李牧,內心在天人交戰。

    「讓道,否則你們就去死。」李牧腳步不停,步步緊逼,悠然而來。

    秦烈亦步亦趨跟著。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