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十二章 苦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十二章 苦戰字體大小: A+
     

    七塊高聳的石柱中央,石地坑坑窪窪,呈深陷的山谷模樣。

    周圍怪石林立,地上有靈獸的糞便和毛髮之物,一看就知道附近時常有靈獸活動。

    太陽高懸,日光照耀下來,山谷中有幾個石柱被映照形成陰影,其中三個陰影處,有靈獸蹲著,躲避著陽光休憩。

    一頭銀焰蜘蛛,一頭金鬢猿,還有一頭毒鱗蠍,都是二階靈獸,實力堪比開元境武者。

    三頭靈獸都是身長數米,其中毒鱗蠍渾身綠色毒光閃閃,周身瀰漫著一股酸毒味道。

    銀焰蜘蛛像是一張趴伏著,如睡著一般,金鬢猿一身的金色長毛,高兩米多,凶戾的獸眼金光燦燦。

    一個僅能容納兩人並肩通過的石道口,嚴青鬆動作謹慎,悄悄冒出頭來。

    他對身後那諾小聲解釋,「銀焰蜘蛛、金鬢猿和毒鱗蠍都在,它們都不喜歡陽光,此刻全部在陰影處歇息,你過來看看。」他稍稍側過身子,好讓那諾湊上前來。

    那諾上前,明眸掃視了一圈,嘻嘻輕笑起來,「不錯,消息很準確,這三頭二階的靈獸以我們的實力,完全可以吃下來。」

    「具體如何分配,就看那邊出力多了。」嚴子騫在後面說道。

    那諾點了點頭,然後將白玉戒尺抽出,不閃不避的走了出來,往那銀焰蜘蛛的方向行去,「那蜘蛛交給我一個人應對,你們和我的姐妹一起對付剩下的兩個。就這樣分配了。」

    在嚴子騫、馮凱驚訝的時候,那諾手中無相尺一揮,漫天尺影重重,一股磅礴沉重的氣勢,幾乎瞬間充盈了整個小山谷。

    銀焰蜘蛛、金鬢猿和毒鱗蠍馬上意識到危險,都立即從陰影處起身,皆是低吼咆哮,怒氣沖沖而來。

    那諾身姿輕盈,咯咯嬌笑著。一陣風般落到銀焰蜘蛛身前。

    「呼呼呼!」

    一團團銀色焰火,像是氣泡一樣,紛紛從蜘蛛身上浮升出來。

    那些亮銀色的焰火,不但一點不炎熱,還冰寒異常,讓空氣都傳來結凍般的怪異聲音。

    「笨蜘蛛。以為這樣能傷到我么?」

    那諾神色輕鬆,手中無相尺突然拋出,只見漫天尺影攜帶著厚重的巨力,傾盆大雨般落向銀焰蜘蛛身上,將那蜘蛛轟的傳出刺耳的嘯聲。

    「不愧是玄級靈器,果然厲害。」後面。嚴青松看了一眼,羨慕地說道。

    「馮凱。你和青松他們對付毒鱗蠍,我幫水月宗的朋友對付金鬢猿!」嚴子騫喝了一聲,就和水月宗的那些少女,一起趕向金鬢猿那邊。

    馮凱和嚴子騫都是開元境初期修為,對付二階的靈獸不會太落下風,再加上幾個煉體境同伴幫助,以靈器、功訣轟殺。要滅掉一頭二階的靈獸,並不是很困難。

    眾人在這片天然石林活動許久。對付靈獸的經驗也漸漸豐富起來,一旦行動開來,都是由境界最高者主戰,吸引靈獸的主要火力,境界略低者分散開來,從兩翼以靈器、功訣、箭矢、長矛襲擊。

    如此一來,靈獸腹背受敵,顧得了前面顧不了後面,顧得了左邊顧不了右邊,時常是渾身挂彩,慢慢被消耗到沒有力氣,被活生生磨死。

    這次,也同樣沒有例外。

    在那諾、馮凱、嚴子騫一眾青年翹楚的帶領下,二十多名小輩聯手,也沒有耗費太長時間,硬生生將三頭二階靈獸給轟的遍體鱗傷,一個個最終不支倒地。

    「銀焰蜘蛛是我單獨殺死的,肯定歸我們。金鬢猿你也出了力,我們就要猿皮和獸核,其餘的都歸你,毒鱗蠍完全屬於你們,有沒有問題?」

    三頭血淋琳的靈獸邊上,那諾滿臉堆笑,提出了分配的意見。

    銀焰蜘蛛、金鬢猿和毒鱗蠍,銀焰蜘蛛的價值最大,金鬢猿次之,毒鱗蠍最差……

    她先把銀焰蜘蛛歸在自己名下,又將金鬢猿的獸核和猿皮要走,可謂是佔盡了便宜,她笑看著嚴子騫,忽然柔柔一笑,撒嬌般說道:「你們碎冰府財大氣粗,肯定不會和我們幾個女流計較吧?」

    嚴子騫等人臉皮子抖了抖,無奈點頭,算是同意了這個分配方法。

    「那就這麼定了!」那諾一揮手,「你們這些男人負責分割,一會兒材料都整理出來了,將屬於我們的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她扭頭,沖身後的姐妹們得意的笑了笑,那些水月宗的少女,也是嘻嘻直笑。

    「就知道找上你們,肯定賺不到便宜,呵呵,辛虧一開始就沒那打算。」嚴青松擦拭著身上沾染的靈獸血跡,瀟洒道:「一會兒靈材分配完了,大家一起喝點酒慶祝一下如何?各位小妹不會不賞臉吧?」

    他這麼一說,嚴子騫和馮凱,還有那些碎冰府的武者,都是期待的看向水月宗的少女。

    ——這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

    「沒問題,像你們這麼順眼的傢伙,姐妹們也想認識認識。」那諾一口應承下來。

    嚴子騫、馮凱等人,眼睛都明顯亮了一下,神情振奮。

    「兄弟們,把活兒做好,一會兒大家喝點酒,和小姐妹們聊聊人生什麼的。」嚴青松欣然道。

    碎冰府的武者,旋即都興緻高昂的忙碌起來,在靈材上吃的小虧,早被忘的一乾二淨。

    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在他們頭頂上的,不知何時漂浮過來一片黑魆魆的雲……

    炎炎烈日下,本沒有一塊雲團,這一片突然冒出來的黑雲,顯得極為詭異奇特。

    一簇簇正常人看不見的灰褐色煙霧,從三頭靈獸屍體上漂浮出來。似乎受到那黑雲的牽引,慢慢浮升,悄悄沒入那黑雲之中。

    本來磨盤大小的黑雲,經過一段時間的停留,明顯變大了一圈。

    然而碎冰府的眾人,心中只想著一會兒和水月宗少女的結識,並沒有留意天上,也都沒有注意到異常。

    過了一會兒,三頭靈獸身上不再有灰褐色煙霧浮出。那黑雲也大了更多。

    這時候,一路追蹤黑雲而來的高宇,終於來到此地。

    他一出現,水月宗和碎冰府的人,立即察覺,都凝神看向他。

    「高宇。嘿嘿,真巧啊。」嚴青松扯嘴一笑,眼神微冷,「天狼山的時候,你不是說要殺我么?我可是等了很久,一直等你動手。你卻一直沒來,太讓我失望了。」

    「高家的高宇。」馮凱臉色一沉。「我弟弟在天狼山斷了一臂,你高宇也逃不脫干係!」

    「嚴青松!」高宇俊臉陰鷙,一雙眸子閃出邪詭的光芒,他如一條毒蛇般,給人一種極其不舒服,極為危險的感覺。

    然而,他今天的主要目的。並不是嚴青松,他到來后立即看向天上那片黑雲。

    那黑雲。在高宇到來后,似乎被驚動了,也悄悄浮動著離開。

    「今天沒空對付你,下次再見之時,必殺你!」一見那黑雲挪移離開,高宇臉色一急,急忙欲要跟過去。

    「呵呵,你以為我會給你下次的機會?」嚴青松皺眉,「聽說你已經突破到煉體九重天,境界和我已經一致了,我這個人啊,就是膽小,從來不會託大,不會等你更進一步后真能威脅到我。」

    頓了一下,嚴青松突然撲向高宇,「所以為了防止你變成我的後患,我今天還是先把你殺了比較放心!」

    嚴青松在碎冰府一向以心機陰狠聞名,他這人非常謹慎,不會給敵人留下太多機會。

    從高宇曾經說過要殺他起,他就在暗暗留心高宇了,當他知道高宇進入了星雲閣,突破到了煉體九重天,就感覺到了壓力,將高宇當成一個欲除之而後快的目標,如今高宇突然送上門來,他怎可能放高宇輕鬆離開?

    幾乎瞬間,嚴青松就衝殺過來,擋在高宇前方,率先出手。

    「你找死!」高宇心急那黑雲,見嚴青松壞事,也是瞬間點燃了殺意,馬上就和他斗在一塊兒。

    「媽的,真打起來了!高宇這神經病,看不見人家那麼多人?」

    屠澤、卓茜一行人急匆匆過來,才入山谷,就看到高宇和嚴青松已經幹了起來,小胖子康智跺腳大罵,雙眸噴火的瞪著高宇。

    「屠大哥,這是我們發現的三頭靈獸,你看?」褚鵬看著地上靈獸屍體,冷著臉說道。

    「我說你們先前為何暫避,原來是打著撿便宜的念頭,屠澤,你還真是好算計!」嚴子騫一愣,像是突然反應過來,眼睛猛地一寒,冷聲道:「你真以為我們殺了靈獸后,靈力會大幅度消耗,就能重新佔到便宜?」

    話罷,他提著冰螭劍就沖了過來,喝道:「這幫人是準備撿便宜的!」

    馮凱和碎冰府的人,都不認為屠澤他們是為了保護高宇而來,都當高宇和他們本來就是一道兒的,偏偏趕在他們殺死靈獸后出現,分明就是趁著他們消耗了力量,過來搶奪戰利品的。

    幾乎瞬間,雙方戰火就重燃了,一下子就激烈混戰起來。

    雙方最近交戰數次,彼此熟悉,對各自的對手都清楚了,直接就找准了目標。

    嚴子騫對屠澤,馮凱對卓茜,本來康智對嚴青松,因為現在高宇瘋了一般瞄準了嚴青松,他就換了一個人,其餘人都各有對手,就在山谷內轟殺起來。

    「那諾姐,這……」

    水月宗的少女,還沒有反應過來,忽然發現山谷內亂成一片,碎冰府和星雲閣的人相互大打出手,倒是讓她們成了旁觀者。

    「管我們什麼事?」那諾也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來,「我們只管看戲就好!」

    水月宗的那些少女,聽她這麼一說,也都輕鬆下來,嘻嘻笑著,嘰嘰喳喳地興奮討論起來,指著雙方的戰鬥者評頭論足。

    「哎,屠澤手中的長刀,在前幾次交戰中都被冰螭劍砍出好幾個缺口了,這還怎麼打?」

    「看現在的架勢,屠澤還是要吃虧呀,真是的,那嚴子騫完全是憑藉靈器的優勢嘛。」

    「馮凱和卓茜靈器品階差不多,但馮凱年齡大一些,很早之前就是開元初期了。卓茜剛突破開元境,甚至還不太熟悉開元境的戰鬥方式,她和馮凱戰鬥也沒有任何優勢可言。嗯,估計會和以前一樣,也是被馮凱給壓著打,沒辦法,雙方畢竟還是有點差距的。」

    「果然,屠澤和卓茜受傷了!」

    「咦!倒是那個叫高宇的傢伙,好像挺生猛呀!那嚴青松……叫的挺厲害,可似乎沒佔到便宜嗎?」

    「高宇?我聽過這個人,據說……有點變態,曾經虐殺過一個少女。」

    「竟然是這種人?真噁心!」

    「嗯,看他那樣子就不是好東西,一會兒要是嚴青松吃虧了,我興許會幫他一把!那種變態的傢伙,死了才好!」

    「……」

    水月宗的少女,和那諾一樣置身事外,一邊觀望著雙方的戰鬥,一邊熱烈討論。

    屠澤和卓茜,在前幾次戰鬥中,本來就不是嚴子騫、馮凱對手,這次,也一樣沒有佔到便宜。

    屠澤手中的那柄赤紅長刀,刀口多了很多缺口,在和冰螭劍的交鋒中,全面落在下風。

    這時候,屠澤胸口又多了三道血淋琳的傷口,那血跡被寒氣滲透后,還都結成了血色晶體,看起來顏色很鮮艷,可只有屠澤知道那傷口處,寒氣正一點點滲入胸口,讓他渾身酸麻,行動力漸漸遲緩。

    「如果我的靈器煉出來,我怎會吃這個虧?難道老天故意要壓我,就是要讓我不如他嚴子騫!?」

    屠澤臉色猙獰,紅著眼和嚴子騫交鋒,內心卻在不甘心的嘶聲吶喊。

    「你這該死的叛徒,若不是盧大師將我的龍骨鞭又一次煉廢掉,我早打的你滿臉鞭痕了!」卓茜咬著牙,俏臉兇狠的罵道。

    她那雪白右手臂上,多出兩道細密的新傷口,傷口觸目驚心,隱隱都能看到骨頭了。

    「咻咻!」

    就在此時,靈獸如風掠動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很快,兩頭陰森森的玄冥獸倏然出現。

    「到了。」梁忠皺眉,看了一眼山谷,訝然道:「居然在內鬥,還挺激烈的嘛。」

    「屠大哥!茜姐!」

    玄冥獸停住,秦烈也看清楚了谷內的場景,他眼睛一下子紅了,如被激怒凶獸,忽然變得歇斯底里。

    他那張清秀的臉上,瞬間被一種暴躁和瘋狂之色填滿,身體也傳出了一陣怪異震顫。

    ——他不顧一切地撲了過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