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斬草……要除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斬草……要除根!字體大小: A+
     

    那頭凶鬼攜帶著陰森寒意,釋放出泯滅理智的精神波動,在方統等人中間橫衝直闖,瞬間就讓三人意識模糊,腦海中幻象迭起,分不清了東南西北。

    「去!」高宇冷聲低喝。

    三條二階靈獸冰魄蟒魂魄形成的怨靈,呈三道銀白色鬼影,也從他鬼臉戒內飛逸出來,從三個方向將方統給纏住。

    「高宇,你敢幫秦烈對付我們,你不想活了?!」方統滿臉厲色,「你姐姐還在星雲閣!你高家,也是我星雲閣的附庸勢力,難道你想因為你的衝動,讓整個高家為此滅門?!」

    秦烈也是臉色一變。

    他猜出高宇應該不會真對他下殺手,所以眼見那凶鬼衝來,他並沒有真正躲閃。

    因為從那頭凶鬼身上,他也沒感受到冷入骨髓的殺意,他以為高宇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他沒料到高宇竟然會對方統下殺手!

    正如方統所言,高宇有把柄在星雲閣,他的姐姐和高家族人生死都捏在星雲閣閣主柳雲濤手中,所以秦烈也想不到高宇膽敢如此行事。

    「你們都死光了,還有誰會知道我幫過秦烈?」

    高宇臉色冷冽,手上鬼臉戒內綠光熠熠,竟然又有幾條靈獸魂魄化成的怨靈惡鬼飛逸出來,像是驅散不掉的陰魂般死死盯著方統眾人,讓他們無法脫離怨靈的包圍。

    「你以為我就帶了這麼點人?」方統眼神一狠,「我麾下就在旁邊。這邊打鬥聲一起,他們立即就會趕來!」

    「不會有人來了。」高宇如一道鬼影,忽然往方統掠進,人在中途淡然說道:「我對你們動手之前,已經在周圍繞了很久,你的那些兄弟們在你之前已經上路了。」

    講話間,高宇雙瞳中,隱隱浮現魔神殘影印記。

    一股邪惡毀滅的氣息,陡然從高宇身上流露出來。秦烈清晰看到從高宇渾身毛孔之中,逸出一縷縷漆黑如墨的陰寒魔氣。

    在方統眾人面如死灰之時,高宇如化身妖魔,落入他們當中。

    他一進入其中,那些凶鬼怨靈陰魂氣勢暴漲數倍,變得凶戾瘋狂之極。不斷朝著方統等人衝擊撕咬,以精神波動襲擊他們靈魂。

    秦烈在一旁看著,發現在極短時間內,方統等人生命氣息迅速枯竭。

    ——彷彿生機被硬生生抽離出身體和靈魂。

    很快,方統眾人氣息不存,莫名其妙就被高宇給弄死。

    「每人給我補上一道閃電。免得星雲閣追查到我身上。」

    在秦烈驚愕的時候,高宇將怨靈陰魂一一收入鬼臉戒。他眼瞳內的魔神殘影印記也漸漸變淡,一點點消失。

    「哦。」秦烈答了一句,過去在方統身上分別補上一道電流,然後道:「你實力變強了。」

    高宇傲然冷笑,「除了和你這天敵交戰沒有信心外,遇上別的同級武者,我有十足的自信!方統也是開元境初期。當時我煉體九重天時就能壓著他打,現在殺他更是易如反掌!」

    頓了一下。他又道:「在極寒山脈內,我漸漸融合了一點魔神殘影的靈魂碎片,領悟了一些東西……」

    秦烈點了點頭,然後道:「謝謝。」

    「哧!」

    高宇沒有立即答話,而是隨手撿了一柄劍,先在自己胸口劃出一道傷口,然後才說道:「這一劍是你刺的。」

    秦烈看了那傷口一眼,又點了點頭。

    「這枚丹藥給你,能迅速讓你恢復一些力量,這是我在極寒山脈時,從一名暗影樓武者屍體中找到的。」高宇拋給他一枚龍眼大小的綠色丹丸,沉吟了一下,又道:「整個冰岩城都被封鎖了,如今各大城門口都有高手駐紮,你最好在城內找地方躲藏起來,盡量不要冒頭。」

    「我還要殺杜恆。」秦烈咬牙道,「斬草要除根!」

    「非殺不可?」高宇皺眉。

    秦烈點頭,「非殺不可!我在杜海天面前發過誓,只要我不死,我要讓他全家死光!」

    「我就知道你是個瘋子!」高宇冷哼一聲,旋即又將後背弩弓取下來,「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杜恆這軟蛋還在醉香苑,他死了爹后就像丟了魂,只知道鬼哭狼嚎,都不知道去城門口追殺你。」

    接過那弩弓,秦烈滿臉詫異,「你怎麼知道我會來杜家?怎麼知道我還要殺杜恆?」

    「感覺。」高宇想了一下,搖了搖頭,「……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和你在格鬥室交手多次,在那石林並肩作戰過,總覺得你骨子裡有一種瘋狂的東西,總覺得你這傢伙一旦衝動起來會瘋狂到底。」

    「給我繼續找!四處都轉轉!」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杜家家主的叫喊聲。

    高宇臉色一變,喝道:「去吧,希望你能活著離開冰岩城,我也只能幫你這麼多了。」

    秦烈也知道情況緊急,不易在一個地方逗留太久,在高宇話落後,秦烈也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旋即便轉身往內城方向而去。

    他動身離開幾分鐘后,高宇就在原地驚叫,捂著胸口傷勢大喝:「來人啊!」

    「那邊!那邊有人叫!」

    不多時,杜家家主和三名長老一同過來,等看到方統眾人屍體后,都是神情大變。

    「我是星雲閣刑堂的堂主高宇,秦烈剛剛殺了方統等人,也傷了我,如今正往城外方向而去!」高宇臉色陰森,冷冷丟了這麼一句話,就不客氣的指揮高家族人,喝道:「都跟我來!去城門口方向追殺此人!」

    「好!」杜家族人大聲應諾,旋即紛紛跟上高宇的步伐,往和秦烈相反的方向追去。

    ……

    深夜時分,長街,醉香苑。

    長街上深坑還在,杜海天屍首分離的身子也在原地,他的那些麾下全部離開,都隨著星雲閣的武者去了城門口追殺秦烈。

    只有杜恆跪在屍首旁邊,失魂落魄的痛泣著,發出一聲聲惹人煩的低吼聲。

    「杜海天也算是個梟雄了,怎生出這麼一個沒用的兒子?」街道一邊,二樓沿街的雅室內,赤炎會的葛弘看著窗下的杜恆,一邊喝酒一邊皺眉說道。

    在他身旁,乃是熊霸一行人,還有水月宗的羅薇、那諾等人。

    這時候,劉婷、魏立一眾小輩都紛紛回閣,眾多星雲閣的強者都去四散追殺秦烈了,使得醉香苑和明月樓兩邊,只剩赤炎會、水月宗、七煞谷等外來勢力還在喝酒,唯一留下的星雲閣武者也是康智、卓茜等人。

    「的確是個廢物,他這時候應該在追殺秦烈,而不是圍著他爹的屍體哭。」熊霸臉上都是不屑,哼道:「就這種角色,怕是一輩子都沒機會報仇,要是秦烈這趟不死,要殺此人簡直輕而易舉。」

    「可惜那小子這趟死定了。」水月宗的長老羅薇插話,「我剛剛收到消息,不但碎冰府的嚴文彥也下達了封城的命令,就連森羅殿留在城外的幾個統領,也都到了城門口,要幫助星雲閣將秦烈給滅了。」

    「森羅殿的統領?」葛弘臉色一變,「他們不是明早就要和大殿主回森羅殿了么?」

    「本來是這樣。」羅薇解釋,「因為他們人多,所以這趟就沒有進城,而是在城外的幾個小鎮暫住。要是沒有今夜的事情,他們明早會和大殿主匯合回森羅殿,但現在……為了維護柳雲濤的顏面,離城門口近的幾個統領已經悄悄進城了。」

    「那秦烈真死定了。」葛弘輕嘆一聲,「任何一個統領,都足以輕鬆擊殺你我,秦烈自然也難以倖存。」

    屋內的熊霸、那諾一行人,聞言也都是紛紛變色,幾乎都認定秦烈怕是凶多吉少了。

    ……

    「走吧,今夜不用繼續等消息了,他定然活不過今晚。」另外一個房間,李中正從一隻飛來的鳥雀頸部抽出信札,隨意瞄了一眼,就醉醺醺站起來,「我剛收到一個森羅殿朋友的消息,他們那邊幾個殿主去了城門口,應該是奔著秦烈去的。」

    「那他已經是個死人了!」一人站起,百分百肯定道。

    陸璃也點了點頭,同樣站了起來,臉色冷漠道:「可惜了……」

    「殺了星雲閣的副閣主,一個沒有背景沒有來歷的小子,如何能活下去?」李中正冷笑,「就算是出了冰岩城又能如何?赤炎會和水月宗誰敢接收他?誰敢包庇他?柳雲濤背後的人,可是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

    一行人說著話,紛紛起身,就準備下樓離開了。

    就在此時,樓下又傳來杜恆的哭叫聲,李中正低聲罵了一句,「媽的,要不是這白痴一直鬼叫,老子還準備繼續喝一會兒呢……」

    「咻!」

    箭矢憑空疾馳的聲音,忽然突兀響起,讓所有人注意力全部集中起來。

    大家順勢望向長街。

    一隻冷箭如電而來,劃破長空,拖拽出青幽電流,直達杜恆脖頸。

    「噗哧!」

    冷箭貫穿杜恆脖頸,一直吵人的鬼哭狼嚎聲,此刻終於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順著箭矢飛來的方向望去,然後看到渾身是血的秦烈,神色冷厲地站在遠處的街角陰影處。

    在他們失聲驚叫之時,秦烈轉身離開,很快又重新消失在黑暗之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