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十四章 都瘋了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十四章 都瘋了嗎?字體大小: A+
     

    「你要看這面六稜角盾?」劉延神情疑惑,不解地說道:「這靈器內部的靈陣圖被破壞了,如今連靈力都無法灌注,這有什麼好看的?」

    不但劉延迷惑,凌語詩、凌峰等一眾凌家族人,也都是古怪看向他,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對劉延那損壞的靈器來了興趣。

    「好奇。」在眾人不明的目光中,秦烈淡然說道。

    劉延愕然,他深深看向秦烈那張年輕的臉,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便將那一米高的六稜角盾遞了過來。

    「反正已經損壞了,你要看就看吧。這盾牌……是我用兩千貢獻點從閣內換取過來的,那兩千貢獻點,可是我三年的積蓄,如今盾牌就這麼損壞了,想想就覺得肉疼。」

    在眾人驚奇目光下,秦烈接過這一面六稜角盾,盾牌入手極沉,給他一種厚重樸實的感覺。

    將盾牌放下,他手指摩挲在盾面上的奇異花紋上,感受著紋理,悄悄釋放靈力和一縷精神力探查內部狀況。

    精神力逸入其中,盾牌內部的殘破靈陣圖霍然映入他腦海,——那是「聚靈」和「增幅」兩種混合的靈陣圖。

    這兩個靈陣圖,和鎮魂珠內的「聚靈」「增幅」靈陣圖相比,同樣簡單粗劣了太多太多。

    這段時間,他修鍊的間隙,都在記憶鎮魂珠內的「增幅」靈陣圖。

    如今,他已經快要將「增幅」靈陣圖給整個記下來,所以一看到那比他記憶中的「增幅」簡單片面的靈陣圖,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

    盾牌內的「聚靈」、「增幅」靈陣圖,充斥在盾內大部分區域,「增幅」則是鑲嵌在「聚靈」內部,他細緻查探后,看清楚損壞的只是「聚靈」陣圖……

    其中有一些圖線,因為強悍的攻擊被扭結在了一塊兒,導致靈陣圖靈力的運轉被堵塞凝滯,所以劉延無法灌注靈力進入。

    「聚靈」無法運轉,靈力不能導入,鑲嵌內部的「增幅」靈陣圖也失效了,才讓這件靈器徹底報廢。

    盾牌內的兩個靈陣圖,在他來看都非常簡單,似乎都只是他所記憶的「聚靈」、「增幅」的一小部分,但也都具備了聚靈、增幅的功用,如果能將扭結的脈絡重新梳理暢通,其中「聚靈」陣圖就能發揮作用,這件靈器也就能重新使用。

    秦烈手指摩挲著盾面,微微皺著眉頭,神情專註,暗暗思量著。

    劉延等人表情疑惑,只是覺得他的動作很奇怪,不像是認真去看六稜角盾的樣子。

    「劉哥,碎冰府的人還在追蹤我們,雖然夜裡他們找上我們會慢上很多,但是我們不能耽誤太多時間。」高宇冷著臉,忽然出聲:「我想我們應該繼續動起來。」

    劉延點了點頭,說道:「嗯,的確不能長時間在一個地方逗留。」

    「秦烈,你繼續帶路吧,我們都跟著你。」這趟凌鑫主動表態。

    沉溺在思緒中的秦烈,被他這番話喚醒,將那面六稜角盾還給劉延,說道:「走吧,我們先離開此地,重新尋一個安全的位置。」

    「為什麼由他帶路?」一名高家人不滿道。

    「因為在他的帶路下,我們雖然多繞了一些路程,卻沒有遇到一次靈獸群,沒有一名人員傷亡!」凌鑫哼道。

    此言一出,劉延和高宇都是目顯驚詫,兩人忽視一眼后,由劉延發話:「好!我們都跟著秦烈!」

    「那就走吧。」秦烈皺著眉頭,又是行在隊伍最前方,有時候會取出懷中地圖瞄上一眼,然後重新制定方向。

    凌家人緊隨其後,劉延和高宇簡單包紮傷口后,也都跟了上來。

    「秦烈這傢伙不簡單。」劉延壓低聲音說道。

    高宇沉著臉,哼了一聲,沒有答話。

    「暫時不要和凌家衝突,有些事情先放下吧,大家先齊心活下去才是當務之急。」劉延勸道。

    「我知道怎麼做。」高宇不耐道。

    劉延點了點頭。

    秦烈一邊趕路,一邊暗暗思量著,腦海中不時浮現出盾牌內那扭結的聚靈陣圖,想著如果要修復那陣圖,他應該如何去做。

    倒不是他對劉延有什麼好感,他只是單純的想嘗試一下,嘗試將這段時間記憶的兩幅靈陣圖給運用起來,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如他所想的那般發揮出作用來。

    這樣,也就不枉費他的辛苦記憶,也好讓他決定要不要耗費更多精力,在後面的「儲靈」、「固韌」兩幅靈陣圖上。

    兩個時辰后。

    深夜,他將眾人帶到一片古木茵茵之地,說道:「大家在這一塊歇歇腳,你們也將傷口處理一下吧。」他看向劉延和高宇等人,這時劉延、高宇身上還有血跡滲出來。

    劉延、高宇沒有講話,停下來各自選擇位置坐下,取出療傷的藥粉,熟練的對著傷口塗抹。

    兩個時辰內,他們沒有碰到那怕一頭靈獸,這讓他們相信凌家人所言不虛——秦烈的確能帶著大家規避靈獸群!

    「你的六稜角盾,我可以嘗試修復一下,成不成不敢保證。」秦烈悄悄走到劉延身旁,想了一下,認真地說道。

    「啊!」劉延猛地抬頭,兩眼發亮,肩膀都微微一抖,激動道:「你是認真的?不開玩笑?」

    六稜角盾為凡級五品靈器,是他用光三年掙來的貢獻點換取的,可以配合他的靈訣增強他的力量,被他視為心頭至寶。

    損壞后,他也是心疼的不得了,一聽秦烈說能修復,劉延如何能不興奮?

    「我不敢保證,只能說可以嘗試一下,也許會一下子給你弄壞掉,以後都無法修復。」秦烈見他那激動模樣,連忙潑點冷水,免得他抱有太大的希望。

    劉延的六稜角盾,和先前被他雷電之力破壞的短矛不一樣,那短矛被天雷之力破壞了材質本身,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而六棱盾牌損壞的只是靈陣圖,他還可以試著去修復一下。

    但他從沒有做過這種事,也完全沒有把握,所以不敢保證真能成功。

    「秦烈,你別亂來呀,六稜角盾是五品的靈器,你要是弄的以後都無法修復,那可就……」

    凌語詩一直都在留心著秦烈,見他來找劉延,也悄悄靠了過來。

    一聽他要幫劉延修復靈器,凌語詩被嚇了一大跳,急忙過來提醒,生怕他將盾牌給徹底報銷了,讓劉延給忌恨上,影響了他將來的前途。

    「呃,我也就是隨便一說,的確真有可能徹底弄壞這樣靈器,那就……算了吧?」

    凌語詩這麼一說,秦烈也打了退堂鼓,畢竟他從沒有試過,一點把握都沒有,還真怕就把那靈器給修的報銷了。

    「嘭!」

    劉延竟將那六稜角盾仍在秦烈腳下,忽然就站了起來,他深深看向秦烈的眼睛,苦笑道:「小兄弟,你別聽你未婚妻的,你覺得可以就嘗試一下。別怕,真修壞了,我也不會怪你,我們如今的處境太艱難,興許都無法活著出去,你就算有一成把握,我也覺得能試試,要是靈器真修復好了,我也能大大提升存活的希望!」

    「你不會是認真的吧?」凌語詩驚奇的看向劉延。

    「無法灌注靈力的六稜角盾,對我的力量沒有任何提升,碰到碎冰府同等級武者,我很難抗衡。」劉延一臉無奈,攤手說道:「如果沒有那群窮追不捨的傢伙,我興許不會冒險,會選擇等回到閣內找煉器師給我瞧瞧,但現在……能不能回去都成問題,還有別的選擇么?」

    「明白了。」秦烈吸了一口氣,蹲在那六稜角盾旁邊,說道:「找點火晶石給我。」

    「給你!」劉延直接遞來一個獸皮袋,袋子內裝了至少十來塊火晶石,每一塊火晶石都有拳頭大,紅艷艷的如赤色火團,竟都是品質最好的那一類。

    「秦烈!」凌語詩嬌呼,神情有些焦急,「你真要去做嗎?你有多少把握呀?就連你爺爺,也只能修復凡級五品以下的靈器,這六稜角盾可是五品啊,你……你確定要嘗試嗎?」

    「你爺爺是煉器師?」劉延精神一震,反而愈發期待起來。

    秦烈沒有再答話,取出火石點燃火晶石,三塊火晶石一碰火星子,陡然燃起赤紅火焰,一股炙熱高溫忽然就傳了出來。

    要修復靈器內部的靈陣圖,需要先軟化靈器材質,以火晶石的高溫焚燒一會兒,就能達到這個效果。

    軟化后,再以靈力湧入其中仔細梳理靈陣圖的靈線脈絡,調整完畢了,就停止火焰的焚燒,慢慢冷卻靈器,這個過程也會讓器物內部靈陣圖的靈紋凝固,從而達到修復靈器的目的。

    「什麼?秦烈要幫劉延修復靈器?我沒聽錯吧?」

    「不是吧?他怎麼還懂煉器?這傢伙難道是萬能的嗎?」

    「劉延的六稜角盾可是凡級五品的靈器!當年,秦山爺爺在的時候,也不敢修復這個等級的靈器啊?萬一徹底破壞了內部圖陣,那該怎麼辦?他這是瘋了不成?」

    凌家族人,一聽說秦烈在修復靈器,一個個震驚莫名,紛紛嚷嚷著聚集過來。

    高宇聽到嘈雜聲,也驚愕不已地過來,在劉延身旁陰聲道:「劉大哥,你搞什麼鬼?凡級五品的六稜角盾,你拿給他亂來,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

    ps:很誠懇地求下推薦票~~~喜歡本書的朋友,也請記得收藏下來,謝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