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十三章 姚大師(求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十三章 姚大師(求收藏~~)字體大小: A+
     

    「怎麼了?」秦烈問道。

    姚泰是星雲閣培養的煉器師,也是唯一的煉器師,他藉助於星雲閣的資源煉器,煉出來的靈器放入藏器樓,供閣內武者以貢獻點兌換。

    平日里,星雲閣武者手中的靈器,如果戰鬥中損壞了,也由姚泰進行修復。

    這就是姚泰在星雲閣的日常任務。

    「秦烈,你可能想當然了,我知道煉器師身份地位極高,受人尊敬,所以很多人都希望成為煉器師。」韓慶瑞捋著鬍鬚,皺著眉頭,誠懇道:「不過要成為一個煉器師有多麼艱難,你很難想象,這條路……會比你所想的艱辛太多了。」

    秦烈默默點頭,「我明白的。」

    「姚大師是閣內的煉器師,他在星雲閣二十幾年了,也只能煉成凡級四品的靈器,嗯,他的等階,也就是凡級四品的煉器師。」韓慶瑞思索著,道:「煉器的進階,比武者境界困難很多,煉器的修習需要龐大的修鍊材料支撐,需要千萬次的淬鍊研究,需要驚人的悟性,還需要……一個名師的指點,沒有名師,沒人傳授靈陣圖的刻畫,單憑自己幾乎不可能成為煉器師。」

    「韓叔和姚大師還算是朋友,有些話不方便說,由我來說吧。」

    小胖子康智主動承擔解釋的義務,他看向不遠處一棟建築物,示意秦烈那邊就是姚大師的煉器之地,然後苦笑道:「姚大師以前也是武者,境界不是很高,呃,他現在境界也只是開元境初期而已。據說他也是鴻運滔天,在靈材商街無意中購買了一本經書,後來發現那經書最後幾頁上有幾幅怪圖,他摸索了很久,才意識到那是最基礎的靈陣圖,然後他就欣喜若狂,開始琢磨著煉器……」

    「他自己收集了低等級的靈材,也不知道搗鼓了多久,煉製了一件凡級一品的靈器出來。然後他拿著那樣靈器來了星雲閣,找到當時的閣主,也就是屠澤大哥的父親了,說他是煉器師,要星雲閣聘請他。」

    「當時屠大叔剛創建星雲閣不久,也是豪氣干雲,就收下了他。姚大師那時候只能煉製凡級一品靈器,練習的材料並不珍貴,屠大叔就養著他,也希望他將來能有所成。」

    「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屠大叔早就去了森羅殿,姚大師也從凡級一品煉器師,達到如今凡級四品的煉器師。」

    話到這裡,康智停頓了一下,苦笑道:「二十多年,才從凡級一品到四品,這個進階速度……實在慢的離譜了。之所以這樣,都是因為姚大師當年得到的靈陣圖,只是最基礎簡單的那種。」

    「前幾年,屠大叔從森羅殿回來,也帶了一名煉器師過來。那個煉器師看過姚大師持有的靈陣圖,就明確表示姚大師如果僅僅憑藉那幾個基礎靈陣圖,終其一生也難以突破到高階煉器師行列。」

    「就是說,姚大師的成就,也僅僅如此,很難更進一步了。」韓楓插話,「他半吊子入行,也沒有人引路,沒有師傅指點。最主要的是,他沒有辦法得到高等級的靈陣圖,所以也就無法刻畫出高等階的靈器出來。」

    「不單單如此。」康智眯著小眼睛,「這些年,也有不少新加入閣內的武者,懷揣著夢想和希望,主動要求成為姚大師的助手,希望得到他的青睞。可姚大師對他掌握的靈陣圖視若性命,從不會對助手講述任何靈陣圖的細節,只是讓那些人幫他煉器。」

    「你應該知道,靈陣圖才是靈器的靈魂,不掌握靈陣圖的刻畫,就無法讓『器』變成靈器。也是如此,那些都沖著姚大師靈陣圖來的傢伙,發現過了幾年,都沒有被姚大師傳授靈陣圖的刻畫后,最終都是怒罵著姚大師從他身旁離開。」

    「他那小氣自私之名傳播出來后,這幾年新加入閣內的成員,再也沒有人肯去他那邊做助手學徒了。如今,煉器那一塊,他全部都是親力親為,他也向閣內抱怨,抱怨沒人可用,可惜閣內每次想安排什麼人,人家稍稍一打聽,全部果斷拒絕……」

    康智詳詳細細說明了姚泰的情況,最後給出結論,「你要跟隨姚泰,十年也休想從他那裡得到一副靈陣圖,那傢伙把他的靈陣圖看的命還重要,我勸你現在就改變主意,不要在那裡白白浪費時間。」

    「嗯,秦烈,你可別想當然的認為他真是什麼大師。那傢伙,雖然本事不行,如果願意將靈陣圖傳授別人,還是有很多人肯向他學習的。可惜,他把靈陣圖捂的嚴嚴實實,誰也得不到一點好處,誰還會傻的幫他做事?」韓楓也道。

    通過康智、韓楓的解釋,秦烈大致明白姚泰是怎樣一個人了,不過他要申請調度到姚泰身旁,為的恰恰不是靈陣圖……

    「韓叔,麻煩將我安排到姚泰身旁,我要做他的助手。」在三人驚愕不解的目光中,秦烈道:「我過去不是為了他的靈陣圖,也不會在他那邊待很久,最多一年半載而已。相信我,我不傻,我有我的打算目的,所以你們不用勸我了。」

    他這麼一說,三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覷,不知道他出於何種目的。

    關於姚泰的情況,他們說的清楚明白,沒有一點隱瞞,可秦烈還是堅持,他們也沒有辦法。

    「好,我給你安排。」韓慶瑞最終點頭。

    他低頭持筆,很快在紙上寫了一封介紹信,說明秦烈的身份,蓋上印章,然後遞給秦烈:「你拿這個信,直接去姚泰那邊報道就行了。嗯,在此之前,你讓韓楓帶你去庫房,領取衣衫,安排住宿的地方。」

    「韓叔,我現在是不是就可以通過這個身份令牌,去修鍊室修鍊,借閱藏經樓的書籍?」秦烈問道。

    「當然,你還有一千貢獻點可用,只要有貢獻點在身,閣內一切場所你都可以享用。」韓慶瑞自然而然道。

    秦烈暗喜,謝過了他,然後在韓楓、康智的帶領下,通過身份令牌在庫房領取了四套星雲閣特製的武者服,還被分到一間小房子。

    在韓楓、康智的關係下,那間房子地方幽靜,屋內設施齊全,而且還靠著卓茜的閣樓。

    「卓茜不是我們星雲閣的人,她出生在森羅殿,父親和屠大叔一樣,也是森羅殿的一位統領。他父親觀念和屠大叔相近,都認為小輩們應該從下一級的勢力開始磨礪,讓小輩用心感受不同勢力間等階的森嚴,通過自己的努力和拼搏來進階,而不是完全依仗父輩。」

    「所以,她小時候就被送到了我們星雲閣,她也被父母寄予厚望,希望她通過下層勢力的經歷而獨立成長起來。嗯,她和屠大哥一樣,都已經突破到開元境,現在都在穩固境界,要不了多久應該就出來了。」

    康智將秦烈帶到那小房子,指著旁邊假山竹林邊的一棟三層樓閣,對秦烈解釋。

    那層樓閣修建的很精美,牆壁上有很多靈獸圖案,在假山竹林間顯得幽靜雅緻。

    秦烈這個小平房,也有三間房,也是沾了卓茜的光,周圍環境不錯,也是非常安靜,很適合靜靜修鍊。

    「平日里,我和韓楓、褚鵬都在閣內,只有晚上出去玩樂。你有事可以直接找我們,哦,對了,今晚我們就出去走走,我們替你接風洗塵!」康智眼睛一亮,胖臉上流露出一絲曖昧的表情,「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秦烈訝然,「今天就算了,我走了一天也累了,一會兒先去藏經樓借閱幾本書看看,我對武道常識了解的太少了,要好好惡補一下。明天,我還要去姚大師那邊報道,沒時間啊,改天,改天吧。」

    「那好,等屠大哥出來了,大家一起過去玩。說定了啊?到時候可不準繼續推脫!」康智佯裝生氣道。

    「好。」秦烈無奈答應。

    旋即,康智、韓楓告辭離開,他則是孤身一人前往藏經樓的方向。

    「咦,那不是凌家鎮的小子么?」途中,忽然傳來一個陰冷的聲音,一名三十歲左右的武者,皺眉看向秦烈。

    秦烈扭頭看了他一眼,發現從旁邊的藏器樓內,走出了一行人。

    這行人都是杜海天的麾下,之前和杜海天一起去過凌家鎮,逼迫的凌家差點家毀人亡,最終卻因為他拿出了星雲令,令這些人灰頭喪臉敗退凌家鎮。

    「嘿嘿,那小子和凌家大小姐訂了婚,可惜卻被悔婚了。」一人冷著臉,譏諷道:「凌家可是攀上高枝了,那兩個丫頭一步登天,直接被七煞谷的鳩婆婆看中收為了徒弟,那凌承業……又怎會讓這麼一個小子影響他女兒的前途?」

    「是啊,換了我是凌承業,也立即解除婚約了。」有人接話。

    藏經樓和藏器樓門對門坐落著,在這一塊兒,星雲閣來往的武者很多。

    聽到那幾人的譏笑聲,很多人停了下來,露出饒有興趣的表情,還向那幾人詢問,打聽是究竟怎麼一個情況。

    等他們弄明白情況,知道凌承業為了凌語詩,從而捨棄了秦烈以後,都是目顯怪異,沖著秦烈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



    上一頁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