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二十章 橫衝直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二十章 橫衝直撞字體大小: A+
     

    星雲閣。

    柳雲濤端坐在硬木椅上,一隻手輕輕敲打著桌子,沉著臉在等候著什麼。

    森羅殿的元天涯早已被安排在貴賓樓歇息,屋內如今只剩魏興在一旁作陪,眼見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柳雲濤神色越來越冷了。

    「還有多久天亮?」他忽然出聲。

    「兩個時辰。」魏興立即回答。

    「今天是我第一天坐上星雲閣的閣主位置。」柳雲濤別頭,看著魏興說道:「很多人都在看著你我,今夜秦烈如果不死,你我都將顏面無光。」

    「明白。」魏興點頭。

    兩人旋即沉默。

    十分鐘后,一名柳雲濤麾下堂主匆匆而來,倏一進門便恭聲低喝:「杜嬌蘭、杜飛母子在杜家宅院內被斬殺,杜恆……在杜副閣主屍身旁邊,被一箭射死!秦烈……現今還活著,如今正往內城方向躲藏。」

    「咔嚓!」

    柳雲濤椅子扶手被捏斷,他霍然站起,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沉喝道:「魏兄!勞煩你親自走一趟!」

    魏興點頭,二話沒說,直接就出了星雲閣。

    ……

    冰岩城一角。

    凌承志和凌峰等一眾凌家族人,被城內的嘈雜聲驚醒,睡眼惺忪地來到院子口,聽著外面的驚叫聲和武者奔跑聲,一行人都暗暗警惕。

    「今夜城內是不是出事了?」凌峰皺眉。

    「柳雲濤和杜海天雙雙坐上閣主的位置,今晚是他們最意氣風發的時候。莫不成他們想藉機立威,做些什麼事情?」凌家族老凌康安憂心忡忡,說道:「大家都小心一點,最好緊閉房門,對外面任何事情都不要去管。」

    「該來的遲早會來,杜海天敢殺我大哥,自然也不會放過我們。」凌承志面若死灰,有氣無力的說道:「希望能躲過今夜,只要今夜凌家無事。我們明日一早就立即出城,和七煞谷的人匯合。」

    他們講話之時,不遠處傳來衣玦飄動聲,這讓凌家族人紛紛變色。

    「糟糕!」他們都當厄運將至。

    「可是凌家的兄弟?」劉延的聲音遠遠傳來,過了一會兒,就見他帶著刑堂的一幫兄弟趕來。

    「劉大哥!」凌峰驚叫。「你怎麼會半夜過來?」

    「出大事了。」劉延也不遮掩,「秦烈當街挑戰杜海天,直接將杜海天斬頭了,現在又殺了杜嬌蘭、杜飛,連杜恆也被他一箭射死。杜海天一家子,被他在兩個時辰內全滅了。如今全城震動,都在追殺他。我怕你們凌家會被波及,就趕緊過來通知一聲。」

    「他,他殺了杜海天一家?」凌承志結結巴巴的問道。

    「嗯,杜海天全家已經死絕了,秦烈這傢伙已經瘋了,現在整個冰岩城都被他給攪的天翻地覆。」劉延表情沉重,「我聽說七煞谷的人找過你們。所以希望你們如果有門路,就趁早離開冰岩城。免得凌家受到餘波衝擊。」

    「全死了,凌家仇人全死了!」凌承志已經聽不到劉延說的別的話,整個人手舞足蹈,眼中流出了熱淚,竟喜極而泣了。

    「天可憐我!天可憐我凌家!」凌康安也是老眼含淚。

    「秦烈!」凌峰渾身微震,雙手緊緊握拳,臉上都是激動之色。

    ……

    「殺!殺!殺!」

    一個個泯滅人性的聲音,在秦烈腦海回蕩著,漸漸地,他雙眸滿溢嗜血狂暴殺念。

    「轟隆隆!」

    一聲接著一聲的雷霆轟鳴之音,不迭從他胸腔骨骸內震蕩而出,他沿街往內城靈材商街而去時,周邊區域電閃雷鳴,不斷有響雷炸開。

    「在那邊!就在那邊!」

    三名煉體境九重天的星雲閣武者,就在附近巡視著,聽到雷霆之音后,急忙追趕過來。

    三人都是杜海天麾下武者,曾經去過凌家鎮,親眼見過秦烈。

    一看到滿身鮮血的秦烈,神色瘋狂的在街上趕路,三人想也不想就堵在前方,一人暴喝道:「秦烈!你今天必死無疑!」

    「滾開!」

    一股狂烈暴躁的波動,倏地從秦烈身上湧現,他雙眸中殺意凝結,如同嗜血野獸脫困而出,瘋狂撲向前方三人。

    「啪啪啪!」

    三團青色幽光蒙蒙的雷電球,在他胸口迅速集結形成,如三團星辰般飛射出去。

    雷電球正中目標!

    只聽三聲骨骼粉碎爆響,三名煉體九重天境界武者,便如炮彈般拋飛上天,渾身濺血的落地。

    秦烈看也不看氣絕而亡的三人,快速越過他們的屍身,繼續往前衝擊。

    一路上,這已經是第七波死在他手中的追殺者了,在他經過的路上,現今留下了二十多具屍體。

    「不對勁!身體不對勁!」

    神色猙獰,眼中滿是狂暴瘋狂的秦烈,內心在狂吼著。

    他只覺得渾身脹痛,在本該油盡燈枯的時候,他竟然出奇的亢奮起來!

    一股新生的力量,似乎正一點點從鎮魂珠內流逸出來,那些力量讓他渾身的血液如同洶湧燃燒起來,燒的他頭暈腦脹,讓他滿腦子都是瘋狂殺欲,有種想要毀滅一切的衝動!

    那力量,像是點燃了他,讓他變得亢奮難耐,要讓他瘋狂殺戮到底!

    「我是裴安,我們在李記商鋪見過一面,但今天我受命殺你。」前方街上,一名身穿大紅披風,體格魁梧的男子傲然站著,手提一柄闊劍,對著秦烈冷喝道。

    七名魏興麾下武者,在他左右兩端站定,也是手持靈器,冷眼看向秦烈。

    「裴堂主小心,這一路上。他已經殺了二十多人。」其中一人出言提醒,「你看他的眼睛就能知道,這傢伙已經徹底瘋了,瘋子……是不要命的,也是最可怕的。」

    「二十多人么?」裴安咧嘴一笑,「有意思,很久沒碰到這麼有趣的人了!來吧!」

    裴安大笑著走向秦烈,那闊劍在地上拖動著,石地上火光飛濺。如一條火龍被他拽著走,讓他看起來氣勢磅礴。

    「呼!」

    闊劍揚起,濃烈火焰成河,如煉獄火河內的不滅火灌泄,往秦烈頭頂澆來。

    「滾!」

    秦烈爆吼,抬起左臂轟出。

    「轟隆隆!」

    臂膀內骨骼雷音陣陣。如筋脈內有雷龍嘶吼,一股雷霆炸天的波動,在他掌心陡然爆發。

    天雷聖體的肉身之力!

    雷力如山崩,如地裂,從他掌心直達頭頂火河!

    「蓬!」

    火河瞬間碎裂,無數火星子飛濺。雷聲依然不休,雷力依然狂暴。如暗涌沖向裴安胸前。

    「咚!」

    裴安胸口如擂鼓被捶擊,傳來一聲驚人的悶響,旋即他臉色一紅,魁梧身軀貼地倒飛十米。

    在他腳下,一條深入石地數寸的划痕清晰可見,如剛被鐵車碾壓而過!

    「啪啪啪!」

    炒豆子般的脆響,從秦烈渾身骨節處傳來。本來瘦削俊美的秦烈,此刻如突然長高了一截。渾身流露出狂暴彪悍的瘋狂氣勢。

    一絲絲一縷縷的奇異力量,又從鎮魂珠內滲透出來,秦烈體內新生力量再起!

    「鎖!」

    他兩手虛空交疊,變幻出奇妙手訣,便見十道幽亮閃電如鎖鏈,分別從他十指尖飛出。

    十道粗如手指、長如兩臂的晶瑩閃電,鏈條般扣在裴安魁梧身軀上,閃電「嗤嗤」跳動著,裴安禁不住慘叫起來。

    秦烈蠻橫靠近,雷拳連續轟出,拳拳落到裴安胸腔。

    裴安胸腔如被巨錘夯擊,直接深陷了幾分,整個人氣色變得灰暗異常,眼中神采一點點消失。

    「裴,裴堂主!」

    他麾下幾名武者,皆是驚駭欲絕,眼見秦烈衝來,竟不敢抵擋,紛紛往後退避。

    此刻秦烈如從遠古深淵走出的蠻獸凶神!

    「滾!」

    秦烈沉喝,繼續往前飛掠,沒有多看他們一眼。

    一絲絲陰森冰涼的能量,又從鎮魂珠內飛逸出來,這力量在他體內散逸開來,繼續保持著他的戰鬥力。

    「這力量,為什麼有一點噬魂獸的氣息?」秦烈眼中浮現一絲迷茫。

    從擁有鎮魂珠起,珠子就從來不曾反饋過任何力量給他,內部只有重重未知的封印,封印著一扇扇神秘的門,阻擋著他對記憶的探知索求。

    然而,自從上次在石林內鎮魂珠將噬魂獸主魂吸吮走以後,他就隱隱感覺到珠子內部有所變化。

    具體什麼變化他並不清楚,也無法探知到噬魂獸主魂的位置,但他只知道珠子內部似乎漸漸多出一點奇異力量,那力量他能感覺,卻沒辦法捕捉……他沒有太過在意。

    沒料到在關鍵時刻,在他力量枯竭之時,他隱隱從鎮魂珠內感受到的力量,竟然散逸出來,開始讓他亢奮,讓他又重新有了戰鬥力!

    ……

    「小姐,你怎麼了?」一個幽靜的庭院中,梁忠忽然走出來,看著院子內的謝靜璇。

    ——這時候謝靜璇應該在屋內修鍊或者歇息。

    「我心有點亂,想一個人出去走走,你不要跟過來。」謝靜璇淡然答了一聲,旋即如暗夜幽靈般悄然離開,一會兒就沒了蹤跡和氣息。

    只留梁忠在院子內愕然不解。

    半個小時后。

    一襲白衣的謝靜璇,出現在秦烈的眼前,她看著殺氣衝天,眼中都是暴戾瘋狂的秦烈,微微皺了皺眉頭,冷硬道:「在石林中我已經說的很清楚,再有任何噬魂獸的氣息動靜,我不會去問原因,而是會直接殺了你!」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