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十五章 凶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十五章 凶魂!字體大小: A+
     

    噬魂獸的破階之路,才剛剛開始,就因為謝靜璇啟動八極離火陣而不得不中止。

    所有準備被凈化的分魂,隨著它本體的咆哮怒吼聲,在天上不斷凝結,衍變成一頭頭凶戾狂暴的凶魂。

    一頭頭凶魂身高數米,渾身漆黑如墨,攜帶著狂亂、壓抑、殘暴種種波動,接連從天上衝擊下來,要將始作俑者撕碎吞沒。

    謝靜璇閉著眼,依舊在集中精力點燃其餘溝壑內的日耀石,不被從天而降的凶魂影響。

    然而,梁忠、班鴻和那些森羅殿的武者,卻是如臨大敵。

    他們都是神情凝重,盡全力釋放靈力,形成各種流光溢彩的光盾,構建成嚴密不透風的防線,阻止凶魂的滲透。

    「殺!殺!殺殺殺!」

    高宇臉色猙獰,猛然站起,瞳仁中布滿瘋狂暴戾之色,鬼臉戒上一團團怨靈凝結浮現。

    他朝著最近的班鴻突然下手。

    「呼!」

    一條由灰濛濛怨靈形成的灰色河流,從他兩手掌心飛逸出來,徑直流向班鴻胸口方位。

    正全力催發紫色靈蛇,組成紫色靈光防線的班鴻,神色一冷,抬手就準備粉碎那煩人的灰色河流。

    萬象境的班鴻,如果不分輕重的下手,高宇就算是不死,也將會立即受重傷。

    「別!交給我!」

    秦烈驚叫,不等班鴻真正出手,忙擋在他身前。左手內的木雕用力一揮。

    青幽電流如針般刺出,將那沖向班鴻胸口的灰色河流截住,一條條怨靈倏一碰到熾烈閃電,紛紛凄厲叫喊著縮回,縮入高宇指頭上的鬼臉戒。

    「高宇!醒來!」

    秦烈上前一步,指尖一抹青幽閃電驚鴻一現,在高宇後頸處隱沒。

    高宇身子顫慄起來,如被電擊,眼中茫然也慢慢消褪。漸漸清醒過來。

    數秒后,高宇徹底醒來,他對著秦烈輕輕點頭,忽然又坐了下來,凝神調整起來。

    「那些凶魂惡鬼不能衝破光盾防線,不過它們聚集起來的邪惡精神意識。卻不受光盾的防禦影響。」梁忠適時插話,「我們組成的防線擋不住精神入侵,所以你們倆最是要小心一點,免得被它的邪惡意識掌控了,反而來對我們進行攻擊。」

    被梁忠稱呼為「青月」的靈器,懸在眾人頭頂。如一輪青色彎月,釋放出蒙蒙青光。

    青光如海水蕩漾的波紋。一層層一圈圈蔓延,凝為一個青幽的光盾。

    也是最外層的光盾。

    青幽光盾的存在,像是一個冰瑩的青色罩子,將大家裹在裡面。

    一頭頭凶魂衝撞在青色光罩上,撞的罩子嘭嘭直響,卻未能破掉罩子進入。

    青色罩子下面一圈,為紫色靈蛇凝結的紫色光罩。這一層由班鴻負責。

    再往下,還分別有冰藍色、暗綠色兩層光罩。由別的森羅殿武者合力聚集而成。

    此刻,梁忠、班鴻還有那些森羅殿的武者,都是渾身光熠閃閃,不斷催發丹田靈海的靈力,以靈器進行增幅釋放,不斷為那些光罩護盾提供能量。

    「我們的靈力只能起到防護作用,無法傷害到那些凶魂。」梁忠皺眉,「這些由噬魂獸分魂衍變出來的凶魂,常規的利刃、刀砍、劍刺等**上的攻擊,根本無法對它造成影響。靈力護盾也只能阻止它的迅速滲透,只有炙烈的火焰,還有狂暴的雷霆閃電,才是它的真正剋星。」

    他在講話的時候,谷內那石洞內,噬魂獸本體的狂躁聲越來越大。

    谷內一根根石柱劇烈搖晃,一股恐怖的氣勢,隨著石洞內冰寒氣息的外溢,漸漸從中蔓延而出。

    「不好!它本體要出來了!」梁忠臉色一變。

    秦烈眾人也都緊張起來。

    「你們繼續以護盾防禦凶魂對小姐的衝擊,我去應付它的本體。」梁忠神情一緊,叮囑了眾人一句,突然從層層光盾中走了出去。

    他一出來,漫天凶魂皆是瘋狂,都朝著他衝擊過來。

    「嗤嗤嗤!」

    懸浮在梁忠頭頂的青色彎月,頓時光芒大盛,束束青色冷電朝著四面八方射出,虹光熠熠。

    所有撲殺而來的凶魂,如深陷泥沼當中,被那青色虹光照耀的嗷嗷怪叫。

    梁忠沒有去看那些凶魂,眼睛直勾勾盯著冒著森寒氣流的石洞,快速朝著洞穴靠近。

    「梁先生小心!」班鴻驚叫。

    「嗷!」

    一頭身高五六米,長十幾米的奇異凶獸,怒吼著突然從洞穴內飛躍出來。

    這一頭從幽冥戰場逃出來的噬魂獸,猛一看像是一個巨大的蟾蜍,暗褐色的獸體表層布滿很深的皺褶,在那些皺褶上面有著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醜陋疙瘩。

    隨著它身體的呼氣,那些疙瘩都鼓脹起來,吞吐著濃濃的黑色氣流。

    三個人頭一般大的碧綠眼睛,呈三角形處在它腫瘤般的怪頭上,分別流露出冰寒、陰森、邪惡的目光。

    它張口咆哮,口中一排排鋒利牙齒如闊劍,寒光四溢,讓人心驚膽顫。

    蟾蜍形狀的噬魂獸倏一出來,三隻陰森冰冷的眼睛,同時看向謝靜璇的方向,並且立即朝著這邊衝擊過來。

    「你哪裡都去不了!」

    梁忠冷著臉,伸手一指那青月,青月倏然變幻,竟然又變大一號,如磨盤般大小。

    「呼呼呼!」

    旋轉著的青色月牙,邊緣鋒刃凌厲,濺射著束束劍一般的光芒,朝著噬魂獸腦袋撞去。

    噬魂獸震怒之極,渾身醜陋的疙瘩一鼓,忽然如水箭般。射出一條條綠色水線,每一道水線都腥臭味撲鼻,彷彿蘊含劇毒。

    青月被那綠色水箭射中,沾上了綠色毒汁,青幽的光芒忽然變得黯淡起來。

    梁忠臉色凝重,瞳仁忽呈青色,一簇簇青色光芒從他體內綻放出來,瞬間和青月的光亮混為一體。

    青月光華又亮熠起來。

    秦烈等人,此刻都聚精會神看向梁忠和噬魂獸本體一戰。然後突然耳膜轟隆隆直響,抬頭一看,才發現那些凶魂正瘋狂衝擊那些光盾。

    「別看我,全力保護小姐!」梁忠在那邊大叫起來,「分魂沒有被收回之前,噬魂獸本體很弱。我完全可以應對。你們都只管護著小姐,讓她在完全啟動陣法之前,不要被噬魂獸的凶魂給侵入!」

    「明白了!」班鴻肅然,「大家都給我集中精神,都將能量施加在頭頂護盾上,就算死。也不準任何凶魂進入!」

    「是!」森羅殿的戰將齊聲應諾。

    「那邊!快往那邊沖!咦?森羅殿,是森羅殿人!」

    「終於逃脫掉靈獸群的追殺了!」

    「大家快看!那裡面。那裡面是什麼靈獸?」

    「……」

    就在此時,從山谷的外圍傳來驚異聲,腳步凌亂的聲音也慢慢響起。

    秦烈、高宇最是輕鬆,兩人留神一看,發現這時候水月宗的那諾和赤炎會的雄霸等人,已經悄悄靠攏過來。

    更遠處,碎冰府的嚴子騫和星雲閣的屠澤等人。也從另外一個方向接近。

    這些人,大多數身上都有輕重不等的傷勢。很多人都是精神萎靡,水月宗的那諾等人臉色灰暗,眼神也是黯然無光。

    好像還沒有從姐妹喪生的悲痛中走出。

    她們到來后,一看到這邊山谷的情況,都是神色驚愕,下意識地就打算靠攏過來。

    「你們所有人都不準進入山谷!」班鴻立即出聲阻止,「山谷外圍也是噬魂獸的領地,它的存在讓別的靈獸群絕不敢進入,你們去我們獨角馬的位置,那邊就是安全區,不會有靈獸群膽敢過來。」

    「都別進入山谷!」另一邊,梁忠和噬魂獸本體戰鬥著,還不忘厲聲叮囑。

    此刻,谷內的八極離火陣啟動了一般,碗口形狀的谷內,外圍的石柱赤紅如烙鐵,還釋放出火焰連接在一個個溝壑口,在山谷上空交織成一個火焰巨。

    那火焰巨的存在,不但能讓噬魂獸的分魂無法遁出,困著它那冰冷邪惡的意識,還能焚滅無處不在的壓抑、沉悶、令人瘋狂的邪惡情緒。

    只要那諾、熊霸等人不進入山谷,交織起來的巨大火,就能讓噬魂獸的邪惡意識無法全部脫離山谷,也就沒辦法快速入侵他們的靈魂。

    然而,一旦他們不聽話踏入山谷,他們很可能極快被那些負面波動勾起心底邪念,從而被噬魂獸給影響,如先前高宇一般失去自我,化為瘋狂的凶獸撲殺身邊的同伴——這會導致谷內形勢發生太多變數。

    「我們不會進來。」那諾率先表態,她帶著那些姐妹來到獨角馬的位置,黛眉深鎖著,遠遠看著谷內的巨大動靜,看著一頭頭凶魂在衝擊班鴻他們構建的光盾,看著梁忠和噬魂獸本體激斗,喃喃道:「傻子才進去送死呢。」

    屠澤也靠攏過來,他和卓茜、康智等人都是渾身乾枯的血跡,那些血跡也不知道是他身上的,還是殺死的靈獸身上的。

    「秦烈,你沒事吧?」他問道。

    「我自然沒事,你們呢?」秦烈反問。

    屠澤咧嘴燦然一笑,「我們都受了重傷,不過大家都沒有死,都活的好好的,你看,我們一個都不少。」

    他這麼一說,水月宗的那諾等人,還有赤炎會的熊霸,包括碎冰府的嚴子騫都是神色不自然。

    「哼!」嚴子騫冷著臉。

    「嗚嗚!」水月宗的一名少女,想起死去的姐妹,忍不住低泣起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