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十六章 初識煉器(請收藏一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十六章 初識煉器(請收藏一下~~)字體大小: A+
     

    秦烈就在星雲閣住了下來。

    白天,他在姚泰的煉器殿堂,學習辨別各種低等級靈材,留意姚泰熔煉靈材的步驟。

    夜裡,他則是通過《低級靈材辨認》、《煉器淺識》這兩本煉器方面的書籍,更加深刻認識煉器方面的知識,繼續嘗試凝聚氣旋,以求突破到煉體九重天境界。

    這段時間,他偶爾回一趟李記商鋪,發現李牧居然關門了,人也不在。

    李牧只是留了一個信箋,告訴他出外一趟,過兩個月才會回來。

    「秦烈,我這煉器殿堂內的靈材,你記的怎麼樣了?」這一天,姚泰頂著鳥窩頭,鬍子拉碴的說道:「一個月了,我讓你把這裡靈材的等階記清楚,讓你將靈材整理分類,你覺得如何?」

    一個月來,姚泰只是忙於他的事情,天天皺眉苦思著,大多時候,他都在靈陣圖的繪製方面用心,很少去管秦烈。

    他只是給了秦烈厚厚幾疊紙,那些紙張上寫著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都是關於各種靈材的詳細說明。

    「龍骨玉,凡級三品靈材,形如龍骨,質地堅硬,煉化后融入器物,能增強器物堅韌程度,不容易斷裂……」

    「土渾晶,凡級四品靈材,呈黃褐色,能通地氣,適合修鍊土屬性的靈器,要配合特殊靈陣圖才能發揮作用。」

    「金犀角,凡級三品靈材,獨角犀的獨角,呈金色,極為鋒利堅硬,可以作為利器主材!搭配金銳的材料,威力將會極為可觀!」

    「……」

    那厚厚的紙張上,清楚寫明了不同靈材的特殊作用,從潦草的字跡來看,應該都是姚泰親自書寫而成。

    這些年來,姚泰花費了很大的精力,來辨認各種靈材的特質,並將其一一記錄下來。

    在煉器上,此人態度很端正,有關靈材特點的詳細說明,都在那厚厚幾疊紙——那是他二十多年經驗所得。

    秦烈從藏經樓借閱的《低級靈材辨認》,只是簡單描繪了靈材的樣子,只是令人可以認出龍骨玉、土渾晶、金犀角這些靈材出來,卻沒有詳細的說明,沒有道明那些靈材對煉器師的真正有用之處。

    因此,和姚泰給出的那幾疊厚厚的紙張相比,《低級靈材辨認》幾乎就沒什麼價值了。

    「記的差不多了,應該可以將殿內的靈材分辨清楚,大致知道每一種靈材的特點了。」秦烈將手中最後一疊紙放下來,臉上流露出真摯笑容,「多謝大師的厚愛,讓我能對這些靈材,有個真正深刻的認識。」

    他很清楚,那厚厚幾疊紙,乃是姚泰二十多年煉器經驗匯總,對他來言極為的珍貴。

    如果沒那些紙張,他要學習煉器,在無人教導的情況下,他要一遍遍嘗試,將每種靈材特點確定下來。

    也就是說,姚泰這些年走的路,他要重新走上一遍。

    「不值一提。」姚泰擺擺手,滿不在意地說道:「各類靈材的特點,就算是我不告訴你,你只要慢慢去試,也都能夠試出來,只是需要幾年時間罷了。但是靈陣圖的刻畫,沒有人傳授教導,單憑領悟和嘗試,就幾乎不可能掌握了……」

    「靈陣圖,才是器物的精髓和真正核心,沒有刻畫靈陣圖的器物,只能叫做『器』,而不能稱為『靈器』,這一點你要清楚。要想成為一名真正的煉器師,熔煉成器……只是基礎而已,靈陣圖才是關鍵。」

    「我並不著急。」秦烈嘿嘿笑了。

    他來姚泰這邊,壓根不為靈陣圖而來,他要學習的正是熔煉成器的步驟,而不是讓「器」變成「靈器」的過程。

    「今天你把各種靈材特點再繼續好好記一下,明天我要煉器,到時候我要什麼靈材,你記得第一時間拿給我,拿多少也要精準細微,不能有一點紕漏!」姚泰微胖的臉上,浮現肅然認真之色。

    「沒問題。」秦烈點頭答應下來,心中也暗暗期待,期待姚泰熔煉成器的過程。

    姚泰這番話說完,又在皺眉苦思,似乎在想明天煉器的細節。

    秦烈則是在殿堂內四處轉悠,在一個個擺放靈材的柜子旁邊徘徊,記清楚不同靈材的方位,為明天姚泰的煉器做準備。

    「姚胖子,幫我把『千幻鏡』再看看,你上次幫我修復了以後,現在又出問題了,你上次到底有沒有給我弄好呀?」

    下午時分,秦烈和姚泰在煉器殿堂內,各自忙碌著自己的事情,突然聽到一聲嬌喝。

    姚泰還在計算明天需要添加的靈材精確數額,一聽到那個聲音,胖臉不由一苦,小聲嘀咕了一句,「真是個煩人的丫頭……」

    這段時間,也有一些星雲閣的武者,在靈器損壞以後,來找姚泰修復。

    每次過來的人,都是態度恭敬,言辭上都非常小心,生怕得罪了姚泰,害怕他把自己的靈器弄壞了。

    如今天一般出言不遜,開口直呼「姚胖子」的,這還真是第一個。

    秦烈也暗暗詫異,不知來者是誰,竟讓姚泰都覺得頭疼。

    很快,一個十七八歲的刁蠻少女,身著橘黃勁裝而來,她扎了個馬尾辮,臉蛋呈錐形,玲瓏身姿凹凸有致,手中拿著一面銀色的鏡子,俏臉上寫滿了興師問罪的意味,揚聲吆喝:「你到底行不行呀?實在不行,我寧願耗費靈石讓器具閣的煉器師幫我修,每次都出問題,真是麻煩。」

    「柳婷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你那千幻鏡煉製的時候,有幾種材質本來就衝突,容易出問題也是正常。」姚泰哭喪著臉,「你要找器具閣修儘管去吧,我就算是再次幫你修好,以後還是很容易損壞,到時候你又怪我頭上。」

    柳婷?

    秦烈神情一動,不由細看進來的少女,暗道:原來她就是柳婷……

    最近他和康智、韓楓等人接觸較多,從這兩人口中,他不止一次聽到「柳婷」這個名字,他知道柳婷是副閣主柳雲濤的女兒,天資非凡,現在已經是煉體九重天境界修為,似乎已摸索到突破開元境的門檻了。

    康智的父親康輝,經常拿柳婷和康智比較,每次說起來,他都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康智還不如人家一個女孩子。

    只要柳婷的境界增長了,康輝就要教訓康智,說康智丟了他的臉,時常逼迫康智閉關修鍊,說不指望他超過柳婷,但至少也要追上柳婷的腳步。

    因為這樣,康智一提起柳婷,就沒一句好話,「小娘皮」「小賤婢」等話時常掛在嘴邊。

    「材質衝突,你為什麼不能修好,修的它沒有衝突不行么?」柳婷眉梢一揚,咄咄逼人責問起來:「都是你自己本事不行,你要是技藝精湛,衝突的材質也能解決掉!你說的輕巧,讓器具閣修,難道不要耗費靈石么?真是的,星雲閣養了你這麼多年,提供你那麼多靈材糟蹋,可關鍵時候你卻推脫,不知道養著你還有什麼用……」

    少女神情刁蠻,語氣也頗為刻薄,說的姚泰臉色青紅皂白,幾欲忍不住要發作了。

    秦烈在一旁暗暗皺眉。

    「還有你?叫秦烈是吧?來自於什麼附庸勢力凌家鎮,前段時間還傷了竇央,我就奇怪了,現在從附庸勢力上來的傢伙,都那麼不識好歹么?」

    柳婷橫眉,炮火突然又轉移到秦烈頭上,語氣一樣尖酸。

    「一個高宇,一個你,新晉過來的兩個傢伙,都是一丘之貉,拎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閣內也是的,制定的規則越來越不作數了,不到開元境的傢伙,竟然都允許進入了,也不知道現在的那些人想些什麼!哼,要是我爹坐上那個位置,你們倆休想輕鬆混進來!」

    「你下面要有人,有本事讓碎冰府的顏德武重創不出,閣內也允許他直接進入。」

    卓茜的調笑聲,忽然適時響起,話語方落,她便身材火辣的走了過來,在她身後還跟著康智、韓楓等人,都是譏誚的看向柳婷。

    「重創顏德武?憑他么?鬼才信!」柳婷撇嘴不屑,但眼見卓茜過來,她似乎也沒那麼放肆了。

    「不管是不是他本人,反正因為他的原因,顏德武至今沒有能走出碎冰府的養傷府邸。」卓茜嬌笑著,「功勞是葉陽秋手下的劉延報上去的,定然錯不了的,你要不信,可以去找葉陽秋擺道理去,看看刑堂會不會理睬你?」

    然後卓茜笑盈盈看向秦烈,不好意思道:「姐姐我最近忙於穩固境界,拖到現在才過來看你,你可別埋怨我呦。」

    秦烈嘿然笑笑,「恭喜茜姐突破開元境。」

    「你這傢伙來遲了,本以為你一年前就會到星雲閣,沒想到這麼久才過來。」

    卓茜走上前,根本不理會男女之嫌,用力給了秦烈一個擁抱,那鼓脹的雙峰緊貼在秦烈胸口,她也絲毫不在意。

    鬆開后,她深深看向秦烈,道:「你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那未婚妻能拜入鳩婆婆門下,也算是她運氣來了。你根本不必頹喪,七煞谷也只是和森羅殿等級的勢力,以你的天賦和努力,只要好好活著,有朝一日定然能夠風風光光和她重見,再次將她攬入懷中!」

    秦烈心生暖意,笑著點頭。

    「哼,進入星雲閣都是憑關係來的,還奢想進入森羅殿?痴人說夢罷了!」柳婷滿臉嘲笑,不屑的哼了一聲,然後將千幻鏡擺在一個檯面上,對姚泰翻了個白眼,道:「七天後我過來拿,再出問題了,我早晚讓我爹辭去你!」

    她轉身出了大殿。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