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殿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殿主字體大小: A+
     

    深夜,李記商鋪。

    秦烈臉色憔悴,將自己鎖在那間小屋中,集中精神為寂滅玄雷刻畫靈陣圖。

    「噗!」

    一聲異響傳來,那暗青色的圓球逸出一縷輕煙,房間內也傳出一股糊味。

    秦烈泄氣般四腳朝天倒地,獃獃看著房梁,滿臉頹喪。

    「怎麼?又失敗了?」李牧的聲音,適時從外面響起,「第幾次了?」

    「第三次了。」秦烈重新坐了起來,「一共煉成六個成品,如今弄壞了三個,在靈板內刻畫靈陣圖,和在真正的器物內刻畫果然不太一樣。」他走出小屋,看到李牧在夜色下自飲自醉。

    「很正常。」李牧笑了笑,示意他過來坐下,然後說道:「這次才是你真正意義上的刻畫靈陣圖,第一次嘛,總是很容易失敗。你上次幫助人家補圖,是在人家的基礎上重新刻畫,相對要簡單容易一點。」

    「我明白。」秦烈勉強一笑,「只是最近事情比較多,想急著成功,一直失敗讓我很無奈。」

    李牧皺眉,先倒了一杯酒給他,然後忽然道:「你想殺人是吧?」

    秦烈臉色微變,低頭喝了一口酒,默默感受著喉嚨內的灼熱,並沒有急著答話。

    深深看了他一眼,李牧淡然道:「你眼中有殺意,我能看得出來,最近外面的局勢……我也多少聽說了一點。」

    「李叔,殺一個人如果要付出非常慘痛的代價。要不要去做?」秦烈抬頭,看著他的眼睛問道。

    「那要看你有多想殺他了。」李牧放下酒杯,沉吟了數秒,「如果你殺他的心不可遏止,有非要殺他的理由,不殺死他會後悔終生,不殺他自己心裡過不去。那不管你要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只要能保證自己活下來,都可以嘗試著動手。」

    秦烈神情一震。如終於下定決心,道:「多謝李叔。」

    李牧點了點頭,隨意道:「如果星雲閣容不下你,還有我這李記商鋪可以接受你。」

    秦烈心中一暖,又喝了一杯酒,旋即看看天色。說道:「我要先回星雲閣了,有兩個朋友……可能最近要走了。」話罷,他便起身往外面而去。

    就在他快要走出院子的時候,李牧眯著眼,突然又道:「靈材商街嚴禁爭鬥,只要縮著不出來。星雲閣、碎冰府都無法拿你怎麼樣。你記住,如果真走投無路了。一定要來我這商鋪。」

    「謝謝李叔。」秦烈輕聲回應,這才離開。

    李牧神色如常,繼續悠然喝酒。

    ……

    星雲閣。

    秦烈第二天過來后,發現姚泰已經離開,那煉器殿堂也被封閉著,只剩一個熔爐還在。

    「什麼時候走?」

    卓茜的樓閣內,秦烈和康智、韓楓聚在一塊兒。看著屠澤、卓茜兩人,幾人都是眼神黯然。臉上滿是無奈之情。

    「等柳雲濤他們回來,等我大哥和他交接完,我就和卓茜一起走。」屠澤沉著臉。

    「褚鵬呢?」秦烈問道。

    「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已經好幾天沒出來了,我們過去他也不見。」屠澤嘆息,「我知道他對我也有怨氣,但我也沒有辦法,上面都默許柳雲濤上位了,以後星雲閣我們屠家也沒辦法干涉,我又能如何?」

    「希望他能走出心結。」卓茜幽幽道。

    「康智你呢?」秦烈又問。

    「鬼知道。」小胖子康智臉上也沒有了笑容,「看我老爹怎麼說吧?反正星雲閣肯定呆不下去了,他去哪兒我只能跟著了。」

    「我也差不多,看我爹怎麼說了。」韓楓表態。

    「秦烈你呢?」卓茜問。

    「我?」秦烈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那森羅殿巡察司的謝靜璇和梁忠,之前也在極寒山脈周邊,應該最近兩天也會過來。」屠澤想了一會兒,建議道:「那梁忠對你很欣賞,你可以問問他有沒有什麼門路,要是你也能進入森羅殿,就算不是正式的戰將……也算是一條新路了。」

    「嗯,我雖然不希望你和那女人有什麼糾葛,但也覺得這條路總比繼續留在星雲閣好。」卓茜也認為這樣不錯,「杜海天和你仇怨極深,你繼續留在星雲閣恐怕會舉步艱難,甚至有性命之憂,也早點離開吧。」

    「再說吧。」秦烈皺著眉頭。

    一行人都是心情沉重,聚在一塊兒喝酒,越喝情緒越是低落。

    ……

    「柳副閣主回來了!」

    「要叫柳閣主了!」

    「咦,還有赤炎會、水月宗的人。」

    「歡迎柳閣主回閣!」

    傍晚時分,星雲閣門前傳來熱烈喧囂聲,隨著閣內武者的輕呼,柳雲濤、杜海天、魏興三人,陪同著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踏入了星雲閣,赤炎會、水月宗的幾名長老也緊隨其後,都是神態恭敬。

    元天涯看起來四十歲模樣,身形頎長,面容奇古,一雙眼睛深邃邪異,如能看透人心。

    他進來后,笑著看向星雲閣的眾人,每一個被他看到的人,都渾身不自在,好像心底內心秘密被人窺視了。

    「恭迎大殿主大駕光臨!」

    星雲閣的所有武者,一見到元天涯親臨,都是敬畏的行禮。

    連屠漠聽聞消息后,也急急趕了過來,和韓慶瑞躬身相迎,親自帶著元天涯走向星雲閣的議事大殿。

    「有勞屠閣主了。」元天涯神色淡然,含笑點頭,「果然是虎父無犬子,你父親屠世雄在森羅殿戰功赫赫,在幽冥戰場進進出出多次,每每能全身而退。」

    他看向屠漠,說道:「你也要去森羅殿了,身為初入的戰將,也會被派遣進入幽冥戰場。希望你也能和你父親一樣,也在幽冥戰場揚名立萬,早日躋身統領一職。」

    話到這兒,元天涯悠然笑了起來,「我麾下還有統領職位空缺著,就看你有沒有能力,有沒有興趣了?」

    「大殿主過獎了。」屠漠微微鞠身,沒有答元天涯的問話,只是在前面引路。

    元天涯微微一笑,大有深意的看向他,也沒有多說什麼。

    秦烈和屠澤等人也聚集過來,在人群中看著柳雲濤、杜海天、魏興三人,看向那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

    待到元天涯和柳雲濤、屠漠眾人消失,聚集在這邊的武者們,都是討論著元天涯到來的目的慢慢散去。

    「元天涯是森羅殿的大殿主,據說是通幽境後期,實力深不可測,是真正夠資格問鼎總殿主職位的強者。」卓茜看向元天涯消失的方向,低聲說:「他能給柳雲濤一個面子,親臨冰岩城還真是讓人意外,有他在這裡,柳雲濤將會沒有任何阻礙,會非常順利接手閣主職位。」

    「有他在,碎冰府的府主嚴文彥也會老實安分。」屠澤點頭,「嚴文彥在森羅殿的靠山也是他,據說他早就給嚴文彥預留了統領職位,只要嚴文彥突破到萬象境,一加入了森羅殿,馬上就是他麾下的一個統領。」

    「冰岩城內碎冰府、星雲閣的爭鬥,因為他將會真正中止。」卓茜嘆了一口氣,「上面讓柳雲濤上來,讓屠家徹底放手星雲閣,看樣子是為了顧全大局了。」

    屠澤不吭聲。

    「嗷!」

    突地,一聲凄厲慘叫劃破長空,在星雲閣東南角傳來。

    「褚鵬的聲音!」卓茜臉色一寒。

    秦烈、屠澤眾人二話不說,皆是往聲音響起的方向衝去,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很多星雲閣的武者,也是齊齊聞聲而動,朝著慘叫聲所在的地方衝去。

    議事大殿內。

    森羅殿的元天涯等人,都是神情淡然,和屠漠、柳雲濤等人講著話,像是沒有聽到慘叫聲。

    星雲閣東南角的藏器樓旁邊。

    杜恆陰寒著臉,和魏立一行人凝聚靈力,將褚鵬按在地上捶打。

    劉婷在一邊看著,明眸煞氣濃烈,「不知死活的東西,還想趁著人多殺了我們?簡直就是找死!」

    「想殺我?」杜恆罵罵咧咧,手中金靈鳥光芒熠熠,一一轟在褚鵬身上。

    褚鵬滿臉滿身鮮血,猙獰可怕,眼中都是瘋狂之色,悍不畏死地胡亂釋放靈力衝擊,手中一柄長劍厲光飛射,想要在杜恆、魏立等人身上留下致命傷口。

    可惜,在杜恆、魏立幾人合力的轟擊下,他早已支撐不住,很快就倒在血泊中。

    「褚鵬已經不想活了。」旁邊一人全程看到經過,「他偏偏要選在柳閣主、杜長老今天回來才下手,看樣子是要殺了劉婷、杜恆報復,讓柳閣主、杜長老體會失去親人的痛苦。他知道他就算成功了,也會是死路一條,可依然還是這麼做了,哎。」

    「他爹被當成炮灰犧牲掉,柳閣主、杜長老不但沒有被懲治,還成為了新的閣主和副閣主,被森羅殿的大殿主嘉獎……」一人插話,「他受不了也是正常,只是沒料到這小子有了求死之心,竟然會選擇在這時候鋌而走險。」

    秦烈、屠澤他們趕來后,立即聽到眾人議論聲,想也沒想,秦烈和屠澤就沖了過去。

    「都***給我住手!」屠澤怒吼著,將那柄星雲長刀抽出,一頭加入戰圈。

    秦烈則是眼顯凶戾,一聲不吭靠向杜恆,身上殺氣衝天。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