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十四章 離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十四章 離別字體大小: A+
     

    走在山間小道上,聽著凌峰的敘述,秦烈心中如被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澀辣各種滋味混合在了一塊兒。

    就在半年前,當凌語詩知道他手持星雲令,能隨時成為星雲閣核心成員的時候,還患得患失了一陣子,為了不束縛著他,凌語詩忘乎所以的苦修,期望有朝一日能和他一起加入星雲閣,能和他保持一致。

    凌語詩曾說,不想被他甩的太遠,希望能一直跟上他的腳步……

    半年後,他還在凌家鎮修鍊著,凌語詩卻迎來了絕世的契機,能直接跨過星雲閣,一步踏入七煞谷這種黑鐵級的強悍勢力。

    如此的世事無常,讓秦烈覺得啼笑皆非,一時間也是心亂如麻。

    「家主就在鎮口等你……」凌峰忽然道。

    秦烈訝然,旋即看到在凌家鎮的鎮口,凌承業顴骨深陷,臉色憔悴之極,看著天空發獃,時不時深深嘆息一聲。

    在凌家鎮東南方,原杜嬌蘭一家的庭院處,停著一輛白玉打造的華貴馬車,那車廂雕刻著精美的花飾,鑲嵌著寶石明珠,在陽光下閃爍著炫目的光芒,刺的秦烈眼睛都隱隱生痛。

    四頭用來拉車的金岩獸,身上都鎖著銀色鎖鏈,威風凜凜地守著車廂旁邊,暴躁的二階靈獸,如今卻是那麼的溫順。

    幾名艷麗的女性武者,一個個神光內斂,明顯都是境界高深,她們散落在馬車旁邊,都在低聲談笑著什麼。

    秦烈看向凌承業,又看向那馬車的方向,微微皺起眉頭。

    「你終於出來了。」鎮口的凌承業,終於看到他的身影,精神忽然一震,快步迎了上來。

    遠處,杜嬌蘭家庭院的那些嬌艷的女性武者,留意到凌承業的動作,都是莞爾一笑,似乎覺得有趣,都是掩嘴輕笑交流。

    她們偶爾會瞥一眼秦烈,可即便是笑著,她們看來的目光,也還是帶著天然的倨傲……

    ——那是上位者俯瞰低等級武者一貫的姿態。

    「凌叔。」秦烈走上前,輕嘆一聲,「你專門等我,到底想讓我做些什麼?」

    凌承業忽然尷尬起來,訕訕的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回頭看了看馬車的方向,想想明天就到了期限,終硬著頭皮說道:「是凌叔對不起你……」

    秦烈默然不言。

    「可對小詩和萱萱而言,對整個凌家而言,這都是萬載難逢的機遇,是我做夢都不敢想的機緣!」凌承業深吸一口氣,嘆道:「凌家,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勢力,必須依附星雲閣苟延殘喘。十年前,因為凌家的弱小,我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很多一同長大的同伴。」

    「因為凌家的弱小,我二弟屈辱而死,我又只能繼續忍耐,我明知道是誰動的手腳,卻只能佯裝不知,還要忍受杜嬌蘭那賤婦的冷眼言語……」

    他深深看向秦烈,神色痛苦,誠懇道:「凌叔對不住你,你不論如何唾棄我,凌叔都甘願承受,絕對不會多言一句。但是,但是凌叔希望你,希望你能勸勸小詩,因為這個機遇不單單隻是關乎凌家的未來,也關乎著小詩的一生成長,一旦錯過了,小詩將來也會抱憾終身,凌家,也將因此悔恨不已……」

    「秦烈,還請你勸勸小詩。」凌承志和凌康安這兩人,也在聽聞他回來的消息后,急匆匆趕來,一同央求他。

    秦烈嘴角苦澀,看著三人焦急憂心的模樣,聽著他們的哀求,沉默好半響,才道:「為什麼你們覺得我能勸說她?你們是她父親,是她叔叔,是她的爺叔,你們不能,憑什麼我能?」

    「因為姐姐愛你。」凌萱萱的聲音,從三人身後幽幽傳來,她眼睛閃爍著,抿著嘴,說道:「因為她不想和你解除婚約,她不想你傷心,因為她害怕她走出凌家鎮以後,就會失去你……」

    秦烈腦海轟然一震。

    「秦烈,別聽我爹爹他們的,姐姐如果走了,以後就很難再回凌家鎮了。除非,除非你將來能強悍到進入七煞谷、森羅殿這種等階的勢力,不然你和我姐姐之間,恐怕就一點希望都沒了。」

    凌萱萱不顧凌承業等人的呵斥,倔強地說道:「我以前對你有些誤會,但你解救了凌家好幾次,明裡暗裡的幫助我們,我都記得呢。我不懂什麼家族的大勢,我只是覺得凌家應該知恩圖報,應該遵守和秦山爺爺的約定,就是這樣,我說完了……」

    話罷,也不管凌承業、凌承志、凌康安的叫罵聲,她扭頭就走了。

    秦烈則是因為她的一番話呆愣了很久很久。

    「除非你將來能強悍到進入七煞谷、森羅殿這種等階的勢力,不然你和我姐姐之間,恐怕就一點希望都沒了……」

    「我如果不努力,會被你甩的越來越遠,我只是想……只是想跟上你的腳步,我不要成為你的累贅……」

    凌萱萱和凌語詩的話,在他腦海中反覆迴響著,讓他久久出神。

    「她在哪裡?」許久后,秦烈忽然問道。

    凌承業深鎖著眉頭,心情很是緊張不安,指向秦烈的石屋,說道:「這三天,她都將自己鎖在你的石屋中……」

    秦烈的心忽然揪緊了一下,旋即不等凌承業等人多問,快速往自己的石屋方向衝去。

    「你猜那小子會如何決定?」

    「誰知道呢?他應該很清楚,那丫頭今日離開后,就一步登天飛黃騰達了,他若放手,就很可以永遠的失去。」

    「要是不放手呢?將來那丫頭一旦後悔了,會不會天天悔恨埋怨他?」

    「我很好奇他的決定。」

    華貴的馬車旁邊,幾名嬌艷的女子遠遠看著秦烈的身影,輕聲交談著,一雙雙美麗的眼睛中,都流露出極其好奇的目光。

    其中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歲出頭的美麗女子,一身暗青色紗裙,依靠在白玉車廂的身姿極其高挑,她肌膚如霜,美麗的臉頰流露出玉石般的光澤……

    她似乎對眾人的談話漠不關心,始終一聲不吭,垂著頭似在默然修鍊。

    然而,那幾名三十歲左右的嬌艷女子,對她卻似乎極為在意,有一人忍不住詢問道:「陸璃,你怎麼看待此事?如果那小子肯放手,你就要多兩個師妹了,你怎麼想的?」

    這些女子,只是陰煞谷的武者,並非鳩琉瑜的親傳弟子,身份地位要遜色陸璃一籌。

    「我不想浪費精力胡亂猜測,只對最終的結果有興趣。」陸璃睜開眼,美眸竟鋒利如冰刃,語氣冷漠地說道。

    其餘女子訕訕乾笑,見她這麼說了,都停下了議論。

    ……

    另一端。

    「咚咚咚。」秦烈輕輕叩門。

    「說了誰都不想見!」凌語詩在屋內低喝。

    「是我。」秦烈聲音低沉道。

    屋內沉默著,卻傳來了窸窸窣窣地整理衣衫聲……

    過了一會兒,房門從裡面打開來,俏臉黯然的凌語詩側過身子,幽幽看著他,待到他進來后,又將房門緊緊關閉,讓追過來的凌承業等人什麼都瞧不見。

    屋內,兩人相視默然,都覺得有一肚子的話要說,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我……」秦烈張口。

    「如果是勸我的話,就不要說了,我不想聽的。」凌語詩忽然截斷。

    秦烈低嘆一聲,沉默半響,突然道:「我來,不是因為凌家,不是因為你父親、叔叔、爺叔的勸說,也不是為了你妹妹。只是為了你和我……」

    凌語詩眼睛閃爍著,等候他繼續說下去,心底泛起一絲好奇。

    「你說,你想以後能幫助我,不想成為我的累贅,想能跟上我的腳步……」秦烈看著她,第一次主動拉住她的手,在凌語詩眼神凌亂之時,輕聲繼續說道:「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如果你還留在凌家鎮,你不可能跟上我的腳步。你只有離開,只有去了七煞谷,以後你才能跟上我……」

    「不,不是這樣的,我不想聽。」凌語詩潸然欲泣,不住地搖頭。

    「去吧,走出凌家鎮,進入七煞谷,為了你我將來的重聚而努力。」秦烈聲音低沉,將他大半年來第一個成功煉製的靈板取出,塞入了凌語詩柔嫩掌心,道:「這靈板是我唯一的成功品,是我在煉器之路上踏出的第一步,為了它,我付出了太多的汗水和努力,今天……我把它送給你。」

    凌語詩玉手微顫,用力咬緊下唇,美眸淚水閃閃。

    「要想以後我們還有將來,你就必須離開凌家鎮,只有七煞谷才能造就你!」秦烈喝道。

    凌語詩嬌軀巨震。

    「去吧,走出去,告訴你父親,告訴那什麼鳩琉瑜,告訴他們你想通了,你要去七煞谷。」秦烈沉著臉,牽著她的手,將其硬拉出了石屋,旋即自己回屋將房門關閉,隔著一扇門,低吼道:「你就在七煞谷漂漂亮亮的等著我,等我將來去找你,我秦烈在此發誓!我一定會去!」

    凌語詩站在門口,聽著秦烈的嘶聲低吼,熱淚盈眶。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她父親的期待下,她眼神麻木的動身,往那華貴馬車的方向行去。

    屋內,秦烈身子蜷曲著縮在門后,紅了眼,咬著牙一聲不吭。

    另一邊,眼見凌語詩走來,陸璃凌厲的眼睛流露出錯愕之色,起身來到原先杜嬌蘭的廂房窗口,隔著窗戶說道:「師傅,她想通了。」

    「很好,你去找那小子,給他一粒齊元丹,讓他從此忘了凌語詩。」房內,傳來一個冷漠的老嫗聲音。

    「知道了。」

    陸璃答了一聲,然後就往秦烈石屋方向走去,她和凌語詩錯身而過的時候,身子微微一頓,扭頭看了一眼臉色木然的凌語詩,這才重新跨步。

    不多時,她來到秦烈的石屋門前,將一個精緻的小藥瓶從石門下的縫隙塞進來,旋即冷漠說道:「如果你能突破到開元境,齊元丹會在你從開元境初期,往開元境中期進階的時候,為你大大提升成功的可能性,減少你暴體而亡的風險。」

    她微微一頓,又道:「你的決定讓我驚奇了一下,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一聲,從今以後她會是我師妹,不再是凌家鎮的小丫頭。她已經一步跨入全新的修鍊天地,未來,她有更加寬闊的風景可看,和你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希望齊元丹可以讓你從此忘記她,不要再有非分之想,這對你們倆都好。」

    話罷,她甚至懶得聽秦烈的回話,起身就準備離開了。

    「等等!」秦烈突然打開石門,將那齊元丹扔到她手心,俊秀的臉上陰寒如冰,沖陸璃說道:「你和你的師傅,還不配決定我和她之間的事情,你們沒有這個資格!七煞谷么?有一天,我會過去找她,你會看到的!」

    「有意思的傢伙,好,那我就等你過來。」陸璃撇了撇唇角,傲然淡漠地笑了笑,又重新將齊元丹收起來,還低聲自語了一句:「不識抬舉……」這才走開。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