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十九章 第一筆生意(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十九章 第一筆生意(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這裡的天地靈氣,要比城內其它地方濃郁四倍,如果能夠在鋪子內修鍊,進境都會快上許多。」

    「嗯,天地靈氣越濃郁,淬鍊靈力的速度就會越快。」

    「都快要比得上一些高等級勢力的修練場了,厲害!」

    「……」

    小小的李記商鋪外面,聚集了許多冰岩城有頭有臉的人物,有碎冰府那邊的,也有星雲閣的,還有偶爾途徑冰岩城的陌生武者……

    這些人都因天地靈氣的微妙變化,主動地靠攏過來,在門前嘖嘖稱奇。

    「原來是李先生的鋪子。」屋內,潘珏銘走了進來,對李牧淡然一笑,旋即看向零散放在周邊的聚靈牌,說道:「能夠讓天地靈氣濃郁四倍的好東西,老朽也非常有興趣,不介意的話,老朽也想加入求購的行列。」

    李牧瞥了一眼秦烈,起身看向外面探頭探腦的人,忽然揚聲道:「小店容不下太多人,嗯,達到開元境的可以進來,其餘人還請繼續留在外面。」

    此言一出,門口吳崇等人微微一笑,自然而然地走了進來。

    他們倏一進來,就看到了白衣女子,立即就覺得眼前一亮。

    然後,他們的眼睛也都聚集在白衣女子身上,流露出很明顯的驚奇之色,似乎立即被白衣女子的美貌吸引,竟然一下子忘了進來的目的。

    白衣女子肌膚如雪,雙眸如澄凈水晶,不含一絲雜質,她那幽冷氣質,如冰川上的雪蓮花,讓人生出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哼!」白衣女子身旁的那名僕人,冷著臉哼了一聲。

    「轟!」

    所有將目光凝聚在白衣女子身上的人,都是轟然一震,那一個「哼」字洪亮之極,震的他們耳膜隱隱生痛。

    秦烈、潘珏銘、李牧則是絲毫不受影響,那一個「哼」字,顯然並非沖著他們去的……

    「失禮了……」

    吳崇被一震驚醒,旋即臉色微變,鞠身朝著那中年僕人和白衣女子拱手,以示歉意。

    其餘幾人,一見吳崇這般態度,都是暗暗吃驚,也都不安起來,趕緊從白衣女子身上收回目光,謹慎地表達歉意。

    「呵呵,兩位不是冰岩城的人,不知來自於何處?」潘珏銘目露驚詫,笑看著白衣女子和她的僕人,客客氣氣問道。

    白衣女子皺眉,並未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看向秦烈、李牧,漠然道:「這裡的聚靈牌我都要了,開個價吧。」

    「李先生,你看?」潘珏銘也表明態度,「我們器具閣也對這聚靈牌有興趣,不知能否通融?」

    「秦烈?你怎會在這裡?」

    突地,門口傳來劉延的聲音,他今天恰恰也在靈材商街,也感知到靈氣的變化了。

    他后一步過來,越過周邊聚集著的低等級武者,湊向門口一看,一眼看到店鋪內的熟悉身影,禁不住就叫了起來。

    「劉大哥。」

    秦烈也微愣,然後笑了起來,衝進屋后的劉延點了點頭。

    「潘老,吳哥,趙哥……」

    劉延進屋后,一下子發現屋內的陣仗驚人,不由地連連鞠身打招呼,向潘珏銘、吳崇還有另外一名身穿星雲閣服飾的男子打招呼。

    潘珏銘等人都點頭回禮。

    「秦烈,你什麼時候來了冰岩城?臭小子,來了冰岩城也不去星雲閣報道,跑這裡看什麼熱鬧?」劉延含笑走到秦烈身旁,捶了他肩膀一記,嘿嘿說道:「你可能不知道,上次……碎冰府顏德武麾下的兩個堂主,被銀翼魔狼活生生咬死了,馮逸也斷了一臂,嘿!真是痛快!」

    他這麼一說,屋內有兩個身穿碎冰府衣衫的武者,臉色突然陰沉下來。

    「他是我們星雲閣的人?」吳崇訝然。

    其餘人也都看向秦烈,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當然了,他是我們下面凌家的人,和我一起去的天狼山。」劉延簡單解釋了一句,卻沒有說明事情的真正細節,可依然讓大家將注意力落到秦烈身上。

    連李牧也目露詫異,也是現在通過劉延的解釋,他才知道秦烈的身份來歷,知道秦烈的名字。

    「開價,別浪費我的時間!」白衣女子臉色不耐,冷漠截斷眾人的談話,道:「快點!」

    「嗯,先把要緊事辦了。」潘珏銘也附和。

    李牧看了一眼秦烈,摸了摸下巴,道:「一塊凡級七品靈石,可以兌換一塊聚靈牌,嗯,你給十七塊凡級七品的靈石即可。」

    「李先生。」潘珏銘張口。

    李牧朝著他擺擺手,說道:「人家先來的。」

    潘珏銘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似乎很尊重李牧的決定。

    「還算是有點規矩。」

    白衣女子微微點頭,旋即轉身往外走去,堵在門口的吳崇和趙奪這兩個星雲閣的武者,見她掉頭就走,都是一臉訝然,連忙側過身子讓她過去。

    「十七塊凡級七品靈石,請點一下。」那名留下來的中年僕人,左手在秦烈身前的桌面上一劃,等他左手收回以後,在那桌子上則是多出十七塊晶瑩的玉石,一塊塊玉石流動著淡淡螢光,一看就是品質極佳。

    「可以了。」李牧只是掃了一眼,就點頭承認了。

    秦烈則是驚奇的看向白衣女子身旁的這個僕人,確切地說,他是看向此人左手上的一枚翠綠色戒指……

    他離的最近,所以看的清清楚楚,他發現那桌面上突然多出來的十七塊晶瑩玉石,都來自於那一枚翠綠色的戒指,這讓秦烈驚奇異常。

    在他暗暗吃驚時,那人自己動手,將散落的聚靈牌一一拿起,只見那一塊塊聚靈牌,只要被他左手一碰,又都是消失不見了。

    「空間戒……」

    劉延眼睛緊盯著那人左手上的戒指,聲音乾澀的輕呼,臉色也顯得奇怪。

    不單是他,鋪子內的吳崇、趙奪還有碎冰府的幾人,也都流露出驚異的表情,也都看向那人手上的戒指。

    「呵呵,果然不是冰岩城的人。」潘珏銘淡然一笑,沖那中年僕人微微點頭,也瞄了瞄他手上的戒指。

    那人卻並沒有和眾人啰嗦,將聚靈牌收起來后,沒有多言一句,沒有多看眾人一眼,直接就走出了李記商鋪。

    聚靈牌一被收掉,李記商鋪內濃郁的天地靈氣漸漸消散,在極短時間內,商鋪的靈氣水平就恢復正常。

    很多人都對聚靈牌嘖嘖稱奇,還在東張西望,感受著靈氣變化,聚集在附近議論著。

    「劉大哥,空間戒是?」秦烈忽然低聲詢問。

    「戒指內能自成一片空間,可以儲藏物品,最最低等級的空間戒,也都價值連城。」劉延聲音不高不低,向秦烈解釋:「在我們冰岩城,只有碎冰府的府主嚴文彥,還有我們星雲閣的閣主和潘老三人,手中才擁有最低等級的空間戒,也僅此三人而已。」

    秦烈暗暗動容,終明白大家為何那般驚愕了。

    「李先生,這聚靈牌你從何弄來的?我器具閣很有些興趣,不知道還有沒有貨?如果有貨,器具閣可以按照你的定價,以凡級七品靈石的價格來收購,你看如何?」潘珏銘在那人離開后,微微一笑,又看向了李牧。

    李牧神色悠然,淡然說道:「有貨,不過需要點時間,等我弄來新的一批后,會知會你一聲。」

    「好。」潘珏銘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秦烈,微笑道:「這小夥子是你什麼人?」

    「店裡的學徒。」李牧隨意答了一句,又縮回了他的搖椅中,懶洋洋說道:「今天就到此為止,各位好走。」

    李記商鋪生意一直不好,一百年也聚集不了如此多人,他不但沒有趁此時機吆喝著來賺點眼球,竟然還要開口趕人。

    不知道他是真不會做生意,還是根本就對李記商鋪一點不在意,這讓一眾來人都是啼笑皆非。

    「嗯,再會。」潘珏銘率先離開。

    身穿碎冰府武者衣衫的人,神色微冷看向吳崇、劉延、趙奪,也將秦烈的模樣記在心裡,旋即也退走。

    吳崇、趙奪兩名星雲閣的堂主,知道秦烈的身份來歷后,友好的多聊了幾句,讓他可以儘早前往星雲閣報道,然後也都離開。

    周邊人,心中雖然驚詫,但在一個個強者相繼離開后,也覺得沒有趣味,也漸漸散開。

    劉延和秦烈多談了一會兒,問他為什麼會在李記商鋪內做學徒,問他為什麼不早點前往星雲閣,以星雲閣的修鍊資源來儘快提升自己。

    待到秦烈說明他的擔憂,說他害怕會因為任務而影響修鍊后,劉延不覺莞爾,旋即告訴他負責任務發放的人是韓楓的父親韓慶瑞長老,說以他和韓楓的關係,他不想去的任務韓慶瑞應該不會為難他。

    而且,劉延也說清楚了,說除非星雲閣遇到大麻煩,否則一般不會強制派人執行任務,說閣內都會給下面武者自行選擇的權利。

    然後秦烈才知道自己多慮了。

    劉延和他又聊了一會兒,這才告辭離開,只是叮囑他可以早點來星雲閣。

    李記商鋪又重新安靜下來。

    「我沒有告訴別人,這聚靈牌是由你刻畫出來,沒有讓你在眾人面前出風頭,會不會很失望?」忽然安靜下來的鋪子內,傳來李牧的聲音,他眯著眼看向秦烈,目光玩味。

    「沒有,只要能賺錢就好。」秦烈誠懇道。

    李牧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建議道:「你可以繼續以靈板刻畫聚靈陣,聚靈牌我也可以幫你出手,不過,你最好不要讓人知道那上面的聚靈陣圖……都是由你刻畫出來的。」

    秦烈怔然,「需要刻意隱瞞嗎?」

    「你聽我的就是了。」李牧皺眉。

    「嗯。」秦烈不明所以,卻點了點頭,並沒有繼續問下去。

    ……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