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萬眾矚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萬眾矚目字體大小: A+
     

    清冷皎潔的月光下,片片藍色樹葉飄落,每一片樹葉都藍光熠熠,猶如索命利刃。

    「嗤嗤嗤!」

    一條條青幽電芒,從木雕內交織成,在秦烈頭頂化為一層青色壁障。

    「啪啪啪!」

    爆竹般的炸裂聲,從青幽電傳來,每當一片藍色樹葉落入中,那電就光芒一暗。

    一股如浪濤般的連綿洶湧波動,透過電滲透進來,讓秦烈身子一沉,腳步突然凌亂。

    杜海天手持藍葉劍,臉色平靜如水,漠然看向秦烈,輕喝:「不自量力。」

    藍葉劍有韻律的抖了三下,三層碧藍色的波紋蕩漾開來,一疊連成一疊,靈力一層強過一層,海水般湧向秦烈。

    「嘭!」

    秦烈被第一層波紋衝撞后,轟然一震,臉色瞬間一白。

    他所有精力用在抵擋頭頂墜落的藍葉上,沒料到杜海天又一次出手,以浪濤般的靈力波動再次發起攻勢。

    「嘭!」

    又是一層波紋震動湧來,秦烈身子突然暴退,臉色漲得通紅,他一口鮮血堵在喉嚨,差點忍不住要噴湧出來。

    這層浪濤波動,比第一層強猛一倍!

    「波濤勁!第三疊!」杜海天忽然冷笑。

    「嘭!」

    第三層幾乎無形無影的波動,在秦烈尚未站穩之前,山洪爆發般狂涌過來。

    秦烈再也支撐不住,一口鮮血狂涌而出。身子猛地倒飛出去。

    「轟!」

    落地后,他臉色又由紅轉白,精神似乎一下子萎靡了下來。

    長街兩邊,一個個燈火通明的窗戶口,一個個觀望者都是沉默不語。

    所有人都能看出來,不論戰鬥經驗,還是靈力的渾厚精鍊程度,秦烈都要大幅度弱於杜海天。

    被杜海天的「波濤勁」正中胸口,秦烈的狂猛衝勢被直接止住。吐血倒飛落地。

    彷彿瞬間就失去了戰鬥力。

    「初入開元境,不過剛剛開闢了一個元府出來,竟也膽敢挑戰我?當真是不自量力。」杜海天提著藍葉劍,語氣平靜非常,「難道你沒有打聽清楚,不知道我已經開闢出了六個元府?我以六倍於你的力量。和你戰鬥真是毫無懸念可言,因為你對我構不成任何威脅。」

    快要走到秦烈身前之時,他聲音忽然壓低,「難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你記著,我是星雲閣的副閣主,就算是我殺了你。葉陽秋也不敢拿我怎麼樣。尤其是……在現今葉陽秋自己都自身難保的情況下!」

    他眼中殺機濃烈,手中藍葉劍內光芒璀璨。又有一片片藍色葉子飛出。

    「秦烈快逃!」那邊屠澤尖叫起來,「他要殺你!他是真敢殺你!」

    「走啊!」卓茜也叫了起來。

    可惜,杜海天麾下的堂主和幾名高階武者,死死將他們圍了起來,讓他們無法對秦烈伸出援手。

    他們只能大聲提醒。

    長街兩邊的各方勢力武者,皆是在窗口附身看向下方,看向杜海天的步步逼近。

    從杜海天的眼中。所有人都看出了他對秦烈的殺意,而且幾乎任何人都百分百相信杜海天敢下殺手。

    ——因為他是星雲閣的副閣主。因為他風頭正勁,因為連屠漠都讓出了閣主之位!

    「我知道你敢殺我。」秦烈抹掉嘴角血跡,突然站直身子,臉色蒼白地看著杜海天步步接近,眼中突顯瘋狂之色,「我就這裡等著,我等你來殺我!來啊!杜海天,我就在這站著,我看你怎麼殺我?!」

    他右手揮舞著木雕,重新構建熾烈電,將落來的藍葉給一一擋下來。

    他左手縮在袖口,悄悄捏著一顆寂滅玄雷,在暗中準備著。

    似乎瞧出了點什麼,杜海天忽然停下腳步,冷聲道:「怎麼?想玉石俱焚?」

    沒有繼續往前,杜海天搖了搖頭,以拿劍的手虛空抖動。

    只見濃厚靈力波動忽然凝現,又形成新一輪的「波濤勁」,要隔空將秦烈給轟殺。

    秦烈暗罵杜海天謹慎,眼見那「波濤勁」又要形成,他不得不側身快速閃避,唯恐波濤勁的三層波浪再次轟中身體。

    他左手捏著的寂滅玄雷,也不敢真正以雷力激活,只能暫時擱淺。

    秦烈本以為以天雷聖體硬抗「波濤勁」一擊,露出虛弱疲態的破綻來,就能引杜海天靠過來轟擊。

    然後他激活寂滅玄雷,以寂滅玄雷的恐怖爆炸波,將杜海天給瞬間擊殺……

    他心中早有完美計劃,卻沒料到杜海天明明大佔上風,已經完全處在絕對優勢的情況下,竟然還那麼小心謹慎。

    眼見「波濤勁」再來,剛剛硬吃了一擊的他,也暗暗驚懼,只能先避開鋒芒。

    「嘭!嘭!嘭!」

    三聲沉悶轟向,從秦烈挪開的石牆上傳來,波濤勁的波動過後,一堵厚厚石牆轟然倒塌。

    長街兩端,在醉香苑和明月樓上觀看的各方武者,都是微微變色。

    「看來此人快要突破到開元境後期了。」七煞谷的李中正驚訝說道。

    陸璃也是微微點頭,「看這威力應該是六個元府的力量都滿溢了。這人能成為星雲閣的副閣主,果然並不是只擅長陰謀詭計,的確有著相應的實力為底氣。」

    「我現在有點佩服秦烈的勇氣了。」李中正譏笑起來,「初入開元境的傢伙,才形成一個元府,竟敢挑戰這種六個元府能量全滿的敵人……」

    他停頓了一下,搖了搖頭,「果然如杜海天所言,當真是不自量力,不知死活!」

    「那諾,你說秦烈那傢伙……能不能像在石林那樣,牽引漫天雷電轟落?」水月宗那邊,小雀兒看著長街下秦烈狼狽躲開杜海天的波濤勁,壓低聲音道:「要是他能和上次一樣引雷電轟落,說不定他能贏的。」

    「上次他是恰巧突破開元境,因為他修鍊雷霆之力,所以才引發天地異常。」那諾站在窗口,聲音也刻意放低,「現在他已經突破了,應該不可能繼續發生奇迹了,不然他早引雷霆閃電了,何必弄的自己這麼狼狽?」

    「也是。」小雀兒微嘆,「在石林中,秦烈滅殺噬魂獸,算是救了我們所有人。我有點不想他出事……」

    那諾點了點頭,「雖然有些不太現實,但我也希望他能活下來。」

    「秦烈,你就這樣挑戰我?」杜海天揮舞著藍葉劍,一片片幽藍色的葉子虛空飄散,一一落向秦烈頭頂。

    不斷運轉天雷殛,秦烈釋放木雕內的電,將幽藍色的葉子擊潰,臉色狼狽的躲閃。

    ——躲閃杜海天波濤勁的暗襲。

    他在找機會靠近杜海天。

    然而,似乎知道他的心思,杜海天始終和他拉開一段空間,就是不讓他接近,「你想臨死前重創我對吧?我征戰多年,什麼樣的對手沒見過,豈會被你所傷?」

    深吸一口氣,杜海天臉顯不耐,「我看你還能躲多久!」

    一股驚人的靈力波動,從杜海天身上湧現,只見那藍葉劍倏然光芒暴亮,數十片藍幽幽的葉子忽然飛逸出來,從四面八方朝著秦烈飄去。

    「每一片葉子都會消耗你一分力量,我倒要看看,你以一個元府的力量,如何和我的六個元府進行抗衡!」杜海天冷喝。

    「啪啪啪!」

    漫天藍色葉子落來,在木雕形成的電中爆碎,每片葉子飛濺,秦烈體內力量就消耗一分。

    如杜海天所言,他以雷霆之力凝聚的電,每擊潰一片葉子,自身也要消耗一分力量。

    此刻,他丹田靈海內元府的雷霆之力,已經耗掉了五分之三。

    眼見又是漫天藍葉湧來,秦烈心一沉,終知道杜海天開始利用他的弱點,要以渾厚能量將他給耗盡,然後輕而易舉斬殺他。

    「小姐,似乎有人在街上戰鬥。」長街西南一角,一行兩人在月色下往靈材商街而去,其中一人聽到靈力鼓盪聲,忽然說道。

    他是梁忠。

    被他稱呼為小姐之人,自然就是森羅殿巡察司的謝靜璇。

    兩人天黑前才進入的冰岩城,他們是準備明天一早去李記商鋪,看看有沒有新的聚靈牌可以收購。

    極寒山脈的事了,靈獸之王和武者的契約重訂過,噬魂獸也死了,兩人這趟任務已經順利結束。

    他們也是打算明晨就回森羅殿。

    「今日元天涯人在星雲閣,柳雲濤坐上了星雲閣的閣主之位,誰這時候不開眼敢在城內動手?」謝靜璇黛眉一皺,嘀咕了一句,心生好奇,道:「過去看看。」

    在夜色中,兩人如同兩道冷電,幾個閃爍后,忽然就在長街街角站定。

    「竟然是秦烈!」梁忠低呼,臉色忽然變得複雜起來,點了點頭,說道:「杜海天和柳雲濤等人將凌家族人當成炮灰犧牲了,秦烈會心生暴怒很正常,只是,他竟然敢對杜海天當街下手,難道真瘋了不成?」

    停頓了一下,梁忠深深皺眉,又道:「敗了,他會被杜海天殺死,勝了他不也能殺掉杜海天,否則星雲閣會視其為叛徒,全城都會擒殺他。不論怎麼看,他都討不到任何好處,為什麼他會這麼不理智?」

    謝靜璇一身白衣,幽靈般立在長街一角,冷漠看向狼狽躲避的秦烈。

    半響,她搖了搖頭,評價道:「雙方差距太大,除非他能再次引動天雷轟落,不然他必死無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