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百零一章 靈魂鏈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百零一章 靈魂鏈接字體大小: A+
     

    山谷中火焰滔天,熊熊烈火將所有進入的路都給封住,梁忠和森羅殿的戰將只能在外面焦急觀望,沒辦法沖入谷內。

    屠澤、卓茜等人雖然關心秦烈,可也是無法在烈火中衝進來,只能急躁看著山谷。

    山谷邊緣滔滔火焰焚燒不息,谷內的火勢卻因為陣法的損壞,還有寒泉眼的寒氣抵充,變得不是那麼的猛烈。

    滾動的天雷閃電,不迭從他降落,如瀑布長河轟在秦烈身上。

    秦烈周身雷電如龍蛇纏繞,轟鳴不休,全身骨骼啪啪作響,每一根筋脈,每一塊血肉,每一滴鮮血,都已經酸痛到了極點。

    一聲聲雷轟,在他耳畔回蕩著,在他腦海響徹不停。

    天雷和閃電,如鎚子和刻刀,淬鍊打磨著他的身軀,洗滌他的筋骨、血肉、靈魂,助他真正形成天雷聖體。

    另一端,謝靜璇一身森嚴精鍊的烏鱗甲,端坐在玄冥獸身上,優美身軀變得僵硬,左眼瞳內浮現出噬魂獸主魂的印記出來……

    此刻她左眼瞳的印記,襯上那張覆蓋在她臉龐的猙獰面具,讓她忽然變得邪異起來。

    「給我出來!」

    她清冷的聲音顯得有些焦急惱怒,一絲絲黑色輕煙如黑色細線,悄然從她體內飛逸出來,正慢慢栓向她的軀體,想要將她給捆縛住,令她被那詭異的黑色細線完全操控。

    她右手半截雪白如玉的手臂,也被黑色細線纏繞。如手臂上紋著陰森邪惡的圖案。

    她左眼噬魂獸的靈魂印記,也因此由模糊變得越來越清晰,彷彿漸漸佔據了主動。

    「秦烈!」謝靜璇突然嬌喝,明凈的右眼冷光熠熠,她視線在秦烈身上定格,「你立即過來!快來我身旁!噬魂獸的主魂通過靈器侵入了我的身體,你馬上以天雷閃電攻擊我,不要留手!」

    秦烈還在奇怪噬魂獸的主魂為什麼忽然消失,聽她這麼一說。自然立即明白過來。

    這時候,漫天雷電依然無休止的落來,在他身軀內隱沒,在他骨骼、筋脈、血肉中肆虐著,淬磨著他的肉身。

    他承受著直達靈魂深處的痛苦,但理智並沒有因此喪失……

    他依言往謝靜璇身旁走去。

    「快一點!我快要。快要支撐不住了!」謝靜璇右眼光澤黯淡,左眼噬魂獸靈魂的印記,則是變得越來越清晰。

    忍著體內天雷閃電的狂暴衝擊,秦烈咬著牙,盡量加快了速度,終於來到她身旁。

    「真要以天雷閃電攻擊你?」秦烈忽然猶豫。

    「如果你想噬魂獸以我的身體衝出去。想留下噬魂獸這個後患,你可以不這麼做。」謝靜璇聲音都顯得無力起來。「否則,你必須要盡最大的能力,將它靈魂滅殺,將它真正毀去!」

    「先試試別的方法。」秦烈抬頭,集中精神意識,防止雷霆閃電砸落在謝靜璇身上,旋即說道:「把你的手給我。讓我抓住你的手。」

    「我動不了。」謝靜璇越來越虛弱。

    秦烈一皺眉,旋即不再猶豫。纏繞著雷霆閃電的兩隻手一同探出,先將謝靜璇從玄冥獸身上扯下來,然後立即握緊她那兩隻嫩白的玉手。

    「嗤嗤嗤!」

    在他全身流竄的狂暴電流,參雜著天雷的轟鳴,順著他的兩手狂湧向謝靜璇的臂膀。

    霎那間,謝靜璇兩隻玉手閃電熾烈,天雷之力如決堤江水般洶湧衝來,直接轟入謝靜璇體內。

    謝靜璇的身軀,瞬間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一絲絲閃電直接從烏鱗甲內逸出來。

    「啪啪啪!」

    如蔓藤覆蓋她周身的黑色魂線,在雷霆閃電衝進來后,突然紛紛綳斷爆碎。

    謝靜璇的手臂,和脖頸上的肌膚,又重新變得雪白起來。

    她快要失去神採的有眼睛,忽然重新煥發光芒,強忍著雷電在體內的破壞,她牽引著一股雷霆閃電之力,讓其一路逸入她腦海之中。

    「轟!」

    在雷霆閃電入腦的那一霎,如重重枷鎖被轟開,她忽然輕鬆下來。

    那深入她腦海之中的噬魂獸靈魂,被閃電雷霆沖入,變得無所遁形,忽然瘋狂釋放邪惡精神意識,朝著她靈魂狂轟濫炸。

    謝靜璇雙眸突現迷茫無助之色。

    她如被重擊了,口中無意識的呢喃,「爹爹,不要,不要留下我,我怕,我害怕……」

    也在此時,秦烈眉心的鎮魂珠驟然光芒熠熠,正照著謝靜璇的眼睛,從那鎮魂珠內,傳來一股奇異的吸力……

    一縷黑魆魆的魂線,從謝靜璇左眼瞳內被吸了出來,那魂線和秦烈眉心鎮魂珠連接。

    一絲絲,一縷縷的噬魂獸的靈魂,被其活生生從謝靜璇腦海抽離出來。

    鎮魂珠倏地光芒大盛。

    與此同時,秦烈和謝靜璇之間,像是突然建立了靈魂上的聯繫。

    他像是一下子走入了謝靜璇的腦海,看到了一副深藏在謝靜璇記憶深處,最深刻的畫面……

    暗紅色的天空中,沒有日月星辰,沉默壓抑的氣氛讓人幾欲瘋狂。

    赤紅色的大地不見一株草木,一眼望去都是光禿禿的山,山間遍布人類和獸類龐大的骸骨,很多骸骨沾滿灰塵,已經腐朽,卻萬年無人清理。

    許多幽靈鳥一樣的異域靈獸,在蒼涼荒寂的天上盤旋著,鳥雀的叫聲如末日喪鐘。

    在一具具白皚皚的靈獸骸骨中央,一個美麗的小女孩身穿戰鬥的衣甲,雙手抓緊一柄短刀,小小的身子微微顫抖著,澄凈如水晶的眸子泛出淚花,哭泣著不住哀求,「爹爹,不要,不要留下我,我怕,我好害怕……」

    「靜璇,沒有人能幫你,你必須要獨自存活下去。」一個體魄雄偉的男子,背對著小女孩漸行漸遠,他一直沒有回頭,只是冷漠地說話:「如果你連幽冥戰場的第一層都應付不了,那你就死在這裡,永遠都不用回來了。」

    不顧小女孩的苦苦哀求,男子慢慢遠去,直至最終消失。

    握緊短刀的小女孩,在男子消失后,無力的蹲在地上,一聲聲的抽泣著。

    泣聲最終引來一頭渾身長滿怪刺的陰森靈獸,這頭靈獸一出現,就張開血盆大口撕咬過來,要將這具鮮美的幼小身子吞下。

    小女孩兩眼通紅,大聲哭泣著,揮舞著短刀開始和這頭靈獸艱難戰鬥。

    她最後勝了。

    她渾身都是血,有靈獸身上的,也有她自己身上的,她在靈獸屍體旁邊坐了很久很久。

    她很餓,餓的頭暈眼花,可她父親沒有給她留下任何吃的,也沒有給她留下任何火石。

    她看著身邊的靈獸,然後一邊哭著,一邊以短刀割掉靈獸身上的肉,她咬著牙,狼狽地吞咽著那些血跡未乾的生肉塊……

    畫面就此戛然而止。

    秦烈回過神來,發現不再有黑色魂線從謝靜璇眼中飛逸出來,而他眉心的鎮魂珠也重新隱沒起來。

    謝靜璇閉著眼,和他握著手,似昏迷了過去。

    山谷外圍火焰依然滔天,天上雷霆閃電依舊朝著他落來,他體內的閃電雷霆之力,還在淬鍊著他的血肉筋骨。

    暫時沒有時間多想,他稍稍和謝靜璇拉開距離,就這麼坐了下來。

    凝神靜心,他運轉天雷殛,主動導引天雷閃電之力,在筋脈內狂暴流動,洗滌全身,以九霄雷霆之力來成就天雷聖體。

    他全情投入。

    時間悄然流逝。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上雷電消失,烏雲散開,皎潔明月高懸。

    山谷內火焰熄滅,只有谷外一圈還有火光繼續燃燒著,那些火焰來自於一根根赤紅石柱,來自於石柱內催發火焰的聚靈牌。

    谷外,梁忠和森羅殿的戰將神色沉重,都關注著山谷內的情況。

    屠澤、卓茜等人也在焦急等候著,想知道秦烈到底有沒有事,但因火焰沒有徹底熄滅,他們都沒辦法進入其中。

    他們只能無奈等候。

    又過了一段時間,谷內寒泉眼寒氣瀰漫出來,讓秦烈、謝靜璇周邊溫度越來越低。

    或許是寒冷的刺激,謝靜璇先一步幽幽醒來,她睜開眼后,雙眸澄凈如清湖,一眼看到前方端坐著的秦烈。

    秦烈身上閃電密集,體內傳來不迭的雷鳴聲,似在辛苦修鍊著某種秘法。

    噬魂獸本體早沒有了一絲生命氣息,谷內火焰漸止,只有外圍還有火圈沒有熄滅。

    她沉默著,看著秦烈慢慢回憶,神色漸漸變得複雜起來。

    過了一會兒,她摸了摸那把縮小的鉤鐮刀,發現一切如常后暗暗鬆了一口氣。

    然後她又檢查體內情況,發現渾身酸痛,每一根筋脈都火辣辣的,如要撕裂綳斷一般。

    她微微皺眉,也和秦烈一樣坐了下來,取出丹藥服下,開始調理身體,要儘快恢復戰鬥力。

    月亮隱沒,太陽升起,谷內火焰全部熄滅。

    梁忠和屠澤、那諾、熊霸等人,踏入焦黑的山谷,來到寒泉眼旁邊的中央地帶,他們一眼看到了謝靜璇和秦烈。

    兩人都閉著眼,隔著十來米,面對面的端坐著,似乎都在用心調息。

    而噬魂獸的本體,依然還在寒泉眼旁邊,生息全無,明顯已死去許久,谷內再也沒有它的分魂活動。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