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十七章 噬魂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十七章 噬魂獸字體大小: A+
     

    秦烈、屠澤、那諾等人,都為高宇的一番話暗暗心驚,都順著高宇所指的方位看去。

    這時候,梁忠忽然出聲,「你叫高宇是吧?嗯,你可以和秦烈一道兒,也被允許進入石林深處,配合我們的行動。」

    高宇陰沉著臉,「什麼行動?」

    「你自然會知道。」梁忠皺眉,「你是星雲閣的人,所以必須聽我們的命令行事,你和秦烈跟我走,其餘人不準涉足內部。嗯,你所好奇的事情,等你過去了自然會慢慢明白,你會知道那些黑雲是什麼東西。」

    話罷,梁忠就往石林深處而去,並且示意秦烈、高宇跟上。

    「秦烈,到底怎麼一回事?」屠澤驚詫問道。

    卓茜、那諾等人,也都看向他,希望他能透露一點消息出來,好為眾人解除心中疑惑。

    「我也不太清楚。」

    秦烈搖頭,見那梁忠一臉不耐,也沒辦法多說什麼,只能知會高宇一聲,兩人便跟在梁忠的玄冥獸身後,一同向石林深處而去。

    「屠澤,他是你們星雲閣的人?以前好像沒有聽過,他什麼來歷?」秦烈、高宇離開后,那諾眼眸一轉,望向了卓茜,笑吟吟地問道:「難道和她一樣,也是從森羅殿安放下來,到你們星雲閣磨練的?他……是哪位大人的兒子?」

    水月宗的少女,也湊上前來,嘰嘰喳喳地詢問。

    秦烈的到來,扭轉了屠澤他們潰敗的局勢。還將屠澤、卓茜煉廢的靈器修復成功,而且秦烈還跟隨著謝靜璇,似乎和森羅殿大有關係……

    她們想當然的認為,秦烈也如卓茜一樣出生不凡,甚至覺得秦烈身份更高一籌。

    「和你沒關係。」不等屠澤回答,卓茜哼了一聲,旋即皺著眉頭,「趕緊將靈材分配了,我們還需要找地方將傷勢調和一下。沒功夫將時間都浪費在這裡。」

    那諾臉色微冷,「靈獸屍體都在,碎冰府那邊切割了一部分,剩下的你們自己動手吧。」

    「褚鵬、康智!」卓茜吩咐道:「你們兩個傢伙把接下來的活幹了,我們一會兒就離開這裡,別浪費時間了。」

    康智、韓楓等人。本來還想和水月宗的少女交流一會兒,見卓茜這麼說,只能無奈行動起來。

    屠澤則是端坐下來,吞咽了幾枚丹藥,在恢復傷勢。

    那諾明眸盯著這邊看了一會兒,似乎覺得無趣。也不再多言,和一幫少女在一旁默默等候。

    ……

    秦烈、高宇跟隨在梁忠的玄冥獸身後。穿過一片高聳的石峰,來到一個怪石如劍林立之地。

    這一塊,石頭筆直如劍,劍尖都刺向蒼穹,猛然一看如巨劍形成的劍林。

    周邊陰氣森森,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不過這裡天地靈氣頗為濃郁。比石林其餘地方好上許多。

    一根利劍般的石頭下,謝靜璇還坐在玄冥獸身上。聽著班鴻的稟報。

    周圍不少森羅殿的武者,都分散開來,一個個恭恭敬敬,不過眉梢中有著明顯的憂煩,像是為什麼事情頭疼。

    見梁忠帶著秦烈、高宇而來,謝靜璇微露詫異,先制止了班鴻的講話,讓班鴻走開一點,然後她示意梁忠過來。

    梁忠騎著玄冥獸靠了上前,知道她想問什麼,先行解釋:「那小子叫高宇,他一路追蹤噬魂獸的分魂,從冰岩城外圍一直追入這裡。那小子說他能感受到噬魂獸分魂的存在,剛剛在外面的時候,他就指出我們重點照顧的位置,說那邊還有更多的噬魂獸分魂……」

    謝靜璇眼眸微亮,遠遠看向高宇的位置,「他對魂體感知這麼敏銳?」

    「嗯,那小子修鍊的靈訣特殊,似乎……是能操控怨靈的那一種法決。」梁忠壓低聲音,「這種靈訣極為罕見,修鍊起來困難重重,而且很難有大成就。就連森羅殿中,也很少有人專門修鍊這種陰邪詭異的靈訣,我覺得他可能會派上用場,就將他也帶過來了。」

    謝靜璇微微點頭。

    「小姐,剛剛我留神查探了一下,發現那屠澤和卓茜手中的靈器,被補全的靈陣圖……和聚靈牌內的靈陣圖出自同一人之手。」梁忠低聲道。

    「嗯?」謝靜璇不明所以。

    「是這樣的。」梁忠解釋,「屠澤和卓茜的靈器,是請盧大師淬鍊的,但中途出了點問題,似乎靈陣圖相互衝突,結果……兩樣靈器盧大師都沒有煉成,使得兩樣靈器都成為了殘次品。那秦烈,將兩樣殘次品要走,說會請人幫忙重新補全靈陣圖。然後這趟過來,他將兩樣靈器重新交到屠澤、卓茜手中了……」

    頓了一下,梁忠道:「結果你也看到了,兩樣靈器都能完美配合屠澤、卓茜的靈訣,就像是因他們而生,如能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謝靜璇明眸一亮,「你是說?」

    「嘿嘿,李記商鋪的主人,看來是個了不得的煉器師啊。」梁忠臉上浮現出敬意,「盧大師煉失敗的靈器,他能將其煥發出全新的活力,此人在煉器上的造詣,絕對高出盧大師一個層次!」

    「會是他?」謝靜璇喃喃自語。

    「自然是他了。」梁忠非常肯定,「我早就懷疑聚靈牌出自李牧之手了。這麼奇特的東西器具閣都沒有,我們先前也沒有在別處見過,他李牧從何處進貨?現在那兩樣靈器內部的靈陣圖,和聚靈牌內的一模一樣,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

    謝靜璇想了一下,也輕輕點頭,「看來是了。」

    「下次我們再去李記商鋪,要更加用心一點了。這麼一個造詣高超的煉器師,一定是大有來頭。」梁忠神色肅然,「我也會讓人打聽一下,查查這李牧的真正身份,看看到底是什麼來歷。」

    「嗯,如果有更多的聚靈牌,我們這次應該能輕鬆一點。」謝靜璇說道。

    「小姐,現在情況如何?」梁忠詢問。

    「你自己看看吧。」謝靜璇輕嘆。

    梁忠臉色沉重起來,他忽然從玄冥獸身上飛起來。如靈猿般攀上一根最大的石峰,很快站到石峰的頂部,離地數十米的眺望遠處。

    居高臨下遠眺,只見石林深處有一片區域,被厚厚黑雲覆蓋著,瞧不見內部場景。

    那黑雲一簇簇。如擁有著生命般蠕動著,釋放出陰寒邪惡的氣息,相隔這麼遠,梁忠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可怕波動。

    在那片區域外層,呈環形圍繞著不少靈獸,很多靈獸還都是二階的。那些靈獸都聚集在黑雲周邊,將深入其中的道路都給堵死了。

    要想進入那黑雲濃稠之處。就要擊殺靈獸,至少清理出一條道路出來。

    梁忠眉頭深鎖,粗略估計了一下,就發現那邊一階靈獸數百,二階靈獸也有二三十個,想要清理出道路出來,也是一件苦差。怕是沒那麼容易。

    看了一會兒,梁忠愁眉不展的下來。道:「情況不容樂觀。」

    「嗯,我們帶過來的人不多,也沒有預料到有那麼多靈獸聚集過來,想要清理出一條進入的道路,可能都不太容易。」謝靜璇想了一會兒,說道:「屠澤、那諾那些人也要用上一用了……」

    「小姐準備讓他們做些什麼?」梁忠恭聲問。

    「將聚集在那邊的靈獸群引走一部分,最好能殺死一些,為我們稍稍分擔一點壓力。」謝靜璇臉色漠然,冷靜地說道:「我們不能將太多精力用在那些靈獸身上,不能浪費太多力量,噬魂獸……才是我們的目標,也是我們這趟的首要任務。」

    「那些小輩境界太差勁,一旦真正激怒了靈獸群,損失怕是會很大。」梁忠擔憂道。

    「在這條路上,誰都要艱難前行,隨時都要面臨死亡挑戰。我知道讓他們去動靈獸群,的確非常難為他們,但我們沒有更好的辦法。」謝靜璇有些無奈,想了一下,又道:「我十歲時,就已經獨自在幽冥戰場第一層戰鬥了,在鬼門關前,我已徘徊多次。不經歷鮮血洗禮,這些人無法獨當一面,終生都無法踏入森羅殿,不能成為我們的助力。」

    「明白了。」梁忠聽了一會兒,暗暗感嘆,然後輕輕點頭,「我會安排。」

    三個時辰后。

    赤炎會的熊霸,水月宗的那諾,剛剛處理好傷口的嚴子騫,還有屠澤、卓茜等人,皆是出現在這片區域。

    四方翹楚齊聚。

    秦烈、高宇也在此地,都是神色驚異,看向將眾人召集過來的梁忠。

    「本來不準備讓你們參與進來,但現在形勢不妙,我們需要藉助你們的力量,由你們幫忙分擔一部分靈獸帶來的壓力。」梁忠來到四方翹楚前方,高高端坐在玄冥獸身上,說道:「一頭噬魂獸不知怎麼從幽冥戰場逃了出來,趁著極寒山脈靈獸和武者的混戰,這頭噬魂獸大肆吞沒靈魂,迅速進化,實力提升著。」

    「噬魂獸是幽冥戰場內的靈獸,這噬魂獸擁有快速進化的能力,吞沒的靈魂越多越強大,它幾乎能無限進化下去!達到三階的噬魂獸,就具有分魂的能力,主魂可以分裂成幾十個分魂,可以脫離獸身四處覓食,吞沒更多靈魂。」

    「高宇所見的黑雲,就是噬魂獸的分魂之一,以吞食剛死的靈魂來增強力量。」

    「最近極寒山脈靈獸和武者之戰頻繁,靈獸死了很多,我們武者也犧牲不少,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恰恰被這頭噬魂獸捕捉到了。這頭噬魂獸從幽冥戰場出來的時候,不過才一階,如今已經達到三階了,而且正往四階邁進,它正變得越來越可怕。」

    梁忠指向石林深處,神色沉重之極,「如今,它就在石林深處,近期應該會衝擊四階。如果我們不能在它突破四階前,將它給滅殺掉,一旦等它突破四階,掌握了新的能力,那再要殺它將會千難萬難,它也會變得無窮後患!」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