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十八章 星雲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十八章 星雲令字體大小: A+
     

    星雲玉牌是當初屠澤交給他的,並且明確告訴過他,通過這塊玉牌,他能直接進入星雲閣核心成員行列。

    而不用像凌萱萱、凌語詩那樣,需要在二十歲前跨入開元境,才有資格躋身星雲閣。

    當時,屠澤還另外說過,等他以後到達星雲閣,出示玉牌后,玉牌可能還要被收回。

    ——由此可見玉牌應該有點來歷。

    他和屠澤等人的那番經歷,斬殺碎冰府的過程,確實是口說無憑,他能想到的唯一證據,也就只是這塊玉牌了。

    當然,他自己也不知道玉牌是不是有效,遞給葉陽秋後,也是暗暗懷疑。

    於是,他在仔細觀察葉陽秋的反應……

    葉陽秋一貫的冷厲漠然,混不在意接過那一塊玉牌,湊上前皺眉一看,忽然間怔住了。

    他拿著那一塊玉牌,如身子僵直了,一動也不動,半響沒有吭聲。

    凌家族人心情緊張,不安地看向葉陽秋,一個個屏住呼吸,希望秦烈能證明凌家無辜,能證明他和碎冰府沒有牽扯。

    凌承業、凌語詩、凌萱萱等人,視線全部聚集在葉陽秋的身上,同樣心中忐忑。

    「大人……」

    葉陽秋麾下的一個堂主,見他遲遲沒有反應,禁不住輕呼一聲。

    在大家驚疑不定的目光中,葉陽秋終於醒轉過來,他又沉吟了一會兒,然後一言不發將玉牌對著杜海天揚起,讓杜海天能看到玉牌的星雲圖案。

    杜海天看了一眼,倏地悚然變色,尖叫道:「星雲令?不可能!怎麼可能會是星雲令?!」

    「星雲令」三個字一出,所有來自於星雲閣的武者全部驚住,一道道驚異之極的目光,紛紛凝聚到秦烈身上。

    關於星雲令的來歷,所有星雲閣的武者都心知肚明,知道星雲令代表著什麼。

    星雲令,乃是星雲閣的老閣主屠世雄專門請人煉製的,一共也就兩塊,是他留給他兩個兒子的。

    屠世雄一手創建了星雲閣,在二十多年前他就突破到萬象境,從而成功入駐森羅殿。

    當年他走出星雲閣,加入森羅殿的時候,還只有大兒子屠漠,妻子也境界低微,無法和他一併跨入森羅殿,所以他只能讓妻子和屠漠還留在星雲閣。

    之後多年,他都在為森羅殿出生入死,有很多次,森羅殿那邊甚至傳出他戰死在「幽冥戰場」的消息。

    那時,屠漠還比較年幼,暫時無法執掌星雲閣,使得閣主職位空置著。

    又因為他在森羅殿頻頻傳出戰死消息,星雲閣內部為了閣主職位滋生諸多兇險,差點危害到屠漠的性命。

    後來屠世雄不但成功從「幽冥戰場」活著出來,還被森羅殿冊封為「統領」一職,他旋即重返星雲閣,將圖謀不軌者盡數誅殺,然後在星雲閣待了一段時間,又和妻子生下了小兒子屠澤。

    屠澤的降生,讓屠世雄極為高興,專門請森羅殿煉器師煉了兩塊星雲令,分別給予他的兩個兒子。

    兩塊獨一無二的星雲令,滿含著他對兩個兒子的厚愛,令牌不但對修鍊星雲閣特殊功訣者有著增幅作用,還代表著他的權威,烙印著他在星雲閣無以倫比的特殊地位,威懾著所有心懷異心的閣內武者。

    時至今日,他的大兒子屠漠早已達到開元境後期境界,離突破萬象境也近在咫尺,本身也早早坐穩了星雲閣閣主之位,根本不再需要星雲令的威懾了,這讓星雲令也漸漸只是成了一個星雲閣主權者的身份象徵。

    星雲令,只在屠漠、屠澤兄弟身上,也是兩兄弟獨有的象徵,他們要差人去辦什麼事情,只要出示星雲令即可。

    由於如今屠漠已經是星雲閣閣主,漸漸地,星雲令又被稱為閣主令牌……

    「我仔細檢查過,確定是星雲令無疑!」葉陽秋不顧杜海天的驚叫,在凌家族人驚喜若狂的神情中,他對秦烈點了點頭,冷冽的眼神也終於緩和下來,「這塊星雲令,是屠澤身上那塊吧?他能將星雲令借給你,足以證明你不可能和碎冰府有來往,看來你所言屬實,那些靈丹應該是擊殺碎冰府武者收刮而來。」

    葉陽秋此言一出,所有凌家族人,都露出如釋負重的表情,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秦烈心生驚異,沒料到屠澤給予的玉牌,竟然如此好使,瞬間將葉陽秋的懷疑肅清。

    ——他到現在還不知道星雲令究竟代表著什麼。

    「大人,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來。」葉陽秋手下的一個堂主,此刻眼睛一亮,忽然說道:「前段時間我去韓長老那一塊,聽韓長老說凌家有個叫凌烈的小輩,在極寒山脈從碎冰府嚴子騫的手中,救了他兒子韓楓一命,還得到了一千兩百的貢獻點。你也知道,韓楓一向和屠澤交好,他們經常一同外出狩獵……」

    「大人,我也有點印象,好像聽康智說過此事。」另外一人也表態。

    葉陽秋微愣,旋即深深看向秦烈,眼中流露出一絲驚奇,「你就是那個凌烈吧?」

    秦烈淡然笑了笑。

    他身後的凌承志、凌萱萱兩人,聽聞此言,都是激動莫名,眼睛都忽然明亮起來,一瞬不移地看著秦烈的背影。

    他們至今還記得,當時他們在星雲閣被侍衛連番刁難,連星雲閣的大門都無法跨入,凌萱萱甚至還被調戲了一番……

    關鍵時刻,是「凌烈」這個名字幫助他們解脫了,康智因為「凌烈」而痛揍羞辱他們了的侍衛。

    韓慶瑞長老,則是因為「凌烈」熱情接納了他們,還免除了凌家兩年的供奉。

    從星雲閣返回后,一家人都在找尋這個「凌烈」,可惜只發現一個卧病在床多年的凌烈。

    他們也曾懷疑過秦烈,不過很快就自己覺得可笑,只當星雲閣那邊弄錯了,還患得患失過好一陣子。

    如今,聽著葉陽秋和星雲閣武者的說法,看著那一塊星雲令,看著秦烈淡然的笑意,他們終於明白了過來——幫助凌家脫離困境的還是秦烈!

    凌語詩、凌萱萱姐妹都是明眸生輝,這一刻兩姐妹皆是暗暗激動,凌萱萱的眼眶都微微泛紅……

    反觀杜家的杜海天、杜嬌蘭一眾人,則是臉色灰暗,看著秦烈有種白日見鬼的驚懼感。

    任憑他們如何精心算計,都想不到被他們鄙夷無視的傻子,居然會在關鍵時刻橫空出世,不但將他們的誣陷給掃清,還和星雲閣最權勢滔天的屠家人扯上關係,一舉扭轉了凌家幾欲滅亡的惡劣局面。

    「至於天狼山那一塊……」秦烈語氣淡然平靜,看著葉陽秋的眼睛,說道:「如果我們的話你不相信,就等上五六天時間,等劉延主動向你彙報。嗯,最多六天時間,劉延應該就會到達星雲閣,高宇應該這時候已經返回高家了,你也可以讓他為我們證明。」

    「葉長老,還請給我們證明自己清白的時間!」凌語詩認真請求。

    葉陽秋眯著眼,沉吟了一會兒,忽然道:「為凌家人鬆綁。」

    所有凌家族人,因為他這句話放下心來,知道他此刻已經不再將凌家人當成叛徒看待,這態度的轉變,對凌家可謂是至關重要!

    「剛剛多有得罪,小兄弟包涵。」

    「嗯,是我們太冒失了,不好意思啊。」

    葉陽秋的那些麾下,幫助凌鑫、凌霄等人鬆綁的時候,都訕訕笑著,主動表明歉意。

    從內心深處,他們已經相信秦烈的那番話,於是態度發生了巨大改變。

    「如果你們所言屬實,那麼……馮家就是罪無可赦!」葉陽秋屬下的一名堂主,臉色冰寒,道:「馮濱簡直活膩了,竟然敢勾結碎冰府,還惡毒污衊凌家,星雲閣絕對不會放過他!」

    「立即以信鷹聯繫閣內,告訴那邊,只要劉延一回來,迅速向我稟明此事!」葉陽秋冷喝。

    「明白。」那名武者聽令,又趕緊吩咐下面,不多時,就見一頭灰色影雕破空飛走。

    「星雲令你收好了。」葉陽秋將令牌重新交給秦烈,皺著眉頭說道:「如果你所言屬實,馮家是對你們凌家恨之入骨,所以才用這毒計陷害凌家,一方面希望我們判斷錯誤,讓凌家遭遇大難,令一方面也是趁機遷移離開,好進入碎冰府把持的地界重新落足修鍊。」

    「嗯,應該是這樣。」秦烈默默點頭。

    「杜長老,此事你還有什麼說法?」葉陽秋臉色陰冷,忽然看向杜海天,語氣中有著想要興師問罪的意思。

    杜海天眼神陰晴不定,皺著眉頭,淡淡說道:「這是刑堂的事務,我可沒權利插手,葉長老自當會調查清楚。我過來,只是要帶著堂妹和侄兒,順便回一趟杜家罷了。」

    他看向杜嬌蘭、杜恆、杜飛等人,說道:「看來凌家並不歡迎我們,你們就和我回娘家住一段時間吧,從杜家跨入星雲閣這麼久了,我也很少再回杜家了,這趟就陪著你們一起回家看看吧。」

    杜嬌蘭等人沉默不吭聲,在凌家族人冷漠鄙夷的目光中,和杜海天等人一道兒,灰溜溜地離開了凌家鎮。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