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一十章 失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一十章 失勢字體大小: A+
     

    星雲閣,屠漠書房。

    「大哥,你喚我和卓茜過來有事?」屠澤進來后,看到屠漠沉著臉,坐在椅子上正看著一封信。

    長老韓慶瑞在一旁站著,眉頭緊皺,神色也不太好看。

    「小澤,你和卓茜不能在星雲閣久待了。」屠漠放下手中的信,抬頭說道:「父親讓你們和我一起前往森羅殿。」

    「為什麼?」屠澤不太能接受,「大哥,你是在星雲閣一步步修鍊,慢慢磨礪到萬象境,才堂堂正正進入森羅殿的。我才開元境,現在和你一起進入森羅殿算什麼?」

    「對呀。」卓茜也附和道:「我爹的意思,也是讓我在星雲閣突破到萬象境,然後再回森羅殿。」

    屠漠無奈一嘆,「韓叔,你來給他們解釋吧。」

    韓慶瑞點了點頭,「閣主先前曾經許諾過,康輝副閣主和柳雲濤副閣主誰能在和靈獸的戰鬥中表現突出,誰就是下一任的閣主。柳雲濤和杜海天設計滅殺了眾多靈獸,在極寒山脈算是立下大功,深得大殿主的賞識,連七煞谷、暗影樓也都對他讚許有加……」

    一提起這件事,屠澤、卓茜都紅了眼,都是叫了起來:「這也叫大功?」

    「褚衍長老和麾下犧牲了,但卻換來了大勝,在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那些高層眼中,這些犧牲完全值得。而且,他們都認為柳雲濤行事狠辣果斷,能擔大任。會是星雲閣稱職的新領袖。」韓慶瑞說道。

    「為什麼會這樣?」卓茜聲音無力道。

    「大哥,父親是二殿主麾下的統領,二殿主和大殿主向來不合,柳雲濤和大殿主是不是刻意走近的?」屠澤臉色一邊。

    「你說的很對。」屠漠點頭,「一直以來星雲閣都歸我們屠家掌管,因為父親在二殿主麾下任職,所以星雲閣算是二殿主那邊的勢力。這趟閣主之爭,本來不論柳雲濤、康輝誰勝利,也都會二殿主那邊的人。算是我們屠家的……」

    他沉默了一下,繼續道:「柳雲濤顯然不想被屠家操控,他趁著靈獸和我們的戰鬥,在極寒山脈搭上了大殿主那條線,和大殿主走到了一塊兒。這趟,大殿主在極寒山脈表現出眾。正是風頭無兩的時候,二殿主也只能暫避鋒芒。」

    「因為碎冰府也是大殿主那邊的,上面為了緩和星雲閣和碎冰府間無休止的暗鬥,也算是默許了柳雲濤和大殿主的親近。上面覺得讓柳雲濤執掌星雲閣,雙方同為大殿主的人,碎冰府和星雲閣就不會繼續死斗下去了。」

    他看向屠澤。「說白了,碎冰府恨的是我們屠家。如果星雲閣不再屬於屠家,碎冰府也不會有那麼大的仇恨了。」

    話到這裡,屠澤卓茜都明白過來,都覺得心中微寒。

    「二殿主呢?他難道……」卓茜輕呼。

    「沒辦法,這趟大殿主在極寒山脈表現突出,據說最近就要和靈獸之王重訂契約了。」屠漠搖頭,「在這個當口上。二殿主沒辦法去爭取。而且上面不想碎冰府和星雲閣繼續斗下去,算是默許了此事。父親也知道星雲閣以後屠家管不了了,所以……」

    他將手中信交給屠澤,「你自己看吧。」

    屠澤沉著臉,低頭將信上內容看完,然後繼續沉默。

    「就這樣吧,等柳雲濤回來了,我就退位讓賢,你們倆和我一同前往森羅殿。」屠漠無奈的揮揮手,「你們倆最近就準備準備吧。」

    柳雲濤一旦接手星雲閣,以後屠家對星雲閣就再沒有了影響力,屠澤、卓茜留下來以後不會有人給面子,說不定柳雲濤還會暗中使絆子。

    與其如此,不如早早離開,也免得將來束縛重重。

    「我們走了,韓叔、康叔他們怎麼辦?」卓茜低著頭,「褚衍長老的仇,又怎麼個說法?」

    韓慶瑞一臉苦笑,搖了搖頭,「多謝茜小姐念著老朽,我這邊閣主都會安排,你們不用挂念。至於褚衍那邊……哎,你們就別想太多了,先把褚鵬情緒穩住,千萬別讓他這時候出來添亂。」

    「如今大殿主風頭正勁,和大殿主走近的柳雲濤、杜海天也是處在得勢的時候,此時我們無力和他們正面抗衡,只能先避其鋒芒了。」屠漠沉聲道。

    ……

    「聽說了么?柳副閣主在極寒山脈立下大功,會接管星雲閣閣主之位。」

    「以褚衍長老他們幾乎全軍覆沒為代價換取的功勞……簡直卑鄙至極,真沒想到他能這麼心狠手辣。」

    「但他成功了,據說森羅殿的大殿主非常賞識他,好像會在和靈獸之王定下契約后,隨著他一起來星雲閣一趟呢。」

    「不得不說,柳副閣主是個能人,手段要比屠閣主厲害很多。」

    「哎,還是屠閣主好,公正公平。如果柳雲濤上位了,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你沒看劉婷這幾天的神情呢,簡直得意的要上天了,已經不正眼看人了。」

    「魏立也是,還有一個新來的杜恆,這幾人最近真是威風呢。」

    「誰讓人家的爹得勢了呢?」

    在藏經樓、藏器樓、各大修鍊室內,最近都傳盪著此類的議論聲,幾乎所有星雲閣的武者都收到消息,知道等柳雲濤他們返回星雲閣,就會直接躋身閣主一位,而屠漠將會離開前往森羅殿任職。

    柳雲濤、杜海天、魏興的麾下,最近在閣內都是耀武揚威,氣勢紛紛提了起來。

    劉婷、魏立、杜恆等人,一個個更是了不得,平日里走在路上都哈哈大笑,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們的暢快得意一樣。

    ……

    秦烈在凌家四合院待了兩天。陪著凌峰、凌承志兩人,等他們情緒穩定下來,才重返星雲閣。

    一回到星雲閣,他就聽到各種議論聲,知道柳雲濤將會是新閣主,杜海天會是副閣主。

    他臉色陰寒,一路來到煉器殿堂,剛進去就見劉婷帶著魏立、杜恆走出。

    劉婷一看到他回來,神色一冷。哼道:「星雲閣不養廢物,以後這裡將被封閉,什麼煉器殿堂?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秦烈,你好日子到頭了。」杜恆眼神怨毒,「以前有屠家罩著你,你可以在星雲閣舒舒服服。以後……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們走。」劉婷傲然離開,眾人旋即跟隨。

    秦烈走進煉器殿堂。

    一個個櫥櫃被封條封著,各種煉器的靈材都被運走,只剩下那個中央熔爐因為體積龐大,還沒有被挪開來。

    姚泰就在他熔爐旁邊,一臉落寞。

    「姚大師……」秦烈輕呼。

    「什麼大師啊……」姚泰苦笑著搖了搖頭。「再過幾天,我就會被趕出星雲閣了。哎,真沒料到讓那柳雲濤得勢了。」

    「這裡的東西?」秦烈問。

    「都被搬走了。」姚泰解釋,「他們害怕我私藏靈材,說那些都是閣內的,要先挪走掉。」

    「閣主沒說什麼?」秦烈皺眉。

    「都這個時候了,閣主也不想和柳雲濤起衝突,也就放任了劉婷他們的亂來。」姚泰苦笑。「哎,早知道如此。我當初就為那小姑奶奶重新煉一個新的千幻鏡了,煉器師的自尊……有時候還真要不得啊。」

    秦烈無言以對。

    「我後天就走,以後……也沒法教你什麼了。這本小冊子你收著,都是我對各種低級靈材的見解,不算特別珍貴的東西,只是幾十年的經驗之談。」他將一本頗厚的經書交給秦烈,說道:「我所知的靈陣圖太粗劣了,就不傳授給你了,希望你將來能夠找到一個真正的名師。而我,還不配成為你的師傅……」

    接過那本煉器經驗書,秦烈心情沉重,誠懇道:「多謝姚大師。」

    揮揮手,姚泰示意他走吧,自己則是滿含深情看向熔爐,「我就多看你幾天,以後也不知道你會被如何處置,會落在何人手中。當初,我就是為了你來的星雲閣,哎,幾十年就這麼過去了,我還只是一個不成器的煉器師,最終還被掃地出門……」

    「大師看開一點。」秦烈寬慰道。

    「哎,我走了這熔爐不知道會怎麼安排呢,我用了幾十年的東西,真不想讓給別人。」姚泰嘆息著,「就算是毀了它,也不想讓別人糟蹋了,可惜……給劉婷知道了,又會滋生一堆麻煩事,算了算了。」

    姚泰似乎有毀掉熔爐的念頭,但又怕劉婷追究,一臉患得患失。

    「如果有機會,我會幫你毀掉它。」秦烈沉吟了一會兒,輕呼一聲,旋即朝著姚泰深深鞠了一躬,默然退走。

    他來到韓慶瑞那邊。

    「韓叔?」秦烈輕聲道。

    韓慶瑞正怔怔出神,見他過來后,勉強一笑,說道:「秦烈啊,你這幾天最好將你的貢獻點都兌換掉,不然等杜海天、柳雲濤他們回來了,可能會弄點事端出來。」

    「韓叔,你有什麼打算?」秦烈問道。

    「我?」韓慶瑞苦笑,「先待一段時間看看,待不下去了就走,我想找口飯吃還不難。」

    「韓叔,柳雲濤、杜海天害死褚衍長老和凌家族人一事,算不算觸犯刑堂刑法?」沉默了一會兒,秦烈眼中閃現厲光。

    「如果他們失敗了,褚衍他們全部死了,沒有能滅殺靈獸,那刑堂必然要插手問罪。」韓慶瑞嘆了一口氣,「可他們卻獲得大勝,以褚衍他們的死滅殺了眾多靈獸,幾乎扭轉了局面,逼迫的靈獸之王提前和我們簽訂契約。這麼一來,他們不但無過,還算是立了大功,贏得各方的讚賞,刑堂又能做什麼?」

    「難道褚衍長老和凌家的族人都白死了?」秦烈咬著牙,眼中戾氣漸深。

    「沒辦法,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秦烈,你就和我們一樣接受現實吧。」韓慶瑞嘆道。

    「我接受不了!」秦烈低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