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十四章 煉器風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十四章 煉器風險字體大小: A+
     

    煉器師不承擔任何風險,不論成功亦或者失敗,煉器師都要收取酬勞,絕不會白白為人煉器。

    ——煉器界的基本規則。

    「我跟了姚大師一段時間,他成功的機率很大啊,反而失敗的很少。」秦烈說道。

    「姚大師?」卓茜表情怪異,「還是算了吧?在真正的煉器師眼裡,他上不了檯面的。」

    「怎麼說?」

    「他之所以成功機率高,那是因為他都是憑藉自己的想法煉器,而不是根據一名武者的要求,境界和身體狀況,和修鍊的功訣進行煉器。打個比方,裁縫師做一件衣衫,不量尺寸,不根據客人要求,完全根據自己的想法隨便做,這樣的衣服肯定好做吧?」

    「是這樣。」

    「這樣做出來的衣服,的確也是衣服,可客人穿起來不舒服,也不定穿的上是吧?」

    「嗯。」

    「真正的煉器師,煉器絕不是憑藉自己的想法,而是根據一名特定武者的全身狀況,境界,修鍊的功訣,身體的強悍程度,身高,手掌的大小,甚至手指頭的粗細,方方面面都需要考慮到!」卓茜神情肅然,「只有這樣,煉出來的靈器,才能讓武者光摸著都是各種舒服,用起來如同為身體的一部分,大幅度提升武者的實力。」

    卓茜淡然一笑,「這才是真正的煉器,也是一名高階煉器師必經的過程。當然,這樣失敗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不過,這樣煉出來的靈器,都是獨一無二的,是最為適合要求者的,也能真正發揮出武者的力量。」

    「給你這麼一說,我算是明白過來了。」秦烈輕輕點頭,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和屠澤沒有找姚大師,一方面是因為他煉器師的等階不高,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他不能根據我們的情況,專門打造最適合我們的靈器。」卓茜微微皺眉,誠懇道:「秦烈,我知道你對煉器要濃厚的興趣,可是那姚大師……真的不算是名師,而且他對靈陣圖捂的太嚴實了,你學不到東西的。」

    「沒事,我也不是為了偷學他的靈陣圖,呵呵。」秦烈笑笑。

    「嗯,這段時間外面有點不太平,你小心一點,盡量少出城。」卓茜想了想,說道:「暫時不要接任務,太危險了,最近死了不少人了。不單單是我們碎冰府和星雲閣,就連赤炎會、水月宗周邊也連番被靈獸襲擊,同樣有很多武者喪生。」

    秦烈暗暗動容,赤炎會和水月宗也是青石級勢力,和冰岩城相隔不太遠,都在極寒山脈附近,沒料到也被靈獸給攻擊了。

    「怎麼一回事?」他疑惑道。

    「聽森羅殿那邊說,好像極寒山脈的獸王換了,以前極寒山脈的靈獸之王是『岩冰雪狼王』,可不知道為什麼,那『岩冰雪狼王』離開了極寒山脈,已經很久不見蹤跡了。」

    卓茜臉色凝重,「它走後,極寒山脈的靈獸進行一番血腥競爭,由『紫睛炎獅王』登上了獸王寶座,這頭狂躁暴戾的靈獸上位后,當年『岩冰雪狼王』和周邊武者勢力定下的契約,被它給直接撕毀了,大量常年活動在極寒山脈的靈獸,紛紛走出山脈,開始對周邊低等級勢力張開血盆大口。」

    「這場暴亂短時間可能結束不了,估計那『紫睛炎獅王』要展露威勢,逼周邊武者勢力和它重新訂立契約。我聽說森羅殿和七煞谷,都有高階武者出動了,最近會去極寒山脈獵殺靈獸,要通過在戰鬥上取得優勢,給那『紫睛炎獅王』壓力,好在新的契約上取得先機主動。」

    「所以最近肯定不太平,會有很多人死,靈獸也會越來越猖狂。在新的契約沒有制定前,雙方的戰鬥會持續下去,碎冰府、星雲閣、赤炎會、水月宗,還有山脈周邊別的青石級勢力,都會被捲入其中,會被森羅殿、七煞谷這種黑鐵級勢力安排,和靈獸大規模的鬥上一場。」

    卓茜將其中詳情道明,告訴他最近不太平的原因,讓他小心一點,沒事不要亂接任務。

    秦烈暗暗記下。

    之後半月,靈獸和武者間的爭鬥不但沒有停息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戰況也逐漸升級。

    單單星雲閣,就有數十人戰死,有更多人受傷,秦烈每次去姚泰那邊,都看到姚泰忙於修復靈器,再沒有閑暇進行自己的煉器。

    杜海天、魏興、褚衍三名長老,幾乎一直帶著麾下在外遊盪,獵殺出現在冰岩城附近的靈獸,偶爾回星雲閣補充乾糧、靈石,也一個個神色沉重,很多人身上都有明顯的傷勢,也有人再沒回來。

    就連一向只是負責刑堂那一塊的葉陽秋,在重壓下,也不得不參與進來,也開始圍剿附近靈獸。

    凌家、杜家、高家這些星雲閣的附庸勢力,不得不暫時遷移到冰岩城暫住,以免被靈獸給咬死掉。

    星雲閣的各種修練場,格鬥室,重力室,忽然人滿為患,所有武者都在用心修鍊。

    因為,隨著壓力的加深,閣內已經主動安排任務,只要是星雲閣的武者,都可能被要求外出執行任務。

    只要出去,都有死亡的風險,所以閣內武者各個都刻苦起來。

    「前天,森羅殿一名統領戰死在極寒山脈,那統領萬象境中期的境界,卻被一頭三階的『鐵翼金角蜥』給活生生吞掉了。真是慘,萬象境中期的強者,竟然被靈獸生吃了,想想都害怕。」

    「七煞谷那邊一名萬象後期武者,叫裘旭東的,不是也殺了兩頭三階的『碧眼蟾蜍』么?」

    「那這裘旭東真是發達了,聽說『碧眼蟾蜍』的眼睛價值連城,是煉製高等級靈器的奇寶,還有碧眼蟾蜍的牙齒和一身皮,都是好東西啊。那傢伙,這次收穫太大了,可真是好運。」

    「只有不死,還能殺死高階的靈獸,才有巨大的收穫。如果像那森羅殿的那人一樣,被『鐵翼金角蜥』給生吃了,真是比死都可怕。」

    「是啊,哎,最近人手不夠用,我們恐怕也會被安排出去呢。」

    「有點害怕啊。」

    「……」

    格鬥場街區方向,一眾武者停了下來,愁眉苦臉的交談著。

    正是魏立和劉婷一行人。

    魏立和劉婷在星雲閣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一般情況下不會被安排出外執行任務,但如果閣內人手吃緊了,他們也逃不掉,同樣會被強制要求執行任務。

    近期各種消息傳到冰岩城,讓很多沒有經歷過鮮血洗禮的小輩心慌意亂,都在暗暗擔心著,生怕被閣內派遣出去。

    「秦烈,葉長老人手不足,我這兩天就準備走了。」石林中,高宇臉色陰冷,「外面局勢很亂,不過獵殺靈獸積累貢獻點會很快,我貢獻點不足,近期修鍊也達到瓶頸,準備出去動動了。」

    高宇在星雲閣有兩個姐姐,大姐嫁給了褚衍長老下面的一個堂主,可惜那堂主六年前執行任務的時候不幸戰死,他大姐也就成了寡婦。

    二姐在刑堂,聽說和葉陽秋關係很深,葉陽秋……有可能成為高宇的二姐夫。

    也是如此,當年在天狼山的時候,劉延會和高宇走的比較近。

    高宇能提前進入星雲閣,一方面是高家在天狼山損失慘重,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他的兩個姐姐在星雲閣有點人脈,所以高宇來星雲閣后,常常被人閑言閑語,說他是依仗兩個姐姐才進來。

    和秦烈選擇在姚大師身旁不同,高宇選了刑堂,身份也掛在刑堂,深得葉陽秋器重。

    不過現今連葉陽秋都不得不外出獵殺靈獸,身為刑堂的人,他又欠缺貢獻點,本身又比較好戰,自然沒有常居閣內的道理。

    「你小心一點。」秦烈叮囑。

    「沒事,我回來的時候,會繳獲很多貢獻點。到時候,你我過來格鬥室,就可以用我的貢獻點了,最近……用的都是你的貢獻點。」高宇皺眉道。

    「呵呵,我貢獻點還剩十個,也快耗盡了。」秦烈無奈道。

    「嗯,等我回來,到時候貢獻點就足夠了。」高宇自信滿滿。

    ……

    「秦烈!過來陪大哥喝酒!」

    從修練場回到小屋,尚未進去,就聽到從卓茜的小樓內,傳來屠澤的吆喝聲。

    扭頭一看,他發現卓茜的小樓內燈火通明,觥籌交錯,韓楓、褚鵬、康智、卓茜眾人都在,全部在海吃海喝。

    「來了。」秦烈笑了笑,沒有進自己的屋,轉身就去了卓茜那邊。

    進去后,他才發現屠澤和卓茜都是眼睛通紅,情緒似乎不對,兩人都喝了不少酒,像是在借酒消愁。

    在酒桌旁邊的桌台上,擺放著一柄長刀,還有一個精美的龍骨鞭。

    這兩樣器物和屠澤、卓茜以前使用的極為相似,但顯得更加精緻,看起來也要漂亮許多,只是……其中沒有靈力的波動,似乎並非靈器。

    「全部失敗了,我是第三次,屠澤是第四次了。」卓茜艷麗的臉上,寫滿了失落無奈,「為了籌集煉器的靈材,我們煞費苦心,那些靈材至少值一千多塊凡級七品靈石,沒想到一下子全部報廢了。」

    「別提這些傷心事,喝酒,喝酒。」屠澤紅著眼睛喝道。

    「怎麼可能不在意?」卓茜唉聲嘆息,「一千多塊凡級七品靈石,就算對你我來說,也是一筆很大的數額。而且,我們的那些靈材,很多都是你我父親幫忙籌集的,現在全毀了,下次要收集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呢。」

    「我們不是早就有了準備么?」屠澤勉強一笑,「煉器,怎可能一次成功?有人請煉器師煉上七八次,次次都會失敗呢。為了一件最趁手的煉器,最適合自己,獨一無二的靈器,必須要學會品嘗失敗的苦味。」

    「連續品嘗三次失敗的滋味,我快要……承受不住了。」卓茜俏臉布滿苦澀,頹然道。

    屠澤喟然長嘆,垂頭不語,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看樣子他也被打擊的不輕,不是真就如表面上那麼輕鬆。

    秦烈沒有去酒桌,而是遲疑了一下,來到了擺放兩樣器物的圓台旁,將那柄長刀擰了起來,以精神意識用心感受。

    他臉上忽然流露出極為古怪的表情。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