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斬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斬頭!字體大小: A+
     

    星雲閣,柳雲濤的書房中。

    元天涯端坐首位,面帶微笑,和柳雲濤、嚴文彥、魏興講著話。

    「文彥啊,你兒喪生一事,我正在派人去查,他是不是被噬魂獸撕咬至死,很快就會有結果。」元天涯神色淡然,「只要他不是死在謝靜璇的手中,我都可以為你做主,幫你討回一個公道來。」

    「殿主,那謝靜璇……究竟是什麼來歷?」柳雲濤沉聲問道。

    元天涯笑了笑,「這你們就別多問了,總之你們只要知道別去招惹她就行。嗯,這麼說吧,我就算是坐上了總殿主的位置,也會禮讓她三分。」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臉色一變,對那謝靜璇心生忌憚。

    「是不是如卓茜被放在星雲閣磨礪一樣,她也是從……上面下放到森羅殿的?」柳雲濤驚道。

    元天涯訝然,然後點頭道:「聰明,我果然沒看錯你。」

    「如果你兒子真死在她手中,那麼……你就自認倒霉吧。」看著碎冰府的府主嚴文彥,柳雲濤皺眉道。

    嚴文彥沉著臉不吭聲。

    「閣主,我有事稟報。」就在這時,一人在外面輕呼。

    柳雲濤臉色一沉,道:「什麼事?」

    「秦烈當街挑戰杜副閣主,兩人在醉香苑和明月樓中間的街道上交戰上了。」外人的人不敢進來,恭恭敬敬地問道:「杜副閣主似乎要殺了他,需要不需要我知會一聲。讓他稍稍克制一下?」

    「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在我坐上閣主的今天搗亂,你告訴海天,讓他給我殺了此人!」柳雲濤臉色一冷,「量他葉陽秋也不敢多管閑事!」

    「屬下明白。」那人悄然退去。

    柳雲濤於是繼續陪著元天涯講話,沒有將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在他們心中,秦烈已經是個死人了。

    ……

    夜色下,長街中。

    秦烈頭頂都是藍葉飄落。他瘋狂運轉著天雷殛,以交織的電苦苦抵禦。

    時不時地,他還要驚恐閃避,防止「波濤勁」的無聲襲擊。

    他靈力在迅速流逝,元府內的雷霆能量也在極快損耗著,臉上漸顯疲憊無力。

    長街兩邊的樓層中。每一個窗戶都被打開,一雙雙眼睛投射在街道上,落在秦烈和杜海天的身上。

    街角,一襲白衣的謝靜璇和梁忠孤零零站著,也在觀望著街中戰鬥。

    屠澤、卓茜、康智一行人,被杜海天的麾下圍在中央。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紅著眼暗暗擔心。

    「啪啪!」

    頭頂電光芒璀璨。兩片幽藍葉子炸裂,點點藍色碎光穿透線,突然落到秦烈肩膀。

    「哧啦!」

    如被利器劃過,秦烈的肩膀上突現兩道傷口,猩紅鮮血一下子流溢出來。

    「啪啪啪!」

    隨著幽藍葉子的碎裂,更多冰藍厲光滲透電,紛紛落在秦烈身上。

    一道接著一道傷口。不斷在秦烈身上閃現,淋淋鮮血從傷口內流出。將秦烈全身染紅。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明白因為秦烈力量消耗太多,已經無法維持電的嚴密,這才被冰藍厲光穿透過來,在他身上留下道道傷口。

    杜海天神色冷靜,一言不發地揮動著藍葉劍,將更多冰藍葉子凝結出來。

    看著秦烈渾身浴血,看著秦烈眼中神采漸漸潰散,杜海天皺起眉頭,突然道:「你能支撐到現在讓我很意外,但你還是要死,而且你這種被凌遲的死法……我很喜歡。」

    他終於敢再次靠近秦烈。

    他一邊走一邊說,「聽說你和凌家鎮的凌穎、凌鑫、凌霄那些小輩交情不淺,那你知不知道你會和他們一樣,也是死無全屍……」

    杜海天聲音逐漸放低,以只有秦烈能聽到的聲音,慢慢地說道:「他們死的時候,我就在山谷上面看著,我看著他們和凌承業一樣,一個接著一個被靈獸撕碎吞咽掉,你可知道我當時心情多麼快意?」

    他神情陰森可怖,「凌萱萱那小賤人害的飛兒不能人道!我要用所有凌家族人的屍骨,來為飛兒報仇!凌承業已經死了,下面會是他弟弟凌承志,會是凌峰和凌家的所有族人!他們都會和你一樣死無全屍!」

    走得近了,杜海天又一次施展「波濤勁」,以三層浪濤般的波紋,要讓秦烈無可避讓,要讓秦烈直接慘死!

    聽著他的敘說,在秦烈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凌穎、凌鑫死前的慘樣……

    眼看「波濤勁」又一次湧來,秦烈咬了咬牙,突然不再避讓,猙獰道:「今日我要不死,我發誓,我一定會讓杜嬌蘭、杜飛、杜恆全部粉身碎骨!」

    他一臉暴躁瘋狂,突然全力沖向杜海天,周身所有力量瞬間凝結。

    「轟轟轟!」

    一道道閃電,伴隨著雷霆轟隆隆聲,從他渾身穴竅內湧出,他兩眼瞳仁之中,也有雷電激射出來。

    「你必死無疑!」杜海天眼神一寒,「波濤勁」層層湧向秦烈,要將秦烈滅殺當場。

    他不認為即將油盡燈枯的秦烈,還能通過玉石俱焚的方式,近身傷害到他。

    他也不信秦烈能闖過三層「波濤勁」的衝擊!

    「呼!」

    始終被秦烈抓在手中的木雕,忽然被他收起,他右手忽然多出一塊靈板——儲靈牌!

    念頭一動,儲靈牌內被儲藏多日的靈力,突地狂涌而出,瞬間沖入他丹田靈海,讓他頃刻間眼顯神光,精神竟詭異的飽滿充沛起來!

    他左手雷電閃爍,道道雷力沒入寂滅玄雷。那暗青色雷球驟然雷霆震震。

    「啪啪啪!」

    雷霆閃電之力,從他的元府、穴竅、筋脈、骨骸、血液中沸騰湧出,讓他渾身雷聲轟鳴,讓他全身電蛇纏繞!

    這一刻他初成的天雷聖體突顯威力!

    「咦?」

    長街兩側的窗口上,傳來一聲聲驚叫,所有人都神情微動,眼神怪異地看向秦烈。

    謝靜璇明眸微亮,忽然道:「氣勢忽然暴漲了……」

    「這是?」梁忠愕然。

    此刻沖向杜海天的秦烈,絕不像油盡燈枯之人!那如虹氣勢驚人之極。讓圍觀者齊齊震動!

    杜海天首次變色!

    他此刻和秦烈太過接近,而且波濤勁剛剛轟出,正是力竭之時,根本無法瞬間避開。

    杜海天決定硬扛下來!

    「嘭!」

    第一層波濤勁轟來,秦烈身如磐石,根本不為所動。滿身雷電絲毫不衰減。

    「嘭!」

    第二層波濤勁緊隨其後,力量已經強過一倍,卻只是讓秦烈身軀猛地一頓,讓他渾身鮮血飛濺。

    秦烈氣勢依然攝人,渾身雷電仍然熾烈,眼中神采反而愈發病態般明亮!

    「嘭!」

    第三層波濤勁狂涌而來。如巨山滾來,秦烈渾身骨骼突然爆響。口中鮮血狂飆而出。

    他強衝過來的身勢,被硬生生止住,再也不能前行一步。

    他離杜海天只有五步之遙!

    他咬著牙,試圖扛著波濤勁再行一步,卻兩腿哆嗦,根本無力實現,無法再接近杜海天那怕一寸!

    波濤勁的第三層攻勢。才是波濤勁的真正精髓,有連綿反覆的餘震!

    秦烈被波濤勁的餘波給衝擊著。如被浪濤一次次推擠著,再也不能沖向杜海天一步。

    「可惜了。」謝靜璇搖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非要靠近杜海天,但他最終沒能做到,后招也就無法施展。」

    梁忠眉頭深鎖,忽然道:「小姐,這小子我看著順眼!」

    「這是他自己發起的挑戰。」謝靜璇神色漠然,「所以不論是生是死,我們都不要干涉,既然是挑戰,就要有承擔死亡的勇氣和覺悟。」

    此言一出,梁忠眼神頹喪,知道謝靜璇不會插手。

    謝靜璇不欲插手,身為僕人的他,絕不能擅作主張。

    所以他只能默然觀看。

    「秦烈!」屠澤爆吼,眼睛通紅,似乎已看到了結果。

    卓茜和康智眾人都眼顯淚光。

    「是條漢子!」熊霸點了點頭,他不顧劉婷、杜恆等人恨恨然的目光,說道:「在石林的時候,我要是知道這傢伙這麼硬氣,我必然會好好結交。哎,可惜了……」

    「還算是不錯。」另外一個窗戶口的陸璃,皺眉嘀咕了一句,「凌師妹算是沒看走眼……」

    「到此為止了。」杜海天緩過神來,再次抬手。

    又是新的一輪波濤勁!

    ——再沒有人認為秦烈還能撐下去

    在一雙雙眼睛地注視下,秦烈突地抽身後退!

    前進難,後退易,他一後撤,瞬間拉開十米距離,旋即繼續後退,又是十米……

    「有個圓球從他袖口滑落……」有人眼尖,下意識地輕呼出聲。

    然後不少人也看到秦烈剛剛站定的位置,的確多了一顆核桃大小的暗青色圓球,圓球上電光閃爍,內部隱隱有雷霆轟鳴之音。

    「一,二,三……」秦烈在心中默數。

    「轟!」

    一聲震動了整個冰岩城的狂暴雷轟,陡然從杜海天身前五米處傳出,恐怖之極的爆炸波,夾雜著鐵渣子濺射開來,漫天的石粉和灰塵瞬間將長街中央籠罩。

    灰塵落定,一個一畝地大的深坑,在長街上詭異呈現出來,深坑直達石地下兩米!

    坑內,杜海天不成人形地倒在當中,正渾身抽搐著,滿身都是血,胸腔上有著十幾個深可見骨的血洞,連腸子都從肚子內露了出來。

    ——明顯是活不了。

    在所有人瞠目結舌的時候,秦烈忽然再次衝來,飛快撿起杜海天那落地的藍葉劍。

    然後,在杜恆驚天動地的怒吼聲中,秦烈一劍將杜海天的人頭斬落,旋即頭也不回地朝著冰岩城的城外狂掠而去。

    除了杜恆還在鬼哭狼嚎外,所有的圍觀者此刻全部傻眼,都呆愣在那兒不知所措。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