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十六章 岌岌可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十六章 岌岌可危字體大小: A+
     

    谷內,隨著一條條溝壑燃燒成火龍,八極離火陣漸漸形成。

    此時,山谷外層的石柱都燒成赤紅色,並且飛出一道道火線,和溝壑內日耀石形成的火光連接起來,交織成巨大火,把山谷天空都給封鎖住。

    谷內炙熱的高溫,烤的人幾乎承受不住,眾人都是汗如雨下。

    好在謝靜璇挑選的位置,似乎恰恰處在八極離火陣的陣眼,那些洶湧的火焰,交織的火,都沒有從這一塊兒經過。

    秦烈等人站在那兒,身旁沒有火焰襲來,承受的也只是谷內高溫。

    他們頭頂,那一頭頭巨大的凶魂在火焰慢慢炙烈后,似乎傳出了凄厲慘叫,像是不堪忍受火焰的炙熱。

    秦烈仔細觀察著,發現謝靜璇手中的玉石,內部封印的火苗像是一滴殷紅鮮血。

    那鮮血成小雀的形狀,當一團火焰被她靈力催發飛出,那微縮鳥雀形狀的鮮血,就會縮小一分。

    「朱雀之血,應該是朱雀身上的一滴鮮血!」高宇突然道。

    秦烈一臉訝然,「你了解?」

    高宇神色陰鷙,微微點頭,「朱雀一出生就是七階靈獸,隨著年歲增長和力量的提升,朱雀還能持續突破。朱雀是最可怕的火焰靈獸,它的鮮血也是最濃烈的火源,能將任何火屬性晶石的炙烈催發出來。」

    見秦烈暗暗動容,高宇又道:「一滴朱雀的鮮血,完全燃燒起來能夠將一個水潭蒸發。而且價值連城,對修鍊火焰靈訣的武者來說,朱雀之血可謂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寶。朱雀這種傳說中的靈獸,常人很難遇到,我們腳下這塊大陸都未必存在……」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秦烈愕然。

    點了點頭手上的鬼臉戒,高宇低聲道:「它告訴我的。從修鍊九幽浮魂錄起,我就發現它內部有一些零散的記憶碎片,我在藉助於它修鍊的時候,有時候能融合一些記憶碎片。獲知許多我也無法想像的資料。」

    「原來如此。」秦烈驚奇看向那戒指,然後又扭頭看向謝靜璇手中的玉石,看向玉石內的朱雀之血,「難怪她要集中所有力量,來催發玉石內的火焰,用裡面形成的火苗點燃日耀石。出生就是七階的靈獸。堪比涅槃境存在的朱雀,它身上的鮮血……想想都覺得可怕。」

    「嘭!」

    一頭凶魂衝撞在紫色光盾上,班鴻身軀首次搖晃了一下,他臉上也浮現一絲蒼白之色。

    「班鴻大人!」

    「大人!你怎麼樣?」

    「大人!」

    森羅殿的其餘戰將,立即覺察到班鴻的異常,急忙低喝起來。

    一抹血跡。從班鴻嘴角流逸出來,他隨手擦拭掉。搖了搖頭,沉聲說:「我沒事,不過我無法百分百護住這一塊兒了。下面凶魂的攻勢,我未必能夠全部承受,你們都準備起來,準備替我補漏。」

    「是!」眾人齊喝。

    秦烈抬頭,眼神一變。「凶魂又在相互融合!」

    原先,在他們頭上天空有幾十頭凶魂。那些凶魂是連續衝擊光盾,不斷消耗著梁忠、班鴻他們的力量。

    這時候,幾十頭凶魂中,有一部分停止攻擊,而是相互聚集起來,似乎要凝為更大一頭凶魂出來。

    眾人都抬頭去望,然後臉色都沉重起來,意識到下一輪的攻勢,將會更加恐怖。

    另一端,和噬魂獸本體相比,要顯得極其渺小的梁忠,操控著青月,也正在和它激斗。

    噬魂獸如一座小型肉山,它行動不是特別方便,尤其是山谷內火焰溝壑接連點燃后,留給它活動的空間越來越小。

    在洶湧的烈火焚燒下,噬魂獸皮膚表層的皺褶流出一層奇異的油漬,那油漬像是一層膜,在保護著它的身體。

    青月旋動間,帶動起束束青色光劍,那些光劍都是凌厲無比。

    然而,刺在噬魂獸的身上,被那一層油漬形成的膜一擋,看似凌厲可怕的劍光,威力竟然被抵消大半。

    激斗許久,噬魂獸身上不見一個傷口,反而梁忠肩膀被綠色毒液沾上,已經開始酸麻腐爛。

    若非谷內火焰飆升,將噬魂獸給壓制著,興許梁忠還要更慘。

    谷內眾人形勢不容樂觀。

    谷外,獨角馬所在的區域,赤炎會、水月宗、星雲閣、碎冰府的小輩們聚集在一塊兒,都是驚異地看著谷內動靜。

    「少主,那秦烈……似乎和森羅殿的巡察司搭上話了。」碎冰府的方向,一名碎冰府的武者臉色幽冷,「難道我們真就不動手了?」

    嚴子騫左臂裹著厚厚紗布,紗布上血跡都滲了出來,他怨毒的眸子在秦烈身上凝聚,「秦烈非死不可!」

    「看現在的架勢,巡察司的人不一定能殺掉這頭異獸,如果出了問題,我們怎麼做?」馮凱壓低聲音詢問,他也是臉色森寒,將秦烈恨到骨子裡了。

    「該殺就殺!」嚴子騫將聲音放低,「一旦發現巡察司他們撐不住,找到了機會,我們就悄悄動手!」

    「少爺,不怕巡察司將來追究?」另一人輕聲問。

    「我們碎冰府的後台……和巡察司本就有過節,如果上面知道我們能破壞掉巡察司的任務,說不定還會嘉獎我們。」嚴子騫為了讓眾人寬心,隱諱道明了內部糾葛,「巡察司是總殿主的人,而我們的後台,是下一界總殿主最有力的競爭者。」

    此言一出,連馮凱在內的碎冰府武者,都是眼睛一亮,再看巡察司他們的時候,似乎已經沒有了敬畏之色。

    「你們沒事吧?」另一端,屠澤來到水月宗的那諾等人旁邊,他看著那名低泣的少女,輕嘆一聲,說道:「抱歉,不是故意要勾起你們的傷心事,只是為了讓裡面的兄弟安心,對不起了。」

    「和你沒關係。」那諾皺著眉頭,瞪了那低泣少女一樣,嬌喝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麼用?她們能被你哭回來嗎?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功夫去哭!等活著回到水月城了,你們隨便哭多久,現在都給我打足精神!」

    被她一喝,那少女連忙止住哭聲,怯怯的站在那兒不敢搭話。

    「我們有三個姐妹被靈獸撕碎了。」那諾黛眉深鎖,看著山谷內的動靜,平靜說道:「希望我們和極寒山脈靈獸間的戰鬥,能夠早一點停息下來,不然我們傷亡還會添加,還會有新的同伴死亡。」

    過來的時候,那諾和那些少女還都是心情雀躍,如放出來的鳥兒一般。

    前期,在石林外圍她們一直佔據主動,都是她們來擊殺靈獸,自己一直沒有傷亡,所以她們完全沒有意識到有一天她們也會死……

    現在,經歷了從小到大的夥伴,被靈獸當著她們的面咬碎撕吃一事,她們對這場和靈獸的戰鬥有了全新認識,觀念上也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應該不會持續太久,畢竟……靈獸的死亡也很大。」屠澤嘆道。

    「你們星雲閣有兩個人被森羅殿巡察司看中,嗯,我恭喜你們。」那諾看向谷內的秦烈和高宇,忽然說道。

    「未必就是好事。」屠澤苦笑。

    他這番話才落,谷內,那邊班鴻口吐鮮血,忽然色變道:「我的光盾破碎了,你們堅持住!秦烈、高宇!你們如果有辦法,就給我立即施展出來,幫大人再堅持三分鐘!只要三分鐘就好!」

    話到後來,班鴻渾身顫慄,口鼻都在流血。

    「嘭!」

    那一頭由十來個凶魂凝結出來的新傢伙,咆哮著,它有著妖魔的頭顱,凶龍般的身軀。

    如今它在瘋狂衝擊著光盾,令紫色靈蛇形成的紫色光盾,化為點點紫光飛濺崩潰,徹底失去了防禦作用。

    紫色光盾護罩下方,另外的幾層光盾,在它衝撞下也是幾欲崩潰。

    其餘森羅殿的戰將,此刻盤坐下來,渾身光芒衝天,有幾人皮膚都裂開來,有血珠子從皮囊內滲出來。

    模樣極為凄慘。

    「秦烈!你有沒有辦法從九霄深處引動一道天雷轟下?」梁忠在那邊突然叫喊起來,「雷霆閃電是凶魂的剋星,比火焰對它們的傷害大的多!如果你能像當初一樣,在石橋上激發一道天雷轟落,就能立即傷到那凶魂,壓壓它的凶焰!」

    「秦烈!你要有辦法就快點!我們撐不了太久!」班鴻吼道。

    「噗哧!」他身旁一名森羅殿的戰將,忽然口中鮮血狂飆,眼中神采迅速潰散,軟綿綿的倒地而亡。

    「大人!我不行了!」又有一人尖叫起來,如將生命潛力激發,渾身冰藍色光芒如雲朵飛逸出來,融入頭頂的光罩中。

    當最後一朵冰藍色光芒從他體內飛出,他身上就沒了一絲生命波動,大睜著眼倒下。

    「兩分鐘!再有兩分鐘就好了!撐下去,再撐兩分鐘!」班鴻歇斯底里狂叫,神態瘋狂,一絲絲細微的紫色芒光,被他努力聚集著,想要再次凝為一條紫色靈蛇,可惜他拼盡餘力,也不能讓那條靈蛇真正形成。

    他已經油盡燈枯。

    「秦烈!不管行還是不行,你都要試試啊!」梁忠怒道。

    秦烈轟然一震,忽然閉上眼,立即坐了下來。

    他開始全力運轉天雷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ps:弱弱地求下月票推薦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