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十章 收刮戰利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十章 收刮戰利品字體大小: A+
     

    銀色的魔狼王,敬畏地看向秦山的雕像,溫順地舔了舔,動作小心謹慎。

    秦烈大睜著眼睛,看著蹲下的魔狼王,又看了看手中雕像,終於明白原來認識雕像的不是普通銀翼魔狼,而是銀翼魔狼的王!

    他繃緊的神經,直到這一刻才鬆了下來,有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那凌語詩、凌峰、高宇、劉延諸人,臉色慘白,呆愣地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頭恐怖魔狼,都覺得腦袋短路了,被眼前的場景給驚愕的無以復加。

    「嗚嗚……」

    銀色狼王低低輕吼了幾聲,旋即有點戀戀不捨地看向雕像,慢慢地後退。

    「嗷嚎!」

    又是一聲激揚嘹亮地嚎叫傳來,它也終於掉轉過頭,如一道銀色閃電般,往碎冰府方向衝去。

    「咻咻咻!」

    寬闊的銀色翅膀展開,炫目白刃如明晃晃的刀子,從它翅膀中激射出去,盡數落向碎冰府的防禦圈中。

    「啪啪啪!」

    一連串的爆破音,接連密集傳來,那些白刃為能量實質化凝聚而成,將碎冰府構建的防線給沖的幾乎崩潰。

    有不少碎冰府的武者,被那些白刃射中,就像是被凌遲了一般,瞬間血肉分裂!

    連顏德武都是目顯恐懼,眼見它也加入戰圈,心底泛出寒意,急道:「擋不住了,分散突圍,能活幾個算幾個!」

    所有碎冰府的武者,都是駭然失色,立即解散陣形,如喪家之犬般慌不擇路逃竄。

    在魔狼王沒有加入前,碎冰府的嚴密防線還能抗衡魔狼衝擊,防禦的也有板有眼,沒有重大傷亡。

    然而,當這頭三階的魔狼王正式加入戰圈,一切都不同了,單憑它的戰鬥力,就具備了撕裂碎冰府所有防線的力量!

    開元境中期的顏德武,也自知絕對無法匹敵這頭魔狼王,在這種情況下一味的防守只是死路一條,只有分開逃遁才能有一線生機。

    ——他的命令並沒有錯。

    此刻,碎冰府武者在銀翼魔狼的追殺中,分散逃遁,有幾人很快被咬死撕裂,胸襟衣衫裂開后,有不少的火晶石滴溜溜地滑落出來。

    一看到那些火晶石,銀翼魔狼就凶性大發,對他們的追殺更加殘暴瘋狂。

    「……火晶石,難怪銀翼魔狼對他們狂暴衝殺,原來還有這麼一層緣由。」秦烈心中一動,急忙低聲對劉延說道:「你們身上如果有火晶石和炎陽玉,萬萬不要顯露出來,別讓那些銀翼魔狼看見!」

    「為什麼?」劉延從驚駭中醒來,神色茫然詢問,頓了下,然後他又說道:「碎冰府武者身上的火晶石,是我們先前開採出來的。從天狼山遁出的時候,我將那些火晶石分散交給了高家武者攜帶,他們被殺死以後,火晶石就被碎冰府收颳去了……」

    「那天狼山,是銀翼魔狼的狼窩。」秦烈這麼回答。

    劉延瞬間明白過來,急忙去看高宇,示意高宇千萬小心。

    高宇皺著眉頭,不耐道:「我又不傻!」

    「秦烈,為什麼,為什麼那魔狼王會對秦山爺爺的雕像那樣?」凌穎小臉紅艷艷的,興奮激動地詢問:「你的那雕像,到底有著什麼玄妙?」

    秦烈撇了撇嘴,淡然道:「我也不太清楚。」

    「哼!真是小氣,什麼都不肯說,神神秘秘的吊人胃口!」凌穎撅著嘴氣呼呼嬌聲道。

    「不管如何,這次我們能僥倖存活到現在,都是秦烈的功勞!」劉延笑容明朗,他拍了拍秦烈肩膀,友好說道:「你放心,你的功勞我都看在眼裡,等回到閣內后,我必當一字不漏稟明此事!呵呵,單憑這次碎冰府的傷亡,你就能立個大功!」

    凌語詩和凌家眾人,聽他這麼一說,都是神情振奮,全部露出笑容。

    高宇哼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滿,但也沒有多言什麼。

    「如今碎冰府都在四處逃遁,按照這個形勢下去,這趟碎冰府能活下去的人……應該不會太多。」秦烈細心留意著碎冰府那邊。

    這時候,銀翼魔狼在首領狼王的嚎叫聲中,正四處追殺著碎冰府武者。

    那頭通體銀白的狼王,也緊盯著顏德武不放,已經追入遠處茂密叢林,一副要將顏德武給趕盡殺絕的氣勢。

    不斷有碎冰府的武者,在隊伍潰散后,被銀翼魔狼給撕碎咬死,場面慘不忍睹。

    因為狼王事先吩咐過,所以沒有一頭銀翼魔狼對秦烈這一塊動手,它們會主動避過這一塊,秦烈由於估摸不準銀翼魔狼辨別人類的能力,也讓大家千萬不要分散去追殺碎冰府,免得讓銀翼魔狼混淆了,將他們也當成獵物。

    大家只是冷眼旁觀,看著碎冰府武者慘叫連連,看著他們被血肉模糊地咬死。

    一路被追殺,一路狼狽逃遁的眾人,看著碎冰府武者的慘死,此刻都是一臉快意。

    半個時辰后,這一塊再沒有一頭銀翼魔狼,只剩下二十多具血淋琳的屍體殘骸,和聚集在一塊兒的秦烈等人。

    「碎冰府武者身上應該有不少好東西。」劉延淡然一笑,忽然說道:「看樣子銀翼魔狼短時間不會回來了,嗯,大家各自找找看吧,找到的好東西都不用繳納,全部可以自行保留,我也當看不見。」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歡呼出聲,一個個尖叫著沖向早就看準的位置,也不顧血肉模糊的場面,興奮地收集戰利品。

    銀翼魔狼只對新鮮血肉有興趣,對死者身上的武器、靈丹、靈材、靈石沒有一點想法,而這趟碎冰府武者都是顏德武的麾下,每一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有點修鍊材料,這對凌家、高家這種排不上號的小勢力而言,吸引力非常之大。

    以前的時候,像凌家、高家這種小勢力,也會被星雲閣安排與敵人交戰。

    然而,每次勝利后的戰利品,都不能私藏據為己有,而是需要先交給星雲閣統計,然後才按照功勞、傷亡、貢獻進行一定的獎賞發放。

    像這次一樣,星雲閣完全不插手,搜刮之物全部交給搜尋者自己的情況,一般很少發生。

    因此,不但凌鑫、凌霄等人狂喜沖了出去,就連凌語詩和凌穎兩人,也顧不上血肉橫飛的場面了,不怕身上會沾染鮮血痕迹,也激動地加入了收刮行列。

    眾人中,只有高宇、秦烈兩人沒動,還是和劉延站在一塊兒。

    「秦烈,你怎麼不去?」劉延心生訝然,忍不住問道。

    高宇為高家少爺,相比較凌家而言,高家要富足不少,而且高宇的兩個姐姐都在星雲閣,這些年沒少幫助高宇收集修鍊材料,所以高宇看不上那些東西劉延並不意外,但秦烈也漠然不動,他就費解了。

    凌家,可是星雲閣附庸勢力中,最寒磣、最窘迫的那一種了……

    「凌家人全都過去了,我就不去摻和了,反正高家就過去一個,最後肯定凌家的收穫豐厚。」秦烈神態自若,笑了笑,然後懇切道:「劉大哥,銀翼魔狼的狼窩在天狼山,每年的五六月份,它們會去極寒山脈深處朝聖岩冰雪狼王,在七月份回來。如果星雲閣真對炎陽玉勢在必得,還請等它們明年離開后再去開採……」

    這次銀翼魔狼算是救了眾人一命,而且那頭魔狼王看向他爺爺雕像的目光,也讓秦烈相信魔狼王對他爺爺非常尊敬和愛戴,因此,他不想那些銀翼魔狼在星雲閣的炎陽玉開採中,被逐個的擊殺。

    「它們去朝聖岩冰雪狼王?」劉延臉色凝重起來,低喝道:「你肯定么?」

    秦烈點了點頭。

    劉延吸了一口涼氣,深深鎖著眉頭,說道:「這件事我會稟報上面,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我想……星雲閣必須要放棄對炎陽玉的開採,就算是五六月銀翼魔狼不在了,我們也不會再去天狼山了。」

    「為什麼?」一直沉默的高宇,臉色陰冷,禁不住問道。

    「光是這些銀翼魔狼群,星雲閣要應付都有些頭疼,還必須要稟報森羅殿,然後藉助於森羅殿的力量才能安全開採。當然,如果明年在他們離開后開採,那就不需要通過森羅殿了。」

    話到這裡,劉延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才搖頭苦笑道:「可如果它們是岩冰雪狼王的後代,那……還是算了吧,別說我們星雲閣了,就連森羅殿恐怕也得罪不起。」

    「岩冰雪狼王面子這麼大?」高宇驚愕。

    劉延點了點頭,無奈道:「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上面吩咐過,要通過極寒山脈,必須繞過深處的雪峰和冰川,不準打攪那些至強靈獸的修鍊,而岩冰雪狼王,就是極寒山脈深處最強大的靈獸之一!」

    沉吟了一下,劉延補充道:「我只知道,這個命令是由森羅殿傳遞給我們,但森羅殿……還並不是最終的命令發號者。」

    「那是誰發號的命令?」秦烈也驚了。

    「森羅殿也只是黑鐵級勢力,它雖然統領星雲閣、碎冰府等勢力,可它……也一樣需要依附著別人,就像我們星雲閣需要依附它修鍊生存一般。」劉延笑容苦澀,「能夠對森羅殿發號命令的勢力,對我們而言太過遙遠了,那種勢力……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我們不用想太多,只需要遵循上面的命令即可,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生存下去,否則一個不好,就可能被徹底抹殺。」

    秦烈和高宇默默聽著,油然而生一種敬畏之心,對這個世界不同等階勢力的殘酷規則的認識,也更深刻了一層。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