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五十一章 練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五十一章 練習字體大小: A+
     

    冰岩城,星雲閣。

    凌峰和劉延兩人,站在長老韓慶瑞面前,神色略顯拘謹。

    凌峰是按照凌家家主的命令來星雲閣,幫秦烈兌換練習刻畫靈陣圖的「靈板」,他因為對星雲閣較為陌生,過來后就先找了劉延,讓劉延幫忙指引。

    天狼山的時候,劉延和凌家走的很近,當時劉延也表明了態度,以後在星雲閣如果凌家有事儘管過來找他。

    凌峰的到來,讓劉延很高興,就引路帶著他找到韓慶瑞,由凌峰說明了狀況。

    「秦烈和凌烈本為一人,一共有三千貢獻點可用,星雲閣刻畫靈陣圖的『靈板』一塊價值五個貢獻點,你打算為秦烈兌換多少塊?」韓慶瑞想了一下,微微一笑,「那秦烈,還是一個煉器師不成?靈板只能用來練習刻畫靈陣圖,只是基礎材料而已,並沒別的用途,他真要兌換靈板?」

    「韓長老,在天狼山的時候,秦烈幫我將六稜角盾修復好了。」劉延笑著解釋。

    韓慶瑞目露驚詫,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子。」

    「兌換一百塊靈板吧。」凌峰說道。

    「嗯,可以,那就是消耗五百貢獻點。我記錄一下,這麼一來,秦烈就還剩兩千五百貢獻點可用。」韓慶瑞在冊子上勾畫了幾筆,旋即遞給了凌峰一張紙,道:「拿這憑證去靈材庫房領取就行了,劉延可以為你帶路。」

    「謝謝韓長老。」凌峰道謝。

    韓慶瑞揮揮手,隨意地說道:「其實,秦烈可以直接來星雲閣修鍊,不用繼續逗留凌家。我家的那小子,還常常念叨他,希望他早點過來,嗯,你代我家小子韓楓問候他一聲。」

    「會的。」凌峰認真道。

    「沒想到秦烈那傢伙,早前就和屠澤、康智等人有了交情,這小子隱藏的還真是深啊。」走出房門,劉延笑著搖了搖頭,「凌烈,秦烈,呵呵,明明很早就可以來星雲閣成為核心成員,為什麼還留在你們凌家鎮?進入星雲閣,成為核心弟子,不是下面家族青年武者的渴望目標么?」

    「我不知道他怎麼想的。」凌峰苦笑,「對我和凌鑫、凌霄他們來說,二十歲前突破開元境躋身星雲閣就是目標,如果我現在能有機會進入,我會來星雲閣,畢竟這裡的環境更加適合修鍊……」

    「你以後定能過來。」劉延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凌峰重重點頭。

    ……

    「奇怪了,秦烈明明能進入星雲閣修鍊,為什麼會留在凌家鎮?」凌家飯桌上,凌承志深深皺著眉頭,說道:「如果他要等秦山回來,在星雲閣也可以等待啊,有我們凌家在,秦山一回來就能通知他了,根本不需要非待在凌家。」

    「可能因為姐姐吧?」凌萱萱眉梢微動,忽然看向身旁的凌語詩,「是不是呀姐姐?那傢伙明明可以離開凌家鎮,有更好的修鍊之地,卻非要留下來,是因為姐姐你吧?」

    凌語詩不知道想些什麼心思,聽到她的詢問,俏臉泛紅,明眸閃爍著,慌亂道:「我不知道,應該不是,他想些什麼我可不太清楚……」這麼說著,她芳心卻泛出甜意,兩腮愈發紅艷了。

    「看你的樣子,還說不是?騙誰呢?」凌萱萱撅著嘴,憤憤道:「想想好奇怪呀,秦烈和我一般大,我以後卻要喊他姐夫,真是的,輩分一下子就低人一等了,可惡!」

    「什麼姐夫不姐夫的,死丫頭,就知道胡說八道,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凌語詩氣急敗壞,紅著臉和妹妹糾纏在一塊兒,嬌聲呵斥著,眼角卻溢滿笑意。

    「都是能嫁人的年齡了,還這麼鬧騰,沒個樣子!」凌承業輕哼一聲。

    兩姐妹見他呵斥,訕訕笑著,也就老實停了下來。

    凌承業微微皺眉,沉吟了一下,忽然道:「詩兒,你是不是忘記了,你和秦烈之間的訂婚……只是權宜之計?待到秦烈十七,為父和秦烈都能單方面解除婚約,你們的訂婚並不是真的……」

    凌語詩眼神一黯,忽然垂下頭,語氣淡然道:「我記得。」

    凌承業點頭,嘆息一聲,說道:「秦烈雖然幫了我凌家很多忙,我看這孩子也挺順眼,可他來歷不明,也不知道什麼背景,不知道隱藏著多少秘密。為父……很擔心,擔心他的一些事情會為凌家惹來麻煩,哎,為父也是左右為難,下不了決心,只是提醒你一句,不要太過認真投入了。」

    此話一出,凌家一桌子人都沉默下來。

    半響,凌語詩緩緩起身,低著頭說道:「我吃飽了。」

    她徑直離開飯堂。

    「爹爹就是瞎操心!真是的,姐姐難得高興一陣子,又被爹爹的話煩了心!」凌萱萱也猛地放下碗碟,瞪著凌承業,說道:「秦烈如果真傻,我第一個反對他和姐姐的事情,拚命也要阻止下來,不讓姐姐受這委屈!」

    頓了下,她又嬌喝道:「可秦烈明明很聰明,修鍊境界也不弱,還幫了凌家那麼多忙,連凌峰、凌霄、凌鑫都非常推崇敬佩他,就連一直不贊同的我,都覺得他現在挺好的。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爹爹你還要那麼多事?」

    「萱萱,你爹是一家之主,想任何問題都要從凌家整個家族來考慮。」凌承志皺著眉頭,呵斥一句:「你想問題只圖一時快意,看順眼就是順眼,不順眼就是不順眼,沒什麼心機,也不考慮將來,不考慮對整個家族的影響——可你爹不能這樣。凌家……只是一個極小極小的家族,承受不起太多的風吹雨打,可能一點小小的波折,都能讓凌家從此被抹殺,徹底消失掉。」

    他這番語重心長的話說完,凌家家主輕輕嘆息,滿臉苦澀無奈。

    「爹,是我冒失了。」凌萱萱也意味過來,歉意的說了一聲,「我只是覺得秦烈其實人還不錯,因為我以前對他有些偏見,所以覺得很愧疚,我看他為了姐姐,幫了凌家很多次,所以……」

    「爹爹明白,爹爹明白,其實我也覺得秦烈不錯,就是,就是……哎,如果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爹爹也能放心,就任由他和詩詩走到一塊兒,算了算了,也不多想了,越想越頭疼,以後再看吧。」凌承業表態。

    ……

    一百塊靈板,平平整整放在葯山寬闊山洞中,一塊塊靈板只有巴掌大小,大多數以奇特石材製成,表面光滑平整,如鏡面一樣光可鑒人。

    也有一部分靈板,以木材製成,表面上有著天然的木紋,摸起來略顯粗糙。

    低等級的靈板,只能刻畫低等級的靈陣圖,製作的材質並非一成不變,木材、石材、甚至骨材和特殊的樹葉紙張,都能製成靈板。

    靈板只有一個用途——練習刻畫靈陣圖,它屬於一次性消耗品,一塊靈板只能練習刻畫一副靈陣圖,不管成功還是失敗,靈板都無法再次進行練習使用。

    一百塊靈板,共耗費五百貢獻點,由凌峰從星雲閣帶回來,供他練習刻畫靈陣圖。

    將不同材質的靈板分開,秦烈神色略有些激動,兩手分別摩挲著靈板,感受著材質,用心體味著……

    許久后,他慢慢調整心率呼吸,凝神靜了下來,暗暗精鍊靈力。

    他的左手食指,搭在一塊石制靈板上,指尖一點幽亮如針芒射出,在靈板上小心謹慎地滑動。

    靈板如紙,指尖針芒如筆,靈力如墨……

    注意力空前集中,精神意識滲透在靈板內部,他如瞧見一張雪白的紙張。

    靈力逸入,那紙張上忽然多出一個白色光點,那是靈力的匯聚,是一切的開始!

    隨著白色光點的划動,靈板內部的「白紙」上,漸漸被勾勒出一條靈動閃爍的線……看著一道靈線浮現出來,他心中油然而生激動之意,平靜之心突現一絲紊亂。

    「啪!」

    手指極細微一顫,靈力忽然失去控制,辛苦刻畫出來的那一條靈線,如炸裂的繩子突地綳斷,白光旋即點點飛濺,將乾淨雪白的「紙張」給破壞掉。

    一塊靈板就此作廢。

    秦烈頹然收手,一臉失望,喃喃道:「五個貢獻點就這麼沒了……」

    任何輕微的心亂,都能導致手顫,導致靈力失控!

    深吸一口氣,他重新取出一塊靈板,又將手指搭上去,依照他對聚靈的深刻記憶,再次嘗試描繪。

    數分鐘后,他才繪刻到第三根靈線,因為其中一根靈線的靈力控制出錯,又導致一塊靈板報廢。

    他腦海中的聚靈陣圖,由數千條靈線交錯而成,他不過剛剛開始,又一次失敗。

    「又少了五個貢獻點,這煉器的練習,簡直就是燒錢啊。」

    秦烈皺著眉頭,終於明白為什麼凌家不夠財力培養煉器師了,因為一名煉器師的鑄就,需要投入的靈材、靈石、靈藥太過驚人,小勢力根本就承受不起。

    感嘆了一番,他再次取出一塊靈板,繼續專心練習刻畫聚靈陣圖。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