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七十章 組合靈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七十章 組合靈陣字體大小: A+
     

    靈板上,青幽亮光閃爍不止,映照的小屋蒙蒙生輝。

    秦烈神情專註,眼中似有細密電流疾射,指尖白光如針芒,在靈板內繪刻著精密繁雜的圖陣。

    他額頭隱隱有汗珠浮現,脖頸上青筋也非常明顯,可他精神卻是極為亢奮。

    組合靈陣圖,將聚靈陣圖和增幅靈陣圖,在一塊靈板上刻畫出來,以增幅陣圖來提升聚靈的效果……他非常期待。

    電流般的毫芒,在靈板內部的天地遊動著,烙印下一條條華麗的軌跡,形成靈陣圖的脈絡。

    在那聚靈陣圖內部,增幅陣圖被縮小數倍,被鑲嵌其中,有幾條靈線如樞紐般,將兩個陣圖連接起來……

    「轟!」

    兩個陣圖同時閃亮,突然釋放出璀璨光耀,本來獨立的兩個靈陣圖,隨著最後一筆勾勒出來,如突然完美融合在一塊兒。

    渾然一體。

    一道靈力注入其中,先在聚靈陣圖內飛快流動,旋即導引向增幅陣圖,將增幅陣圖也給激活,令兩個靈陣圖瞬間鮮活起來,散發出瑰麗的光芒。

    「呼呼呼!」

    天地靈器悄然流蕩的波動,被此刻專心致志的秦烈感受到,他忽然覺得呼吸的空氣,都變得清新自然,好像還帶著一種森林中的自然味道。

    商鋪中,李牧懶洋洋縮在躺椅中,眯著眼看著門外日光,消極的做著生意。

    這時候,他眉頭一挑,似乎忽然來了興緻。

    也不管什麼生意了,直接從躺椅內下來,轉身來到後院,到了秦烈門前小屋口,揚聲道:「怎麼樣?成功了?」

    「好像成功了。」秦烈摸著腦袋,不確定道:「李叔,你來看看,看看……行不行?」

    李牧暗暗詫異,將兩個靈陣圖融合在一塊兒,說起來簡單,其實做起來並不容易。

    三天前的夜晚,他給出建議后,秦烈就在著手嘗試了。

    如李牧所猜測的那樣,秦烈前期的融合連續失敗,耗費了很多塊靈板,沒有一次能夠將其擰在一塊兒。

    兩個靈陣圖的融合,極為考驗煉器師的創造性,要尋到合適的契合點,是非常困難的。

    在李牧所想,秦烈至少需要十天半月時間,才能慢慢摸索到訣竅,他沒料到這次的陣圖融合會那麼快。

    「給我看看。」李牧伸手,接過那個光澤晶瑩的靈板,用心感受。

    靈板內,增幅靈陣圖縮小數倍,被嵌套在聚靈陣圖中,隨著聚靈陣圖的靈力流動,那增幅靈陣圖也在發揮著功效,似乎在悄然影響著聚靈陣圖,將聚靈陣圖的靈力轉動速度提升,將聚集靈力的核心要素增強。

    李牧暗暗點頭,摸著靈板等候了一會兒,等候著天地靈氣的變化。

    一刻鐘后,他眼睛微亮,看著秦烈說道:「聚靈牌本來只能增強四分之一的天地靈氣,但在加入了增幅靈陣圖以後,現在這塊加強型的聚靈牌,可以增強四分之二的天地靈氣,增幅了整整一倍的聚靈效果!」

    「是好還是壞?」秦烈忐忑問道。

    李牧訝然,「你小子可知道一般的增幅靈陣圖,能增強十分之二三的效果,已經算是不錯的增幅靈陣圖了?能增強十分之五六的靈陣圖,已經是極為厲害出眾的增幅靈陣圖了,直接增強了一倍的效果,你說是好還是壞?」

    「那還不錯了。」秦烈點了點頭,真心笑了起來。

    「豈止是不錯,應該是非常驚人了。」李牧捏著那靈陣圖,想了一下,又說道:「當然,我也見過能增強兩三倍效果的增幅靈陣圖,不過那種情況和你的不一樣。」

    「那是什麼情況?」秦烈驚奇道。

    「如果器物材質本就出類拔萃,為天地至寶,淬鍊成器的過程,又是巧妙完美之極。那麼,所刻畫出來的增幅靈陣圖,就能發揮出更強的效果!當然,這種情況非常依賴器物材質,只有最佳最珍奇的材質,才能將增幅效果更強發揮出來。」

    李牧看向他,笑著解釋:「而你所用的僅僅只是靈板,是練習刻畫靈陣圖的最基礎材料,連『器』都稱不上,這樣還能增強一倍的效果,在我來看已經很匪夷所思了。嗯,如果不論材質,單說增幅陣圖而言,你所掌握的那增幅靈陣圖,應該是我所見過最神奇的。」

    頓了一下,李牧又道:「這麼說吧,如果你也同樣以天材至寶淬鍊的靈器來刻畫增幅靈陣圖,興許,你的增幅靈陣圖能達到的增幅效果,會有三倍到四倍的樣子,興許會比我見過的還要出眾一點!」

    「這麼說,我做的很不錯了?」秦烈欣然笑了。

    「行了,你小子還想讓我如何誇讚你?」李牧笑罵一聲,然後又說道:「嗯,你差不多也該重返星雲閣了,繼續在姚泰身邊學習一段時間,那對你很有好處。姚泰這傢伙,因為沒有好的靈陣圖,在煉器上的進階緩慢,可也是如此,他的基礎非常牢固,在溶煉成器的過程上他浸沒了二十多年,對低等級的靈材混合火候的把握,非常的老道精湛,你跟著他不會有錯的。」

    「李叔,你好像很熟悉姚泰?」秦烈詫異道。

    「不熟,只是關於他的消息比較多,聽多了,也大致能猜測出他的情況了。」李牧笑了笑,「近期我會在商鋪,你有閑暇了,隨時過來練習靈陣圖的刻畫。嗯,你在星雲閣,也多用心修鍊武道,你現在處在關鍵時刻,多用點心沒錯,興許很快就能邁入開元境了。」

    「知道了,謝謝李叔,那我一會兒就走。」

    「嗯。」

    ……

    傍晚時分,秦烈離開李記商鋪,往南城星雲閣而去。

    靈材商街和南城之間,有一條又寬又長的河流,有幾個橋架在商街和南城之間,方便南城的人來往靈材商街。

    李記商鋪處在靈材商街相對偏僻的位置,這邊一個和南城連接的石橋,也相對冷清,行走的人很少。

    秦烈幾次都是通過那個石橋進出。

    今天,他踏上那個石橋的時候,還在思量著聚靈陣圖和增幅陣圖組合一事。

    「嗯?」

    一股微寒的氣息,忽然從前方背對著他的一個人身上傳來,令秦烈從沉思中醒轉。

    上橋的時候,他就發現橋中央有一個人靠在橋邊,頭朝著南城的方向似乎在怔怔出神,他倒也沒在意,只當是普通路人,可現在,卻覺得有點不對勁。

    「秦烈,好久不見了,還記得我么?」

    那人轉身,朝著秦烈露齒一笑,雪白的牙齒,似乎透露出一種冰寒之意。

    「嚴青松?」秦烈臉色肅然,心裏面倒是並不太慌張。

    煉體九重天的嚴青松,雖然離突破開元境只有一步之遙,可沒突破就是沒突破,對新晉邁入煉體九重天的他而言,此人根本不足為懼。

    「還有我。」

    一個冰冷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不知什麼時候起,一道身影堵在了橋的另一端,將他重回靈材商街的路封住。

    秦烈回頭,只看一眼,便臉色微變,心情終於凜然起來。

    身後之人是馮凱,馮逸的親哥哥,開元境初期的修為!

    「呵呵,我讓人盯著你,已經有一陣子了。」嚴青松微微一笑,「這段時間,你都在星雲閣,我們一直沒找到機會。嗯,前幾天知道你進入李記商鋪,就猜你肯定會重返星雲閣,等了幾天了,總算等到你出來了。」

    「我弟弟一條手臂被銀翼魔狼咬斷,我馮家族人死傷慘重,馮侖、馮傑都被你所殺,我馮家和碎冰府的關係,也因此提前暴露出來,一切都因你而起!」馮凱模樣俊秀,臉色白凈,只是眼神狠厲,一步步走來。

    他提著一柄銀色長劍,劍尖銀芒如蛇信子吞吐不定,冒著幽幽寒意。

    「我碎冰府的顏老,被魔狼王咬傷,差點因此身亡。就連現在,都還沒能脫離危險,依然沒能走出養傷府邸。」嚴青松神情微微詫異,「更讓我意外的是,就連子騫也在你手中吃過虧,你小子還真是能折騰啊。」

    「到此為止了。」馮凱冷哼一聲,手中銀色長劍一抖,劍芒化為一條細長銀線,凌厲地往秦烈胸口心臟部位刺來。

    秦烈右手從腰間猛地伸出,秦山所留的木雕,那頭部方位瞬間電交織,帶來了蓬蓬電流,凝為一片青幽電幕。

    「嗤嗤嗤!」

    馮凱銀色長劍揮舞間,一條條細長的銀線疾飛出來,銀線鋒利如針,靈巧如蛇,紛紛朝著秦烈身體刺來。

    秦烈手持木雕,體內雷霆之力混合靈力,在木雕頭部方位狂暴飛濺,凝為一片電流交織的光,將身前一片區域都給覆蓋。

    嚴青松堵在石橋一端,並沒有立即出手的意思,只是冷眼看著秦烈和馮凱的交鋒。

    他心中暗暗驚奇,驚奇秦烈竟然沒有被瞬間斬殺,居然能和開元境初期的馮凱鬥上那麼一會兒。

    「小姐,橋上有人激斗。」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嚴青松身後傳來。

    他回頭一看,發現一名美麗的白衣女子,帶著一個老僕來到橋頭上,似乎正要準備上橋。

    白衣女子,赫然正是上次在李記商鋪,從秦烈手中將聚靈牌全部買走的那位。

    那老僕,還是那個老僕,手上也還佩帶著那一枚讓秦烈羨慕不已的空間戒。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