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十五章 刑堂長老(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十五章 刑堂長老(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凌家鎮口,一眾身著星雲閣服飾的武者,神色冷峻現身。

    這群武者明顯分屬兩個陣營,一方為杜海天長老,一方為刑堂葉陽秋長老,兩方一同過來,卻涇渭分明。

    杜海天身材瘦高,白面短須,文士打扮,眼神幽幽,讓人看不明他的心思。

    葉陽秋則是又瘦又矮,不知道修鍊功法特殊還是別的原因,他皮膚呈暗青色,顯得極為詭異,他眼神也是陰寒冷森,周身釋放出一種生人勿近的酷厲氣息。

    杜海天和他並肩走向凌家鎮,身後各自跟隨著麾下,同為星雲閣的長老,葉陽秋負責刑堂那一塊,杜海天則是負責對外的戰鬥,經常帶著麾下和敵對勢力交鋒,亦或者去外界捕殺靈獸。

    一般而言,雙方不會有交集,但是如果杜海天麾下犯事了,那葉陽秋就有權利懲治了。

    身為星雲閣最為關鍵的刑堂長老,葉陽秋在星雲閣以不近人情聞名,各大長老麾下只要有人違反星雲閣規則,落到他的手上,他一定都是秉公辦理,絕不會給予任何人面子,就連兩個副閣主——都休想從他手上討到好處。

    也是如此,在星雲閣葉陽秋算是厲名遠揚,閣內武者都懼怕他,生怕犯錯落到他手上。

    「葉長老,關於凌家背叛一事,你如何看待?」杜海天忽然問道。

    數日前,馮家家主馮濱親自傳訊星雲閣,說凌家私通碎冰府圖謀天狼山礦場,導致馮家、高家族人幾乎全軍覆滅,就連劉延也生死不明,馮濱還呈上了凌承業和碎冰府來往的書信,說是馮逸從凌家一名死者身上搜尋出來的,讓星雲閣嚴懲凌家。

    在那呈上來的書信上,有碎冰府長老顏德武的親筆簽名,還按下了碎冰府獨有的印章。

    葉陽秋檢查過後,肯定印章的確屬於碎冰府,大為震驚,於是便帶著麾下前來凌家鎮。

    正愁找不著借口對付凌家的杜海天,聽聞此事以後,以堂妹也在凌家為理由,也一併趕了過來,要幫助葉陽秋來鎮壓凌家。

    「凌家有沒有背叛,暫時還不能定論,此事需要進一步確認。」葉陽秋臉色陰森,冷漠說道:「如果真確認了,所有參與此事者,都將被格殺!」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此事如果你妹妹侄兒也知情,哼,也一併處理!」

    此言一出,杜海天心底一寒,乾笑兩聲,連忙說道:「葉長老多慮了,我妹妹侄兒和凌承業一向不合,絕不可能知情,這一點還請葉長老定要仔細調查清楚,萬萬不可弄錯了。」

    「我會弄清楚。」葉陽秋漠然道。

    杜海天皺了皺眉頭,看向凌家祖祠的方向,眼神幽冷。

    他是在途中得自杜飛被重傷的消息,當時他就下定了決心,這趟必然要凌家付出代價,讓凌承業一家從凌家鎮徹底除名!

    凌家大院。

    凌承業兄弟兩人,帶著族內三名長老一併出來,要去迎接到來的星雲閣長老。

    聚集在此地的凌家族人,都是臉色沉重,眉目中明顯有著驚慌失措之色,他們也為葉陽秋的到來惶恐不安,不知道這位以酷厲聞名的刑堂長老,到底因何原因降臨凌家鎮。

    反觀杜嬌蘭等人,則是驚喜不已,心底暗暗激動,想道:「竟然連葉陽秋都請來了?這趟看你凌家怎麼死!」

    秦烈縮在凌家族人中,處在人群後方,一點不引人注意,他冷眼看著事態的發展,也是心生訝然。

    「連刑堂長老都來了,只是凌萱萱傷人一事,值得這麼大動干戈?應該不是,應該另有原因……」

    他不由想起天狼山一行,想起回來前凌峰、凌語詩的分析,漸漸摸准了方向。

    「咦?」

    他在認真思量的時候,忽然察覺到一道明亮的目光,從凌家族人的方向投射而來。

    留神一瞄,他發現那目光竟然來自於凌萱萱……

    凌萱萱站在凌承業身後,處在凌語詩左側,從那個角度恰恰能看到他。

    那一道明亮的目光,飽含著驚異、愕然、迷惑等等複雜情緒,和以往的鄙夷、不屑有著明顯的不同,這讓秦烈微愣,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那傻子……剛剛是在思考問題?有一霎,他眼睛那麼的清澈明亮,難道是我眼花了?」凌萱萱遠遠看向秦烈,芳心紊亂,「為什麼姐姐和凌鑫他們那麼維護他?這次外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心亂如麻,發現漸漸看不清秦烈了,不知道呆傻的那個是秦烈,還是剛剛眼睛清澈的那個才是真秦烈……

    「歡迎葉長老杜長老大駕凌家!」

    就在她莫名心煩的時候,她父親凌承業揚聲高呼,將她拉回現實。

    她看了一眼漸漸走近的杜海天,還有那神情酷厲陰森的葉陽秋,小臉微微驚變,又忽然懊悔起來,後悔不該對杜飛痛下重手,給家族惹來莫大麻煩。

    「哥!」

    「舅舅!」

    杜嬌蘭、杜恆、杜飛一見杜海天現身,都是神色一喜,立即叫了起來,躺在擔架上的杜飛更是眼睛通紅,一副受了無盡委屈的模樣。

    杜海天看著杜飛的凄慘模樣,臉皮子抖動了兩下,對杜嬌蘭三人輕輕點頭,以眼神示意絕不會善罷甘休,讓他們寬心下來。

    他身旁的一名武者,也走向杜嬌蘭身旁,低聲說了幾句話,這讓杜嬌蘭驚喜不已,看向凌承業的目光充滿了快意。

    「還請兩位長老廳堂一敘。」凌承業微微鞠身。

    杜海天擺擺手,淡然說道:「不必了,就在這裡說好了,呵呵,你們膽子可真夠大的,做出這種事情來,居然還敢留在凌家鎮?怎麼沒有逃往碎冰府?是不是碎冰府只是利用你們,並不是真心接納凌家?」

    此言一出,所有凌家族人轟然變色,一個個膽顫心驚。

    和碎冰府扯上關係,這是要滅族的大事啊,他們如何能不驚恐?

    「不知,不知杜長老此話何意?!」凌承業臉色蒼白,咬著牙聲音微顫,他看向葉陽秋,一字一頓喝道:「凌家從未和碎冰府有過任何來往!還請兩位長老明鑒!」

    「還要狡辯!」杜海天厲喝一聲,「馮濱連你和碎冰府長老顏德武來往的書信都呈上了,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給他看。」葉陽秋冷著臉,揮揮手示意。

    他麾下一人,立即走到凌承業面前,將信件遞了上去。

    凌承業拿著信件,手顫抖的厲害,看著上面和他極為相似的字跡,看著上面碎冰府的印章,看著顏德武的回話……

    凌承業如墜冰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響,他嘶聲道:「我根本不認識碎冰府任何人!這絕對是冤枉!我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背叛星雲閣的是馮家,根本不是我們凌家!」凌語詩走了出來,站到她父親身旁,深吸一口氣,激動地說道:「馮家早就投靠了碎冰府,這是馮逸親口說的,馮家為了天狼山的炎陽玉,和碎冰府一起算計我們,差點將我們全部殺光,這一點劉延可以作證,還請葉長老明察秋毫!」

    「劉延是我的人,至今還沒有返回星雲閣,按照馮濱所言劉延怕是凶多吉少了。」葉陽秋微愣了一下,然後說道:「你來說說究竟怎麼一回事?」

    凌語詩的說法,和馮濱的說辭恰恰相反,但馮濱呈上了有顏德武簽名書寫的信件,凌家卻什麼都沒有,但凌語詩提起了劉延,這讓他心中一動,多了一份心思。

    「事情是這樣的……」

    當著凌家族人和葉陽秋眾人的面,凌語詩詳細道明事情經過,將細節處說的清清楚楚。

    「秦烈洞察了馮家的詭計,提前知會了我們……」

    「在馮家的圍擊下,秦烈率先擊殺了馮侖,然後是馮傑,最終逼迫馮逸逃遁……」

    「秦烈幫劉延將靈器六稜角盾修復好了……」

    「秦烈給我們指明了正確方向……」

    「最後,是秦烈取出雕像,讓魔狼王放過我們,轉而追殺碎冰府,令碎冰府損失慘重,讓顏德武倉皇而逃……」

    「……」

    在她的描述中,出現最多的人名是秦烈,隨著她左一句「秦烈」又一句「秦烈」,所有凌家族人和星雲閣的武者都是神色驚駭,紛紛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也都暗暗驚呼,各個覺得匪夷所思。

    凌承業、凌承志兩兄弟,早就猜測出秦烈的不凡,聞言都是激動莫名,兩兄弟忽視一眼,都覺得有電流從體內流過,暗暗振奮。

    凌萱萱則是呆如木雞,如聽神話一樣聽著她姐姐的描述,腦海一片空白。

    「真是他么?提前洞悉馮家陰謀,帶領凌家族人突出重圍,幫助星雲閣劉延修復了靈器,並且藉助魔狼王重擊碎冰府的那個人……就是那個被我一直鄙夷輕視的傻子?」

    這麼想著,她雙眸泛出驚人光芒,急忙扭頭望向一個方向,卻發現先前的位置上,已經沒了秦烈的身影。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