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十五章 殘次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十五章 殘次品字體大小: A+
     

    長刀內部,三個靈陣圖相互嵌套,主靈陣圖他並不認識,結構較為奇特,呈星雲的形態,還有點點星光閃耀。

    他略一感應,就知道主陣圖的星點,是星辰精鐵這特殊材料引起的反應。

    也就是說,星雲形態的主陣圖,重點用來催動星辰精鐵,將星辰精鐵的奇妙之處給激發。

    主陣圖秦烈並不熟悉,不知道名稱,只能隱隱看出功效,無法模仿,沒辦法動手腳。

    另外兩個陣圖,分別是聚靈和增幅,都是基礎陣圖。

    而且,相比較他掌握的聚靈、增幅而言,長刀內的聚靈和增幅都像是簡化版本,不論精細度還是刻畫所需的靈線,都弱了太多太多。

    聚靈、增幅兩個陣圖,被嵌在主陣圖內部,那增幅陣圖刻畫成功了,但聚靈……僅僅只是繪刻到一半,然後就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將其完成。

    也就是說,長刀內的靈陣圖,其實根本沒有成功繪製出來。

    僅僅只是半成品而已!

    他眼神驚異,不動聲色的又將龍骨鞭取出,繼續以精神意識感知。

    情況稍有不同,但大體還是一致。

    龍骨鞭由四個靈陣圖形成,主陣圖呈蛇形,狹長扭曲,充斥在鞭子內部,為主脈絡,也是龍骨鞭內靈陣圖的核心,是真正可以將龍骨鞭優勢釋放出來的要點——這個主陣圖沒有問題。

    另外三個靈陣圖,分別是儲靈、聚靈、增幅,其中儲靈、聚靈也都刻畫完全。

    有問題的是增幅陣圖。

    龍骨鞭內部的增幅陣圖,也僅僅只是刻畫了一半,然後煉器師像是發現了什麼,忽然就收手了。

    和長刀情況一致。

    兩樣都是半成品,內部除去主陣圖比較難懂奇妙外,基礎的聚靈、增幅、儲靈三種陣圖在秦烈來看簡直粗劣不堪,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結構也太過鬆散紊亂,遠遠比不上他所掌握的三種基礎陣圖。

    長刀和龍骨鞭,主陣圖都沒問題,出問題的一個是聚靈,一個是增幅,都是基礎陣圖。

    「屠大哥,茜姐,這長刀和龍骨鞭,內部的靈陣圖……似乎並沒有刻畫完成,為什麼?」沉默半響,秦烈忽然問道。

    屠澤、卓茜兩人,都在借酒消愁,情緒低落,康智他們在輕聲勸說。

    他們也看到了秦烈的動作,都當秦烈好奇,沒有當一回事。

    如今聽到秦烈的詢問,屠澤才反應過來,苦笑道:「看來烈哥兒跟了姚大師一段時間,也多少了解了一點煉器。你說的沒錯,長刀和龍骨鞭內的靈陣圖,並沒有最終刻畫出來。」

    秦烈流露出徵詢的目光。

    屠澤放下酒碗,向他解釋起來,「因為盧大師在煉製到一半的時候,發現聚靈陣圖和主陣圖不能完美契合,可能是前期構造的問題,也可能是材質方面的衝突。總之,聚靈陣圖就算是刻畫出來,也沒辦法將他主陣圖的特點發揮出來,不能將星辰精鐵給完全激發,使得這靈器品階不可能高過凡級四品,在他來看這樣就是殘次品。」

    「卓茜的鞭子也是這樣,增幅陣圖無法真正融入主陣圖,發揮不出材質的威力。這麼一來,就算是將增幅陣圖繼續刻畫出來,鞭子的等階也會大大降低,達不到他的預期目標。」

    屠澤搖了搖頭,無奈說道:「盧大師可以接受失敗品,但不能接受殘次品。所以一見無法絕對成功,寧願不再繼續下去,也不允許低等級的殘次品出現。對他來說,凡級四品以下的靈器,那是對他的侮辱,他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盧大師是玄級二品煉器師,他煉製的靈器,至少也要是凡級六品!低於凡級六品的靈器,會令他名聲掃地,所以他可以接受失敗,但不能接受低階靈器的出現。」卓茜先補充,然後無奈道:「這麼說你應該明白了吧?」

    秦烈默默點頭。

    他跟隨姚大師有一段時間,對煉器界也有所了解,知道煉器師都有這方面的怪癖——可以接受失敗,卻不能接受殘次品。

    大多數的煉器師,都是完美主義者,很少人會隨隨便便將就什麼。

    他也知道,一名煉器師為靈器刻畫靈陣圖之前,往往會先有一個構想。

    他們會以基礎陣圖和主陣圖設計一個適合靈器的複合圖陣,而且還會在不同的靈板上先行進行驗證,只有在各種靈板上通過,檢測沒有問題了,才會真正在靈器上重新繪刻出來。

    只是,根據專門靈器設計的複合圖陣,興許在不同靈板上沒有問題,但真正用在靈器上,又會出現很多難以預料的變數。

    靈器的材質,由許多靈材混合熔煉而成,比靈板複雜太多,高等級的靈材內部本身還可能有特殊力量……

    這麼一來,在靈板上沒問題的複合圖陣,在靈器上就極大可能發生意外。

    中途靈陣圖忽然崩潰,都是極其常見的,有的煉器師因此受傷的也有很多,靈陣圖和材質的衝突,陣圖和陣圖間的不融合,更是屢見不鮮的常規情況,這些變數都會導致煉器的失敗!

    「哎,本打算等這兩樣靈器成功煉製出來了,就帶大家一起出去捕殺靈獸,給大家都掙點貢獻點的,現在失敗了,行動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屠澤喝了一口酒,有些遺憾的說道:「要被嚴子騫給搶佔風頭了。」

    「嗯,聽說嚴子騫突破到開元境之後,近期在冰岩城外面活動,已經殺了兩頭二階靈獸了。好像森羅殿那邊,都有人聽說了他的名字,對他暗暗留心了,能夠被森羅殿的人記住名字……這可是極大的榮幸。」

    褚鵬皺著眉頭,「這對將來進入森羅殿,都有很大的好處,這傢伙,還真是懂得在什麼時候出風頭。」

    「嚴子騫的冰螭劍,就是請盧大師度身量造而成,和他修鍊的功訣完美融合。之前在煉體九重天境界,他以冰螭劍和我交戰,我都覺得狼狽。那冰螭劍,煉體境期間還無法真正發揮其威力,如今他突破到開元境,冰螭劍將會更加凌厲可怕。」

    屠澤沉著臉,吸了一口氣,「以後,這嚴子騫將會越來越難對付了,下次如果碰到他,沒有趁手的靈器在身,我可能會吃虧……」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表情沉重起來,一個個眉頭深鎖。

    碎冰府和星雲閣關係一向不好,屠澤和嚴子騫更是死敵,雙方積怨很深,一照面就會爆發衝突。

    以前,嚴子騫境界稍低,沒辦法將冰螭劍的真正威力發揮,屠澤還能招架。

    現在兩人都突破到開元境,冰螭劍的厲害將會讓嚴子騫實力大漲,沒有趁手靈器,無法將功訣力量徹底發揮的屠澤,要和現今的嚴子騫對上,落敗的可能性將會極大。

    「我修鍊的星雲訣,是我父親當年建立星雲閣的核心靈訣,這法決很強大,一旦運轉會形成簇簇星雲,內中玄妙很多。只是,我原先使用的長刀,偏向炎熱,和我星雲訣根本不是一路,完全無法將星雲訣的厲害展露出來。」

    屠澤看向那件殘次品,遺憾道:「這柄長刀,裡面參雜了星辰精鐵,傳言星辰精鐵為星辰爆炸的碎片,這是能真正發揮我星雲訣的好東西。如果這長刀淬鍊出來,我和嚴子騫對上將會信心十足,可現在……哎。」

    「屠大哥,茜姐,我對煉器比較好奇,這刀還有這蛇骨鞭,能否讓我揣摩一段時間?」秦烈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開口要求道。

    屠澤聳肩,無所謂道:「已經是殘次品了,還不如我原先的趁手,你拿去玩玩也無妨。」

    「靈陣圖沒有完全刻畫出來,連靈器都談不上,你要玩隨便了,反正都報廢了,隨你折騰。」卓茜也表態了。

    「那就謝謝了。」

    ……

    第二天。

    由於姚泰忙於修復靈器,無暇繼續教導他熔器,所以他白天很空閑。

    他的貢獻點幾乎耗費盡,也沒辦法去藏經樓借閱書籍,不能繼續使用修鍊室淬鍊武技。

    所以,短時間他在星雲閣無所事事,沒有適合他的活動。

    他以油布裹住那柄長刀和蛇骨鞭,悄悄離開了星雲閣,往靈材商街的李記商鋪而去。

    近期,嚴青松、馮凱這兩人傷勢恢復后,因為靈獸的威脅,他們都在嚴子騫身旁做幫手,和嚴子騫一起獵殺靈獸,都是風頭正勁,連赤炎會和水月宗那邊,都有人說起這三人來。

    嚴青松、馮凱不在冰岩城,秦烈不用擔心路上出現什麼變故,輕鬆中還有點小遺憾。

    「你小子,最近都窩在星雲閣,好久沒有過來了,難道怕了那兩個碎冰府的傢伙?」秦烈一走進來,李牧的調笑聲就響了起來,「我聽說,好像他們下場更慘,你倒是沒什麼大礙啊。」

    「李叔你怎麼會知道?」秦烈訝然。

    「買聚靈牌的那個丫頭,又來店裡了,她全程看到你們交戰的過程,和我提了一下。」李牧笑了笑,「那丫頭對聚靈牌很有興趣,這次出價兩個凡級七品靈石購買,你有沒有興趣賺點靈石?」

    「呃,還有多少靈板可用?」秦烈問道。

    上次走前,他將很多靈板帶去了星雲閣,去練習刻畫儲靈陣圖。

    一個新靈陣圖的練習,是極為耗費材料的,所以他已經損耗了很多靈板,今天給李牧一說,才記起可能靈板快要不夠用了。

    「還真不多了,只有三十五塊靈板了,你如果以後還要練習刻畫靈陣圖,真要繼續補充靈板了。」李牧笑著說。

    「看來是需要賺點靈石了。」秦烈摸了摸頭,想了一下,說道:「聚靈牌內加上增幅陣圖,能增強聚集天地靈氣一倍的速度,增強型的聚靈牌,應該要貴一點吧?」

    「你小子。」李牧嘿嘿一笑,「你儘管去煉,我保證幫你處理掉,給你要個滿意的價錢!」

    「多謝李叔,我先回屋想點問題。」秦烈笑容燦然,拿著油布包著的長刀、龍骨鞭,就往後院而去,快走出店鋪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腳步暫停,回頭看向搖椅上懶洋洋的李牧,認真說道:「還要多謝李叔你的好酒。」

    話罷,他這才走開,進了後院內的小屋。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