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十一章 潭邊巧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十一章 潭邊巧遇字體大小: A+
     

    燃燒旺盛的篝火旁邊,一眾凌家族人聚集著,一邊暢飲著美酒,一邊大口吃著烤肉。

    ——此刻,他們早已和劉延、高宇分開。

    在那森林中,因為銀翼魔狼的出現,讓碎冰府潰不成軍,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他們則是輕鬆離開森林,一路順利進入寒霧山。

    一到寒霧山,秦烈他們就和劉延、高宇分道揚鑣了,高宇返回高家,劉延要去星雲閣交代天狼山一事,凌語詩等人則是要回凌家。

    三方都不同路。

    「劉大哥還真是夠意思,對那碎冰府的戰利品一概不聞不問,真真便宜了我們!哈哈,我收刮到十來塊三品靈石,還有零散的回靈丹,可惜沒有得到一件靈器,遺憾啊。」凌霄吃著肉,咧嘴笑了起來。

    「哼!那些碎冰府的人,都是被銀翼魔狼給殺死的,他劉延可一點力氣都沒出,管他什麼事情?他當然不能厚顏過問!」凌鑫冷著臉,訓道:「如果不是秦烈,劉延、高宇那些人都難逃一死,你根本不用謝他們!」

    「不錯,如果沒有秦烈在,大家早死光了。」凌霄也感嘆道。

    從凌家出發時,凌鑫和凌霄兩人,是最最反對凌語詩帶上秦烈的。

    這倆人對秦烈這個可能會成為累贅的傢伙,也是怎麼看都不順眼,路上時常冷嘲熱諷。

    因為此事,凌語詩呵斥了他倆數回,卻一直都沒有起到什麼效果。

    然而,在今天眾人踏上歸程的時候,他們又是對秦烈最為推崇的兩個,態度可謂是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秦烈以他自身的變化,贏得了兩人的尊敬,也讓這些凌家少年心悅誠服。

    凌語詩將一切看在眼裡,唇角帶笑,心情愉悅。

    「我吃飽喝足了。」秦烈點了點頭,起身隨意地用袖子將嘴角油漬擦拭掉,笑著說道:「我先找地方修鍊了,你們慢慢喝酒,不用管我了。」

    「喝完這一袋酒再走。」凌峰笑著叫嚷,扔了一酒袋過來。

    「凌峰你這傢伙真是的,秦烈今年才十五歲,你別老是灌他酒好不好?你以為他和你們一樣都是酒鬼嗎?」凌語詩白了凌峰一眼,然後溫柔看向秦烈,輕聲道:「你別管他們……」

    「大小姐你可真是能護啊,連你和凌穎都能喝不少酒,何況是秦烈?你也太小瞧他了吧?」凌峰哈哈大笑,斜看著秦烈,激將道:「是不是啊秦烈?」

    「凌大哥都發話了,我肯定要喝的。」秦烈無奈,只能拿起那酒袋,仰頭「咕嚕」一陣猛灌,動作粗豪奔放。

    「夠了夠了!你都被他們灌那麼多了,不準再喝了!」凌語詩黛眉微蹙,伸出玉手一把將酒袋奪了下來,然後瞪著眾人嬌喝道:「都不準灌他了!」

    「大小姐,我們後面就不灌了,不過這剩下的酒……還是要喝完才行。」凌霄嘿嘿怪笑,「當然,如果有人願意代替他喝完,我們也不會計較,大家說是不是?」

    眾人都瞧出凌霄的心意,也笑著起鬨,連道可以。

    「我……」凌峰旁邊的凌穎,一見這架勢,也興奮起來,笑盈盈地就要站起來。

    「好!我代他喝!」

    凌語詩直接截斷凌穎的話,在秦烈訝然的目光下,微紅著臉,仰著頭將豐澤唇角湊向酒袋口,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起酒,姿態優雅動人。

    眾人轟然叫好,笑容愈發歡快起來,看向她和秦烈的眼神都充滿調侃之意。

    凌穎見她搶先一步,暗暗懊悔,不滿地撅著嘴,輕輕哼了一聲。

    看著凌語詩不避嫌地喝著自己剛喝過的酒,秦烈心中盪起一絲漣漪,覺得這一刻的她愈發美麗動人,有著一種難言的魅力。

    「這下子好了吧?」將剩下的酒喝完,凌語詩兩腮緋紅一片,白了眾人一眼,又溫柔沖秦烈道:「你別搭理這幫混蛋了,去吧,該忙什麼忙什麼。」

    秦烈笑著點了點頭,依言從這一塊走開,往遠處一個水潭方向行去。

    不多時,他來到潭邊一棵根部虯結的大樹下,取出十來塊劉延贈送的火晶石,還有那青翼斧和秦山的雕像,摸著下巴沉吟了起來。

    「蓬!」

    不多時,一塊火晶石被他給點燃,炙熱火焰焚燒起來,在紅艷艷的火焰上,架著低等級靈器青翼斧的斧頭部位。

    許久后,青翼斧的斧頭漸漸通紅起來,秦烈這時候伸出右手,遙遙點向斧面上。

    靈力逸出,精神力暗涌,他和青翼斧立即建立聯繫,一邊感知著斧頭內部簡陋的聚靈陣圖,一邊細細體會精神力地流動,捕捉著內部靈線細微的變化……

    上次,他全力幫助劉延修復了六稜角盾后,精神力、靈力幾欲枯竭,等藉助於回靈丹恢復過來后,發現精神力、靈力都有一定程度的增幅。

    這讓他留心上了,所以如今他想故技重施,看看能不能通過修復青翼斧來增進力量。

    「只有修為增強,境界突破了,精神力才能穩健提升。精神力是打開記憶封印的關鍵,要想起十歲前的那些經歷,必須要不斷強大自己,持續的突破下去!我十歲前到底是什麼樣子,我父母究竟是誰,他們是生還是死?我都必須要有一個答案!」

    秦烈默默想著,將靈力導引向斧頭內部聚靈陣圖扭結之處,準備開始著手修復。

    「噗!」

    在他內心紊亂之際,一根極細小的靈線被他不慎截斷,然後就見聚靈陣圖居然瞬間崩潰,所有靈線脈絡都扭曲了起來,導致靈力失衡,令聚靈陣圖突然碎滅。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間,他根本沒有辦法補救,等發現問題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青翼斧本來就被他雷霆之力破壞了器物材質,修復了靈陣圖也無法發揮威力,他這麼做也不是想讓青翼斧恢復原樣,只是純粹為了修鍊,如今青翼斧徹底報廢了,他也沒有什麼好心疼的,只當是一次失敗的修復案例對待。

    「看來在修復靈器,和刻畫靈陣圖的時候,絕不能有一絲分神。不論多麼微不足道的錯誤,都能導致整個行動忽然崩潰,令一件靈器都報廢掉。」秦烈神色肅然,這時候不由暗暗慶幸,慶幸當時為劉延修復靈器的時候,竟然一次就成功了。

    青翼斧廢了,他又摸上秦山的木雕,以精神力感知了一會兒,他暗暗驚奇。

    之前,在銀翼魔狼衝殺過來的時候,他瘋狂灌入了雷霆之力進入木雕,他本以為木雕的材質,也可能因為狂暴的雷霆之力而出現損壞……

    事實並非如此。

    他剛剛感知了一下,發現不但木雕材質沒有任何變化,就連「器」內部的所有結構也都穩固無比!

    也不知道是木雕能適應雷霆之力地灌注,還是因為這「器物」比較高級,能夠承受雷霆之力的破壞,總之木雕沒絲毫問題。

    「如果木雕為爺爺煉製,那麼爺爺的煉器手段……恐怕極為的高超神奇!」

    秦烈思量了一會兒,發現他如今還不能看透雕像內部的繁複靈陣圖,也就不敢擅自改變什麼,只能將木雕重新收好。

    他坐了下來,屏息凝神,開始運轉天雷殛,藉助於回靈丹來聚集靈力。

    不知過了多久,他漸漸從修鍊中醒來,抬頭看向皎潔明月,皺眉說道:「穴竅內有雷霆之力充斥,靈力不能沖入其中,這樣的話,就沒辦法貫通穴竅修鍊,豈不是很難突破到煉體八重天?」

    剛剛,他聚集靈力試圖沖入穴竅,發現每一個穴竅內的雷霆之力,都會很快凝為一層壁障,阻礙靈力的衝擊。

    反覆試了多個穴竅,每次都是這樣,靈力全部受阻。

    這算是他修鍊至今,所遇到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桎梏,要想境界跨上新的層次,力量邁入新的高度,他就必須打破這個桎梏。

    「嘩啦啦!」

    這時候,忽然從他身旁的潭水中,傳來水落的聲音。

    秦烈身處的大樹,就在潭水邊上,他本來依靠在不朝向水潭的樹根處修鍊,沒有注意水潭的動靜,如今聽到了異響,他就從樹後面探出頭來,望向了水潭那一塊。

    只是看了一眼,秦烈便轟然一震,渾身鮮血都湧上了腦門。

    皎潔月光下,清澈的潭水中,一具白皙如凝脂般的**酮體,以美妙的背面霍然呈現在他眼前!

    那纖細的腰肢,如雲披肩的長發,修直優美的長腿,如水蜜桃般的兩瓣粉臀……盡數映入秦烈眼中,令他瞬間失神,眼睛一下子灼熱起來,呼吸也漸漸粗重。

    「凌語詩!」

    秦烈心中狂叫,只從那略顯纖細的身姿,他便一眼分辨出了佳人是誰。

    凌語詩先前在潭中沐浴,洗凈了身子后,剛剛從潭水深處游過來,她背朝著秦烈站起來,面對著潭水中央,說道:「我洗好了,先上去了,你自己慢慢洗吧。」

    「我馬上也好了。」潭水中,傳來凌穎的聲音。

    秦烈一呆,視線繞過凌語詩,往潭水深處一看,才發現月光下那粼粼波光的水面上,還有凌穎的小腦袋在浮動著。

    他立即知道兩女應該在篝火結束以後,就一起結伴來水潭沐浴了,只是當時他處在無法無念的修鍊狀態,並沒有覺察到兩女的到來,而坐在樹后的他,也同樣沒有被凌語詩、凌穎兩人注意到。

    「哦,那我先上去換衣服了。」凌語詩隨口知會了一句,便轉過身子,往潭邊走過來。

    秦烈又是轟然一震,獃獃看向正面朝向她的凌語詩,腦子裡一片空白。

    只見凌語詩渾然不知旁邊有人,一隻玉手抓著濕毛巾,還在擦拭著身上的水珠和濕漉漉的長發,她那豐盈飽滿的雙峰,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美腿之間的一片芳草茵茵……全部**呈現在秦烈眼前!

    她徑直走向不遠處的衣衫放置處,剛撿起一件貼身的絲質內衣穿上,然後就忽然聽到一個咽口水的「咕嚕」聲。

    「什麼人?」凌語詩輕呼一聲,勃然變色,想也不想,閃電般沖向聲音來源處。

    大樹後面的秦烈,這時候才反應過來,趕緊縮起了頭,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呼!」

    凌語詩美眸含煞,玉手銀光熠熠,以一副要殺人的架勢衝來,抬手就準備全力下狠手。

    「啊?」

    一看到樹后的人竟然是秦烈,她突然一呆,禁不住嬌呼出聲,臉蛋瞬間羞的通紅,只是高舉著光芒閃亮的左手,硬是沒有能真正落下。

    「大小姐,你在和誰講話嗎?」此時,凌穎的聲音也傳來,「我也洗好了,這就上來了。」

    凌語詩聽她這麼一說,又愣了一下,然後馬上意識到凌穎上來后,會立即看到她渾身濕漉漉的和秦烈在一塊,而秦烈……也會看到同樣**著的凌穎。

    為了防止被凌穎瞧見,心急之下,她咬了咬牙,一下子縮入了大樹後方,和秦烈的身子緊貼在一塊兒,那張倩麗嬌艷的臉蛋,紅的幾欲要滲出血來,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