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十二章 所向披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十二章 所向披靡字體大小: A+
     

    「銀焰蜘蛛的眼睛你要不要?」

    「不要,蛛腳給我吧,可能有點用。」

    「好吧,我要它吐出來的蛛絲,韌性很足,也算是不錯的靈材。」

    「牙齒給我。」

    「嗯。」

    「……」

    被溶解掉的銀焰蜘蛛旁邊,秦烈和高宇半蹲著,撥動著靈材,討論著分配的方式。

    很快,兩人將這頭二階的銀焰蜘蛛給分完。

    秦烈腰間的布袋鼓脹鼓脹的,已經裝滿了靈材,高宇也是一樣,隨身攜帶的布袋也塞的滿滿的。

    幾根銀焰蜘蛛的蛛腳,還在地上,兩人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將其收走。

    「如果我們有一枚空間戒,所有靈材都可以不浪費,而且攜帶還會方便的多。」秦烈看著一根玉質般的蛛腳,不無遺憾地說道:「現在真是無奈,明明也是不錯的靈材,就是沒辦法帶走。」

    「整個冰岩城,也只有三個人持有空間戒,我們就別想了。」高宇打擊道。

    「如果有朝一日,你們這兩個小子能進入森羅殿,能夠身居高位了,就能擁有空間戒。」梁忠的聲音忽然響起,聲方落,那玄冥獸倏然而至,「現在你們倆別給我浪費時間,都給我上來,我們要往裡面挺進了。」

    玄冥獸身上,梁忠衣著暗褐色的甲胄,胸口、肩部、雙腿甚至連脖頸部位,都覆蓋著那種褐色堅硬的甲胄,那甲胄不像是金屬。而像是某種奇特木片,上面還有著細密的木紋存在。

    覆蓋大半身的甲胄,讓梁忠猛一看氣勢森嚴冷峻,渾身流露出一股攝人氣勢。

    「忠叔,你身上的甲衣很好看。」秦烈讚歎。

    「好看?」梁忠神色怪異,「這褐木甲衣也是靈器的一種,由森羅殿的盧大師淬鍊,這靈甲不單單隻是好看,防禦力也是不錯。我就算是站著不動。你們兩個小子全力出手,也未必能破開這褐木甲衣,信不信?」

    「不信。」高宇搖頭。

    「上來試試吧。」梁忠招手,示意兩人都坐上玄冥獸,「我們要衝向石林深處,快點!」

    秦烈、高宇忽視一眼。不再啰嗦,先一起坐上了玄冥獸。

    幽冥戰場的玄冥獸,要比最彪悍的馬還要大上一號,三個人一起坐上去也不顯得擁擠。

    因為玄冥獸夠大,所以高宇坐在梁忠身後,秦烈在高宇之後。三者之間還有點縫隙,這讓他們並非胸背緊貼。空間相當充裕。

    「褐木甲衣……我試試看。」高宇伸手,按在了梁忠背後的暗褐色甲片上,靈力突然湧出,如劍一般刺入!

    「嘭!」

    靈力如刺在厚厚的皮球上,竟然沒有刺破甲衣,反而猛地回彈,將高宇震的渾身搖晃。

    他陰寒的臉色。忽然變得驚奇起來,「這褐木甲衣居然真的這麼堅硬。我都沒辦法刺破,秦烈,要不你來試試看。」

    「好啊!」秦烈也興緻盎然,見高宇側過身子來,他也是凝鍊力量。

    只見他掌心一團青幽電光漸漸熾烈,一個青蒙蒙的雷電球一點點成形,一股狂暴霸道的雷霆波動,悄悄浮現出來。

    「換個位置,先換個位置!」高宇一看這架勢,臉皮子一顫,趕緊讓梁忠放慢玄冥獸的腳步,他從秦烈身前移到身後。

    他深知雷電球的威力驚人。

    「轟!」

    高宇才讓開,那雷電球就在梁忠后心爆開,梁忠被爆炸震的一個蹌踉,差點從玄冥獸身上跌落。

    然而,他后心雖一片焦黑,可那褐木甲衣依然沒有被炸開洞口。

    反倒是高宇,因雷電球的爆炸,因秦烈後背往後的突然一撞,被一下子頂飛了出去。

    「好神奇的褐木甲衣!這甲胄真是厲害,穿上這甲衣,豈非刀槍不入?」秦烈沒注意高宇的飛出,而是滿臉驚異地叫道。

    「等等我!」高宇忽然尖叫起來。

    梁忠放緩玄冥獸的步伐,待到高宇重新坐上來,他回過頭看向秦烈,道:「你小子下手夠狠的啊,要不是褐木甲衣足夠堅韌,要不是我……早有防備,非要吃個大虧不可!」

    瞪了秦烈一眼,他哼哼道:「不是褐木甲衣厲害,而是你們兩個小子境界太低。才煉體境而已,靈力連一遍都沒有真正淬鍊過,威力有限的很。如果你們倆突破到開元境,褐木甲衣就未必能夠百分百防禦住我的身體,要是你們突破到了萬象境,我自然更加不敢沒有防備的任由你們攻擊。」

    「在森羅殿,褐木甲衣也只是稍微珍貴一點的靈甲,只是盧大師煉製出來的而已。小姐身上穿著的『烏鱗甲』才是真正高級的靈甲,比我這褐木甲衣要厲害多了,一會兒你們就能看到了。」

    梁忠簡單解釋了一下,玄冥獸突然速度加快,如一縷灰煙般掠向石林深處。

    途中,秦烈和高宇看到水月宗的那諾等人,還有那赤炎會的熊霸等人,也都在往石林深處前行。

    秦烈注意了一下,發現那諾身邊少了兩個姐妹,那諾和那些少女也都是臉色沉重,沒有一人還能笑得出來,如經歷過悲痛的事情。

    「他們的運氣沒你們倆小子好,你們倆不但沒有受傷,還殺了一些靈獸。」梁忠輕嘆,「水月宗死了兩人,赤炎會死了兩個,碎冰府也死了三個,只有星雲閣各個傷勢不輕,卻沒有人員傷亡……」

    秦烈、高宇聽他這麼說,神情也都凝重起來,沒有再說什麼。

    石峰迅速被掠過,玄冥獸呼呼前行,很快,前方傳來烈馬的嘶叫聲。

    秦烈、高宇凝神一看,發現前方有十幾匹變異的獨角馬,獨角馬是烈馬和龍角犀混種而成,它有馬的溫順,又有龍角犀的健壯和韌勁,屬於森羅殿戰將標配的坐騎。

    獨角馬身上,班鴻等森羅殿的武者都是一身甲衣,那種甲是由靈獸身上的硬皮製成,名為「獸皮甲衣」,是普通戰將的標配,製作較為簡單,防禦力也有限,屬於較為低級的甲衣。

    秦烈、高宇見不但梁忠穿上「褐木甲衣」了,連班鴻他們也都換上「獸皮甲衣」,就知道森羅殿的人準備血戰了,也能猜測出身為眾人領袖的謝靜璇,估計也換上了梁忠所說的「烏鱗甲」了。

    果然,待到玄冥獸越過獨角馬,在班鴻等人「梁先生」的喝叫聲中,秦烈、高宇也看到隊伍最前方的謝靜璇。

    白衣不見,謝靜璇換了一身緊身黑色武者服,衣服上裹著厚厚的烏黑甲衣——烏鱗甲。

    那是一種鱗片般的甲胄,每一片甲都只有巴掌大小,緊密敷貼在她的黑衣上,在那烏黑透亮的鱗甲上,閃耀著冰冷的金屬光澤。

    片片細密鱗甲,覆蓋在她肩膀、腰腹、酥胸和雙腿上,和她的黑衣混為一體,令她一身漆黑,流露出森嚴酷冷的氣息,如一個黑色幽靈。

    另有一個製成猙獰惡鬼模樣的黑色面具,和烏鱗甲成一個整體,將她那張絕美的臉龐也給遮掩,讓她如處在濃濃黑暗當中。。

    魔鬼面具,冰冷漆黑的鱗甲裹身,身下騎著來自於幽冥戰場的玄冥獸……

    此刻的謝靜璇,如同成了收割靈魂的死神,一馬當先沖在前方,殺向石林深處,如要屠戮掉一切所見生靈。

    這些日子,四方翹楚一直在聯手將圍在噬魂獸周邊的靈獸群引開,事實上的確一大半的靈獸都活動起來了。

    然而,也並非所有靈獸都離開了那一塊區域,如今依然還有少部分靈獸牢牢守在原地。

    謝靜璇和森羅殿的挺進,驚動了很多留在原地的靈獸群,隨著玄冥獸的低聲嘶叫,三頭金鬢猿率先冒頭,渾身金色鬢毛如刺豎直,捶胸咆哮著,獸目金光如劍,猛地朝著眾人衝擊過來。

    最大的一頭金鬢猿身高四米左右,獸體如金色鐵石堆砌而成,嗷嗷狂叫著周身金光熠熠,氣勢驚人之極。

    一把近兩米長的鉤鐮刀,忽然在謝靜璇手中嶄露,那鉤鐮刀比她身軀還要長,透體幽亮,寒氣森森。

    單手揮舞著鉤鐮刀,謝靜璇沖向金鬢猿,鉤鐮刀半空劃出一個優美的圓弧。

    弧光炫目。

    「喀嚓!」

    身如鐵石的金鬢猿,被弧光一分兩半,臟腑被破開,鮮血淋漓落地,成了兩大塊死肉。

    那鉤鐮刀依然幽光閃亮,不染一絲血跡,似乎都沒有觸碰到金鬢猿。

    「哧!」

    又是一道瑰麗的弧光虛空凝現,弧光驚鴻一現,倏然消失。

    另外兩頭沖向半空的金鬢猿,在弧光消失之後,突然四分五裂落地,再次被切割成數截。

    一個個優美的弧線,隨著鉤鐮刀的旋動,在謝靜璇前方呈現出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獸體,接連分裂落地。

    謝靜璇身下玄冥獸繼續前行。

    秦烈、高宇兩人看著她揮舞著鉤鐮刀,以神奇技藝切割著靈獸,所過處一地的碎肉塊,兩人都覺得背脊發涼,心裏面也是寒氣直冒。

    任何擋在她前方的靈獸,不論一階還是二階,不論一頭還是幾頭,只要稍稍冒頭,立即四分五裂落地。

    鉤鐮刀始終不沾鮮血,她身上烏鱗甲也是鋥亮依舊,她似乎從頭到尾都沒有和靈獸有過實質上的接觸。

    可靈獸卻不斷被分裂,不斷被屠戮,沒有一頭能稍稍阻礙她前進的步伐,不能令她眼神有那怕一點波動。

    謝靜璇所向披靡。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