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全城震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全城震動!字體大小: A+
     

    長街深坑中,杜海天屍首分離,胸腔的血洞還在冒著血水。

    秦烈早就趁機退走,這時候連影子都已不見,眾人只聽到杜恆鬼哭狼嚎著從樓上廂房衝下來,一路來到長街中央,來到杜海天屍骨旁邊。

    「大人啊!」

    杜海天麾下的武者,這時候終反應過來,紛紛失聲痛叫起來。

    長街兩側酒樓中,一個個窗戶口探望的武者,臉色都是怪異之極,很多人神情震驚,似乎現在還不敢相信眼中所見的結果。

    開元境中期境界,六個元府全部力量充盈的杜海天,竟然被秦烈斬殺,被割了頭……

    這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精神衝擊!

    先前一直冷言冷語的李中正,此刻沉著臉不吭聲,眼中浮現一絲驚異。

    陸璃倚著窗戶口,神色依舊冷漠,她眺望著秦烈離開的方向,明眸泛出了一道異彩。

    「這秦烈比我還要瘋狂。」赤炎會的熊霸看的熱血澎湃,低喝道:「我真不敢相信,他竟敢將杜海天斬頭!他將成為全城追殺的叛徒,冰岩城再也容不下他!」

    「瘋狂的人!瘋狂的做法!」那諾眼睛奇光熠熠,點了點頭,說道:「今天柳雲濤正式接管星雲閣,杜海天成為副閣主,這是他最意氣風發的時刻。沒料到,在他最得意的一天,竟然被秦烈給當街斬首!」

    「太,太難以置信了。」小雀兒聲音微顫,似乎現在心情還沒有平復下來。

    另一邊。

    屠澤、卓茜、康智一行人。身軀顫抖著,似乎無法遏制內心激動。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卓茜低語著,臉上神采飛揚,嘴角笑容漸漸擴散,「他竟然殺了杜海天!老天!」

    「他出不了城!」屠澤較為沉穩,興奮過後,立即又憂心忡忡起來,「柳雲濤絕不會容秦烈活過今晚!」

    此言一出,沉溺在興奮狂喜中的眾人。都是臉色一變。

    「小姐。」長街的街角,梁忠滿臉堆笑,「那小子不錯吧?」

    謝靜璇皺眉,微微點頭,「還不錯。」

    「但他恐怕沒辦法活著逃離冰岩城……」梁忠輕呼,眼神懇切道:「我們要不要幫他一把?」

    「幫不了。」謝靜璇輕嘆一聲。「如果他沒有斬掉杜海天的人頭,由我出面交涉,元天涯興許會給我個面子,能保他一條命。但現在……」她搖了搖頭,似乎也有點遺憾。

    「該死的小子!」梁忠大罵,「非要逞一時之快!如果他最後不補上一劍。他就算是在正常挑戰中獲勝,他完全能全身而退。」

    「那一劍不補上。杜海天興許還能活下來。」謝靜璇語氣平靜,「我猜出了他會殺人,我早知道在他骨子裡有一種瘋狂被潛藏著,平日里可能不顯現,一旦生死交戰,他那種暴戾瘋狂就會顯露無遺。」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梁忠愕然。

    「他應該活不過今晚。」謝靜璇轉過身子,往靈材商街行去。「如果他今天能不死,能逃離冰岩城。我倒是可以接納他進入巡察司。從今天的表現來看,他倒是夠資格來巡察司了,嗯,還算是不錯。」

    「希望他能逃出去。」梁忠嘆道。

    ……

    星雲閣。

    柳雲濤的書房中,元天涯一行人還在說話,還在商討著碎冰府、星雲閣將來的布局。

    「閣,閣主!」外面又一次傳來呼聲,這次聲音明顯有點驚慌急促,「出事了。」

    柳雲濤神色一冷,「又有什麼事?」

    「杜,杜副閣主被秦烈當街轟成重傷,被他斬掉了頭……」外面人結結巴巴道。

    柳雲濤和魏興、嚴文彥轟然站起,齊聲叫道:「怎麼可能?」

    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然依然端坐不動,只是微微皺眉,眼中顯出一絲好奇,也在奇怪杜海天為何會被低一級的小角色所斬殺。

    「千真萬確!赤炎會、水月宗很多人都親眼所見!」外面那人急忙解釋,趕緊說明杜海天慘死的經過。

    柳雲濤陰沉著臉,待到他說完之後,喝道:「立即封閉所有城門,閣內武者都給我出動,在天亮之前,我要看到秦烈的項上人頭!」

    「你通知一下顏德武,讓他把北城城門也給封鎖,今夜不許任何人進出。」碎冰府的嚴文彥也吩咐了一句。

    「通知刑堂葉陽秋,讓刑堂也全部出動!」柳雲濤再次喝道。

    「屬下明白!」外面那人沉聲應答。

    一個個命令被傳達出去,所有星雲閣的武者都接到通知,要在全城搜索秦烈,要將其當場斬殺。

    一時間,冰岩城的南城到處都有武者活動,通往城門口的幾條路都被封死。

    今夜,對很多人而言,都將是個不眠之夜。

    「高宇快起來!秦烈在醉香苑門前長街上,將杜海天給擊殺了,如今全城震動,柳閣主下達了死命令,要在天亮前看到秦烈的項上人頭!」劉延沖入高宇的屋舍,眼中都是震驚之色,「葉長老下命令了,讓我們刑堂徹夜行動,在全城搜查擊殺秦烈。」

    無窗的小屋中,高宇在黑暗中眼睛冒出幽幽邪光,看的劉延心底有些發寒,忙道:「你,你還沒睡?」

    「我在修鍊。」高宇聲音冰冷地答了一句,似乎還沒有從修鍊中醒來。

    過了一會兒,他語氣才恢復正常,他起來和劉延一起走向外面,陰沉著臉,口中喃喃低語:「沒想到他竟然真能成功……」

    「高宇,我知道你和秦烈交情頗深,但我們畢竟是刑堂的人,所以還是要活動活動。」劉延沉吟了一下。說道:「就算是做做樣子也好,總要去城內走動一下,讓人家知道我們刑堂也在忙碌。」

    「哦。」高宇點了點頭,一出來就加快了速度,說道:「我們分頭行動。」

    在劉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高宇在夜色中閃掠了幾下,一會兒就失去了蹤跡。

    很快,高宇就在星雲閣外面現身,他一出來就看到很多閣內武者紛紛往各個城門的方向聚集。要將秦烈在城門口劫殺掉。

    「你們小看了他的瘋狂。」高宇心中嘀咕了一句,孤身一人離開。

    ——他似乎知道秦烈會去何從。

    「所有星雲閣武者,立即全城追殺秦烈,這是閣主親自下達的命令!也是他上任之後,下達的第一個命令!」

    醉香苑和明月樓處,魏興麾下長老裴安和方統一同現身。揚聲高呼。

    杜海天的麾下,魏興的麾下,柳雲濤的下屬們,聞言都立即殺氣騰騰離開,不約而同往秦烈逃離的方向追去。

    「我身體不太舒服,喝酒喝多了。明天又要去森羅殿,怕是幫不上忙。」屠澤沉聲道。

    「我也是。我喝醉了,走不動路了。」卓茜也叫了起來。

    康智和韓楓眾人,一個個要麼裝病要麼說喝多了,腳下生根一般呆在原地,對裴安、方統兩人的命令充耳不聞。

    七煞谷和赤炎會、水月宗各方的人,神色不變,都繼續在窗口站著。

    他們今夜都不準備睡了。想一邊喝酒,一邊留意城內的動靜。打算看看秦烈什麼時候會被找到圍殺。

    他們很清楚,對剛坐上閣主之位的柳雲濤而言,今天是個特殊日子。

    如果秦烈當夜斬了杜海天的頭,在他下達了必殺命令后,秦烈還能活過今夜……那他這個新閣主算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幾個路口都守住了,怎麼一直不見人?」

    「城門也都封閉著,他今夜如果不能衝出去,以後將更加沒有機會!」

    「找,繼續給我找!挨家挨戶的搜查,就算是將南城掘地三尺,也要將他給我找出來!」

    「閣主下達了死命令,天亮前必須要看到他的人頭!」

    「……」

    在南城各個主幹道上,一個個臉色陰寒的武者活動著,開始沖入各方莊園,一家家搜查起來。

    一時間,全城雞飛狗跳,到處都是星雲閣武者在冷著臉叫喊。

    他們都在找尋秦烈,要將秦烈逮住擊殺,可惜始終沒有看到秦烈蹤跡。

    南城最北邊,有一個頗為雅靜的莊園,這裡離城中央極遠,城內翻天覆地的動靜,暫時也還沒有擴散到這裡。

    這邊的人,也並不知道如今的南城因為秦烈的暴行,已經徹底沸騰起來。

    此地為杜家在冰岩城的宅子。

    杜嬌蘭、杜飛母子倆,還有杜家的族長和各方族老,今夜剛剛就在這裡慶祝過。

    慶祝杜海天的高升,慶祝杜家終於出了一個能人,一個能帶領杜家走向輝煌的領袖。

    此刻,杜家人都喝的醉醺醺的,興緻高昂的回房歇息了。

    一間富麗堂皇的廂房中,華貴的毛毯將地面鋪滿,在一張白玉砌成的大床上,三名赤身**的妙齡少女正俯首弄姿,做出各種令人噴血的惹火動作。

    床邊上,杜飛臉色猙獰,眼睛死死盯著三名少女,不時看向自己胯部。

    那裡沒有一點反應……

    「娘,我不行,我已經不行了!」杜飛野獸般低呼,神情痛苦,「我被凌萱萱那小賤人弄廢了,我沒辦法硬起來了!我是個廢人了!」

    床前桌子上,杜嬌蘭瞪著眼,嬌呼道:「你多看一會兒,你好好想想,你一定能行的,娘相信你定然可以的!」

    「杜公子,讓奴婢主動來侍奉你吧。」一名少女妖媚的笑著,如水蛇般纏繞過來,吐出香舌去舔杜飛的脖頸。

    另外兩名少女在杜嬌蘭的示意下,也主動貼身過來,以高聳的酥胸不斷摩擦杜飛身子。

    「硬了!我好像能硬了!」杜飛忽然驚喜若狂,臉上泛出紅光,神情振奮之極,大喊大叫:「娘,我有反應!我真的有反應了!」

    「我知道你可以,我就知道你可以!」杜嬌蘭也激動起來,「飛兒你放心,只要你能行,娘就答應你,一定將凌萱萱、凌語詩兩個小賤人給你擒來,讓你以後可以盡情拿她們發泄,讓她們天天在你胯下流血哭泣!」

    「我早晚要弄死那兩個賤人!」杜飛狂笑起來。

    「轟!」

    劍芒炸開窗口,一個血人突然衝出,在杜嬌蘭、杜飛母子大聲歡笑的時候,一條條電蛇在屋內凝結,突然竄到杜嬌蘭的身上。

    「什麼人?!」杜嬌蘭沒料到有人敢半夜三更來此下毒手,猛地尖叫起來,抓起茶杯就扔了過來。

    「嗤嗤嗤!」一條條電蛇纏來,蔓藤般攀上她的手臂,讓她身體忽然一麻。

    「藍葉劍!是海天的藍葉劍!」杜嬌蘭失聲驚叫,急忙側身躲避。

    「噗哧!」

    短劍沒能刺入她心臟,在她往上竄的時候,只是將她小腹貫穿。

    「秦烈!是秦烈!」杜飛恐懼的大喊大叫,「來人啊!快來人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