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十九章 幽靈鳥和玄冥獸(懇求訂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十九章 幽靈鳥和玄冥獸(懇求訂閱!!)字體大小: A+
     

    走出冰岩城,秦烈眺望遠方,臉色忽然凝重起來。

    以往人影幢幢的主幹道上,瞧不見一個活人蹤跡,遠遠望去,他反而看到幾具骸骨。

    有的骨頭體積較大,一看就是靈獸,還有的骨頭分明都是人類的模樣。

    太陽隱沒,厚厚雲層覆蓋天地,灰濛濛的大地,幾具白骨散落著,一片荒涼孤寂。

    他還記得初來冰岩城的時候,城門口附近的主幹道上很熱鬧,很多如凌家一般附庸勢力的武者和凡人,都會前來冰岩城,每天城門口都有人流涌動,進出的人有時候甚至會讓城門堵塞。

    然而現今,城門口一片荒寂,主幹道上鬼影子都看不見一個。

    「噓……」

    那個名叫梁忠的老僕,在出城之後,忽然吹起嘹亮的口哨。

    哨聲遠遠響徹出去,餘聲回蕩,隨著呼呼風聲傳出極遠。

    「呼呼呼!」鳥雀撲閃的聲音,從頭上厚厚雲層傳來。

    秦烈抬頭一看,發現七八個綠色雲簇一樣的鳥雀,在他們頭頂盤旋著,因為距離太遠,他無法看清楚那些鳥雀的模樣,卻猜出那些鳥雀是因為梁忠的口哨聲而來。

    梁忠抬頭,嘿嘿笑了笑,又長嘯一聲。

    一隻鳥雀忽然如綠色閃電俯衝下來,在梁忠肩膀上站定,還發出奇異的聲音,像是在梁忠耳畔述說著什麼。

    秦烈別頭一看,臉色微微一變。輕喝:「這,這什麼鳥雀?」

    離的近了,他看得清楚了,這鳥雀巴掌大小,渾身冒著綠幽幽的微光,小鳥的臉……分明是幼童的面孔!

    綠幽幽的小鳥,如一團陰靈,長著幼童的小臉,卻有著尖尖的鳥嘴。鳥的眼珠子骨碌碌轉動著,給他一種很詭異的陰森感。

    「這是馴服的幽靈鳥,它們是幽冥戰場內的小獸,是我的眼睛。」梁忠簡單解釋了一句,然後留神傾聽那幽靈鳥的鳥鳴聲,過了一會兒才點了點頭。那隻幽靈鳥也倏然飛走,如一縷綠色幽靈重新在天上雲層閃現。

    「咻咻咻!」

    疾速掠動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在秦烈肅然以待的時候,兩頭綠色鱗甲覆蓋全身的靈獸,如兩縷清風。忽然就在謝靜璇和梁忠身旁顯現出來。

    這兩頭靈獸和那幽靈鳥的氣息很像,陰寒詭異。一身綠色鱗甲,猛一看如獨角犀,但比獨角犀還要大一號,眼珠子也是綠幽幽的,看著就令人心底發毛。

    「玄冥獸,也是幽冥戰場的靈獸,和極寒山脈內的有極大區別。」梁忠隨口解釋。「幽靈鳥只是一階靈獸,本身戰鬥力不強。但用來打聽消息,從高空來洞察地面的情況非常方便好使。這兩頭玄冥獸,都只是二階,速度極快,是長途跋涉的利器,出遠門有玄冥獸騎乘,千萬里都不在話下。」

    他講話間,謝靜璇的身姿輕盈一動,如一片柳葉舞起,穩穩落在一頭玄冥獸上。

    梁忠則是上了另外一頭玄冥獸,朝著秦烈點了點頭,道:「上來吧,你和我坐一起。」

    秦烈依言過來,搭著梁忠的手,坐上了一頭玄冥獸。

    「扶著我的腰。」梁忠低喝。

    秦烈乖乖配合。

    「呼呼!」

    身下的那頭玄冥獸,猛然竄了出去,如冷電般疾馳,讓秦烈只聽到獵獵風聲,一時間驚的心跳加速。

    「幽靈鳥和玄冥獸都是幽冥戰場內的靈獸,如果出現在冰岩城內,可能會引起恐慌,所以我們將其留在外面。」風嘯聲中,傳來了梁忠的解釋,聲音不是很高,秦烈卻能聽的清清楚楚。

    兩頭玄冥獸行進著,旁邊景色不住後退,被迅速掠過。

    秦烈漸漸適應玄冥獸的速度,凝神去看周邊,發現時而能瞧見戰鬥的痕迹,看到了幾個靈獸的屍骨,但武者的的屍體很少見。

    「森羅殿、七煞谷的高手,帶著下屬勢力的骨幹,都在極寒山脈邊沿活動。森羅殿、七煞谷的一些強者,已經進入極寒山脈內部,對高階的靈獸動手。在冰岩城、赤炎城、水月城附近活動的靈獸,等階都較低,都是一階和二階,負責清掃捕殺的人,也都是低等級的小輩。」

    梁忠帶著秦烈趕路的時候,有一搭沒一搭的介紹,「你們星雲閣的杜海天、褚衍、魏興三個長老,都帶著麾下堂主在極寒山脈邊沿,聯合赤炎會、水月宗的長老,配合森羅殿、七煞谷行動……」

    他很隨意,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解釋的不算是很詳細,不過秦烈也大體聽明白了。

    極寒山脈的靈獸,真正高階的還是在山脈內部和邊沿區域,進入極寒山脈裡面的,都是七煞谷、森羅殿的真正高手,極寒山脈的邊沿區域,靈獸等階較低一籌,大多數是二階,這一邊由碎冰府、星雲閣、赤炎會、水月宗的長老帶著人捕殺。

    出了極寒山脈,活動在冰岩城、赤炎城、水月城附近的,都只是一階和二階的靈獸。

    這類低等級的靈獸,則是由屠澤、卓茜、嚴子騫等一眾小輩們,各自帶著一部分煉體境的同伴進行清掃。

    「沒有看到很多武者屍體啊?」玄冥獸飛馳了一段時間后,秦烈忽然說道。

    「武者屍體很少,不是因為我們佔據優勢,而是因為……死的人大多數屍骨無存,是被靈獸給撕碎吞吃了,所以見不到很多屍體。」梁忠皺眉,「對那些靈獸來說,武者的身體是大補的良藥,凝鍊天地靈氣淬磨的肉身,讓它們覺得美味之極,能提升它們的力量和等階,我們的屍體,對它們來說,效果類似於靈丹。」

    「死了很多人了?」秦烈臉色微變。

    「星雲閣死了一百多人。碎冰府和水月宗也差不多,赤炎會稍微多一點……」梁忠看向遠方,淡然說道:「一個快突破到三階的靈獸,衝破了極寒山脈邊沿的防線,進入了赤炎城周邊,赤炎會一時疏忽,沒有出動真正強者捕殺,導致幾個捕獵小隊全軍覆沒,結果多死了幾十人。」

    秦烈暗暗動容。

    「冰岩城、赤炎城、水月宗下面的小勢力。因為前期沒有遷入城內,也死了幾百人。」梁忠又說,「死人在正常不過了,每年森羅殿都有很多武者喪生,這一點不稀奇,不死人才稀奇。」

    幽靈鳥奇異的鳴叫聲。忽然從天上響起,一隻幽靈鳥忽然飛下來,落在梁忠肩上。

    兩頭玄冥獸同時放緩速度。

    梁忠聽了一會兒,看往左邊一個方向,眉頭微皺,道:「小姐。那邊有個村落,有一頭二階的金岩獸在活動。」

    「村裡還有人?」謝靜璇問道。

    「有人。」梁忠點頭。

    「不是通知下去。讓冰岩城、赤炎城、水月宗都將附庸勢力的人遷入城內了么?為什麼外面還有人在?」謝靜璇似乎壓抑著怒氣說道。

    「有的人抱有僥倖心理,認為自己的村莊不會有靈獸闖入,也有人年紀大了,不想動了,還可能沒來得及……」梁忠解釋。

    「去看看吧。」謝靜璇輕嘆一聲。

    兩頭玄冥獸方向一變,又風馳電掣起來,半個時辰后。秦烈和他們騎著玄冥獸,來到一個很偏僻的村落。

    村落只有二十來戶人家。一眼看見死寂一片,沒有任何聲音,菜園也早早荒廢,雜草叢生。

    天上一隻幽靈鳥落在東南頭幾戶人家。

    玄冥獸趕了過去。

    濃烈血腥味散逸出來,地面有一灘灘血跡,卻沒有屍體。

    只看了一眼,秦烈就明白過來,這幾戶人家內,一定有人留了下來,結果都被金岩獸吞吃了,所以沒有屍身存在。

    「來遲了。」梁忠搖了搖頭,又喚來幽靈鳥詢問了一番,然後說道:「金岩獸離開了,進入了前方的一個天然石林,那石林處在冰岩城和赤炎城、水月城差不多中間的方位,佔地數十里,靈獸活動最是頻繁,很多小輩也在當中捕殺,倒是頗為熱鬧。」

    「走吧。」謝靜璇臉色淡漠,輕輕點頭,率先驅使玄冥獸,離開了這死寂一片的村落。

    「嗯,沒意外的話,你要找的屠澤等人,應該就在那片石林當中。」梁忠放走那隻幽靈鳥以後,忽然說道。

    秦烈眉梢微動,下意識地摸了摸油布裹著的長刀和龍骨鞭,道:「你們專門找上我,到底為了什麼?我究竟能夠在什麼地方幫助到你們?」

    「我也不確定你能否幫上忙。」梁忠深深看向他,想了一下,說道:「如果,你能夠如那天一樣,在石橋上引動九天雷霆轟落下來,你就能幫上忙。要不然,帶上你就是個錯誤,你也將只是累贅,一點用都沒有。」

    此言一出,秦烈眉頭深鎖,直言不諱道:「那我告訴你,你們可能要失望了,我無法再次引動雷霆轟落。上次,只不過是一個意外而已,你們……實在太高看我了。」

    石橋上和馮凱一戰,他在險境之下,奇迹般的引動了雷霆閃電從天降落,令馮凱、嚴青松一起身負重傷。

    事後,他在這方面浸沒了幾天,又嘗試著看能否再次引動閃電墜落。

    結果再沒有一次成功。

    所以,他將那次的成功,歸咎為奇迹。

    既然是奇迹,自然不可能次次發生,也不是想來就能來的。

    「哦?是么?」梁忠眯著眼,扯嘴一笑,笑容有些古怪,「興許,在死亡的威脅下,你就能超水平發揮了。」

    拍了拍秦烈的肩膀,不顧他的悚然變色,梁忠繼續笑道:「小子,先做好直面死亡的準備吧。」

    ……

    ps:求首訂,請大家務必訂閱,叩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