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十八章 觀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十八章 觀摩字體大小: A+
     

    「秦烈,流沙金三兩,快!」

    「秦烈!土渾晶三塊!」

    「秦烈!玄寒玉兩根!」

    「秦烈!」

    「……」

    煉器殿堂,姚泰揮汗如雨,在那熔爐旁邊忙碌著,不斷地大聲吆喝。

    數十塊火晶石燃燒形成的火焰,將熔爐烤的赤紅如烙鐵,滾滾熱浪升騰蔓延開來,讓殿堂內高溫驚人。

    姚泰不斷碎裂著靈材,眼睛死死盯緊熔爐,心中計算著時間,看準熔爐內靈材的變化,將一樣樣靈材放入熔爐,不斷指揮著秦烈,讓他將所需靈材迅速弄來。

    殿堂內,秦烈渾身衣衫濕透,在各個角落飛快掠動著,將一個個特定靈材為姚泰找來。

    熔爐旁邊,散落了一地靈材,很多靈材被敲碎,被研磨成粉,和其它靈材在外面就混在一塊兒。

    隨著熔爐內部的變化,所需的靈材會隨機發生變化,對靈材的需求數量,也要重新制定。

    ——熔器的時候,每一個細微的變動,都會導致後面的工序發生改變,這會直接反應在靈材上。

    火晶石的溫度,熔爐的烘烤面,內部靈材的溶解度,靈材的衝突,火候的控制……

    溶煉成器的過程,需要考慮的方面實在太多,必須要面面俱到,可能一個細微的失誤,就能導致熔器的失敗,讓之前的努力付之一炬。

    秦烈不斷遊走著,按照姚泰的吩咐,精確靈材的額度,每次送入姚泰手中的靈材,都是姚泰要求的份量,沒有一絲一毫的差錯。

    ——靈陣圖的刻畫,在精準細緻上的要求,比溶煉成器的過程還要嚴苛!

    任何一條靈線,就算是在粗細上差之毫厘,都能導致整個靈陣圖的崩潰,導致靈陣圖的刻畫前功盡棄。

    也是如此,在精確度的把握上,秦烈能細密精準到極致!

    今早,依仗在丹田靈海繪製聚靈陣圖,他成功在靈海聚集了氣旋,從而突破到煉體九重天境界。

    如今,靈海氣旋已成,只要他運轉靈力修鍊,氣旋就會旋動起來,助他淬鍊靈力。

    通過這次境界的突破,他對煉器和武道有了全新的感受,原先一直猶豫徘徊的心境,也安定靜謐下來。

    之前,在煉器和武道兩條路上,他始終拿捏不定。

    有幾次,他一度放棄煉器上的修鍊,只想全身心投入武道的成長,盡量突破到高等級的境界,期望能快點加入森羅殿,能更早的和凌語詩重逢。

    他原先認為煉器上的沉溺,會影響他的修鍊,讓他境界遲緩。

    直到昨夜,有過那一番體悟,通過聚靈陣圖的刻畫,解決了困擾他多時的難題,助他跨入煉體九重天後,他終於放下心來。

    「一個強大的武者,想變成一個精湛的煉器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不可能。」

    「然而,一個對靈陣圖深刻認識的精湛煉器師,若想成為一個強大的武者,卻是輕鬆簡單,幾乎沒有門檻和壁障!」

    「很多厲害的煉器師,本身都是最強悍的武者,是對武道規則理解透徹的高階存在!」

    這番話也是他爺爺曾經說過的,他以前感受不深,現在卻奉為真理!

    也是如此,在煉器一途的修鍊上,他終於堅定了決心。

    姚泰,就是他在這條路上的第一個老師,是第一個能夠真正幫助到他的人物,所以他用心學習。

    「差不多了,現在就等靈材徹底混合熔煉,慢慢在內部模具內沉澱成器物形狀。」

    一直忙碌到傍晚,姚泰才停止吆喝,一灘爛泥般坐在熔爐旁邊,一邊擦拭著汗跡,一邊眼神熠熠看著熔爐講話。

    秦烈好幾個時辰沒歇,這時候也快要累癱了,他就在姚泰旁邊一屁股坐下,問道:「後面怎麼做?」

    姚泰回過頭來,微胖的臉上洋溢著一絲驚喜,贊道:「你小子比以前所有的傢伙都要細緻,你一個人做的事情,要比兩三人做的都要好!」

    話到這兒,他哼了一聲,「以前的傢伙,跟了我幾年,都不一定有你今天做得好。讓他們拿個材料過來,精確度方面往往達不到我的要求,還需要我二次挑選打磨,白白浪費我煉器的時間!」

    這二十多年來,有七八人跟過姚泰,作為助手幫他煉器,輔助他拿一些材料。

    那些人,就算是一兩年後,拿個材料過來都可能出紕漏,讓他們只拿三兩的流金沙,他們可能會多出一點點,在他們來看,一點點興許無所謂,殊不知,這一點點不同,就能導致熔器過程出現別的變數。

    一個變數,往往會導致更多的變數發生,從而讓整個煉器失敗。

    姚泰這是第一次用秦烈,事前也沒有抱有太大期待,覺得他會和以前的那些學徒一樣,在前期錯誤百出,在焦慮繁忙的時候頻頻出錯,會直接讓他的煉器效率大幅度下降,甚至可能導致他的失敗。

    結果,秦烈驚人的準確度,對靈材的細緻把握,和快速的反應力,都讓姚泰驚嘆不已。

    因為秦烈各方面都超出他的預期,所以他以為可能要到明天才能完成的初期熔煉,居然在傍晚就結束了,這大大超出了他的判斷。

    對秦烈,他是非常滿意,用著也是極其順手。

    「這小子……絕對是個天才。」姚泰眯著眼,打量著秦烈,暗暗感慨。

    「後面怎麼做?」秦烈再問。

    「熔爐下面有模具,等溶液慢慢沉澱下去,會變成器物最初的樣子。」姚泰微笑著,向他認真解釋:「冷卻后,變成粗陋的器,然後開始打磨器,讓器物變得精緻好看,然後為器點綴特殊寶石靈材,重點增強器物某方面的力量,最後……才會為器物刻畫靈陣圖。」

    秦烈仔細聆聽,覺得大有收穫,今天雖然忙碌到死,可他學到的東西也很多。

    對煉器,他今天才有一個直觀的認識,對過程有了個比較清晰的了解。

    第二天,他來到煉器殿堂的時候,見熔爐早就熄火了。

    他過去看了一下,發現熔爐最下面有凹槽,凹槽專門擺放不同的模具,煉製刀劍之類的靈器,就放刀劍類的模具,斧頭類的放斧頭模具……以此類推。

    姚泰煉的是鎚子,那模具還在,粗糙的鎚子則是在姚泰手中,他正以紗布磨砂凹凸不平之處,讓其變得光滑……

    秦烈默默觀看。

    姚泰先將錘體光滑,然後在把手處鑲嵌了三塊土褐色的晶石,說道:「這是乾雲晶,凡級六品的靈材,也是點睛之物,它能轉化靈力為雲霧,配合上靈陣圖后,能夠讓這個鎚子揮舞間灰雲簇簇,對修鍊波濤訣的人來說,這鎚子就非常適合了。」

    姚泰一邊向秦烈介紹,一邊繼續忙碌,一直到快要天黑的時候,似乎才大功告成,將三塊乾雲晶嵌進鎚子。

    「最後一步,也是最主要的一步,自然就是刻畫靈陣圖,真正確定器物的品階和等級!」

    姚泰胖臉淡然笑著,說道:「這一步對你太過遙遠了,也太深奧了,不是短時間能夠學會的。嗯,從明天起,我要刻畫靈陣圖,需要安靜,所以你最近五天不用過來,放你的假了。」

    「好。」秦烈不啰嗦,點頭表示明白。

    從康智、韓楓等人口中,他早知道姚泰視他的靈陣圖為命根子,絕不會輕易傳授別人。

    所以,一旦到了要為器物刻畫靈陣圖的時候,他往往都會習慣性放助手的假,不準任何人進入煉器殿堂,不讓任何人打攪。

    對此,秦烈早有思想準備,所以坦然接受,很爽快地出了殿堂。

    姚泰倒是微露詫異,在秦烈離開后,他還皺著眉頭,喃喃道:「奇怪的小子,居然沒有多問一句,沒有要求留下來的意思。嗯,可能才開始,現在還能沉得住氣,不知道以後會不會也這樣……」

    他望向門口,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道:「希望這個留下的時間長點,就算是心機深一點,就算是也為了靈陣圖而來,但至少,這小子用起來是真的順手。」

    ……

    秦烈被姚泰放假了,忽然輕鬆下來,就興起去李記商鋪的念頭。

    他第二天就去了李記商鋪,發現商鋪內依然空蕩,李牧好像還沒有回來。

    他倒也無所謂,反正他有鑰匙,就來到那小屋,默然坐了下來。

    如今,他達到煉體九重天境界,只要一修鍊,丹田靈海的漩渦就會運轉開來,會幫他淬鍊靈力,待到丹田靈海的靈力都被徹底淬鍊一遍,也就能準備開元境的突破了。

    他放下增幅陣圖的刻畫許久了,這趟來李記商鋪,就是準備趁著閑暇,繼續著手增幅陣圖的練習。

    「隔了這麼久,心真正平靜了下來,希望這次好一點,能在最近五天內成功。」

    他拿出第一塊靈板,先在腦海中將增幅靈陣圖觀想一遍,然後才吸了一口氣,將手指落到靈板上。

    在手指落下那一刻,他忽然完全靜了下來,耳畔再聽不見任何別的聲音。

    彷彿整個天地間,就只有他自己,只有手中的靈板,和靈板內的世界。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