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十四章 意識鎖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十四章 意識鎖定字體大小: A+
     

    這些日子,秦烈都盡量不去想有關凌語詩的一切,嘗試著先將她放下。

    因為,一旦開始想,一旦開始回憶,他就很難平靜下來,再也無法去做別的事情。

    可現在,那幾人的冷嘲熱諷,又勾起了他的回憶,讓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他……心生暴躁!

    他臉色陡然陰寒下來。

    「怎麼?聽著不舒服?」最先開口的武者,煉體九重天境界,當時也在凌家鎮,見過秦烈和杜恆的戰鬥,他敢這麼肆無忌憚,是因為他比杜恆境界高出一籌,所以他有持無恐,繼續嘲諷:「星雲閣並不禁制私鬥,只要不出人命,不將對方轟成重傷致殘,閣內一般不會去管。」

    他伸出一根指頭,遙遙點向秦烈,示意秦烈過來,譏笑道:「不爽?就動手啊!」

    「轟隆隆!」

    他一句話方落,一聲雷霆爆炸之音,倏地從秦烈體內傳來。

    下一刻,先前看起來還瘦弱俊秀的秦烈,如瞬間變了一個人!

    一股狂暴瘋狂之意,從他眼瞳中嶄露出來,一絲絲細密的青幽電流,像是細繩一樣纏繞在他臂膀上。

    就在眾多圍觀者驚詫的目光下,秦烈突地暴起發難,如一頭獵食的凶獸,轟然沖向那人。

    「啪啪啪!」

    條條閃電陡然間疾射出來,交匯成暴烈電,在陽光下刺目非常,讓人眼睛短暫失明。

    「哼!」

    那名杜海天的屬下,兩手立即合十,又迅速拉開,掌心靈力快速凝聚為一團暗紫色光球,球體內氤氳瀰漫,靈光熠熠。

    一股精純渾厚的靈力波動,從暗紫色光球內傳盪出去,那光球黏在此人手上,被他一手甩出。

    「噗噗噗!」

    一聲聲悶響,從暗紫色光球內傳來,然後紫色煙霧忽然擴散,將他和秦烈之間的空間都給填滿。

    「嗯?」

    沖向此人的秦烈,突地發現眼中所見都是淡紫色煙霧,看不見了目標。

    那煙霧之中,竟然有著一種麻痹人身的效果,身子沾染上煙霧,會忽覺疲憊,連眼皮子都像是變得沉重起來。

    「小子,你以為能讓杜恆吃癟,就也一樣可以勝我?」

    那人的冷笑聲,從四面八方響徹出來,似乎明明就在他身旁,可就是無法以眼神鎖定。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像是從每一個角落湧來,讓秦烈汗毛都豎立起來,令他心神不寧,知道對方攻擊很快就會到來。

    「竇央這傢伙,真是欺負人啊,一上來就是『煙雲訣』,那小子根本無法捕捉到他的位置啊?這還要如何戰鬥下去?」

    「嗯,在紫色煙霧中,竇央可以隨便動手。而那小子,就像是傻子一樣,只能被動挨打,根本沒辦法看見他啊。」

    「……」

    藏經樓、藏器樓兩端,很多來往的星雲閣武者,兩手交叉抱臂冷眼旁觀,訝然議論著。

    只見兩樓之間,浮現出漫漫紫色煙霧,隱隱能瞧見秦烈一動不動,另外一道身影則是不斷繞著圈高速挪動著,如貓戲耍耗子一樣,想要慢慢給秦烈難堪。

    「到底在什麼地方?」

    秦烈停了下來,視線被煙霧影響,根本無法看清周邊狀況。

    這時候,那竇央的調笑譏諷聲,依舊有一搭沒一搭的傳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你打傷了杜恆少爺,可知道會有什麼下場?你以為來了星雲閣,就能逃脫掉杜長老的算賬?嘿嘿,你很快就會知道,你將會面臨什麼。」

    「凌家攀上了七煞谷,杜長老短時間不會找凌家算賬,而你……一個被凌家捨棄的小子,如何能逃脫掉杜長老的掌心?」

    竇央並不著急下手,還在一聲聲摧殘著秦烈心理防線,似乎準備先在精神上,把他給擊潰。

    「眼睛……無法確定他的位置,那就閉上眼吧。」

    煙霧中,秦烈閉眼,讓自己冷靜下來,旋即放出精神意識,通過精神念頭來感知周邊的情況。

    精神意識飄忽出來,他立即清晰感受到一股生命波動,那生命波動圍繞著他,還在高速移動著……

    「找到你了。」

    秦烈低喝一聲,聚集周身雷霆之力,兩手十指間電流突然暴出!

    煙霧中,十條刺目閃電陡然閃過!

    「啪啪啪!」

    閃電擊中實物的聲音,忽然間從煙霧中傳出,旋即那竇央的慘叫,也順勢響起。

    「轟隆隆!」

    又是一聲雷霆爆炸聲傳來,秦烈拳頭也趁機轟中目標,打在了竇央胸口。

    只見竇央的身軀,硬生生從紫色煙霧中拋飛出來,一道鮮紅血線從他口中噴出。

    那血線和紫色煙霧連成一線,似乎將他拋飛出來的身軀,和煙霧連接了起來,場面顯得極為奇詭。

    「嘭!」

    竇央落地,頭髮焦黑,臉色灰暗,眼睛驚恐看向煙霧處。

    他想不通,想不通秦烈為何能精準將他鎖定,先以十條電流打擊,再貼身以雷拳將他活生生轟出煙霧中。

    「呃,竇央敗了,這傢伙的煙雲訣居然無法迷惑那小子?」

    「被人直接轟飛了出來,嘿,真是可笑啊。」

    「有點意思。」

    「……」

    一眾星雲閣的圍觀者,都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那竇央嘿嘿不已。

    煙霧中,秦烈走了出來,皺眉站到竇央身前,「要不是閣內禁制私鬥中出現死亡事件,剛剛,你就已經死了。」

    話罷,他淡然掃了一眼先前附合竇央的幾名杜海天的麾下,轉身往藏經樓而去。

    「呵呵,有趣的傢伙。以前還真小看了從附庸勢力過來的人,沒想到這次走出兩個有種的,一個高宇,一個這傢伙……有點意思。」

    「嗯,不過高宇那傢伙更厲害一點,他對著乾的可是開元境初期的方統,逼迫的方統都極為狼狽。」

    「是呀,誰讓方統嘴賤,說高宇是靠姐姐的裙帶關係,才被破格提拔上星雲閣的,活該他倒霉。」

    「也沒想到啊,不過煉體九重天境界的高宇,居然能越級逼的方統難堪,真是令人驚奇。你說,這個新來的傢伙,在何種境界?」

    「能讓竇央落敗,至少也是煉體九重天境界吧?」

    「那他和高宇,誰強一點?」

    「肯定高宇啊,想都不用想啊,難道你認為他比高宇強?」

    「不是,我也覺得高宇厲害一點。那小子,看人的眼睛都比較邪乎,絕對是個狠角色!」

    「嘿,高宇和劉延兩人,現在就在藏器樓呢,我出來前,還見著兩人來著。」

    「……」

    秦烈走向藏經樓的時候,一眾星雲閣的武者議論紛紛,將他和高宇進行比較,私下裡,他們都認為高宇更強一點,也更加讓人不敢輕易招惹。

    「秦烈!」

    就在此時,從藏器樓的門口,傳來劉延的吆喝聲,劉延身旁站著的,儼然就是眼睛陰邪冰寒的高宇。

    他們倆先前都在藏器樓,聽聞外面的打鬥聲后,兩人一併走了出來,然後發現打鬥結束了,一眼看到往對面藏經樓走去的秦烈。

    「劉大哥,高宇。」秦烈在藏經樓門前停了下來,回頭看向兩人,道:「你們倆怎麼也在?」

    「在藏器樓看看有沒有好東西,聽到有人打鬥,就出來看看。」劉延笑道。

    他環視周圍,看了看竇央那一塊,通過眾人的眼神重新看向秦烈,恍然大悟道:「是你和竇央打鬥?」

    秦烈點頭。

    「哈哈,你和高宇兩個傢伙,還真都是刺頭!高宇來星雲閣三天,就和魏興長老下面的堂主方統幹了一架,鬧得沸沸揚揚,你這傢伙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幹起來了?」劉延神色怪異。

    「今天剛到。」秦烈解釋,「那竇央嘴賤,主動求我打到,我只好滿足他了。」

    「哈!」劉延回頭看向竇央,發現他和杜海天的那些麾下,此時都是陰寒著臉離開,「你和高宇還真是一個德行,一來就惹事生非,和以前下屬勢力過來的傢伙相比,你們倆太張揚了一點。」

    「有的人就是嘴臭,就是皮癢的難受,不教訓不舒服。」高宇冷著臉,眼睛陰森森的,道:「秦烈做的沒錯,人善被人欺,在這裡老老實實的,反而會麻煩纏身,只有把一些人牙齒打碎了,他們嘴巴才能幹凈一點。」

    他陰邪的眼睛,掃了一下周邊眾人,被他看到的人,一個個訕訕乾笑。

    似乎都對他有所忌憚。

    「還好你過來了,不然這裡會顯得有點無趣。」高宇看了秦烈一眼,冷著臉道:「上一回我們還沒分出勝負,我等你突破煉體九重天境界,然後和你再戰一場!」

    「沒問題。」秦烈點頭,爽快答應下來。

    「高少,算了吧,你別自找沒趣了。」劉延苦笑勸說,「上次,你就已經吃虧了,還不長記性么?你和誰戰都沒問題,甚至戰方統也可以,但是和秦烈……勸你還是算了吧,這傢伙的存在,就是為了剋制你的。」

    此言一出,周邊還沒有散掉的星雲閣武者,都是一臉驚愕。

    聽那劉延的意思,高宇,竟然敗在秦烈手中過,這是怎麼一回事?

    再看秦烈時,他們忽然覺得秦烈愈發的高深莫測起來,讓他們更加不敢小瞧了。

    ……ps:感謝一下新誕生的盟主「乳此浪蕩」,呃,這名字好盪啊,不和諧~~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