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十八章 開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十八章 開啟字體大小: A+
     

    「高宇太厲害了!」

    「這傢伙,身體內封印著什麼妖魔?」

    「天哪,連噬魂獸都在害怕那東西?高宇,高宇這傢伙藏著什麼秘密啊?」

    「多虧了高宇,是高宇扭轉了局勢!」

    谷外,水月宗的少女,還有赤炎會的一幫人,都是恐懼地看著那魔影在高宇頭頂浮動著,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牙齒打顫的議論著。

    班鴻和存活的森羅殿的戰將,也是驚喜之極地看向高宇,就連梁忠也鬆了一口氣,以讚許的目光朝著高宇點了點頭。

    這一刻,高宇無疑是眾人焦點,任何人都將其當成關鍵人物。

    在他們眼中,是高宇的存在壓制了噬魂獸,讓本來可以撲殺下來,將謝靜璇、班鴻、秦烈一眾人滅殺的凶魂給鎮住,令其不敢輕舉妄動。

    連梁忠,都對高宇生出了一絲感激——他本被噬魂獸本體逼的要撐不住了。

    因為高宇放出妖魔影子,噬魂獸本體停止了對他的瘋狂攻擊,讓他得以有喘息的機會。

    「那個什麼秦烈,似乎沒有任何用啊?為什麼森羅殿的人,會帶著這麼一個傢伙過來?」

    「想不通,我也覺得他沒什麼用,只是累贅罷了。」

    「嗯,剛剛那梁先生,還對他寄予厚望呢,說讓他引動什麼天雷下來。可惜什麼都沒發生啊,真是可笑,他們都看走眼了。」

    「是的,都看走眼了。被期待的秦烈沒發揮作用,反而是那高宇隱藏著這般恐怖手段!」

    「高宇前途不可限量!體內封印著這般可怕的凶魂,將來的成就難以想象,要留意高宇了!」

    谷外的很多人,盯著高宇不斷讚歎著,提起秦烈來一個個都是表情輕藐。

    那些水月宗的少女,包括那諾,也是眼眸閃亮,視線皆是匯聚在高宇身上。

    至於秦烈。這時候已經完全被她們忽略掉了。

    「我,我先到谷外了。」

    然而,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的高宇,臉色慘白,捂著頭無意識地叫喊著,忽然腳步蹌踉的往谷外行去。

    那妖魔影子。就懸浮在頭上,隨著他移動而移動。

    眾人頭上另外一個噬魂獸分魂凝結的凶魂,一見那魔影移動,也不住避讓,似乎生怕擋在了那巨魔影子的路上,被對方遷怒了。

    「你去哪兒?」

    「高宇!」

    「別動啊!」

    見高宇往外走。所有人都慌了,都趕緊叫喊了起來。都在制止他,讓他停留在山谷中。

    所有人都希望高宇的存在,能讓那更加恐怖的妖魔殘影留在谷內,以此來震懾住噬魂獸。

    可惜,高宇對眾人的叫喊視而不見,他只聽從那一個個直達靈魂深處的催促聲:儘快遠離!離開秦烈!走出谷外!

    高宇能感受到忽然冒出的巨魔影子,來自於鬼臉戒的記憶碎片組合。對他沒有一點惡意。

    他甚至隱隱感知到,那巨魔的焦急催促。都是為了他好……

    高宇本就是極端自我的人,對於森羅殿的任務,對於噬魂獸的威脅,他一點不放在心上。

    在他來看,只要他能好好活著,不管噬魂獸會殺死多少人,都和他沒有關係。

    所以略一斟酌,他選擇相信自己的感覺,於是他不顧眾人吆喝,不顧一個個焦急的呼聲,堅定的走出了山谷。

    他一離開山谷,那懸浮他頭頂的恐怖魔影,忽然縮入他體內,瞬間隱沒不見。

    一個個直達他靈魂的催促聲,也突然沒了,他仔細感受,卻無法洞察到那巨魔的氣息和蹤跡。

    似乎那巨魔以虛影顯形,耗費了太多能量,它像是無法持續,只能重新蟄伏起來。

    「啪!」

    謝靜璇手中的玉石,此刻突然碎裂,那滴殷紅的朱雀之血也消失不見。

    她睜開眼。

    「還差一點!就差一點點!」

    謝靜璇眼神頹喪,她咬著牙低呼一聲,忽然站了起來。

    山谷內,一條條溝壑火焰熊熊,一根根赤紅石柱內,也釋放出火焰流光,和溝壑內的火光連成一片。

    她幾乎以朱雀之血催發的火苗,點燃了所有火源,但最後時刻因為凶魂破裂了所有光罩,她急著醒轉過來應敵,驚慌之下沒有能控制住,導致還有一分朱雀之血沒有被激活,也讓三道溝壑內的日耀石沒被朱雀之血引燃。

    八極離火陣也將因此無法將十成力量發揮出來。

    「大人!大人!」

    「小姐!」

    她醒來后,班鴻和梁忠都神情一松,皆是激動看想她。

    身穿烏鱗甲,以面具覆蓋臉龐的謝靜璇,在他們的目光中輕輕搖頭,「差一點,八極離火陣無法徹底催發出來,希望火焰威力足夠。」

    這般說著,她清澈的眼眸中,閃耀出璀璨光芒。

    一條條猶如彩虹般的光芒,從她身上飛逸出來,沒入周邊的石柱中。

    一個個赤紅石柱,忽然間靈力波動濃烈,山谷內濃烈的天地靈氣如被激發,隨著火流動起來,增強著火勢,讓每一個有火焰的區域都愈發兇猛的燃燒。

    噬魂獸本體和凶魂,齊齊掙紮起來,似乎感受到一股專門針對它的煉化火焰,在瞬間封鎖了整個山谷。

    「忠叔,帶人離開山谷!」謝靜璇冷聲道。

    「明白。」梁忠急忙行動。

    謝靜璇身軀微顫了一下,似乎先前力量耗費太劇烈,一時間沒有適應過來,不過她很快調整好,先抄起兩名森羅殿的戰將,飛快飛向谷外。

    此刻山谷洶湧火焰連天,每一個角落都是火焰熊熊。熾烈的火團如結界,將天空都給封鎖著,熱的人根本無法承受。

    噬魂獸本體和分魂,在濃烈火焰中發狂般的嚎叫著,漸漸相互靠攏。

    謝靜璇和梁忠兩人,則是飛快活動著,抄起一個個森羅殿的戰將,不論死亡還是力竭者,都往谷外輸送。

    「秦烈!還有秦烈!帶上他!」屠澤大叫。

    他發現謝靜璇和梁忠。先救的對象都是森羅殿的人,死人也都不放過。

    而秦烈,依然坐在那兒,像是深陷噩夢中一般還在渾身顫抖,沒有先落在他們眼中,沒有被他們立即帶走。

    谷內火焰愈發兇猛了。像是整個山谷都在燃燒,那熱氣衝天而起,讓谷外的屠澤等人都有點受不了,不得不往後退避。

    屠澤、卓茜、康智等人,心中都惦記著秦烈,都在谷外大呼小叫。生怕謝靜璇、梁忠遺忘秦烈,亦或者時間不夠沒辦法將秦烈帶走。害秦烈被烈火給化為灰燼。

    「別吵!」

    梁忠呵斥了一聲,最後將秦烈和一具森羅殿的屍體一併抓住,和謝靜璇一起順著某條通往谷外的獨特路徑,沖向了山谷外。

    他們來到山谷外面之後,山谷內接連發生火焰爆破聲,有不少火焰石柱轟然爆炸,讓谷內八極離火陣的威力更加恐怖。

    「高宇!你怎麼回事?」秦烈被帶出來后。屠澤鬆了一口氣,旋即瞪向高宇。「你多在山谷內逗留一會兒,他們能減輕不少壓力,你在搞什麼鬼?」

    「高宇,為什麼突然離開山谷?」梁忠也在問。

    軟綿綿癱軟在地上的班鴻,還有那些森羅殿的戰將,水月宗、赤炎會的人,甚至謝靜璇都看向高宇,眼中有責備之意。

    在大家的注意下,高宇眼神陰沉,臉色僵硬,忽然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他聽從先前巨魔殘影的所說,盡量遠離秦烈,所以在秦烈出谷后,他選擇再次避讓,遠離秦烈所在的方向。

    他也不知道秦烈身上有著什麼,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他知道那將會對他不利,所以他走開。

    旁人的質疑迷惑和追問,他全部一概無視。

    「這傢伙真是怪人,什麼毛病啊?」

    「好像我們身上有毒一樣,躲什麼呀?」

    「他身體藏著妖魔,所以這傢伙的脾氣……果然也是詭異無比,還是少接觸好。」

    眾人暗暗嘀咕著,看高宇的目光都很怪異,但也暗暗有點忌憚,說歸說,他們沒人敢對高宇怎麼樣。

    包括森羅殿的梁忠等人,也對高宇有點忌憚,生怕惹出那東西出來,弄出無窮的麻煩。

    「那是魔神殘影。」謝靜璇眼睛盯著高宇,「他修鍊的靈訣,還有他手上的戒指,都不同尋常。還好,還好只是魔神的殘影,還好他境界太低,沒辦法讓魔神真正走出來,要不然……」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梁忠和森羅殿的戰將,卻是眼顯懼意。

    「魔神殘影?那是什麼東西?」熊霸撓著頭,一臉莫名其妙,「沒聽過,不過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連噬魂獸都害怕。」

    「卓茜,你知道?」屠澤看到她臉色一變,忍不住問道。

    「不太清楚,先看看秦烈情況如何。」卓茜神色很不自然,似乎聽說過魔神殘影一說,她沒有解釋下去,而是在秦烈身邊蹲下來,低聲叫道:「秦烈,你怎麼樣?能不能聽到我講話?秦烈……」

    她在一聲聲呼喊,可惜秦烈沒有任何反應,像是聽不到她講話。

    屠澤等人,也都著急了,都圍繞在秦烈身旁一起低呼,想要將秦烈喊醒過來。

    「小姐,那八極離火陣……能不能徹底煉死噬魂獸?」梁忠臉色恢復正常,看著不斷發生火焰爆炸的山谷,憂心忡忡地問道。

    「死了五個兄弟,如果還不能滅掉噬魂獸,他們就白死了。」班鴻嘆道。

    「我也不知道。」謝靜璇輕輕搖頭,「本來應該可以煉死,但因為現在無法將陣法十成威力釋放,所以就未必能行了。」

    她這麼一說,眾人都不安起來,看向山谷的眼睛也都布滿了愁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