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十章 增幅靈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十章 增幅靈陣字體大小: A+
     

    「你的聚靈牌,是從我商鋪出售的,所以我要收取一部分傭金。十七塊凡級七品靈石,嗯,我收兩塊作為傭金,剩餘十五塊歸你,如何?」

    李牧臉色淡然,懶洋洋搖晃著椅子,在秦烈將店鋪門關閉后,不急不緩地說道。

    「沒問題。」秦烈從桌面上的靈石中分出兩塊,將其遞給李牧,然後問道:「凡級七品的靈石,能兌換多少練習刻畫靈陣圖的靈板?」

    「一塊凡級五品的靈石,就能購買一塊靈板了,七品靈石……你說能兌換多少靈板?」李牧笑問。

    他這麼一說,秦烈眼中忽然流露出喜色,「二十五塊靈板。」

    靈石按照蘊藏的靈力劃分品階,五塊凡級一品靈石內部的靈力加起來,大致相當於一塊凡級二品的靈石,所以一塊凡級二品的靈石,等價於五塊凡級一品的靈石,同理,玄級三品靈石,等價於五塊凡級二品靈石……

    以此類推,一塊凡級七品靈石,相當於五塊凡級六品靈石,等於二十五塊凡級五品靈石。

    也就等值於二十五塊靈板。

    除去交給李牧的兩塊作為傭金,他手中還有十五塊,能兌換三百七十五塊靈板供他練習靈陣圖的刻畫。

    他耗費了兩千的星雲閣貢獻點,也不過為換來四百塊靈板,現在通過聚靈牌的出售,卻輕易獲取如此多的靈板來,這讓他精神大震,忽然意識到他掌握的聚靈陣圖,對他以後的幫助將會極大。

    「你那房間內,應該有一百多塊空白令牌,你已經消耗了一些,嗯,我就一併算給你,你再給我四塊靈石即可。」李牧朝著他伸出手。

    「嗯,好吧。」秦烈又交出四塊靈石,想了一下,他乾脆把剩下的靈石,一併塞入李牧手中,說道:「我還需要更多的靈板,你能幫我全部兌換掉嗎?」

    「沒問題。」李牧微露詫異,也不客氣,直接將剩下靈石都接過,「靈材商街上出售靈板的鋪子有一些,我可以幫你將靈石都兌換成靈板。不過,你可想清楚了,十一塊凡級七品靈石,都可以在器具閣購買一件不錯的靈器了,你肯定全部購買靈板?」

    「肯定。」秦烈確認道。

    點了點頭,李牧淡淡道:「那行,我會都幫你變成靈板。」

    「李叔,那空間戒……大概什麼價碼啊?」秦烈心中一動,忽然詢問起來,眼中流露出很明顯的渴求之色。

    如果能有一枚自成一小片空間的空間戒,他就能捨棄掉布袋,經過劉延對空間戒的解釋,他對這東西有了濃厚的興趣,思量著如果價碼不是特別高,他會考慮換取一枚空間戒來。

    「那東西你暫時別想了。」李牧毫不客氣地打擊他,「最低等級的空間戒,也至少需要三千塊凡級七品靈石,那玩意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而且你如今境界低微,身上東西也不多,暫時還不需要那麼奢侈。」

    「三千塊凡級七品靈石?」秦烈暗暗咂舌。

    「這還是保守估計,一般來說空間戒的價值,只會高出那個價。」李牧扯了扯嘴角,勸慰道:「整個冰岩城,也僅僅只有三人持有空間戒,你小子別想太多了。嗯,有朝一日如果你能進入更強大的勢力,身上的材料靈器等物品越來越多了,你再考慮換取空間戒的可能吧。」

    「是我想多了。」秦烈苦笑。

    如今,他刻畫一個聚靈陣圖需要兩三個時辰,之後還要休息一段時間。

    他一天頂死了,也最多只能刻畫出三個聚靈陣圖,也就是三塊聚靈牌,而一塊聚靈牌,只能能換取一塊凡級七品靈石……

    暗暗計算了一下,他發現若想要換取一枚空間戒,他就算不眠不休的刻畫靈陣圖,也要耗費三年時間,而且要保證幾乎每一次都成功,這樣才有可能湊足靈石來購買一枚低等級的空間戒。

    ——他果斷放棄。

    「你能隨時進入星雲閣,也就沒必要留在我的小店,嗯,以後有什麼打算?」李牧問話。

    「你這裡挺安靜的,如果李叔你不介意的話,暫時……我還想繼續住下去。」

    「隨便你,反正那小屋空著也是空著。嗯,這條靈材商街其實也有好處,你在這裡至少安全能夠保障,不管是星雲閣還是碎冰府的人,都絕不敢在這條街亂來。」

    「那就謝謝李叔了。」

    秦烈繼續留在李記商鋪,依然將精力用在新的靈陣圖的練習上,李牧也為他換取了足夠的靈板,讓他可以專心練習,短時間不用擔心靈板不夠用。

    如今,他白天也不需要在店鋪內出售靈板,可以將時間都用在練習上,加上有充足靈板的保證,他在靈陣圖刻畫上的進境速度頗為快速。

    ……

    北城,碎冰府。

    一間寒氣森森的修鍊室內,嚴子騫、嚴青松、馮凱等人分別坐在一塊冰石上,在他們旁邊也有幾名碎冰府的武者,都在認真修鍊。

    這個修鍊室的牆壁,以特殊的冰玉石砌成,冰玉石能轉化靈力為寒氣,供修鍊冰寒法決的人迅速成長。

    碎冰府的武者,很多都修鍊冰寒的法決,所以碎冰府成立不久,就花費巨資打造了這個修鍊室,供府內的武者修鍊。

    修鍊室內,那一塊塊圓形的冰石,如大磨盤一樣散落在各個區域。

    前來這裡修鍊的武者,都分別坐在一塊冰石上,相互隔著幾米各自修鍊。

    「秦烈?他在李記商鋪?」馮凱睜開眼,看著遠處一塊武者,「你肯定那傢伙就是在天狼山害我弟弟斷了一臂的秦烈?」

    那人,赫然就是前幾天出現在李記商鋪的一名碎冰府武者,他咧著嘴,笑道:「劉延主動叫喊出來的,我能認錯人,他劉延可不會認錯。嗯,就是那個秦烈,我最近打聽了一下,他還用過一個叫『凌烈』的化名……」

    「秦烈!這傢伙害的顏長老極為狼狽,差點被魔狼王給咬死!」嚴青松冷喝道。

    「凌烈,凌烈……」碎冰府的少府主嚴子騫,皺眉嘀咕了一句,臉色也陡然陰寒起來,喝道:「是他!就是他!上次如果不是他,屠澤那幾人休想活著離開極寒山脈!」

    「子騫,你們上次在極寒山脈吃了個虧,也是因為他?」嚴青松愕然。

    「屠澤叫他凌烈,不是他是誰?」嚴子騫渾身幽冷,道:「他應該修鍊一種罕見的雷霆功訣,出手間身上有雷電釋放,是不是這樣?」

    眾人中,只有嚴青松因為和顏德武一併去了天狼山,所以也只有他認得秦烈,見過秦烈出手,聞言他立即肯定下來,「不錯,百分百就是此人了,我親眼見他出手,的確是修鍊雷霆功訣!」

    「我去李記商鋪宰了他。」馮凱起身,俊秀的臉上寫滿了森寒,「如果不是因為他,我弟弟不會斷一臂,馮家也不會立即暴露出來,甚至天狼山的炎陽玉礦場,我們應該都能吞下來!」

    「我要殺了他。」嚴子騫低喝。

    「殺他可以,但絕不能在靈材商街動手,不然會為碎冰府惹來大麻煩。」嚴青松皺眉,「那條商街禁制私鬥,規矩是森羅殿定下來的,碎冰府和星雲閣必須無條件遵守。想殺他,就多用點心,等他離開那條街再說。」

    「嗯,你近期先留意一下,讓人摸清楚他的習慣。」嚴子騫立即冷靜下來。

    「呵呵,這種事情我擅長,交給我。」嚴青松表態。

    ……

    時間流逝飛快。

    又是三個月過去了。

    這段時間,秦烈依然留在李記商鋪,刻苦練習增幅靈陣圖的刻畫。

    或許是有了聚靈陣圖成功的經驗,他在練習增幅靈陣圖刻畫的時候,許多常見的失誤已經不會出現,這讓他在增幅靈陣圖的刻畫上,進境要比刻畫聚靈陣圖時快了很多很多。

    就連對靈板的消耗,也要比聚靈陣圖的時候少很多,至今,他不過才用廢掉兩百多塊靈板,而增幅靈陣圖……他預感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成功刻畫出來。

    期間,由於屠澤、卓茜剛剛突破開元境,正在閉關穩固境界,所以沒有前來找他。

    只有小胖子康智、褚鵬、韓楓等人,得知他人在李記商鋪后,專門來找過他幾次,還熱情邀請他前往星雲閣住,要帶他見識見識冰岩城所謂的「有趣之處」。

    他在增幅靈陣圖的刻畫上,正在關鍵時刻,數次都笑著婉拒了,但也表明了,會很快去星雲閣報道,讓他們寬心。

    「噗!」

    一縷青煙從靈板內冒起來,靈板內部繁複的增幅靈陣圖,陡然間崩潰。

    秦烈神色憔悴,兩眼無神的收手,又重新取出一塊靈板,準備再次開始。

    「小子,有時候一味的刻苦練習,不一定就是絕對正確的。神經綳的太緊了,失敗率反而可能增加,太過著急追求成功,往往還會適得其反。」李牧的聲音,忽然從房門外面傳來,「我能進來么?」

    秦烈愕然,暫時放下了靈陣圖的練習,道:「當然可以。」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