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十七章 靈海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十七章 靈海作字體大小: A+
     

    「鳩琉瑜是陰煞穀穀主,通幽境中期修為,在七煞谷中她身份地位都很高。就連她徒兒陸璃,據說也達到開元境中期修為了,鳩婆婆收徒很挑剔,她能看上凌家姐妹,也算是凌家的福氣了。」

    星雲閣,卓茜的雅緻小樓中,她手持瓷杯,一邊喝著酒,一邊說著話。

    秦烈和康智、褚鵬、韓楓諸人,都在小樓中,圍著一桌子菜肴吃喝,除屠澤依然閉關不出外,其餘幾人都到齊了。

    天色漸暗。

    一塊塊晶瑩寶石,鑲嵌在牆壁石柱上,將屋內照耀的光亮耀目,卓茜穿了一件寬鬆絲質睡衣,領口一大片白皙肌膚顯露,令康智、褚鵬等人都是色眼閃爍,想看又不敢看。

    卓茜並不在意康智等人,只是看向秦烈,勸慰道:「鳩婆婆一向心高氣傲,對徒弟的修鍊非常上心,凌家姐妹能拜入她門下也是福氣。秦烈,你還年青,暫時雖然沒辦法躋身七煞谷、森羅殿這般勢力,但未來並不見得沒有機會。」

    她艷麗臉上寫滿認真,「說實話,我對你這傢伙不是特別了解,但以我的感覺來看……你身上有一些奇特之處。秦烈,七煞谷並不是那麼高不可攀,你只要肯努力爭取,將來肯定能踏入那種勢力。」

    「是啊秦烈,你現在不是來星雲閣了嗎?往上再進一步,就是森羅殿了,森羅殿和七煞谷交好,常常有機會一同合作去做任務,你只要進入森羅殿,一定有機會和你那未婚妻重聚。」康智也勸道。

    褚鵬、韓楓等人,也一邊勸酒,一邊輪番來安慰他。

    秦烈一直笑著點頭,拿起酒杯就喝,沒有一點保留,都是一口喝乾。

    他知道卓茜在這裡專門設宴,都是為了他,希望能幫他解開心結,希望凌家的事件,不要影響了他武道上的修鍊。

    他看在眼裡,暖在心裡。

    這酒宴一直喝到半夜,大家才相繼散去,秦烈也辭別,返回和卓茜臨近的小屋。

    幽暗的房內,他坐在窗口,神智不但沒有受到酒精的影像,反而越來越清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了李牧那烈酒,被漸漸影響的緣故,今天的美酒他喝起來如水一般平淡,沒有一點滋味,也完全不能讓他產生一點醉意。

    「開元境中期的陸璃,通幽境中期的鳩琉瑜,陰煞穀穀主,黑鐵級勢力……」

    凝視著窗外樹蔭下斑駁月光,他微皺著眉頭,默默呢喃了幾句,旋即凝神靜心,緩緩閉上眼睛,用心在丹田靈海聚集氣旋。

    半個時辰后,隨著靈海簇簇靈雲潰散,他這次努力又宣告失敗。

    「一個多月了,每天夜裡都在嘗試聚集氣旋,但一次都沒有成功。從八重天到九重天的進階,果然……要比之前困難一點,主要是一點頭緒都沒有,沒有瞧見一絲希望曙光,是不是某些方面錯了?」

    他開始懷疑,端坐在那兒苦思,想要重新確定一個方向。

    「九重天,在丹田靈海凝聚氣旋,氣旋,氣旋……」

    秦烈心境一亂,腦海中各種念頭紛雜,又聯想起靈陣圖的刻畫,開始考慮是不是暫時放一放,將精力往靈陣圖的刻畫上轉移。

    「聚靈陣圖,增幅靈陣圖,儲靈陣圖,固韌陣圖……」

    四幅靈陣圖繁複神秘的結構,在他腦海中交替浮現,他皺眉苦思著,默默的想著。

    「……聚靈陣圖,聚靈陣圖,聚靈陣圖!那也是一個漩渦啊!」

    突地,一道靈光在腦海中乍現,他眼睛陡然明亮起來,心中生出一個不可抑止的想法出來——在丹田靈海嘗試刻畫聚靈陣圖會如何?

    時至今日,四幅靈陣圖,他唯一掌握的便是聚靈陣圖。

    在聚靈陣圖上,他耗費了無數的精力,損壞了數百塊靈板,他對聚靈陣圖的深刻認知,已經達到閉著眼就能精確刻畫出脈絡的程度!

    聚靈陣圖,如果模糊去看,就是隱隱呈漩渦形態,外面一條條靈線呈一個個圓環,逐漸朝著內部收縮,如螺紋,像立體的漏斗……

    聚靈聚靈……只有渦旋形態,才更加容易聚集吸引靈力,仔細想來,聚靈陣圖可不就是一個漩渦模樣?

    以靈力為線,以丹田靈海為靈板,以精神意識為畫筆導引,能否將聚靈陣圖刻畫出來?

    這念頭一滋生,他就再也沒辦法遏制!

    昏暗房間內,秦烈重新閉上眼,靜下心來,精神意識逸入丹田靈海,重見那裡的蒼茫靈海之地……

    茫茫雲海,靈力就是雲棉,繚繞充斥在丹田每一個角落,隨著他心意流動。

    他一縷意識如畫筆,如繩索,帶著靈力開始虛空勾勒,引導著靈力在這片茫茫之地流動遊走,形成一條條清晰可見的靈線……

    他在丹田靈海作圖,開始繪刻他熟練的不能再熟練的聚靈陣圖,他全神貫注。

    如果這一刻,有人能走進他的丹田靈海,會驚奇的發現分散無序的靈力,如扭結成一條蜿蜒扭動的線條。

    那線條……如蛇一樣遊動著,在他丹田蒼茫天地中留下一條條非常明顯的痕迹,那些痕迹越來越多,有時候相互交叉,有時候頭尾連接,有時候並排滑動……

    隱隱約約間,在丹田中,一幅立體感十足的聚靈陣圖,在漸漸形成!

    期間,他沒有一絲紕漏,沒有一條靈線出錯,精準到了極致!

    聚集著的靈力,糅合在一塊兒的雲簇,再沒有一點點要潰散的跡象!

    他一氣呵成!

    「轟!」

    在聚靈陣圖形成的那一霎,秦烈丹田靈海傳來奇異的靈力鼓脹聲,下一刻,那聚靈陣圖如渦旋般旋動起來,速度越來越快。

    秦烈的精神意識,被瞬間掃蕩出去,他無法繼續感知丹田靈海的狀況。

    但他卻能感受,能感受到丹田靈海內掀起了驚濤駭浪,正在產生一種他無法測度的驚奇變化!

    無法以精神看見,卻能以身體體味,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丹田靈海內,他刻畫出來的聚靈陣圖,正在他靈海內被修正,被丹田靈海自主的小幅度調整,調整到最佳的形態,最適合丹田靈海的模樣!

    他丹田漸漸生痛,可他的眼睛,卻越來越亮!

    屋外,樹蔭下斑駁的月光,變成了日光,一個夜晚悄然過去,白晝早已到來。

    他毫不在意時間的流逝,依然用心體會,在慢慢感受,感受著丹田靈海最細微的變化……

    在太陽高懸之際,他被掃蕩出去的精神意識,重新被允許進入丹田靈海。

    他終於又能看見裡面的狀況。

    丹田靈海內,一個颶風般的漩渦處在茫茫靈雲內部,巨大的漩渦結構類似於聚靈陣圖,又有出落之處,如被丹田靈海的自然之筆修正過,變成最適合靈海的形態……

    漩渦坐落在丹田靈海中央,一旦他運轉力量,漩渦就在運轉旋動著,將簇簇靈雲吸扯進去。

    經過一次次的旋轉,進行一遍遍的淬鍊,漩渦讓靈力變得精純之極,變的愈發凝鍊!

    秦烈眼睛明亮之極,身軀也是微震,臉上流露出狂喜莫名之色。

    他忽然想起他爺爺當年的一番話。

    「靈陣圖為器物核心,但你可知靈陣圖因何而來?傳言,最初的靈陣圖,是至強者通過感悟天地道理,捕捉自然脈絡,以自己的體會一點點研磨刻畫,歷經億萬次的嘗試,慢慢的衍變而成。」

    「最強最神秘的靈陣圖,都不是憑空捏造出來,而是依循自然道理,觀天地大道,從上天手中修習而來。」

    「世間萬物,名山大川,浩淼星河,其實都遍布了靈陣圖。漫天的星海,是靈陣圖,星辰流動運轉軌跡,就是靈線的遊動。從虛空看腳下大地,一條條河流為靈線,一個個山脈也是靈線,大地就是靈陣圖。」

    「武者體內一條條經脈,也是靈陣圖,我們腦海內的神經,更是最神秘複雜的靈陣圖,只要用心去看,天地間到處都是靈陣圖!」

    「如果將天地間的自然道理,規則變化,一一領悟透徹了!煉器師,就能創造出全新的靈陣圖,蘊含大道的靈陣圖,才是最頂尖的靈陣圖!上古先賢,那些最初的煉器師,那些最繁瑣神奇的靈陣圖,無不是因此而來!」

    「真正的靈陣圖,就是大道規則,是天地至理,這和武道的修鍊根本就是一回事!」

    「……」

    當年,秦山在他修鍊之際,有時候會說一些玄之又玄的話,說的他雲里霧裡,如何想也不懂。

    時隔數年,秦山的那一番話再次被回想起來,終於發揮出它應有的作用!

    這一刻,秦烈終於意識到,在他當年修鍊之際,秦山為何常常自言自語,為何會說一些他聽起來莫名其妙的話。

    原來,秦山將他一生中最深刻最精髓的體悟,已經強行灌注在他腦海中!

    只是一直到了今天,一直了這一刻,他才隱隱覺察到,才真正意識到這一點!

    「萬物皆圖,大道相通!」

    秦烈低喝著,臉上煥發出一種新生的榮光,如忽然悟透了一個至深道理。

    「爺爺不是沒有教導我,他早就將最精深的東西告訴了我,可笑我全然不知,到了現在才明白過來。」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