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零九章 噩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零九章 噩耗字體大小: A+
     

    「有人回來了!」

    「有長老回閣!」

    「是褚長老的人!」

    「……」

    中午時分,秦烈和劉延兩人剛剛從修鍊區走出來,就聽到星雲閣南門的方向傳來叫嚷聲。

    最近一年,隨著武者和靈獸之間的戰鬥升級,星雲閣內越來越多的武者被派出去戰鬥。

    每當有隊伍回來,門前侍衛都會大聲吆喝,歡迎凱旋而歸者,給予他們熱烈的回應。

    「我們也過去看看吧。」劉延淡然一笑,「最近我收到消息,我們在極寒山脈漸漸佔了優勢,褚衍長老這趟應該斬獲不少靈獸了。」

    秦烈歇息了兩天,準備在後天著手為「寂滅玄雷」刻畫複合靈陣圖,此時處在放鬆自己的階段,聞言也點了點頭,和劉延一同往門前走去。

    先前熱烈的歡迎叫嚷聲,忽然間戛然而止。

    秦烈、劉延人在半路時,已聽不到門前傳出聲音來,似乎所有人都像是忽然變成了啞巴。

    「不對勁。」劉延皺眉,神色沉了下來。

    「怎麼回事?」秦烈愕然。

    「一般而言,只有損失慘重的回歸者,才會……氣氛那麼壓抑。」劉延心中已經有了不好預感,「興許褚長老他們情況不太妙。」

    秦烈沒有吭聲。

    幾分鐘后,秦烈劉延兩人和很多聞訊而來者,一起來到星雲閣的南門口。

    只是遠遠看了一眼,秦烈便臉色一變。低聲道:「劉哥,還真被你猜對了。」

    門前,一行褚衍的麾下皆是臉色灰暗,眼中沒有神采,他們很多人都是缺胳膊少腿,幾乎各個都是身負重創。

    褚鵬和屠澤、卓茜等人在隊伍後面,都沉著臉不吭聲,似乎遭受了什麼沉重打擊。

    尤其是褚鵬,他好像一路哭著回來的。眼睛都紅腫了。

    他神情也很麻木,木偶般和屠澤、卓茜走在一起,垂著頭不吭聲,整個人死氣沉沉的。

    聚集過來的星雲閣武者,還有門前的侍衛,這時候都沉默了下來。

    所有人都可以看出。這趟回來的人損失極其慘重,這讓他們無法歡叫出聲,說不出一句歡迎的話語。

    門前氣氛壓抑沉悶之極。

    「回來的人,連十分之一都沒有,褚衍長老的損失太可怕了。」一人看了會兒,輕聲嘆了一句。

    「怎麼沒有看見褚衍長老?」有人疑惑。

    這話一說出來。眾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該不會喪生了吧?

    旋即,眾人愈發沉默了。一個個臉色難看,心底泛出冷意。

    「閣主!閣主!」

    「韓長老!」

    眾人忽然紛紛驚呼出聲。

    星雲閣的閣主屠漠,和韓慶瑞從人群中冒出來,皆是神色沉重,兩人走了過來,看向褚衍麾下殘兵傷將,由屠漠問話:「褚衍長老呢?」

    「戰死了。」褚衍麾下的堂主吳崇。突地抬頭,眼中都是血腥之色。「請閣主為褚長老主持公道!」

    「請閣主為我爹討回公道!」褚鵬忽然跪下來,「砰砰」地朝著屠漠磕頭,他目眥盡赤,牙齒咬的嘎嘣直響,「是柳雲濤和杜海天害死了我爹!請閣主為我爹報仇雪恨!」

    「你胡說八道!你爹戰死了,管我爹什麼事?」劉婷和魏立、杜恆幾人,也在人群中觀望,這時候她尖叫起來,指著褚鵬罵道:「我爹和杜長老也是為閣內出力,也在和靈獸拚死戰鬥,你憑什麼污衊我爹?」

    「不是你爹和杜海天這雜種出毒計,我爹絕不會死!」褚鵬轟然站起,滿臉瘋狂之色,猛地朝著劉婷沖了過來。

    「褚鵬住手!」屠澤、卓茜急忙衝上前,分別拽著褚鵬的臂膀,將他給攔阻下來。

    「夠了!」屠漠怒喝一聲,道:「吳崇!究竟怎麼一回事?」

    「柳雲濤和杜海天為了對付靈獸群,在事先沒有知會任何人的情況下,安排了我們去做誘餌,將靈獸群引入一個山谷。我們被三百頭一階靈獸,六十頭二階靈獸,還有五頭三階靈獸圍在山谷中……」

    吳崇低著頭,臉色陰厲兇狠,「結果褚衍長老直接戰死,我們也幾乎全軍覆滅。而他們,則是聯合森羅殿的人在山谷岩壁上設伏,以滾石、火焰、寒冰對谷內靈獸狂轟。被我們引入山谷的靈獸群,幾乎被全殲,但我們和那些一併進入山谷的人,也差不多全死光了。」

    他猛地抬頭看向劉婷,深吸一口氣,厲聲道:「為什麼去山谷做誘餌的,不是你父親和杜海天長老的人?他們如果事先說明清楚,我們能提前有個心裡準備,也未必會死的那麼慘,不會死那麼多人!」

    劉婷後退了一步,被他氣勢所震懾,囁嚅道:「戰鬥總要有人犧牲的,至少,至少我爹他們成功了,殲滅了那麼多的靈獸,他們這是勝利,是大勝!」

    「不錯,是大勝!你爹和杜海天都是這麼說的,就連森羅殿的人,也是這麼說的。」吳崇慘笑,「以自家人做炮灰,以我們紛紛送死為他換來的大勝,真是好手段啊!他不但贏得了森羅殿大殿主的好感,還讓七煞谷、暗影樓的人,都紛紛讚歎他是以小換大,贊他手段了得!可是我們呢?我們的人全死了,褚長老就在面前被碧眼蟾蜍撕成粉碎!」

    吳崇臉色凄厲,「他們全都死了,一個接著一個死在我面前,他們很多人屍骨不全,被靈獸撕碎吞吃掉!就連褚長老,也是死無全屍!」

    「放開我!放開我!」褚鵬瘋狂咆哮著,死死瞪著劉婷,一副要拚命的架勢。

    屠澤、卓茜只能用儘力氣按住他。

    聚集在門口的星雲閣武者。聽到這兒都是神色沉重,都沉默著不發表意見。

    劉婷和魏立、杜恆等人,發現眾人看他們目光不善,沒有繼續逗留,而是悄悄退走了。

    「屠澤,你和卓茜給我看好褚鵬,所有受傷者立即都給我好好醫治。」屠漠皺著眉頭,低喝道:「吳崇,你跟我來。我要詳細問清楚。」

    屠漠對韓慶瑞點了點頭,兩人一起往他議事的大殿行去,吳崇在後面跟著。

    一見他和韓慶瑞率先離開,很多人也都漸漸散去,不過眾人都是臉色沉重,對這件事情留上了心。

    「褚鵬。節哀順變。」秦烈走上前,嘆了一聲,出言寬慰。

    褚鵬低著頭,如被困著的凶獸,神情猙獰可怕,還處在情緒極其不穩定的狀態。

    屠澤和卓茜看秦烈過來。眼神都有些怪異,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有什麼話不能對我說?」秦烈皺眉。

    屠澤想了一下。咬牙道:「兄弟,你應該對凌家沒什麼好感了吧?」

    「什麼意思?」秦烈疑惑道。

    「反正你很快也能知道,我也就不瞞你了,那些凌家的人……也和褚衍長老一起被當作誘餌派入那山谷。」屠澤沉著臉,補充道:「幾乎全部死光了。」

    秦烈臉色一白。

    「抱歉,我們沒能幫上忙,我們都和康輝、葉陽秋長老一塊兒。對這件事一無所知。」屠澤說道。

    「柳雲濤和杜海天、魏興隱瞞的太好了,誰也沒有能猜到他們竟敢如此狠辣。等我們知道消息的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卓茜幽幽一嘆,拍了拍秦烈肩膀,「你也……看開一點吧。」

    「凌家人收到消息了沒?」秦烈鐵青著臉,眼中殺意濃烈之極,「凌家過去的人,真的全部死光了?」

    「凌家應該知道了。」卓茜道。

    秦烈點了點頭,渾身冒著冷厲殺意,徑直出了星雲閣。

    「凌穎、凌鑫、凌霄……」

    一個個年青的面容在他腦海閃過,一幕幕並肩戰鬥的畫面,從他記憶深處提出來。

    他還記得離開凌家鎮之前,這幾人提著酒罈,在他最悲傷的時候過來陪著他徹夜痛飲,陪著他瘋狂叫嚷哭笑。

    「就這麼走了么……」

    他一路喃喃低語,臉色陰寒之極,如褚鵬一樣處在爆發的邊緣。

    等他來到凌家人居住的四合院的時候,他尚未進去,就聽到了滿屋的痛泣哭喊聲。

    院子內,凌鑫、凌霄他們的爹娘兄妹都在淚眼婆娑的痛哭著,連凌承志也是兩眼無神,失了魂兒般獃獃坐在一根木柱下,一聲聲的呢喃著,「大哥,大哥啊,大哥……」

    沒有出城的凌峰,眼睛通紅,他在凌鑫、凌霄等人的爹娘身邊不斷安慰,「大娘,大爺,以後我凌峰就是你們的兒子!我凌峰在此發誓,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將來必然會為他們報仇雪恨!」

    院子里,繚繞著悲傷痛苦的氣氛,所有的凌家人要麼沉默,要麼在痛哭叫罵。

    秦烈站在門口,看著一眾哭泣的凌家族人,看著咬牙發誓的凌峰,看著失魂落魄的凌承志……

    他忽然想起凌語詩、凌萱萱兩個姐妹。

    如果這兩姐妹知道父親慘死,知道從小玩到大的同伴全部陣亡,她們能否承受?

    「秦烈!」凌承志忽然發現他,臉色狼狽的沖了過來,雙手抓緊秦烈肩膀,有些歇斯底里地喝道:「你能不能通過星雲閣向陰煞谷傳個訊,將我大哥的死訊,和真正的死因告訴她們倆?!」

    秦烈能感受到肩膀上凌承志的力度,能體味到他內心的悲痛欲絕,但他只能漠然搖頭。

    「我沒辦法向陰煞谷傳訊。你應該明白,只有高等級勢力傳訊附庸勢力才會簡單方便,而附庸勢力想向高等級勢力傳訊,將會麻煩重重。更何況,星雲閣還不是陰煞谷的附庸,所以我也聯繫不上她們。」

    頓了一下,他又道:「就算是她們知道又能如何?柳雲濤、杜海天他們設計滅殺了眾多靈獸,雖然犧牲了很多人,卻得到森羅殿、七煞谷、暗影樓一致的欣賞。別說她們了,就算是鳩婆婆也沒辦法多說什麼,告訴她們又能怎麼樣?」

    此言一出,凌承志、凌峰和凌家族人,皆是臉色灰白,彷彿報仇的希望之火被他給一下子掐滅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