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零五章 苦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零五章 苦心字體大小: A+
     

    三個月後,冰岩城。

    一間植滿寧心草的屋舍內,秦烈端坐蒲團,閉目調息修鍊。

    這是星雲閣獨有的修鍊室——靜心室,室內種植著寧心草和靜神香花等植物,使得室內流動著一股清新祥和的氣味。

    牆壁上,還刻畫著凝神靜心的陣法,這裡所有布置都是為了凈化心靈,讓靈台明凈。

    在這種屋舍修鍊,只要武者稍稍留心點,不要去修鍊邪惡極端的靈訣,一般都不會走火入魔,不會心亂暴躁。

    此地,對很多靈訣的修鍊,境界的體悟,和武道的深刻認識,都有著很大幫助。

    靜心室內修鍊一天,需要花費五個貢獻點,三個月也不過四百五十個貢獻點而已。

    ——對今日的秦烈而言,這真的已經算不上什麼了。

    從石林返回后,秦烈就租了一間靜心室,專門用來穩固新境界。

    三月來,他凝神靜心修鍊,感受元府帶來的妙處,刻苦修鍊著,聚集更多靈力轉化雷霆閃電能量,一點點充盈著第一個元府。

    開元境初期,需要形成三個元府,每一個元府都要能量充滿,才夠資格進階中期境界。

    如今,他僅僅只是形成第一個元府,就連這個元府內的雷電能量也沒有完全充盈。

    修鍊,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每一步的進階都需要力量和感悟的積累,需要日積月累的艱苦修鍊。一點點地增強力量。

    「差不多了。」秦烈睜開眼,低語一句,走出了靜心室。

    「秦烈,你今天出來的挺早的。」劉延從對面修練場走出來,笑著打了個招呼,「最近的局勢不錯,七煞谷、暗影樓和森羅殿的高手一起出動,紛紛殺入極寒山脈,我們漸漸佔據上風了。這樣下去。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和極寒山脈的靈獸重訂契約了。」

    「那就好,已經死了不少人了,早點結束也好。」秦烈點了點頭,問道:「高宇那小子還沒回來?屠澤他們也沒回?」

    「那片石林的靈獸被斬殺乾淨后,高宇和屠澤他們都去了極寒山脈邊沿。和褚衍、魏興、杜海天長老匯合了。」劉延笑著過來,說道:「高宇那小子似乎快要突破到開元境了,而且已經積累了兩千五百貢獻點,這傢伙也有一手啊。」

    兩人邊說話,邊往外面走去,剛剛出了這片寬闊的修鍊區。負責看守的一名星雲閣武者就叫了起來,「秦烈是吧?韓長老要你出來後過去一趟。好像有人找你,給你送了點東西過來。」

    「我先去了。」秦烈和劉延告別。

    不多時,他來到韓慶瑞那邊,一進去就發現屋內坐著幾名身穿金衫的青年男子。

    這幾名青年衣衫胸口部位,有著金色山谷的圖案,只是看了一眼,秦烈就知道他們來自於七煞谷的金煞谷。

    「秦烈。過來見見七煞谷的朋友,他們屬於金煞谷。要前往極寒山脈參戰,順路來冰岩城給你送點東西。」韓慶瑞臉色微沉,似乎對那幾人並不感冒,等秦烈過來后,他指著一人說道:「這位是李中正,金煞穀穀主的小徒弟,就是他幫凌語詩送東西過來。」

    「你就是秦烈?曾經和凌師妹訂過婚的小子?」李中正從頭到腳將秦烈看了一遍,冷著臉搖了搖頭,道:「真不明白凌師妹怎會看上你這種小角色……」

    不等秦烈開口,他放下一個包裹在桌子上,直接就站了起來,一臉的不耐煩。

    「東西是凌師妹讓我轉交給你的,她剛剛跨入開元境中期,不能和我們一樣參與極寒山脈的戰鬥,所以讓我把東西帶給你。」

    冷眼瞥了下秦烈,李中正又皺眉道:「拿了東西就死心吧,凌師妹天賦極佳,修鍊速度也快,絕不是你能攀上的。嗯,你就在星雲閣好好過你的日子,別再對凌師妹痴心妄想了,否則將來必有血光之災。」

    話罷,他和幾名同樣來自於金煞谷的青年,沒有多看韓慶瑞一樣,徑直往外走去。

    「凌師妹現在都還對這小子念念不忘,一點都不給李大哥機會,這趟要不是我們恰好要路過冰岩城,她正好有用到我們的地方,她也不會理睬李大哥。」一人嘀咕著,「媽的,原來她還是為了這個小子,一個青石級勢力的傢伙,竟然讓她現在都沒忘,她還真執著……」

    「走吧,為了這種小人物專門跑一趟,我已經很煩了,你們少給我啰嗦。」李中正哼道。

    一行人漸行漸遠。

    「別理他們,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罷了,這些傢伙都是因為父輩在七煞谷,所以一出生就是七煞谷的人。如果沒有父輩的光環,他們什麼都不是,也不可能達到今天的境界修為。」韓慶瑞寬慰道。

    秦烈沉著臉,點了點頭,說道:「韓叔放心,這種人還亂不了我的心,影響不了我。」

    「嗯,那就好。」韓慶瑞欣慰笑了笑,「那丫頭人在七煞谷,還對你始終挂念,每隔一個月都有一封信過來,足以證明她對你的心意,你小子真有一手啊。」

    秦烈拆開包裹,看到裡面有一封信,還有一些瓶瓶罐罐,幾十塊凡級五六品的靈石……

    也沒有避嫌,當著韓慶瑞的面,他將信讀了一遍。

    凌語詩給他弄了三種淬鍊身體的方子,那些瓶瓶罐罐就是主要的靈藥,可以幫助他打磨身體,除此之外,還有幾枚能夠幫助他突破開元境的丹藥,和修鍊上用的靈石……都是為了提升他的境界準備的。

    藥方、靈藥、靈丹、靈石都是凌語詩煞費苦心尋來,其中一部分靈藥還是她偷偷節省下來的。這麼細心的準備都是為了秦烈境界的突破。

    凌語詩可謂是用心良苦。

    可惜,秦烈已經突破到開元境,經過這三個月靜心室的苦修,境界都已經穩固了下來。

    天雷聖體初成的秦烈,都是藉助於暴雷閃電煉體,壓根用不上她給的那種淬鍊身體的方子——她算是白費苦心了。

    放下信件,秦烈想了一下,問道:「韓叔,凌家現在住在城內什麼地方?」

    「南頭。」韓慶瑞笑答。又仔細解釋了一遍,點名凌家現在準確的位置,然後說道:「因為靈獸的威脅,各大附庸勢力的人員都遷移進了冰岩城,所以如今城內人滿為患,那邊的條件也肯定不好。可能會十幾個人擠在一間屋子內……」

    「我的貢獻點,是不是可以換取閣內任何東西?」秦烈又問。

    「只要價值不超過你的貢獻點,你都可以兌換,絕沒有問題。」韓慶瑞肯定道。

    秦烈點了點頭。

    走出這裡,他先去了藏經樓,挑選了幾本針對煉體境武者的經書。然後又去了靈材室兌換了一些丹藥,一共耗費近兩千貢獻點。

    帶著兌換來的經書和丹藥。還有凌語詩託人送來的包裹,他出了星雲閣,去南頭凌家的暫居之地而去。

    一個時辰后。

    他來到一個破舊的四合院門前,在一個凌家老僕詫異的目光下,他進了院子。

    一個個熟悉的凌家人,在這個四合院內進進出出,許多屋內擠著十幾個人。

    老人、孩子、婦人以家庭為單位。只能住在一個房間,院子內又臟又亂。環境惡劣不堪……

    「秦烈!」凌承志輕喝一聲。

    他臉色有些翹楚,無奈的從一間屋子走出來,道:「沒辦法,凌家就被分配在了這裡,一個鎮的人住在這麼一個四合院,自然不太好看。哎,只要能進城就行了,進城至少生命安全可以保證,在凌家鎮就難說了……」

    秦烈知道因為各大附庸勢力人員全部進城,讓冰岩城每一間房都變得彌足珍貴,凌家能夠被分配到一個四合院已經很不容易了,有很多人連個睡的地方都沒有,只能在大街上、大樹下自己找地方存活。

    「凌叔,凌峰他們在嗎?」秦烈點了點頭。

    「在,你來得巧,他們正好在。不過再過三天,他們就要出城了,他們被閣內分配了任務,要去城外作戰了。」凌承志勉強一笑,然後說道:「我大哥去求人辦事了,現在不在這裡,那個……上次的事情,是我們凌家對不起你,希望你能諒解。」

    「我是來找凌峰他們的。」秦烈冷著臉道。

    「知道知道。」凌承志神色尷尬,明白秦烈還沒有釋懷,然後揚聲道:「凌峰!凌鑫!都出來看看誰來了!」

    「誰啊?」

    「難道大小姐二小姐回來了?」

    凌鑫、凌霄嘀咕著,從前方一個擁擠房間探出頭,然後立即神色一喜,喝道:「秦烈啊!」

    凌峰、凌穎兩人,也分別從另外的房間走出來,一個個歡笑起來。

    「我三個月前從城外回來,之後一直都在閉關修鍊,所以沒有來看你們,抱歉。」

    秦烈解釋了一句,然後將凌語詩給的包裹拿出來交給他們,又將他以貢獻點從星雲閣換取的經書、丹藥一起拿出,都遞給了凌峰、凌鑫等人,誠懇道:「希望你們能藉助這些靈材早點跨入開元境。」

    凌鑫、凌霄、凌穎眾人,看著包裹內的靈丹靈藥和靈石,還有煉體的方子和適合他們境界修為的經書,都是神情激動,眼睛都發出光芒來。

    ——那些東西如果運用的好,絕對可以助他們提前跨界!

    對窘迫的凌家族人而言,那些靈丹、靈藥、靈石、方子、經書,絕對是夢寐以求的。

    「這麼多的靈丹靈石,修鍊的經書,還有煉體的方子……」

    「那幾個小子和秦烈交情深厚,算是遇到貴人了,真是讓人羨慕。」

    「或許通過那些靈材,他們真的都能在二十歲前紛紛跨入開元境,都能進入星雲閣修鍊。」

    「哎,星雲閣武者的待遇都不一樣,就像現在這樣,如果我們是星雲閣的核心成員,哪需要擠在這裡?早就在閣內的各大修鍊室苦修了……」

    「家主那麼對他,秦烈還這麼念舊,哎,凌家真是愧對人家啊。」

    「哎,的確是凌家不對,他爺爺、還有他都對凌家有恩,結果為了兩位小姐的前程,家主還是解除了他們的婚約。」

    「……」

    所有凌家鎮的族人,都聚集在這四合院,聽到秦烈出來他們紛紛走出。

    見秦烈拿出靈材、靈丹、靈石、經書出來,這些人都是神情震動,一個個交頭接耳議論起來,看向凌鑫眾人的目光都是羨慕之色。

    凌承志站在那兒,忽然老臉一紅,咳嗽了一聲,尷尬的回屋了。

    ——他已經沒臉待在這兒了。

    「這,這太貴重了,我們不能收。」在凌鑫、凌穎等人激動莫名之時,只有凌峰皺著眉頭,沉聲道:「秦烈,你自己留著吧,我們慢慢來就行了。」

    「呃,秦烈你就……你就自己留著吧,太,太貴重了。」凌霄忍著痛不看包裹內的靈丹和經書,聲音艱澀道。

    「別客氣了,你們都給我收下,這些東西對我沒用。」秦烈洒然一笑,道:「因為我已經進階到開元境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