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十五章 修復靈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十五章 修復靈器字體大小: A+
     

    不知道是因為離火晶石較近,還是別的什麼原因,此刻劉延額頭上都是汗跡。

    他看著蹲下來的秦烈,看著那六稜角盾在火晶石上焚燒,看著六稜角盾被火焰燒成赤紅色,他心底也是緊張莫名,暗中都將拳頭緊握了。

    「反正已經損壞了,我們也不一定能活著走出去,就讓他試試吧。」劉延佯裝鎮定道。

    「你也瘋了!」高宇冷著臉,陰惻惻的眼睛瞄向秦烈,「你見過這麼年青的煉器師?一個能修復凡級五品靈器的傢伙,會只有這麼大歲數?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冒這個險,兩千貢獻點換取的靈器,就拿給他糟蹋?簡直不可理喻!」

    聽他這麼說,劉延滿臉苦笑,也覺得太冒失了,不由地暗自後悔起來。

    每一個煉器師的成長,都極為艱難不易,一般只有強大的勢力才能培養。

    煉器的練習太過耗費靈材,小勢力根本承受不起,一名煉器師要成長起來,需要全身心的投入,需要時間的積累,需要無數的靈材堆積……

    凌家,顯然還達不到那個條件,秦烈……也未免太年青了一點。

    不論怎麼看,秦烈都不可能是一個出眾的煉器師,也難怪高宇會認為他瘋了。

    「請你們都安靜下來!」

    凌語詩黛眉微蹙,火晶石的赤紅火焰,將她臉蛋映照的殷紅一片,聽著身旁眾人的喧囂嘈雜,她生怕會令秦烈分心,禁不住嬌喝道。

    眾人應聲靜了下來,一雙雙眼睛都凝聚在秦烈身上,臉上都寫滿了驚異不明之色。

    「呼呼呼!」

    火晶石的火苗熾烈洶湧,將那一面六稜角盾焚燒成赤紅色澤,盾面上精美的龜形花紋,在火烤下紅光忽閃忽閃,看起來極為華麗漂亮。

    「嗤嗤!」

    一絲絲白色靈力,從秦烈的右手食指釋放出來,在眾人注目下,他食指遙遙點向盾面上的龜形花紋,一束白色靈力光芒,立即刺在那盾面花紋上方。

    靈力中夾雜著的一縷精神力,頃刻間,他和盾面達成連接!

    不需要指頭和器物的碰觸,單憑靈力和精神力的滲透,他就能看清盾內的兩幅靈陣圖。

    精神力逐漸蔓延,如一張擴散開來,漸漸覆蓋在盾牌內兩幅靈陣圖上,將那脈絡紋線的扭結處鎖定。

    旋即,靈力迅速涌了進來,聚集在那線路堵塞之地。

    秦烈眼睛倏然閉上,注意力空前集中,以精神意識感知靈陣圖的損壞扭結處,不急不緩地增強著靈力的輸入,一點點地流向那關鍵位置。

    他沒有著急動手,全身心投入,用心去感知,感知器物內部材質的細微狀況……

    火晶石繼續在炙烈燃燒,那六稜角盾被四塊石頭架著,朝內的一面正被焚燒著,面朝敵人防禦的一面也漸漸呈赤紅的顏色。

    秦烈緊靠著火晶石和盾牌,食指靈力如白色刻刀,搭在盾面上的龜形花紋上。

    保持著這個姿勢不變,他渾身大汗淋漓,如剛被人從水裡撈出來一般,衣服全部濕透。

    時間在一點一滴地流逝……

    他精神意識凝聚在盾牌材質本身,不敢有一刻鬆懈,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感受材質的細微變化!

    在火晶石的不間斷焚燒下,盾牌內部的堅硬材質,終於漸漸鬆軟,似乎要逐漸融化了。

    就是現在!

    壓抑了許久的靈力,如突然打開閥門的洪水,洶湧地沖向扭結的靈力脈絡!

    在精神力的導引下,他靈力按照心中早就確定好的線路,分路衝擊不同的方向,將糾結在一塊兒的靈線紋絡瞬間解開!

    「呼!」

    堵塞的聚靈陣圖,在此刻霍然暢通!

    靈力再沒有一絲凝滯,在陣圖內迅速流動著!湧入那鑲嵌在聚靈陣圖中的增幅靈陣圖,通過那增幅靈陣圖,靈力被一分為六,分別衝擊向盾牌的六個稜角!

    「嗤嗤嗤嗤嗤嗤!」

    六束亮銀色鋒芒,突然接連從六稜角盾的六個稜角射出,令靠近的凌家眾人嚇了一跳,紛紛驚叫著暴退。

    劉延正不斷擦拭著臉上熱汗,一見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六束銀色鋒芒綻放,他身軀轟然一震,眼中流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激動神采,喝道:「成了!成功了!秦烈竟然成功了!」

    所有凌家的族人,聞言都是驚駭萬分,一個個不敢置信地看向秦烈,內心被巨大的震撼給填滿了。

    「老天,他竟然……竟然真成功了。」凌語詩美眸神光流彩,粉澤唇角逸出一個驚喜之極的微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火晶石的火可以熄滅了。」秦烈一灘爛泥般的坐下來,筋疲力盡地提醒了一句,「只要等盾牌高溫冷卻了,就應該可以再次使用,我太累了,就先休息了。」

    他從來沒有想到修復靈器,竟然會如此耗費靈力和心神精力,這竟然比他修鍊天雷殛還要艱難,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他差點累的虛脫了。

    他不但消耗了很多靈力,就連精神力也流逝太多,注意力的高度緊張,又讓他神經崩的太緊,有種隨時都可能崩潰的可怕感,這煉器的體會……太深刻了,比任何功訣的修鍊都要累人!

    「其他話不多說了,這一瓶回靈丹你先收下,好好藉助丹藥恢復恢復。」劉延走上前,先遞上一整瓶的回靈丹,然後眼神熠熠看向秦烈,說道:「……之前的事情,我現在全部忘記了。我欠你一個人情,只要這次我能活著回去,以後凌家如果有麻煩事,儘管來找我,能幫的我一定不會推辭!」

    「謝謝劉大哥!」不等秦烈發話,凌語詩忽然笑容滿面地道謝,俏臉神采飛揚。

    她可知道劉延在星雲閣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有了劉延這番話,之前他們悄悄離開峽谷一事,不但不會再被追究,而且以後凌家的很多事情,興許還能通過劉延得到方便,讓他們在和杜海天的對抗上,也能多一點憑仗和信心。

    「你不應該謝我,你應該去謝秦烈。」劉延和氣地笑笑,旋即一拍頭,恍然大悟道:「你也不必謝他,哈哈,我差點忘了你們倆是一家的。」

    他善意的調侃,讓凌語詩臉色微紅,抿嘴輕笑一聲,美眸碧波蕩漾地看了一眼秦烈。

    秦烈接過那回靈丹,毫不客氣吞下三顆,此時在閉目用心調息恢復,彷彿沒有聽到他們的交談。

    「還都傻站著?你們時間很多嘛?還不去運功恢復!」凌語詩猛一回頭,嘴角含笑地瞪著凌家族人嬌聲訓斥。

    凌家一眾聚集過來看秦烈修復靈器的族人,似乎這時候才從震驚中醒轉過來,一個個盯著秦烈左瞄右看,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重新返回原來的位置修鍊。

    高宇和兩個族人,在秦烈真將六稜角盾修復好以後,都變了臉色,一直保持著沉默。

    聽著劉延和凌語詩的那番話,高宇就知道,劉延已經不準備繼續追究凌家擅自離開的責任了。

    他心裡暗暗惱火,冷著臉,連劉延都沒有搭理,默默地和族人走開。

    ……

    「就在這裡!他們曾經在這裡逗留過!」碎冰府擅長追蹤的那名武者,帶眾人來到秦烈他們曾經呆過的灌木叢處,他眯著眼睛,忽然笑了起來:「凌家的人應該也在,從痕迹來看……他們竟然匯合到了一塊兒。」

    「如此甚好,也省的我們多費精力了,一鍋端了最方便。」碎冰府的長老顏德武陰聲怪笑,瞥了一眼旁邊的馮逸,安慰道:「馮逸,你儘管放心,那些人一個走脫不掉。」

    旁邊碎冰府的武者,聞言都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神色怪異地看向馮家三人。

    馮逸如今變得很沉默,他臉上時常洋溢的燦爛笑容早已消失,眼中繚繞著濃郁的怨恨和殺意,「我會殺光他們給族人一個交代。」他低聲幽幽說道。

    「那兩個凌家的小丫頭,到時候……我做主交給你們三天,三天後你讓我看到屍體就行。」顏德武嘿嘿笑道。

    馮逸點了點頭,一言不發,暗暗攥緊拳頭:秦烈!凌語詩!你們倆給我等著!

    「今夜應該追不上了,沒意外的話,明天就能找到他們。」那名擅長追蹤的老頭,皺了皺眉頭,說道:「上次如果不是正巧碰到靈獸群,劉延他們已經死透了,這次我們應該運氣沒那麼背了。」

    「嗯,不能繼續浪費時間了。」顏德武點頭,「早點處理了,好快點趕回天狼山開採炎陽玉,拖下去萬一讓星雲閣警覺了,想輕鬆將炎陽玉給挖掘出來,怕是就沒那麼容易了。」

    ……

    秦烈逐漸從修鍊中醒來。

    睜開眼,他發現除去他以外,所有人都整裝待發了,大家都看著他,似乎都在等候他的帶路。

    連高宇也不例外,好像耐心等了一陣子了,見他醒來,才哼道:「再不走天都要亮了。」

    「你著急可以先走嘛?」凌鑫調笑,「就怕亂闖進靈獸聚集地,一不小心就送了命,都不用碎冰府動手了。」

    高宇咬了咬牙,冷著臉沒有反駁。

    「走吧。」秦烈點了點頭,重新為眾人帶路。

    他一運轉靈力,眼睛驟然一亮,敏銳發現丹田靈海內的靈力,比先前要凝鍊精純一些。

    這讓他暗暗吃驚,又去感知精神力,發現神清氣爽,就連精神力也有一定幅度的增進,這讓他大喜過望。

    「修復靈器時,注意力空前集中,精氣神都處於最佳狀態。顯然,耗費靈力、精神力去調整靈陣圖的過程,也是一種神奇的修鍊過程!通過靈器的修復,居然讓靈力、精神力都獲得增強,看來……這也不失為一種極佳的修鍊方法!」

    秦烈暗暗想著,慢慢運轉力量,發現靈力在體內循環流轉之時,每每經過渾身穴竅,穴竅都會有酸麻脹痛感。

    「靈力貫通穴竅,能以穴竅爆發力量,這是煉體八重天的門檻!穴竅酸麻脹痛的感覺,這是……快要突破到煉體八重天了么!」

    秦烈認真體味了一會兒,神情振奮,目露喜色。

    ……

    ps:求推薦票,請收藏,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