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十一章 烈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十一章 烈酒字體大小: A+
     

    李牧走進秦烈的小屋。

    屋內,一塊塊廢棄的靈板,亂七八糟放置著,很多靈板碎成小塊,也有靈板焦黑如木炭,還釋放出難聞的糊味。

    「你這傢伙……」李牧苦笑,道:「這裡比當初你沒來前還要髒亂啊,還說要給我打掃店鋪,就是這樣么?」

    秦烈滿臉尷尬,訕笑道:「忙起來,也就沒顧上了,過了這陣子就好了。」

    李牧點頭,「嗯,當集中精神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的確不會在意別的細枝末節。大凡能有點成就的煉器師,都有你這種怪癖,一旦開始……就會全情投入,從而忽略掉生活中別的事情,完全不被任何瑣事影響。」

    「李叔也懂煉器?」秦烈訝然。

    搖了搖頭,李牧淡然道:「我不懂煉器,不過認識一個煉器師,那傢伙毛病很多,平日里有潔癖一般,什麼都要收拾的乾淨整潔,每天要洗好幾次澡。然而,一旦開始著手煉器,又會髒亂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可以不吃飯不洗澡幾天幾夜,只有停下來才能恢復正常。」

    「那位前輩應該很是不凡。」秦烈肅然起敬。

    李牧笑了笑,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你最近將自己關在屋內,廢寢忘食的練習刻畫靈陣圖,毅力和專註程度不遜色那傢伙,不過……這不一定就是絕對正確的方法。有時候,適當的放鬆,轉移轉移注意力,等真正平和從容下來再繼續,可能會收到意料不到的效果。」

    秦烈神情一正,認真道:「請李叔指教。」

    「指教談不上,我只是說說我那個朋友的一個習慣,希望對你能夠有所啟發。」李牧沉吟了一下,道:「我那個煉器師朋友,當淬鍊一件靈器,刻畫靈陣圖遇到壁障,始終無法突破桎梏,反覆嘗試無果的情況下,通常會先徹底放下來一段時間。」

    他看向秦烈,說道:「那傢伙,會從煉器中走出來,會縱情聲色,會痛飲烈酒,會找個女人來瘋狂放縱自己,徹徹底底忘卻煉器,忘記困擾他的難題。這般持續幾天,他所有壓力都能釋放出來,所有疲憊都擺脫,緊繃著的神經也得以放鬆……」

    「然後,他才會重新開始,繼續未完的煉器,將注意力重新投入到困擾自己的難題上。往往,他都能突破桎梏,找到解決的辦法,將煉器未完的難題給從容處理好。」

    李牧微笑著,又道:「他這種方法極其有效,你可以嘗試學習一下,說不定就有意外驚喜。」

    「轉移注意力,暫時將自己解脫出來,徹底忘記煉器,令心境平和,釋放掉壓力,然後再重新開始……」

    秦烈默默思量著,眼睛漸漸亮了起來,隱隱覺得李牧的指點極為巧妙。

    「多謝李叔。」他誠懇道謝。

    擺擺手,李牧示意他不用這麼見外,然後邀請道:「來院子里喝點小酒,一會兒有個朋友會過來,你也陪我說說話,隨便聊聊。」

    「好啊。」秦烈依言放下靈板,和他一併走出房間,來到小院內。

    院子中央一棵蔥鬱的大樹下,有石桌石凳,桌子上已經擺好了酒菜,酒香四溢。

    李牧讓秦烈坐下來,沖他舉起酒碗,說道:「來,我們邊喝邊聊。」

    「不用等他么?」秦烈愕然。

    「無妨。」李牧淡然一笑,自己先喝了一碗,然後很享受的呼出酒氣,道:「別客氣,喝吧,這酒很好。」

    秦烈依言灌了一口,旋即忽然大聲咳了起來,臉色漲的通紅。

    他從未喝過如此烈的酒!

    那一口酒入喉后,竟如熊熊燃燒著的火團,入腹后又如燒紅的鐵水,在他體內流動著,燙的他幾欲慘叫出聲。

    「咳咳,咳咳,這酒,這酒好厲害!」

    秦烈渾身滾燙,胃部都覺得火辣辣的疼,臉色赤紅如血。

    「第一次喝是這樣,等慢慢習慣就好了。」李牧嘿嘿笑道:「你要是撐不住,嗯,可以兌點水喝,等腸胃習慣以後,再小口小口的慢慢來。」

    「那就兌水吧……」秦烈毫不逞強,立即表示服軟,轉身就去找水了,過了一會兒就提了一大壺水來。

    李牧啞然,然後就笑眯眯看著他,也不講話。

    秦烈將大水壺擰來了,就準備兌水了,忽然目露詫異,又愣在了那裡。

    腹部火辣辣的疼痛沒了,一股溫暖暢快的感覺,漸漸從體內傳了出來,那醇厚濃烈的酒香,也如氣流一樣從喉管內逸出來,讓他覺得回味無窮,難以言喻的美妙,這種飲酒的感受……他從未體會過。

    一種暈暈乎乎,半醉半醒的奇妙感,也讓他頗為享受。

    「好,好酒啊……」

    愣了好一會兒,他打了個酒嗝,放下來水壺,臉色赤紅的又拿起酒碗,然後又小小的喝了一口,旋即閉著眼,默默感受酒入喉嚨的火辣,在腸胃內的炙熱,慢慢感受回味,臉上流露出一絲迷醉之色。

    李牧微露詫異,好心提醒道:「這酒……的確烈了一點,第一次喝身體未必吃得消,你最好能兌點水,免得傷了身子。」

    「沒事,還行,我還能忍受。」秦烈有點醉眼惺忪道。

    只是兩小口而已,他竟然就有點醉,這比他在凌家鎮喝十碗酒,醉意都要來的迅猛的多。

    「那我也不多說了,你自己心中有數,量力而行就可以了。」李牧深深看向他,微微一笑,點頭道:「小冰要過來了……」

    在秦烈微愣之時,一頭毛髮通體雪白的大狼狗,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頭大狼狗一米多長,渾身毛髮如綢緞般光滑,一雙眼睛似乎通人性,閃爍著一種名為智慧的光芒……

    它過來后,徑直來到另外一個石凳上,如人一樣蹲坐在凳子上,爪子抓起酒碗就猛灌。

    一大碗烈酒,它迅速飲盡,然後眼睛流露出享受的色彩,還美美的打了個酒嗝。

    秦烈看著忽然冒出來的大狼狗,暗暗驚奇,道:「李叔,這是?」

    「就是我說的朋友了。」李牧笑了笑,然後欣然摸著大狼狗的雪白毛髮,那大狼狗被他摸的似乎很舒服,眯著眼半蹲著,一動不動。

    「秦烈啊,你要想成為一個真正的煉器師,單單練習刻畫靈陣圖是不行的。」李牧想了一下,說道:「固然,靈陣圖是靈器真正的核心,也是最精髓的部分,是決定靈器等階最最關鍵的因素。」

    他看向秦烈,「但對一名真正的煉器師而言,還必須知道如何將各種靈材進行融合淬鍊,要將其先變成『器』,只有先有了『器』,才能在『器』上刻畫靈陣圖。你現在練習的是煉器的最後一步,然而之前的分解、混合、熔煉、沉澱材料成『器』的步驟過程,你似乎並不熟悉?」

    「是這樣的。」秦烈臉色坦然,苦澀道:「我只是半吊子而已,還不算是一個煉器師,也沒有人教導我如何熔煉材料成『器』,我只是,只是知道幾個靈陣圖,所以只能先從這方面下手。」

    「原來如此。」李牧沉吟了一下,道:「你應該去星雲閣,主動申請調度到姚泰身邊當助手,姚泰是星雲閣的煉器師,他在靈陣圖的造詣方面……雖然很一般,但對如何組合材料熔煉成『器』還是有點心得的,你可以學習學習。」

    秦烈神情微動,仔細一想,又問道:「煉器師只傳授徒弟煉器的知識,有時候對徒弟都藏著掖著,那姚泰……能接受我?會告訴我熔煉材料成『器』方面的經驗嗎?」

    「呵呵,煉器師視若性命的只是核心靈陣圖的刻畫,一般對熔煉成『器』部分不會太過謹慎,而且這一部分只要多看,多嘗試,不需要對方的細緻指導,也往往能逐漸掌握。每一個煉器師真正核心的機密,永遠都只是靈陣圖的刻畫,這才是他們連徒弟都不會輕易傳授的部分。」

    李牧笑看著他,「而在這一塊,你偏偏不需要向他學習,對吧?」

    「他肯接受我么?」秦烈眼睛越來越亮,也被李牧說的動心了,「一般煉器師,性格都很孤僻高傲,很難相處,而且會有很多人搶著去做徒弟助手,我不知道那姚泰願意不願意收下來……」

    「你去試試就知道了。」李叔笑的頗有意味。

    「那好,我明天就去星雲閣報道,看看能不能申請調度到姚泰身邊。」秦烈借著酒勁豪氣道。

    「秦烈啊,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而你才剛剛起步,年輕……真好。」李牧感嘆一聲。

    「李叔,你了解外面的世界么?能給我說說嗎?」秦烈悠然神往道。

    「年輕的時候四處遊歷過,去過一些地方,遇見過一些人,知道一些事……」李牧點了點頭,又喝了一口酒,他眼睛微紅,聲音低沉道:「就說我們腳下這塊名為赤瀾的大陸,如星雲閣、碎冰府這般的青石級勢力,至少有一百多個,更上一層如森羅殿、七煞谷的黑鐵級勢力,也有十幾個之多。」

    「然而再往上,赤銅級的勢力,就僅僅只有兩個了……那兩個赤銅級的勢力,雄霸我們腳下的赤瀾大陸數百年,佔據了最佳的修鍊資源,擁有品質最高的礦山礦脈,它們統領著十幾個如森羅殿、七煞谷般的黑鐵級勢力,執掌著這個大陸上的生靈萬物,對低等級武者有著生殺予奪的全力。」

    李牧停了一下,深深看向秦烈,淡然一笑,「在靈域,如赤瀾一樣的大陸還有許多許多,在赤瀾大陸上,最頂級的勢力,也不過只是赤銅級別。但在別的大陸上,卻有白銀級勢力,甚至有黃金級勢力!那些大陸……比赤瀾大陸還要遼闊,還要繁華鼎盛,有著你做夢都想象不到的神奇之處!」

    秦烈聽的熱血澎湃,如看到一幅幅波瀾壯闊的畫面,心神如飄向瑰麗的別大陸。

    「李叔,你知道的那麼多,那你不是去過很多地方啊?」秦烈敬佩道。

    「是啊,是去過很多地方,顛簸流轉了大半生,最終,最終還是……哎。」李牧一臉落寞,話還沒說完,就喟然長嘆,痛飲著碗中烈酒,默默追憶著什麼。

    ……

    ps:請收藏,請投推薦票支持~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